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六十章 死亡列车(2)
    天空灰的像是落日完全被淹没时那一刹那的色彩,成默视野中的城市街景被玻璃上流动的雨水模糊成氤氲的颜色,当打着灯光的汽车快速驶过时,整个世界就漫溢出如梦般的迷幻光线,假设刚好还有衣着性感的俄罗斯姑娘经过,那这样的画面就能给人几近印象派油画的视觉,美到言语难以形容。

    成默低头看了眼时间,10点30分,离k20发车还有3个小时,此刻他正在离酒店不远的俄罗斯超市陪着谢旻韫流连忘返。

    嘴上说着讨厌李济廷擅自改变行程的谢旻韫,其实对于能够坐火车从莫斯科到京城相当的兴奋和惊喜,尤其是当她得知成默和她还有查找“间谍”这项临时任务的时候,更是眼睛都亮了。

    “危险”对于成默这样的人来说是避之不及的,可对于谢旻韫这种生来优越又安逸的人来说就是“诱惑”,比如登山、攀岩、潜水这类极限运动就是为了这些有钱有闲的人量身定制的。

    心理学上说,人在完成任务或者经历危险的时候,紧张的情绪会让注意力高度集中,肾上腺素分泌随之增加,而在劫后余生或者完成挑战之后,紧张情绪放松下来,会有零点几秒的时间大脑处于空白无法思考的状态,随之就会分泌大量的多巴胺,快乐的情绪让你宛若升入天堂。

    大脑很奇特,接受挑战激发肾上腺素,完成挑战享受多巴胺,挑战失败也乐此不疲,因为假设你下一次成功,你则能享受更多的多巴胺。

    “本质上,人类就是为了这些化学物质而存在。”看着谢旻韫兴致勃勃的从货架上拿东西,被李济廷逼迫跟着谢旻韫一起逛超市的成默如此感叹到。

    谢旻韫推着已经快堆满的购物车,停在了水果区,因为是夏季,玲琅满目的彩色水果摆满了整个一面墙的陈列柜,让人恍若置身热带岛屿,“水果和酸奶得多买点,车上就算有饭吃,也不会有水果卖”

    成默看了看自己手提篮里的几块巧克力、几包饼干、几瓶纯牛奶还有一些简单的日用品,相比谢旻韫的实在太寒酸了,她的购物车里放满了零食,有俄罗斯的特产真空包装的腌制鱼,都是拆袋及食的,味道还算不错,当下酒菜是非常好的选择。另外鱼子酱和午餐肉罐头也是必不可少的俄罗斯美食,除此之外还有果汁和香肠、各种口味的巧克力以及蛋糕,林林总总堆积在购物车里。

    “你也得多吃点水果”谢旻韫拿了一大袋牛油果和一大袋樱桃放在成默的手提篮里,顿时成默的手提篮就沉了一沉。

    “我觉得火车上应该什么都有买水果一样也有。”成默有些无语,他怀疑谢旻韫只是因为自己的推车已经放不下了,所以才找了个借口把牛油果和樱桃放在他这边。

    “那可不一定什么都有,再说了火车上贵不说,还都不新鲜。”谢旻韫振振有词的说道。

    “也不至于买这么多吧?你打算在火车上开超市?又或者把这些东西贩回国当倒爷?”成默讽刺道。

    “我又没要你帮忙提,你哪里来这么多废话?”谢旻韫眉毛竖了竖,语气凌厉的反击。

    “哦!那就好!”成默淡淡的说道。

    谢旻韫冷哼一声推着车子快速向买单的柜台走去,成默跟上,两人在没有人的柜台处买单,先是谢旻韫的,足足花了三万多卢布,其中几盒卡露伽的鱼子酱就花了一万多卢布。

    当成默把他的东西推给售货员大妈的时候,谢旻韫若无其事的用俄语说道:“一起的,不用分开算。”

    俄罗斯大妈立刻停住了结算的动作,继续开始那扫码器扫成默推过来东西的条码。

    成默想到昨天的俄罗斯菜是谢旻韫买的单,也就没有出声,这下刚好扯平了。这些天他们出去玩,吃饭的时候都是你请一顿,我请一顿,差不多相当于aa,虽然没有完全扯平,不过成默在有钱的时候也不喜欢锱铢必较。

    买完单,成默所有的东西只需要一个中号塑料袋,这还包括了谢旻韫后面塞给他的牛油果和樱桃,而谢旻韫的则是满满的四个大号购物袋。

    谢旻韫将装有四个大号购物袋的购物车推到超市门口,玻璃自动门立刻打开,一股带着湿意的冷风吹了进来,外面的雨丝绵绵密密,不喜欢打伞的俄罗斯人将帽衫的帽子套在头上疾走。

    谢旻韫停住脚步,转头看着成默道:“还楞着干什么?帮忙呀!别以为我会上你的当,几句话就放弃你这个免费劳动力”

    这些天不仅成默了解了谢旻韫不少,谢旻韫也了解了成默不少,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上成默激将法的当。

    “说了没必要买这么多,你自己偏要买,负担不起的东西,就不要自不量力”成默面无表情的说道,实际上他这不仅是针对买东西这件事,还是因为谢旻韫听到李济廷说还要查间谍,坐k20有危险的时候,义不容辞的立刻答应的事情。

    谢旻韫冷笑:“这里都是你的东西,你凭什么不提?”

    成默没想到谢旻韫会耍这样的花招,就像谢旻韫没想到成默会贿赂胖保安一样,表情十分无语的说道:“学姐,这样就没意思了”

    “难倒这些不是你出钱买的?”

    “行!我提!”成默轻蔑的看了谢旻韫一眼,语气平静的说。

    见成默居然没有和自己争辩,反而立刻接受了这个结果,这让谢旻韫的成就感大打折扣,尤其是那眼神中透露出的就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的意思,叫谢旻韫顿时就忘记了不要中成默的激将法的自我心理暗示。

    她也不说话,咬着嘴唇,马上抓住了白色塑料袋的提手,将四个塑料袋全部提出了购物车,一言不发的走出了超市,冲进了雨幕。

    成默看着谢旻韫姣好的背影轻轻的摇了摇头,外表高冷的傲娇攻就是这么容易被刺激到,即便知道对方是故意的,还是要展现出自己的高傲。

    当然,作为谢旻韫,没有自己的原则,也就和普通女生没有什么区别了。

    8月1日1点20分。

    黑色的劳斯莱斯划破雨幕,六米长的车身在车海里醒目的如同游弋的鲨鱼,很快劳斯莱斯停在了雅罗斯拉夫火车站外面的进口,黑色的栅栏将这座古董级的火车站围的紧紧的,广场上只有拖着行李的行人在奔走,没有一辆车,因为共青团广场原则上是不允许汽车进入的。

    但站在门口的持枪守卫看了一眼劳斯莱斯的车牌,敬了一个礼,银色的不锈钢自动门就缓缓的向右移开了。

    于是黑色的劳斯莱斯直接驶进了共青团广场,停在来了雅罗斯拉夫火车站威严庄重的门口,引来了不少旅客和游人的目光。

    穿着西装的巴斯蒂安从副驾驶上下来,早就在雅罗斯拉夫火车站门口等着的六个随行人员毕恭毕敬的站在劳斯莱斯的一侧,等待巴斯蒂安给拿破仑七世开门。

    这六个人中间有四个拿破仑家族的安保人员,还有一个厨师以及一个医生兼按摩师。

    巴斯蒂安左手扶着右手,躬身打开劳斯莱斯黑色的对开门,穿着蓝色条纹董事套装的拿破仑七世,先是迈出了右脚,随后将金色的权杖拄在大理石地板上面,接着才从车上下来。

    拄着金色权杖的拿破仑七世站在雅罗斯拉夫火车站的门廊下面,如同国王,引起了不少人的回眸,甚至还有人偷偷的拍照。

    拿破仑七世对窥探的目光不以为意,他瞥了一眼一旁堆积如山的行李,除了七、八个lv的箱包之外,还有他的专用床垫、专用座椅,专用餐具以及专用杯具,当然不仅如此,其中放着五六个便携冰柜,冰柜里面除了酒、饮料和一些食材,还有意大利产的冰淇淋。

    拿破仑皱着眉头说道:“说了没必要这样大张旗鼓如果有需要,你们派私人飞机提前送到车站就是,食材在冰箱里放久了反而不新鲜了”

    “抱歉,亲王殿下,是我考虑不周,主要您实在太久没有坐过火车了我们会及时为您更新冰箱里的食材的”巴斯蒂安躬身道。

    “算了,也没必要太讲究,毕竟不是去旅游。”权杖拄地而立的拿破仑七世挥了挥手,然后顶着不少俄罗斯少女的星星眼朝着车站里面走去,巴斯蒂安赶紧直起身子跟上。

    站在行李边的一个精瘦男子跟身边的人说道:“弗朗索瓦你直接打我给你的那个电话,我已经打点好了,你们将行李运进去,不许任何陌生人触碰和检查”说完瘦弱男子也跟上了拿破仑七世和巴斯蒂安。

    巴斯蒂安看着拿破仑七世的背影,头也不回的对靠近的精瘦男子说道:“莫里斯,在车上一定要保护好的亲王阁下的安全,尤其要注意食物和水虽然不见得会坐八天的火车,但你们必须要做好坐八天的准备,我们时刻保持联系”

    “放心吧!巴斯蒂安,就算我出事也不会让亲王殿下受一点伤的”精瘦男子笑了笑,接着有蹙眉小声说道:“可亲王殿下毫不掩饰的上k20,希尔科夫还敢乘坐这辆车吗?”

    这个精瘦男子自然就是强壮的像是俄罗斯摔跤手的莫里斯的本体。

    “这就是亲王殿下的做事风格,再说了,你要是希尔科夫已经等着上车了,会就这样轻易放弃?”

    莫里斯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应该不会,反正不管坐那趟都有危险。”

    “那就是,其实亲王殿下兴师动众也是给其他天选者一个警告,是在劝退”巴斯蒂安看着拿破仑七世伟岸的身影轻轻说道。

    莫里斯这才恍然大悟。

    就在拿破仑七世通过特殊通道直接上车的时候,雅罗斯拉夫火车站并不算太大的候车大厅里,一个提着黑色箱子带着金色金丝眼镜的棕发高瘦男子站了起来走向检票口,同时转头迅速的看了一眼已经快要消失在他眼帘的拿破仑七世的背影。

    正望着拿破仑七世背影的绝对不只这个高瘦男子,实际上正在大厅里等车的人,绝大多数都在盯着拿破仑七世以及他手中的权杖。

    “那把权杖莫非就是传说中七星权杖?”一个站在角落里,将礼帽帽檐压的低低的男子小声对他身边,留着一头深棕色长发,穿着米色风衣的性感女郎用德语说道。

    “毫无疑问,肯定是拿破仑家族的传家宝之一,七星元帅权杖,不仅能够发射致命的脉冲激光还能提供能量护盾是件本体保命的神器”女郎右手的食指放在嘴唇上轻轻说道。

    “啧啧!拿破仑七世还真是胆子够大,居然敢亲自上车,难倒觉得他在天榜第十九位就没有人敢杀他了吗?”坐在大厅一侧正在看日文杂志的男子用日语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实际上他正通过耳麦和另外一个人说话。

    “六亿美金以及二万五千贡献点数还有拿破仑七世的一条命,你选择哪个?”耳机那边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

    “当然是前者虽然拿破仑七世的命我也很想要,不过相比这下前者风险小一些,收益大一些”男子笑了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的大白牙,左右两颗犬齿锐利的如同狼狗。

    一个穿着牛仔外套的金发男子用相机拍下了好几张拿破仑七世走进火车站的照片,然后立刻传上了搁在膝盖上的电脑,随后发送了出去。

    很快他的msn收到了一条英文短信:“只有拿破仑七世一个人?”

    “对,还有他的随从玫瑰十字会的其他成员一个都没有出现。”

    “继续跟着,一定不止是拿破仑七世,有消息马上联系”

    随着大厅里的时钟旋转到一点三十分,喇叭里响起了k20即将发车的讯息,穿着铁路制服的工作人员打开了铁门开始检票,无数的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准备进展。

    穿着铁路制服的工作人员看着黑压压的一片人对站在自己对面的同事说到:“这趟k20怎么回事?据说还加挂了三节车厢?”

    另外一边拿着打卡器扎着马尾的肥胖女子耸了耸肩膀,“谁知道呢?我只知道万尼亚这次赚翻了,一张头等车厢的车票卖出了五倍的天价,要三十多万卢布真不知道这群人是怎么想的”

    “明天的240同样不便宜,对了,你能拿到明天的票吗?头等车厢或者一等车厢都行我这里有人高价收。”

    “这句话我也想问你”

    成默和谢旻韫拖着箱子走进雅罗斯拉夫火车站的大厅,巨大的黄铜吊灯和圆弧穹顶彰显着浓烈的苏俄风格,灯光并不算特别明亮,昏黄的像是落日的景象,大厅内并没有很多椅子,只有几张供旅客休息的长椅,大多数人都是站着的,检票口已经排了两列长长的等待上车的队伍,显得无比拥挤。

    “你们两个一定要注意防范小偷,火车上的小偷特别多,而且专偷我们华夏人,有些连偷都懒得偷,车厢门如果开着,上来就抢,抢了就逃,你别想找到他们。甚至还有半夜吹迷药,然后撬门而入的,发现惊醒者一棍打晕。所以记住了,包厢内除插上两道门栓外,还得另用铁丝加固防范。另外上车一定要给列车员小费,每人要给40卢布,也别给太多了,给多了也有危险,多买几次列车员的咖啡,这样就相对安全些”李济廷絮絮叨叨的说道。

    “知道了,李叔叔!”谢旻韫回应道。

    “成默,小进的安全就交给你了。”李济廷拍了拍成默的肩膀笑道。

    “交给他?我保护她还差不多”谢旻韫不满的插话道。

    “别交给我,我承担不起这么重的责任。”成默瞥了李济廷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他可不能替李济廷背锅,即使是思想上的锅也不能背。

    谢旻韫看着成默冷笑,“学了点演绎法,他还真把自己当福尔摩斯了!就你这小身板保证的了什么?”接着她又转头对李济廷道:“你千万别做他的指望”

    “好了好了!你们赶紧排队上车吧!”李济廷将成默和谢旻韫推向排队检票的队伍,当两人站到队伍的最后时,李济廷对成默眨了眨眼睛说道:“成默我给你准备的安全措施别忘记了万一出了什么状况,可千万别忘记了用安全措施,别搞出人命来了”

    李济廷话还没有落音,误解了李济廷意思的谢旻韫勃然大怒,一脚就踹向了李济廷,“李叔叔,你怎么能这么下流”

    谢旻韫踹人的速度自然不能跟沃佳诺娃相比,因此李济廷轻松的向后退了一步,就避开了,看着愤怒的谢旻韫,“小进,你别误会,我这是一片好意,也是为了你们两个着想啊!”

    “你快给我死远点!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谢旻韫怒道。

    “不,你一定会感激我的”李济廷冲着谢旻韫挥了挥手,然后转身向大门口走去。

    谢旻韫咬了咬牙,还想追上去给这个为老不尊的中年男子来一脚,却被成默扯住了胳膊,“队伍已经向前好远了,我们赶紧检票进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