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三章 死亡列车(5)
    2018年8月1日。

    15点16分。

    从莫斯科前往华夏京城的k20次列车刚刚发车一个多小时,不过驶出莫斯科市区范围十多二十分钟而已,列车上就已经暗流涌动,此时此刻在列车长谢尔盖·沙库罗夫的单人休息间里正上演着一首小插曲。

    这样的场景在俄罗斯广袤国土上时常可见,因此看起来和谐的像是两个普通的俄罗斯人的一次普通对话,即便瓦鲁耶夫手中握着的是一柄泛着银光的锐利匕首,似乎也不过是一场乏善可陈的无聊对白。

    要知道在枪支泛滥的俄罗斯,握着一把匕首威胁别人真是寒酸到爆的行为,就算你弄不来20响双管镀金雕花左轮手枪,也得弄把价廉物美的ak47不是?虽说端着ak47吓人有点过犹不及,也不方便俄罗斯黑道大佬们玩他们最爱的俄罗斯轮盘,可总比一把匕首来的又震慑力。

    在俄罗斯倘若真只是带着一把匕首去抢劫去复仇去做坏事,唯一的下场就是被脾气暴躁的俄罗斯人打成猪头,某种程度上来说,带一把匕首还不如带一瓶伏特加有用

    不过,这件事也不是绝对的,假设这把匕首是在野狼帮的人的手里的话,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穷凶极恶的野狼帮在俄罗斯可是凶名昭著的黑帮,而匕首对于野狼帮来说极具象征意义。

    这得从野狼帮主帕莫舍夫说起,这个草根出生于苏联图拉市,图拉有“三宝”:甜饼、匕首和茶饮,大街小巷“卖宝”的小贩比比皆是。

    而野狼帮主帕莫舍夫从小喜欢玩弄匕首,1994年他因参与打架斗殴,用匕首划破了同学的脸,结果被学校开除。帕莫舍夫索性离家出走,跑到首都莫斯科闯荡,靠向外国游客兜售图拉特产各种匕首为生。

    然而一次突然遭遇,彻底改变了帕莫舍夫命运。

    一天夜晚,他被几个蒙面劫匪打劫,抢走了所有收入,帕莫舍夫从此“茅塞顿开”,也索性干起抢劫的勾当,并且专门瞄向外国人。后来,帕莫舍夫纠集了一帮臭味相投的人,成立了“野狼帮”,自封为“老大”。

    很快,莫斯科的很多市场、饭店和咖啡屋,都被这个黑帮团伙控制了。为了漂白自己,帕莫舍夫利用抢劫得到的钱,开了一家名为“俄罗斯铜器制品”的公司,甚至还参与开办了几家银行。

    为了壮大势力,帕莫舍夫还花费重金拓展“政治地盘”,寻找政客的庇护。还勾搭上了俄罗斯“布xx维克党”党魁利莫诺夫,并建立了“野狼学院”大幅度提高了帮内成员的作战能力。

    在几期野狼学院的学生毕业之后,野狼帮硬实力大增,经过一系列江湖火拼,野狼帮从众多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中脱颖而出,成为让莫斯科人谈之色变、作案范围遍及全俄罗斯的黑手党组织。

    为了捞取钱财,野狼帮还从俄罗斯外国侨民中发展黑帮势力,并通过他们向边境输出技女,从而收取不菲的保护费。并控制了大量的“灰色清关”公司,在边境大收黑钱。因此在俄罗斯边境有个说法:任何入境俄罗斯的货物必须要给两个人交税,一个是xx大帝,还有一个是帕莫舍夫。

    如果换一个时代,帕莫舍夫绝对是雄霸一方的大枭雄,而绝对不可能只是一个黑帮老大。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开局一把刀,装备全靠抢”,还有比这更励志的人生传奇吗?

    所以说,机会确实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但这个机会能多大程度上被利用,还是得看当事人的智慧和格局,开公司办银行,找政客庇护,建立野狼学院都是高屋建瓴的战略部署,这样的人不走黑道同样能够成功。

    因为帕莫舍夫“开局一把刀”的特殊意义,每个进入野狼学院的人都会在肩膀上纹一把贯穿脖子的匕首纹身,当他们每杀死一个人,就会在刀尖处的纹一滴血,血滴越多自然就代表杀人越多。

    为了彰显自己的丰功伟绩,每个野狼学院的人都热衷于穿背心,好亮出自己的血滴匕首纹身。

    另外匕首还是野狼帮的行刑工具,如何行刑不必细说,总而言之比什么三刀六洞或者九刀十八洞要残忍血腥的多。

    因此,野狼帮,尤其是肩膀处纹有匕首的野狼学院出来的人拿着匕首,和普通黑帮拿着匕首不是一个概念,他们的匕首极少用来捅人,一般都是用来割喉,尤其是这把匕首还是被“高加索之狼”瓦鲁耶夫拿在手里。

    虽然明知瓦鲁耶夫不会杀他,可列车长谢尔盖·沙库罗夫还是忍不住心惊胆颤,因为瓦鲁耶夫杀人是不太需要理由的,他会为了让学员练胆量而袭击外国游客,西伯利亚雪原实在太过于宽广无垠,以至于抛尸都不需要挖坑,随便一扔,两三天之后就会被秃鹫或者野狼吃个精光。

    想到瓦鲁耶夫的种种恶行,列车长忍不住稍稍扭头看了眼他肩膀处的匕首纹身,绿色背心的带子刚好遮住了一串向下延伸的血滴,让列车长忍不住怀疑等瓦鲁耶夫死的那天,血滴会不会纹到他的脚背处

    “瓦鲁耶夫先生,您放心,有任何消息我都会第一时间与您沟通,我可以向上帝发誓”满头大汗的列车长举起了右手有些磕磕巴巴的说道。

    “不,不用向上帝发誓,上帝他老人家管不到我们野狼帮,用你的家人作保证就行了我记得你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但愿你的女儿不要像你这样胖就好,那能多卖点钱,至于你的儿子一定会感激有你这样的父亲的”瓦鲁耶夫搂着列车长那短而粗的脖子在他耳边仿佛聊天一般说道。

    “瓦鲁耶夫先生,千万不要这样,要不您可以派个人跟着我,监督我,我一定连上厕所的时候都不会避开他”列车长一身的肥肉都在颤抖,刚刚才收获250万的喜悦在他心里化成了无尽的懊悔,他开始后悔为什么不请个假,让另一个列车长来代班。

    “我相信你,谢尔盖,我们是朋友不是么?”剃着光头,浓眉大眼鹰钩鼻,长相有点像阿塞拜疆人的瓦鲁耶夫两只手捧着列车长肥胖的脸颊,深情款款的看着列车长的眼睛,冷冰冰的匕首就贴在泛红的耳郭上。

    傍晚十分,蓝色的k20在斜风细雨中疾驰,轰鸣声中它颀长的身体沿着大地的伤疤驶过,轻吻着那两行坚硬的疤痕。一只西伯利亚鹰划破长空应和着列车的隆隆声发出尖锐的啸叫,在夜幕即将到来的时候抓紧最后的时光进行狩猎活动。

    成默将手中的kindle放下,抬起头看着坐在他对面同样在看书的谢旻韫轻轻说道:“要去餐车吃饭吗?”

    “不去。”谢旻韫头也不抬的说道,她买了那么多的零食,成默一下午碰都没有碰,只是喝了几口矿泉水而已,这是在针对她吗?

    “既然你不给我面子吃我的零食,我也不会陪你去餐车吃饭。”谢旻韫心道。

    成默犹豫了一下,他也不清楚一个人去餐桌去吃饭会不会显得突兀,餐车他是一定要去的,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观察其他人的绝好机会,虽然希尔科夫来餐车吃饭的机率为零,但他同样可以收集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也许,他还能发现不少天选者

    刚才一下午,他的手表地图上就震动了好几次,显示有载体经过,最近的一次那个载体就在他的头顶,成默怀疑有人在列车上安装了窃听器或者监视设备。

    可惜衔尾蛇手表的监控范围只有一百米,成默依旧计算过,一节车厢大约26米,因此衔尾蛇手表能显示地图四节车厢不到,并且还不具备热成像功能,只能显示载体,比载体的地图功能要弱小的多。

    假设成默真要设法找到希尔科夫的话,仅仅依靠本体那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必须激活载体,成默想起李济廷的叮嘱有有些举棋不定。

    总而言之,去餐车吃饭是必须的,成默放下他暂时还解不开的难题,开始穿鞋,他稍稍斟酌了一下,认为谢旻韫不去也好,这么漂亮的女生实在太引人注目了,他一个人去才不会成为焦点,于是成默说道:“那我去了。”

    见成默不仅不说留下来,居然连客气的多邀请她一下都舍不得,谢旻韫感觉自己要被气出内伤了,索性不理成默,假装没有听到。

    “那我出去,你最好还是把门反锁一下,有人敲门问清楚在开门”

    听见成默把她当小孩子一样,谢旻韫更加不爽,忍不住冷冷的说道:“不需要你提醒,我不是小红帽,外面的人也不都是大灰狼”

    成默从沙发上起来,打开门栓,拉开滑门,然后又在把门关紧的同时说道:“记得锁门!”

    谢旻韫这才想起成默应该是想要和其他人接触,以便找到“间谍”才会去餐车吃饭的,可现在反悔说要一起去也太丢脸了,想到还有七天时间,谢旻韫便强忍着懊恼,默不作声的坐在沙发上没有动作。

    谢旻韫暗恨成默什么事情都不喜欢解释,不把她当回事,便想:“我就是不关门,我就是不听你的!你要怎么样?”

    这时列车恰好到了弗拉基米尔站,列车缓缓的停下,想到到站的时候是偷窃抢劫高发的时间段,谢旻韫才心不甘情不愿起身把门上的插销插好。

    就在她插上插销的瞬间,便听见了走廊里脚步声响起,谢旻韫心中有些奇怪,又小心翼翼的拉开插销,将门推开一条缝隙,稍稍探头就看见了成默的背影

    原来他一直在门口等到她插上插销才离开。

    那瘦弱的背影像一道温热的暖流,直接流淌到她的心里,让她感觉不再那么冷清,不再哪里空落落的

    (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