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五十七章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九)
    (感谢“提亚奥福丁”再次万赏,感谢“肆意随心”的万赏,欠更26,三更达成)

    红村位于莫斯科地铁一号线,并且就在共青团广场站的上一站,而雅罗斯拉夫火车站则是在共青团广场站与红村站之间,一般来说去雅罗斯拉夫火车站会在共青团广场站下,因为哪里离雅罗斯拉夫火车站稍微近一些,主要是共青团广场站通过地下通道能够直接到雅罗斯拉夫火车站,而红村站则不行,但仅仅就地面距离来算,共青团广场站近的并不多,实际上从红村站步行到雅罗斯拉夫火车站,快的话也不会超过十分钟分钟。

    曹县35室位于红村的安全屋在一栋叫做佩夫利特斯卡亚的公寓楼的第五层,这一处是李济廷他们一开始就知道的一处安全屋,消息来源自华夏国内的安全部门。

    只是位于佩夫利特斯卡亚公寓五层的安全屋,李济廷第一时间就和沃佳诺娃来查探过,当时他们从放在房间里的食物判断,这个安全屋已经两个多月没有人住过了,打扫应该是一个月一次,因此灰尘不算多,在查完这间安全屋之后,李济廷和沃佳诺娃也搜索了整栋楼,并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地方。

    至于佩夫利特斯卡亚公寓的左边,是促姆百货和剧院,右边则是一栋欧式建筑布达佩斯酒店,是的,就是和《布达佩斯大饭店》一模一样的名字,只是一个是俄语,一个是英语。

    一般情况下,安全屋只会安排在人流量大的小区或者公寓楼内,不可能存在人员固定的小区,也不可能存在酒店这种公众场所,所以成默筛选地点的时候,是会把酒店、商场,机构这些大楼全部排除掉的。

    不仅如此,曹县35室还是在同一个地点设置两个相邻的安全屋,这就给李济廷和成默造成了思维盲区。

    而成默之所以突破这层思维盲区,还得感谢谢旻韫“幼稚”的恶作剧

    这一次成默没有猜错,实际上布达佩斯酒店的五、六层都是长租户,这两层甚至都不能从酒店大堂直接上去,只能从另一侧安全通道那边的电梯上去,这些东西不主动问酒店的工作人员根本不可能知道,地图或者网站上也不会有任何信息。

    成默和李济廷并没有直接乘坐电梯上去,而是走的安全楼梯,等到达三维地图的精确探测范围时,两人就可以通过地图确定监控的位置,果然,五楼有三个监控,一个对准电梯口,一个在安全楼梯出口处,一个在走廊的左边尽头,而六楼则只有一个监控。

    这几乎已经说明了一切,安全屋在五楼左侧尽头的那两间屋子中的一间,成默倾向于内侧窗户不临街的那间是安全屋,他相信李济廷也会这样认为。

    两个人没有说话,在安静到窒息的安全楼梯里面向上走,楼道里没有灯,一片漆黑,就连空气都显得格外沉闷,他们站在四楼没有继续向上,他们的面前是一扇黄色的防火门,一般来说防火门是没有门锁的,但这一扇有。

    “上面有个监控,我的瞬移距离一次到不了最左侧的房间,必须要两次,三维地图的红外感应也无法探测那么远的距离,所以无法判断里面有没有人”李济廷在队内频道对成默说。

    “每个人的三维地图探测范围不一样吗?”成默敏锐的从李济廷话语中发现了一些东西。

    “嗯!在升满三十三级之后,你可以选择强化辅助系统,这样三维地图就能探测更远的距离”

    “明白了,以您的瞬移距离,能一次性瞬移进去的位置应该挺多的吧?”.

    “佩夫利特斯卡亚公寓五楼哪里就能瞬移进去,我猜那个安全屋其实就是幌子兼陷阱,它实际上是为了这边这个安全屋而存在的”李济廷想到他曾经离抓到希尔科夫如此之近不由的叹了口气,然后说道:“现在不知道他们看到我们曾经进入过隔壁,会不会离开”

    “是我的话不会离开,换安全屋的风险更大,这里已经足够隐蔽了要不我们去酒店的七楼最左边,应该也能一次性瞬移进去。”想了一下成默说道。

    李济廷摇头,“我觉得没必要这样绕,我们也不知道其他楼层是不是还有别的预防措施,这样耽误时间不如直接破开五楼安全楼梯的大门,然后快速瞬移进去”顿了一下,李济廷道:“我对我的速度还是很有信心的,其实摄像机未必能捕捉到我的影子。”

    “那行。”

    “我上去,你等我通知”

    李济廷的话才刚从成默的耳际消失,他的人影就已经不见了,成默感觉到楼梯间沉闷的空气中忽然刮起了一阵风,接着他就听见楼道里回荡起一声巨大的“呯”,这声音在楼道里奔窜了许久才消失,片刻之后成默就听见了李济廷通过队内频道说道:“可以过来了。”

    成默见李济廷这么快就回了话,心里沉了沉,意识到也许又扑了个空,因此有些失望。

    虽说猜到了也许没有收获,但成默的动作并没有慢分毫,也像李济廷一样飞速的直接从四楼向上一跃,在左侧的墙壁上借了下力就直接跳到五楼楼梯间的进口,接着他闪电般的推门而入,在防火门还没有关上的瞬间就出现在了走廊左侧的尽头。

    当成默推开虚掩着的蓝色的防盗门,毫不犹豫走进去的时候,走廊里才传来楼梯间防盗木门重新合拢的撞击声。

    一室一厅的房间里似乎空无一人,装饰乏善可陈,传统的欧式酒店装修,一切都跟酒店差不多,多了一个电冰箱,更像个豪华的单身公寓,房间里有些凌乱,很明显不久前才住过人。

    成默集中精神能清楚的听见窗外传来的汽车声,楼上激烈的“啊啊啊”的叫喊以及床头与墙壁的摩擦声,更远处还有东正教堂浅淡的钟声,那钟声像是庞然癫狂的金属柱音,显然已经要到十二点了,等钟声消失8月1日就要到了。

    除了耳朵,他的鼻子也闻到了刺鼻的烟灰味,咖啡的香甜味,以及空金属弹壳所散发的硫黄、硝石和二氧化碳分子的气味,除此之外还有血腥味从右侧传了过来

    接着成默听到了洗手间里破开塑料袋的声音,他直接走向右手边的洗手间,李济廷正站在浴缸前面,弯腰拾掇着什么,成默虽然还没有走近,却已经猜到了那是什么。

    毫无疑问那是一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