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五十八章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终)
    (第一更,二合一更新,晚上还有一到两更)

    浴室里的灯光惨白,米色的方块瓷砖反着朦胧的光晕,黄铜色的金属浴缸将整个浴室装点的十分华丽,然而里面的尸体却让这间浴室像极了恐怖电影里的镜头。

    在李济廷破开装着尸体的塑料袋之后,血腥味、尿液与皂角的味道扑面而来,成默忍不住撇了一下头,片刻之后才将头转过来重新去看那有些心惊的画面。

    “一枪毙命,枪法很专业,让对方挣扎和呼叫都来不及,子弹从后脑进入,贯穿眉心,从空腔大小来看,是近距离开枪,装了消音器,使用的是马卡洛夫手枪,这种手枪有一种专用子弹,弹壳专门设计用来容纳9毫米x18毫米铅弹,又称马卡洛夫子弹”顿了一下李济廷看着尸体后脑勺暗红色的弹孔淡定的说道:“弹孔周围竖着的头发还有灼烧的痕迹,这说明枪口离的很近,对方完全没有防备。”

    成默表面上不动声色,像是十分镇定的看着李济廷观察尸体,实际上这一刻他的脑子里稍微有些混乱,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见真正的尸体,还是在如此诡异的情况下。

    至于他父亲的,那叫做“遗体”,当时摆在灵堂和冰棺中,在仪式感十足的地方,他的感受是和当下看见“尸体”完全不一样的,一点都不叫人觉得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就像是看见一个人永远的睡着了一般。

    但在此时此刻,虽然静谧的浴室中灯光很明亮,装修也很豪华,既不脏也不乱,却有一种莫可名状的恐惧感像藤蔓一般爬上他的心头,似乎在拼命的拉扯着他向黑暗中朝下坠。

    虽然成默,准确的说应该是他的载体,在生理上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连心跳都没有快半拍,但在他的潜意识中,对于“死亡”这种事情还是极为排斥的,所以这一个瞬间,混乱思维过后,他的大脑里竟然变成了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在呼喊:“快点逃离这个地方,快点逃离这个地方。”

    如果不是因为李济廷就在他的眼前淡定的查看着这具陌生的俄罗斯人的尸体,成默早就调头跑掉了,并不全是害怕,而是人对死亡本能的恐惧,毕竟他才16岁。

    “俄罗斯帝国的双头鹰国徽纹身?但愿他不是希尔科夫。”李济廷看着男子颈部的双头鹰纹身轻轻的说道。

    成默强制让自己有些混乱的思维走入正轨,他试着摒弃恐惧感,让自己的大脑重新运转起来,进入思考:虽然说在现代纹身被认为是黑社会的标志,在亚洲纹身者普遍受到另类的眼光看待,很多工作单位都不接受纹身者,但实际上第一个纹身艺术家开的纹身空间是在1880年,在一个在伦敦名叫“杰明街道”的土耳其浴场所里,之后出现在以时髦著称的伦敦西区的高处。那么,纹身专业的行业发展是从哪里开始的呢?答案是在英国的上流社会。

    所以,欧洲贵族们并不排斥纹身这件事,甚至在早期只有贵族才能纹的起身,因此这个人是不是希尔科夫凭借纹身并不能确定。

    照片上的希尔科夫是亚麻发色,跟这个人相近,只是这具尸体的头发非常短,希尔科夫的皮肤要比这具尸体白当然要白,死亡时间八个小时以上,所以这具尸体尸僵开始扩散,整个人都在泛黑,这些东西他都在推理中看过

    成默强迫思维快速的运转起来,而李济廷则对于尸体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就像在查看一个物件一般,他轻轻的一翻就将僵硬的尸体转了过来,对于载体来说,翻转一个大约160斤左右的男子就像给锅里的鱼翻个身那么轻松。

    然后李济廷扯下塑料袋,瞬间这具尸体的面容就出现在了成默和李济廷的眼前,男子眼窝深邃,瞳孔放大没有一点光泽,眼球从球体变平,这是因为身体内已经没有血压了,鹰钩鼻,留着小胡子,额角有伤疤,眉心的弹孔还有红白色的结缔组织和纤维膜。

    很明显,这不是相貌英俊的希尔科夫。

    “不是希尔科夫”李济廷像是松了口气,“眉心的弹头出口比进口大两到三倍。这是因为手枪弹动能较大,弹头没有发生翻滚导致的。”李济廷松手将尸体重新放回浴缸,“死亡时间大约是在下午三、四点左右”

    成默明白李济廷为什么松了口气像是放下心来,如果死者是希尔科夫,那就说明十字蜂已经到了曹县人的手上,留下他的生命毫无意义,追查希尔科夫还有可能,追查一个不知道相貌的曹县特工则几乎不可能。

    李济廷并没有停止检查这具尸体,他将整个厚实的像雨衣一般的绿色塑料袋扯开,成默猜测这是每个安全屋里都会有的装尸袋。

    李济廷在男子的牛仔裤袋子里摸索了一遍,除了一把折叠倒、一圈钥匙和几千卢布之外,没有手机,手机应该是被拿走了,也没有其他任何能够表明男子身份的东西。

    李济廷撕开男子t恤衫,男子泛黑的僵硬躯干上布满了纹身,“这个人是俄罗斯黑手党的人俄罗斯黑手党的标志性纹身便是星星,星星纹在肩膀处表示做过牢,星星纹在膝盖,表示永不屈膝,星星纹在胸口,代表地位和权力,只有组织中受信任的骨干,才能接受审核并享受把星星纹在胸口的这一荣誉”

    李济廷没有回头看成默,只是指着男子肩膀处的星星纹身继续说道:“在俄罗斯纹身是一种隐晦的符号,对于俄罗斯黑帮成员来说,纹身是一个人的身份证,通过纹身,不需要档案,就能知道他的过去和他的经历,这些纹身甚至决定着他们在监狱中的地位”

    载体的嗅觉已经被成默完全关闭掉了,过于敏锐的嗅觉在这一刻完全是种折磨,比如其中弥漫着的二氧化碳分子味,其实二氧化碳本身没有味道,但它与空气中含有其他分子的水蒸气反应生成碳酸,随着呼吸作用的进行,碳酸的浓度也越来越高,这种空气吸起来就有了气味,并起到刺激呼吸道的作用,这是房间产生异味的原因之一。

    关闭嗅觉之后成默的不适感降低了不少,这让他能专注的去看男子身上的纹身,男子的腹部纹着俄语“巨大的苏联思想”,以及“c2h5oh”,乙醇(酒精)的化学式,配合着远。

    李济廷转头看着成默笑着说道:“所以千万不要让兽性的本能占据我们的内心”

    成默点头,他第一次觉得李济廷的笑容不是玩世不恭,而是一种无奈的安慰。

    李济廷回过头,关上水龙头,叹了口气,用旁边挂在毛巾架上的白色毛巾擦了擦手:“线索似乎又断了,徒弟,你怎么看”

    “也不能这样说这个黑帮成员为什么来到这里,又为什么被杀值得思考,既然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杀的,那就说明他并不知道希尔科夫也在这里按照您刚才描述的专业程度来看,应该是被另一位曹县的特工杀掉的”

    李济廷转身朝洗手间外面走,成默赶紧跟上,叫他一个人呆在这里,还是有些毛骨悚然的,那双毫无生机的眼睛始终在他的脑海里浮沉,这个时候记忆力过于强大也是件叫人烦恼的事情。

    “你说这个黑帮份子为什么会来这里?”走出洗手间李济廷好整以暇的问。

    成默知道李济廷心里也有了答案,只是在考校他而已,“让我猜的话也许是为了火车票”

    “哦?为什么这么说?”

    “这个时候需要别人帮助,只能是为了逃离莫斯科,假设他们要坐的不是240,而是k20,那么曹县人凭借自己就很难弄到票,假设在俄罗斯的曹县工作人员都被人盯着的话,那么他们只能依靠俄罗斯人或者华夏人。在莫斯科自然是找俄罗斯黑帮最快捷方便不引人瞩目他们也知道莫斯科的黑帮份子都在找他们,所以当这个黑帮份子拿着票过来的时候,为了不走漏风声,自然就要被灭口这是我猜测的原因。”

    “我也觉得是这样,这个男子肯定是够不上协助他们逃跑的层级,但是做黄牛倒票到是绰绰有余那你觉得他们是会坐k20咯?”

    成默摇了摇头,“很难说,这也可能是一种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行为实际上对方坐240还是坐k20的可能性依旧都存在但我倾向于240毕竟240的最后一节车厢在他们曹县的管控之下,会方便很多,必要的时候还能提供外交保护,而k20不是,但k20也不是没有优势,没240那么引人注目不说,k20的国际游客比较多,比240会稍稍容易藏匿一些”

    李济廷并不是在和成默讨论,而是看了下监控,然而硬盘已经被拿走了,于是他开始在这间不大的屋子里翻找起来,这间安全屋没有太多能够确定是曹县人的安全屋的证据,但这个房间的位置就隔着佩夫利特斯卡亚公寓五楼安全屋两道墙,透过窗户甚至能互相看到,李济廷不认为是巧合,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这是曹县人的安全屋。

    这不是办案,有没有证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线索,可惜对方很狡猾,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等下我在想办法看能不能追踪到对方,如果追不到,我安排你们明天坐k20回国,我后天坐240”顿了一下李济廷又解释道:“叫你们坐k20,主要是因为人手不够,还有你的观察力足够细致,我觉得只要希尔科夫在k20上一定逃不过你的眼睛”

    “你们?我上车无所谓,收益跟风险成正比,但我觉得谢学姐还是让她做飞机回去吧!”成默稍稍皱了下眉头,很明显这件事不是好玩的,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随便就丢了性命,他们这种刻意追查的人,只要遇到肯定就是你死我活,不存可能幸免,实在太危险了,而他是没有选择,既然选择了进入里世界,就不可能过平静安稳的生活。

    “就因为她在,所以我才放心你上车的,你别小看她,她可是练过的,本体和本体打架,她能打赢三个你”李济廷笑道。

    “那不是她强,而是我的本体太弱了。”成默面无表情的说。

    “就算你没有心脏病,一样也不是她的对手,小进从小就开始练剑道,还拿过全国女子剑道大赛的冠军。”

    成默嗤之以鼻:“练剑道能和枪比?这可不是比赛,不小心就要丢命的,我一个人坐车比较好,不能把她牵连进来。”

    李济廷站在床边摸着下巴暧昧的笑着对成默说道:“哟?还真是关心人家啊!不知道小进听见了会是何感想!”

    “我既不喜欢被人拖累,也不喜欢拖累别人所以还是一个人好。”成默冷冷的说道。

    李济廷“嘿嘿”一笑,狡黠的看着成默说道:“这样吧!我明天告诉她你在帮助我追一个间谍,准确无误的让她明白坐k20有危险,看她自己如何选择!”

    成默当然知道谢旻韫这种女生会怎么选择,有些不满的张口欲言。

    李济廷却摆了一下手,打断成默,“放心吧!你觉得她这样人出国,会没有人暗中跟着保护她?要不是看你本体实在太弱,我才不会利用小进这下回去还不知道要被他爸骂成什么样子”

    “你不能派人保护我的本体?”

    李济廷摇了摇头,“不行,我要派人保护你,你的潜行者身份就有可能会暴露你的身份现在还不适合曝光没事,只要你发现希尔科夫,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不仅立刻会赶往k20,也会叫隐藏在车上的其他人行动的,你主要起个观察者的作用,不是要你去打打杀杀,稍微注意一些不会有什么危险。”

    见无法打消李济廷的念头,成默十分无奈,只能不再说话,看着李济廷干活。

    李济廷又在这间位于布达佩斯酒店的安全屋里搜索了一阵,没有找到其他有价值的线索,走的时候李济廷还不忘记给尸体在套上一个袋子,以保证房间里有尸体的事情不会很快暴露,然后就和成默快速的离开了这家欧式酒店。

    走出酒店之后,李济廷说道:“你现在回归本体,让载体的使用时间能够尽量提前一些,记住,明天上了车,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载体,你24小时只有一次激活机会,所以一定要在保命的时候用”

    成默淡定的说道:“知道了!”

    李济廷拍了拍成默的肩膀,“今天给你记一功,虽然没有找到希尔科夫,但是找到了他的行踪,也能从拿破仑七世那里换点钱”

    —

    等成默的载体消失在副驾驶,李济廷拿出手机将希尔科夫曾经在布达佩斯酒店五楼安全屋呆过的信息发送出去,当然这些都不会是免费的。

    “全世界不会有那两趟列车能够汇集这么多的天选者和角斗士了那么他们也该登场了。”

    黑色的奥迪滑入不眠的街道,然后消失在了晦暗的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