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二章 死亡列车(4)
    (加更,欠更24)

    李济廷走出造型奇特的雅罗斯拉夫火车站,从掏出手机,用专用软件发了信息给沃佳诺娃,“宝贝,我的两个小可爱就交给你照看了,工作别太认真,该偷懒的时候就偷下懒,遇到什么事情,千万别逞强,保命要紧,你亲爱的上司会时刻为你祈祷的。”

    发完短信,李济廷将手机放回口袋里,看了眼砸在广场的大理石地板上成片的水花,嘟哝道:“这该死的下雨天”然后朝着远处的停车场跑去,共青团广场上的人寥寥无几,更不会有人注意到一身黑色修身西装,脚穿棕色布洛克鞋留着艺术家一样小波浪长发的绅士在雨幕中奔跑。

    倘若有人仔细的盯着他看,就会发现十分奇怪的一幕,因为细密的雨点没有一丝落在他身上,他的头顶仿佛有把无形的伞,将无孔不入的雨水遮挡在了外面,最神奇的是就连鞋子都一样,虽然手工定制的意大利皮鞋踩出了无数水花,但却一滴都没有溅到裤脚和光亮的鞋面上

    李济廷飞快的穿过了共青团广场跑到了停车场,上了他的那辆黑色奥迪a4,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他发送给沃佳诺娃的信息显示已读,但沃佳诺娃却没有给他回任何消息,显然是还在生他的气。

    李济廷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知道这个心高气傲的俄罗斯族姑娘实际上是想上明天出发的240的,因为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被曹县人控制住的希尔科夫会乘坐240,可他却安排了沃佳诺娃和另外两个潜龙组的成员乘坐k20。

    李济廷没有继续跟沃佳诺娃发信息,也没有立刻发动汽车,而是掏出了另外一个手机,输入指纹和密码之后,开始看起了邮件,邮箱里的邮件并不多,只有七八封,但每一封都被标记了重要,他一封一封的边看边回复完毕,将这个手机放进西装内袋,才发动汽车离开共青团广场,这时恰好也是k20出发的时刻,如长龙一般的列车缓缓驶出雅罗斯拉夫火车站向着东方加速。

    这一时刻成默正透过车窗看着雨幕中的莫斯科,他心中充盈着迷茫和孤独。

    雨刮在孜孜不倦的徘徊,李济廷透过玻璃看了一眼远处的蓝色k20,他仿佛看见了成默那不知该去往何处的目光,轻轻说道:“贪安稳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只有这两条路。祝你好运我的孩子。”

    黑色奥迪则向着东南方向疾驰,与那辆承载着近千人的列车形成了一个人字形,渐行渐远。

    列车长谢尔盖·沙库罗夫拿着牛皮纸袋走出拿破仑七世的包间,他满然是肥肉的脸颊上堆满了红晕,也不知道是因为车厢的闷热还是因为紧张,又或者因为意外得到大笔收入的兴奋,尽管他在包厢里抹了好几次额头上的汗水,并没有什么用,此时他的额头上依旧还缀满了汗珠。

    稍稍走了几步,列车长就将牛皮纸袋塞进了上衣里面,夹在右手腋下,而右手则不自然的插进了裤子口袋,朝着列车中部自己的单人卧室走去,越过9节车厢跟好几个列车员心不在焉的打了招呼,他匆匆的朝着自己的单间走去。

    却不知道自己的异常让所有的列车员都有些意外,因为他的咸猪手居然出人意料的没有在任何人的身上招呼。

    列车长谢尔盖·沙库罗夫回到了自己单间,就迅速将门反锁,把那个牛皮纸袋放进带锁的铁皮抽屉里面,这里面通常都是放行车日志的地方。

    接着他舒了口气坐在床上给拉斯普京发了信息:“拉斯普京先生,我已经遵照您的指示,答应了帮助拿破仑亲王,希望您也宽宏大量,免掉我在海参威欠下的一些赌债。”

    片刻之后,列车长收到了拉斯普京的回信:“赌债好说,但记得盯紧拿破仑亲王的行动,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给我汇报情况,你要敢先给别人通风报信,我立刻就先砍掉你儿子的两只手,让他下半辈子打x机都只能用脚”

    “千万不要,拉斯普京先生,我保证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第一时间告诉您。”列车长哆嗦着肥胖的右手给拉斯普京回短信,好几次都输入错了字母。

    “我在车上也有人,他会看着你的。”

    列车长回了句“您放心”,将短信全部删掉,刚准备躺在床上休息一会。房间里就响起了敲门声,他直起身子道:“谁?”

    “列车长,我!”一个低沉的声音轻轻回答道。

    听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列车长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连忙站起来把门打开,看着站在他面前一脸络腮胡子,右脸还有刀疤的凶悍男子,列车长肥胖的脸上堆满了笑容,“瓦鲁耶夫先生,您打个电话就行,怎么亲自来了”

    眼前这个趟列车长心惊胆战的男子外号“高加索之狼”,如果说拉斯普京不过是个狡猾凶狠的小狐狸,那么阿列克谢.伊戈尔.瓦鲁耶夫就真是一匹残忍嗜杀的头狼,他是野狼帮在西伯利亚训练营设立的训练营“野狼学院”的负责人,喜欢自称副校长,校长自然是野狼帮帮主安德列·帕莫舍夫。

    野狼学院的位置在西伯利亚靠近北极圈的一处隐蔽位置,专门招募退役特种兵担任教官,训练野狼帮高级保镖和杀手,由于训练难度过高,“野狼学院”的死亡率一直在30%以上,堪称人间地狱。

    作为一位在西伯利亚大铁路上运行的列车的列车长自然见过这位在西伯利亚地区说一不二的“大人物”,但列车长谢尔盖·沙库罗夫实在没有想到这位野狼帮凶名在外视人命如草芥的副校长居然会出现在他的列车上。

    瓦鲁耶夫也不管列车长肥胖的身子堵在门口,强行挤进了列车长的单人间,将门拉上,然后搂着列车长的肩膀说道:“别废话,刚才你见了谁,说了什么,快点老实交代”

    列车长感觉到了瓦鲁耶夫右上上还拿着冰冷的折叠刀,心中叫苦不迭:“今天真是见鬼了,怎么大人物一个个都跑到了我负责的列车上?一个拿破仑亲王就已经够不可思议了,怎么连这个杀星都来了”心中抱怨归抱怨,嘴上却连忙恭敬又谄媚的说道:“刚才是拿破仑亲王叫我过去,他有件东西失窃了,怀疑小偷就在车上,所以寻求我的帮忙。”

    瓦鲁耶夫点了点头冷笑道:“算你老实,没有撒谎”

    列车长又出了一身冷汗,这时他也清楚想必这些人都是冲着拿破仑丢失的东西来的,于是他忍不住好奇的问道:“瓦鲁耶夫的先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您都亲自出马的?”

    瓦鲁耶夫森然一笑,“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你唯一需要知道的就是出了什么事情,找到了什么人,第一时间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