<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四章 死亡列车(6)
    (二合一更新,欠更23,另外求月票和推荐票!)

    细雨蒙蒙的弗拉基米尔站台上站在不少带着头巾的俄罗斯大妈,她们有些手里挎着篮子,有些将一块板子吊在脖子上,篮子里和板子上都是当地的小零食以及便当,最常见的是鸡胸肉加米饭和三文鱼炖土豆,当然还有特别咸的“贝尔加湖熏鱼”、神奇的奶酪博饼卷以及大到有些吓人的鹅蛋。

    成默站在窗户边看着俄罗斯人那有些粗糙的食物,不由得感慨天寒地冻的国度一般都出不了好料理。

    如果把这些吃食换成瓜子花生辣萝卜方便面,那就跟华夏车站如出一辙了,成默并没有这样吐槽,因为他既不喜欢吐槽,也没有乘坐过华夏火车。

    成默听到谢旻韫插上门栓的声音才向后走去,k20因为没有挂行李车厢,所以餐车就是最后一节,成默和谢旻韫的房间位于16号车厢末尾处,只需要穿过17和18号车厢就能到达餐车。

    原本这是件很愉快的事情,然而在当下的状况下,他却宁愿自己是住在一号车厢,好能乘机多观察一下整个列车的状况。

    可惜天不从人愿。

    当成默走过17号车厢的走廊时,透过蒙着水流的车窗看见已经有不少人下车去买吃的,停车时间长达15分钟,还有人走向了远处小卖部,但17号车厢的门全部紧紧的关着,没有一个人出来。

    成默偏头看了一眼,用正常的速度走过17号车厢,直接进入18号车厢,其实他想要走慢一点,可18号车厢有两个代表载体的红点在不停的闪烁,所以成默根本不敢刻意走的太慢,引起对方的注意。

    进入18号车厢,这节车厢跟17号车厢如出一辙,没有一扇门是打开的,但成默却更加谨慎,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就在67号和68号房间以及69号和70号房间里面各有一个载体,很明显这两个人是一起的,要不然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让自己暴露在地图上。

    并且他们绝对不止是两个人,至少还有两个以上的天选者或者角斗士,好轮换激活载体,才能24小时不间断的互相保护,基于对方的嚣张,成默猜测这四个人绝对是天选者。

    成默本没有想要猜测这些人来自哪里,但快走到车厢末尾顿时恍然,原来6370床位的四间房全都是拿破仑家族的人。

    这些人毫不掩饰的在门上挂上了拿破仑家族的金蜜蜂纹章,实在霸气侧漏。

    作为苦主和实力强大的贵族,他们有资格也有实力这么做。

    成默也没敢多看几眼那彩色的像保时捷车标一般的纹章,假装一无所知的走过了18号车厢。

    对方这样的光明正大对成默来说是好事,这让他瞬间就排除了四个房间里有希尔科夫的可能,只是他在跨进餐车的时候还在想,拿破仑七世会不会亲自前来,如果拿破仑七世亲自前来会乘坐240还是k20呢?

    成默终归还是不理解有钱人的世界,实际上拿破仑七世两辆车都准备坐,k20坐前半程,240坐后半程,即便两列车根本不是走同一条线,也不妨碍私人飞机接送,因此拿破仑七世此刻就在67号—68号房间安静的看着列车乘客的资料,吃着他带上车的厨师为他准备的圣雅克扇贝、法式干煎塌目鱼、鹅肝以及鱼子酱,搭配的是波尔多干红

    假设成默能够透过木门看到如此奢侈的景象,一定会深切的羡慕资本主义的腐朽。

    成默走进餐车,狭长的车厢里亮着日光灯,深棕色的直角真皮沙发和不锈钢餐桌摆满了车厢两侧,很有种香江茶餐厅的感觉。正值饭点,餐车里坐了不少人,放眼望去基本全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除了他,没有一个是亚洲人,这让他的出现稍显得有些突兀。

    成默顿时就感觉到几束打量的目光在朝他聚焦,毫无疑问在座的这些人里,一定有衔尾蛇的持有者在观察着他。

    成默也没有慌张,他确实是来吃饭的,他假装有些无知的让视线在狭窄的餐车里寻睃了一圈,随后若无其事的找了还空着的一个卡座坐了下来,坐下的时候成默瞧了一眼摆在餐桌上的菜单,瞬间就明白为什么没有亚洲人来了,菜单只有英文和俄文注释,没有图片不说,还全是不合亚洲人胃口的俄罗斯菜,并且相当的贵,真不如吃方便面,无论是华夏统一老坛酸菜,还是日夲日清飞碟炒面,或者韩国的农心辛拉面,足够吊打俄罗斯餐车上的食物了。

    成默仔细瞧了半天菜单,遗憾的是只能点的出红菜汤,其他的俄罗斯菜对于他来说味道尚在其次,主要实在太油腻了,基本都是炸的,除了俄罗斯饺子不油腻。

    可草莓味和樱桃味的俄罗斯饺子,对于华夏人来说剧毒无比,成默只能敬谢不敏。

    跟穿着制服的俄罗斯大妈点餐之后,就是漫长的等菜时间,成默对红菜汤一点都不期待,他也不急,反而希望菜迟点上。

    等餐的时候,他坐在卡座里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人,斜对面的两男两女四个人正在聊着俄罗斯见闻,他们都说的英语,但两个带着法语口音,两个没有带明显口音的,有些像是北欧人;在他的正对面,则是两个英国人和两个西班牙人,也是两对情侣,也是聊着旅行见闻;而在他斜对面的法国人和北欧人后面一桌,因为距离太远,他无法判断出是来自哪里的人,只能通过摆在桌子上的教士啤酒推测他们也不是俄罗斯人,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四个人看上去依旧是两对情侣

    成默忍不住心里吐槽:“为什么情侣都喜欢乘坐这条漫长的铁路长途虐狗”,他也不想想他在别人眼里也是来虐狗的。

    成默假装看着手机,却在悄悄的听着周围的人的对话,从中判断这些人里面谁有可能是衔尾蛇的持有者。像那对英国情侣就很可疑,即便他们看上去很正常,可他们在聊天的时候根本没有说任何一句关于他们在俄罗斯旅游的事情,最多只是说:“是啊!确实!我也这么认为!”等等,没有任何一句实质性内容的话语,反倒是对俄罗斯政治比较能聊。

    另外他们声称是一对订了婚的情侣,看上去也男帅女靓很是般配,可他们没有流露出那种自然的亲密举动,言谈之间稍显刻意了一点。

    成默在心里给这两个英国人记下了一笔,又孜孜不倦的开始细心听周围其他人聊天,这时餐车里又来了人,成默稍稍抬头看了一眼门口,终于不是情侣了,对于单身狗来说这却并不是一好消息,反而更扎心,是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可爱的金发小萝莉。

    金发小萝莉的耳朵后面扎着两根麻花辫,穿着桃红色的长袖连衣裙,黑色的小皮鞋和红白相间的条纹长袜,白皙的脸上有几粒小雀斑,眼睛大大的,睫毛又弯又长,眼睛又蓝又深,脸颊胖嘟嘟圆滚滚的,说不上漂亮精致,但真是萌出血,倘若是萝莉控的绅士们在此,怕要大声疾呼“血槽已空”、“医疗兵在哪里?”。

    一家三口在车厢中间站了一会,发现已经没有四个人的位置了,除了成默这边还有三个空位置,带着眼镜穿着蓝白格子衬衫像是it男的金发男子,毫不犹豫的走到成默这边,操着一口美式英语问成默是不是一个人。

    在得到肯定的回复之后,立刻又礼貌的问方不方便一起,成默自无不可,于是他就和这一家子美国人坐在了一个卡座里。

    it男很是热情,落座之后没有看菜单,先是自我介绍了一番,成默才得知金发的中年男子叫埃文斯并不是it男,和老婆格丽丝共同经营一家五金店,来自洛杉矶,小萝莉叫瑞贝卡,五岁半,还没有开始读书。

    乘着瑞贝卡下半年就要读一年级,一家人打算穿越欧亚大陆,从莫斯科坐火车去到京城,再坐高铁去尚海,然后乘船去首尔和东京

    埃文斯也问了成默叫什么,来自哪里,目的地是哪里,当得知成默来自华夏将去往京城的时候还颇为高兴,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巧合。

    五岁大的金发小萝莉听见父亲和坐在她对面的黑发眼镜小哥哥正在讨论京城,于是扑在母亲的怀里不停的小声念叨着:“the great bsp;   “瑞贝卡,华夏除了长城还有什么?”埃文斯将两只手捏成拳,放在头上,鼓着腮帮子模仿了一个熊的样子。

    金发小萝莉立刻有些含羞的说道:“熊猫熊猫!”

    “聪明!”埃文斯伸手去摸了下女儿头发,“我们现在即将穿越西伯利亚,去到有神奇功夫的国度华夏,到时候爸爸不仅会带你去爬长城,还要去看大熊猫。”

    小萝莉道:“我最喜欢熊猫了!到时候可不可以亲它!”

    “可熊猫只喜欢亲竹子,不喜欢亲你啊!必须两个人互相喜欢才能亲亲哦!所以瑞贝卡不能亲熊猫,除非熊猫对你说它也喜欢你才行。”

    小萝莉有些失望,躲在母亲的臂弯里哭丧着脸。

    埃文斯没有去哄小萝莉,问成默:“熊猫和长城的中文应该怎么说。”

    “the great wall,hang heng!”

    一家人顿时都跟着念了起来:“hang heng!”

    成默又道:“panda,xiong mao。”

    这一次只有小萝莉一个奶声奶气的用怪异的发音重复道:“xiong mao。”像是在说凶毛。

    小萝莉看了成默一眼,又有些含羞的把头埋进了母亲的怀里,埃文斯和格丽丝全都笑了起来。

    成默也笑了,单纯的幸福总是能轻易的感染人。

    埃文斯的老婆格丽丝又问起成默是读书还是干什么,去过美国没有等等。

    成默看了一眼格丽丝,她留着一头其肩短棕发,属于典型的美国家庭主妇,穿的不算时尚,也不典雅,打扮的也很随意,但态度和蔼可亲。

    要换一个地点,换一个时间,成默是没有兴趣和对方唠嗑的。

    绝对会假装不太懂英语,减少和对方交流,然而眼下却不行,他必须查探到希尔科夫在不在列车上,就要找机会四处走动,于是成默便和这一家子美国人聊起天来。

    通过聊天成默得知一家人住9号车厢,也就是四人一间的二等车厢的第一节,恰好处在整个列车的中间,成默很想和这一家人加深一下感情,好能找借口去对方的地方“玩”,可成默自闭的太久了,交际能力虽然勉强,但亲和力严重不足,属于不怎么能够讨人喜欢的那种。

    这一家美国人很好打交道,看上去也亲切善良,可也不会莫名其妙邀请成默去他们的房间做客,毕竟这是火车上,不是他们家,更何况他们的是四人间,里面还有另外一个姑娘。

    成默有些头疼,像他这样讲究逻辑的人,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是不可能去对方房间的。一直到吃完了红菜汤,成默都没有达成“被埃文斯一家邀请去房间玩”的任务,他也无可奈何只能起身告辞。

    小萝莉见成默要走,在母亲的鼓励下从连衣裙肚子处的口袋里掏出一颗红色的德莉浓太妃糖递给了成默,但她什么也没有敢说。

    成默弯了弯嘴角对小萝莉说了“谢谢”,然后离开了餐车,此时列车已经离开了弗拉基米尔站半个多小时,三个小时后将到达下洛夫哥罗德站,明天下午四点,他们才能到叶卡捷琳堡站,过了乌拉尔山东侧的叶卡捷琳堡,k20就会进入一望无际的西伯利亚平原。

    虽说成默尚未获得一点有用的信息,但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在到达叶卡捷琳堡之后,真正上到连手机信号都时常没有的西伯利亚平原,所有人都会动起来,不管是冲着十字蜂而来的天选者们还是被金钱驱使的黑帮份子。

    那个时候,240才刚好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