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十一章 死亡列车(3)
    (感谢“凤箫的腿”和“眼底那弯海中月”的万赏,二合一更新,还有一更在半夜)

    刷着红色“俄铁”字样的钢铁长龙匍匐在半圆形的钢铁雨棚之下,弧形穹顶由半透明的玻璃钢被盘根错节的灰色钢架支在头顶,一旁的粗大的长方形钢柱上钉满了铆钉,这一切让k20的出发站台充满了一种蒸汽朋克的感觉。

    虽然说蓝色的k20完全不够复古,没有满身的管子、踏板、控制管和液压系统,更没有冒着火星和蒸汽,但站台上的俄文以及刷在车窗之间的白色俄文,像极了形态优美的咒语,让它具有了一种从蒸汽朋克漫画中走出来的魔法器具的美感。

    谢旻韫停住脚步松开拖着箱子的手,端起挂在脖子上莱卡相机开始拍照,成默立刻伸手抓住谢旻韫的箱子拉杆,防止有人乘其不备抢了箱子就跑,这个时间点追都没有办法追。

    快门在响,闪光灯在有些灰暗的空间中闪耀,谢旻韫的表情很专注,像是一个专业的摄影师。

    虽然谢旻韫什么都没有说,但成默知道她其实相当期待,因为在这之前她不管去哪里,都没有把她的相机挂在脖子上,连拍照都很少。

    成默猜测因为那些地方她都已经去过,没有留影的价值,而乘坐火车贯穿西伯利亚对于谢旻韫来说,这一生的机会都不会多,也许仅此一次,毕竟贯穿西伯利亚的国际列车出名的治安不好,小偷、强盗、毒贩甚至警察,都是乘客们需要防范的对象。

    在九十年代,震惊世界的华俄国际列车大劫案就发生贯穿西伯利亚的k3国际列车上,电影《莫斯科行动》就是以这个案子为原型,当时苏联刚刚解体,俄罗斯警察根本不管华夏人的事情,而华国警察在二连号特就下了车,因此这趟车在出了华国国境之后,就成了名副其实的死亡列车。

    即便凶名远播,往返于京城和莫斯科之间的倒爷们受到赚钱的诱惑,依旧铤而走险奋不顾身的乘坐这趟列车,上车之后会用铁链将包间的门锁起来,吃喝拉撒睡全在里边,六天六夜不敢开一下门,但无法无天的犯罪分子则会手持瓦斯枪,强行破开车厢门,抢劫、强、杀人无恶不作

    不过这已经是陈年旧事,如今治安已经好了很多,但这条贯穿西伯利亚的大动脉依旧还是犯罪份子们的天堂,大量的毒品、武器以及违禁品通过这条铁路在欧亚大陆上流淌。

    当然,时至今日,对于普通游客来说,乘坐这趟列车危险并不太大,最多也就是被偷被抢,不会出什么大事。唯一要注意的是,一定要看紧箱包,不要被毒贩利用,假设行李中被毒贩塞了毒品,那麻烦就很大了。

    谢旻韫拍完照片,见成默紧紧抓着她箱子的拖杆,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还观察着周围,时不时的盯着不远处上车的乘客,有些惭愧自己的过于懈怠,但嘴巴上是不肯认输的,从成默手中扯过箱子,“不至于这样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样子,搞的好像这趟车是通向地狱的死亡列车一样”

    成默心道:“这还真说不好,如果不是形势所迫,没得选择,这趟车我真是不愿意上。”不过短短几分钟,他就看见了好几个游客不像游客,乘客不像乘客的人。

    穿着昂贵的定制西装旅行?别逗了?脸上晶莹剔透一点晒痕都没有的背包客?可能么?带着摄像眼镜假装在等人的男子,眼睛都不曾眨一下,四下寻睃看着准备乘车的乘客

    说这些人没有鬼,成默打死也不信。

    “我只是在观察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罢了。”成默默默记下这些人的长相,然后朝着末尾的号车厢走去,按道理来说这趟列车除开餐车一共十八节,最后五节是头等车厢,头等车厢都是双人间。

    “呦!就进入工作状态了?大侦探有什么发现没有?”

    成默摇头。

    谢旻韫拖着箱子跟上,两人走到号车厢,将车票递给站在车厢门口,留着红色短发,穿着短袖俄铁制服的俄罗斯大妈看了一眼,便登上了列车。

    头等车厢比较空,走廊里没有人,只有白色的纱质窗帘浮在窗户边,棕红色滑门有些已经关上了,有些敞开着,走廊狭窄,只能容得下一个人通过,两个人相遇的话必须侧身。

    成默拖着箱子朝着里面走去,他根据第一间双人间的铺位是29和30瞬间计算出了他们的4和42号铺位在车厢末尾倒数第二间,原本很轻的箱子因为装了不少谢旻韫后来在超市里购买的东西变的格外沉重,橡胶滚轮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响亮的噪音,在逼仄的走廊里回荡。

    谢旻韫跟在他身后,小声念着印在双人间滑动门上的数字,成默则小心翼翼的窥探着每一个没关门的双人间里坐着什么人

    直到两人走到车厢末尾,他们隔壁的双人间门没关,一对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正在里面说话,成默听见他们说的是德语,他没敢多看,只是匆匆扫了一眼,便去瞧贴在车厢上密密麻麻的时刻表,属于他们的双人间就在一旁,而处于车厢末尾的那一间则紧紧的关上了门。

    房间当然很小,但干净整洁,卡其色座椅上放着白色的枕头还有毛巾,桃红色的窗帘被打了下来的,看不到外面的景色,小桌板上铺着纯白色的桌布,窗户的两头还有插座,蓝色的座椅靠背放下来就是一张单人床。

    成默将箱子直接塞到了座椅底下,谢旻韫走了进来,表情十分满意,因为条件比她想象的好多了,从未曾坐过火车卧铺的她,对于卧铺的想象都来源于电影,印象中就是脏乱差的样子,假设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和成默单独相处七天六夜,那真是一件糟糕至极的事情。

    实际上二等车厢和硬卧与头等车厢的条件相差还是很远的,要知道头等车厢价格差不多000华夏币一个人,而二等车厢则只要一半的价格

    谢旻韫没有立刻坐下,而是将门拉上反锁好,然后费力的将箱子放到了沙发上,将她开始在超市里买来的东西清理了一部分出来,易拉罐形状的微型加湿器、小夜灯、酒精棉片、垃圾袋、折叠拖鞋、衣架放置在沙发上。

    成默则将枕头拿开,放在了一旁坐在了窗户边,拉开了窗帘,静静的看着窗外,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谢旻韫则是在房间四周喷了消毒喷雾,拿着酒精棉片将她的床铺四周能够擦拭的地方擦拭了一遍,然后从箱子里拿出矿泉水和各种零食放在小桌板上。

    “喂!给你”谢旻韫递了一双全新的蓝色折叠拖鞋给成默。

    成默转头看着谢旻韫,犹豫了一下,伸手接过来,男生毕竟没有女生细心,加上成默其实也是第一次坐长途火车,根本没有想到这一茬,所以根本没有准备拖鞋,没想到谢旻韫不仅自己买了,还帮他买了一双,虽然是他的出的钱,但成默心里还是泛起了一丝涟漪。

    “谢谢。”

    “没什么好谢的,你出的钱。”谢旻韫冷淡的回应,说完她又将加湿器放在了小桌板上,给里面添了矿泉水,装上电池,然后袅袅的水蒸气便从易拉罐的拉环处喷了出来。

    成默换拖鞋的时候,谢旻韫又递给了他一个装鞋子的简易布盒子,她则在窗户上面粘上了一个简易挂钩,然后又在推拉门上粘贴了一个简易挂钩,又用夹子和一块深蓝色的桌布做了一个窗帘,拉在了成默的床铺和她的床铺中间,除了小桌板哪里有些缝隙能看见对面之外,没什么能够走光的地方

    于是谢旻韫在成默近在尺咫却完全看不见的状态下拍了拍手,随后将她自制隔帘拉到滑门一侧,满意的说道:“完美!”

    “要不要晚上在地板上还放几碗水”成默没料到谢旻韫为了防备他居然准备的这么充分细致,忍不住嘲笑

    “当然不用,你要敢越雷池半步,我一定打断你的狗爪子”谢旻韫冷笑着从包里掏出香烟盒大小的电击器,按动了一下开关,蓝色的电弧和啪嗒啪嗒的声音便发出了危险的讯号。

    成默无语,低头从背包里拿出kindle电子书开始看起来书,心中却道:“这女的简直丧心病狂”

    恰好这时车厢里轻柔的俄罗斯音乐停了下来,列车员先用俄语说了一遍列车即将启动,又用英语报了一遍,接着列车开始缓慢的移动,片刻之后,就驶出了半圆形的站台,冲进了稀薄的雨幕之中。

    莫斯科的八月如同凉意清浅的秋季,灰色天际线和没有灯光的楼宇组成了有些忧伤的离别画面,成默坐在火车上,感受着列车逐渐加速,像是火箭脱离地心引力一般,飞驰着离开一座城市,坠落如远方不可企及的天幕青光。

    “况且况且”的声音和重新响起的俄语歌,仿佛在叙说着一段斑驳的记忆,对于这座伟大的城市来说,他只是一个过客,如同一只掠过湖面飞鸟,不能停泊,只是经过。

    “可我能够降落的地方在哪里呢?我又能飞向哪里呢?其实我本可以拒绝踏上这辆列车,但我为什么既有些害怕的紧张又有些兴奋的期待呢?我想要的究竟是什么?真的像我对自己所说的那样只是为了活下去别无选择吗?”

    他想起了父亲那张冷淡的面孔,又想起了李济廷那总是在微笑的脸,忽然之间,李济廷不在的时候,他居然有些怀念起来。

    在这离开的瞬间,成默不知为何,心里居然有些落寞,也许是因为这许久不见的雨滴,也许是因为即将面临的未知,但他必须屏蔽这软弱的瞬间,打起精神来面对可能到来的危险,他必须得万分的集中精神才行。

    因为,经过昨天夜里,他已经明白,不小心,是会死的

    即便如此,可他还是希望希尔科夫就在k20上面,希望自己能够发现他的踪迹。

    成默看着雨滴噼噼啪啪的敲击在窗户上,看着手腕上的衔尾蛇开始思考该如何找到可能在列车上的希尔科夫。

    谢旻韫将牙刷以及塑料牙刷杯、漱口水放的整整齐齐,又将一大袋零食搁在沙发上,才换上了拖鞋,将自己的渔夫鞋装进收鞋袋,摆正在沙发底下,舒了一口气,看着窗外雨幕中朦胧的莫斯科轻轻说道:“Дocвnдahnr??,mockвa。”(再见,莫斯科)

    —

    与此同时,在列车的第十八号车厢,拿破仑七世正安静的看着笔记本电脑,上面是这趟列车所有乘客的资料,一般来说k20只有5节车厢,但这一趟因为满员,以及一些有势力的人要求,加挂了三节,所以一共是十八节车厢。

    五节头等车厢,四节二等车厢,七节三等硬卧,两节硬座,头等车厢可以容纳4个人,一共七十人;一节二等车厢可以容纳3个人,一共44个人;一节硬卧车厢可以容纳个人,一共42个人,一节硬座车厢08个人,一共2人;整列车加上工作人员本该是99人,但他是一个人一间房,所以是98个人。

    已经激活载体的莫里斯摸着自己的圆寸,看着全神贯注的拿破仑七世不解的道:“亲王殿下,看这些资料没什么意义吧?大部分人基本上都是买的黄牛票,根本没有登记真实信息”

    “确实如此,可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们也要全力以赴希望的光芒这种东西并不是你站在原地期待就会出现,你必须不停的走,也许前面是条死胡同,你也得试看看才知道。”拿破仑七世看着电脑淡淡的说道。

    “亲王阁下,你说的话永远都这么富有哲理。”莫里斯稍稍低头说到。

    这时敲门声响起,莫里斯站了起来问道:“谁?”

    “阿克塞管家,列车长谢尔盖·沙库罗夫先生过来了”

    莫里斯拉开房间门,门外站着穿着俄铁制服身材较胖,典着肚子的列车长谢尔盖·沙库罗夫,列车长看见莫里斯便摘下了大檐帽,露出略微有些秃的头顶,稍稍鞠躬用憋足的英语说道:“尊敬的阿克塞管家,我应亲王阁下的邀请特意前来拜访。”

    莫里斯微笑了一下,看着神情有些紧张,额角缀满汗珠的谢尔盖·沙库罗夫说道:“请进列车长先生,亲王殿下已经等了你很久了。”

    莫里斯偏开身子,让体态臃肿的谢尔盖·沙库罗夫进来,然后轻轻的拉上了门,示意列车长坐在拿破仑七世的对面,他则毕恭毕敬的站在了摇晃着的车厢一侧,注视着谢尔盖·沙库罗夫的一举一动。

    列车长将大檐帽抚在胸前,给拿破仑七世微微鞠躬道:“亲王殿下,见到你万分荣幸,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请您告诉我,我和我的手下一定全力为您服务。”

    拿破仑七世并没有站起来,也没有要和谢尔盖·沙库罗夫握手的意思,只是给列车长先生亲自倒了一杯依云矿泉水,“列车长先生,想必格里高利已经跟你说过了,叫你过来,是有点小事需要您的协助”

    “是的,拉斯普京先生有所交代,但具体的情况他并没有说的很明白。”谢顶的列车长将大檐帽放在沙发上,然后双手从拿破仑七世手中接过了倒着依云矿泉水的水晶杯,微笑着说道,虽然他胖乎乎的脸上有不少汗滴,表情也有些惶恐,但那对小而深陷的眼睛却透着狡猾的光。

    “情况是这样的,有个小偷从我这里偷走了一件贵重的物品,我收到消息他就乔装打扮持着假护照躲在这辆车上,因此我希望我的人能跟着你们的检票员以及乘警一起查探所有车厢好抓住这个可耻的小偷。”拿破仑七世握着权杖淡淡的说道。

    列车长连忙点头道:“有拉斯普京先生交代,这个问题当然不大,只是”

    拿破仑七世轻轻的摆了摆手,“没有只是,我替您和您的属下准备了一些小礼物,莫里斯,拿给列车长先生看看。”

    “是的,亲王殿下。”莫里斯从沙发下面拿出一个大号的牛皮纸信封,解开缠绕好的绳子,打开给列车长看了一眼,里面装了五叠五千面值一捆的卢布。

    “250万卢布。”列车长抹了一把额头上汗珠,立刻就得出了这个数字,他干笑了一声,说道:“亲王阁下,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凭拉斯普京先生的面子就足够了”

    拿破仑七世敲了敲桌子,莫里斯就把牛皮纸袋塞进了列车长的怀里,“这只是一点小钱罢了,如果能找到那个小偷,还有更高的赏金,至少十倍,如果能抓到活的,一百倍也不是不可以。”

    “一百倍”列车长情不自禁的张大了嘴巴,紧紧的抓住了牛皮纸袋,惊讶的连拒绝莫里斯都忘记了,哆哆嗦嗦的说道:“我现在就安排人开始检票和盘查您的人需不需要换上制服?”

    拿破仑七世笑了笑,“不需要这么急,你们平时什么时候进行第一轮检查,我们就什么时候开始另外巡逻的也换上我的人,刚好乘警同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