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五十六章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8)
    (感谢“提亚奥福丁”的三个万赏,二合一更新,今天还有一更加更)

    莫斯科的道路跟京城有些像,又宽又直,两侧的楼宇被彩灯装点的美轮美奂,和街灯以及车灯组成了一望格化,将地图信息进行转换,首先就要把本来是多维的地图将它变成平面的,让大量信息缩减,再通过计算重新拼接这些信息,来获取更加直观简洁的信息。

    这和人的思维局限性有什么关系呢?

    简单的讲,如果是输入数据,让电脑去计算“方圆二十公里到达雅罗斯拉夫火车的最优解”的时候,电脑的思考方式就完全是数据化的,它不需要将多维的地图变成平面的,可以说它根本没有视觉这个东西。

    而成默则不行,即便载体如此强大,他依旧必须把数据变成他作为人能够理解的信息,才能进行计算。而计算机完全就是处理数据,它无需进行任何转化,它唯一要做的转化,就是把它的计算出来的结果,变成人类能够理解的信息。

    就好比人类只有两只眼睛,无论怎么看都只能看到两只眼睛所看到的东西,即便有监控器可以看到三百六十度的画面,但人类所能看到的依旧只有两只眼睛所到达的地方,所以人类必须看完这三百六十度的画面,在将所有信息拼凑起来,处理成这360度画面的认知。

    但计算机不一样,它有多少摄像头,就能“看见”多少东西,对它来说这三百六十度的画面它能同时“看见”,并同时处理,反正都是数据。

    这,就是人类思维的局限性。

    不过此刻并不是思考如此宏大命题的时候,以人的思维去想象其他“智慧物种”,例如人工智能这种“物种”的思维方式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就像人类永远也无法体会作为一只海豚,或者一只猫应该是怎么思考的。

    人类甚至有些时候都揣测不了其他人是如何思考的,更遑论其他的物种,甚至其他的智慧。

    “一定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也许是因为我终究不是计算机,在处理数据和信息转换的时候丢失了一些不该丢失的信息”成默心想,于是他开始复盘昨天的计算过程,这一次他更加细致和谨慎的重新计算了一遍,依旧是昨天一样的结果,人类之下最优解十四处,人类之上最优解五十九处。

    也许他们真是躲在了其他区域的安全屋,可要在莫斯科这样巨大的都会中找到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更何况他们还没有暴力机关的协助,还只有有限的时间和有限的人手,即使他们知道对方的名字和相貌,也不可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刻意的有反侦察能力的人。

    似乎只能等k20和240发车了,成默看着莫斯科庞大的地图叹了口气。

    “怎么?放弃了?”李济廷偏头看了成默一眼,笑着问。

    “我无所谓放弃不放弃,反正都是按照你的命令做事,结果怎么样我不在乎我只是尽人事,听天命。”成默将地图折了起来,他已经对这幅地图滚瓜烂熟了,完全不需要在看。

    “真不在乎?我刚刚才把希尔科夫是被曹县人带到莫斯科的信息卖给拿破仑七世,得到了一千万美金如果你能找到进一步的线索,那可更值钱”

    “我现在只想知道,假如这一次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到,没有抓住希尔科夫,没有找到十字蜂,我能收获什么?”

    “收获经验啊!这可是作为赏金猎人难得的经验”

    “好吧!也许我获得的第一条经验就是作为一个赏金猎人,你得时刻准备着无功而返,另外,千万不要相信某一个官方组织头目的花言巧语。”

    “这不很正常吗?里世界没有那么好混。”李济廷笑着说。

    “所以我宁愿脚踏实地的去副本刷经验”

    李济廷摇了摇头,“我说过,你要按部就班的去‘遗忘之地’做任务,升上三十三级消耗的时间实在需要太长了,对你来说你没有选择。”

    “遗忘之地?”

    “对,其实正式的叫法应该叫遗忘之地,副本只是这些年网络语流行起来之后的叫法”

    “不管它叫什么,我这些天研究了不少帖子,认为去遗忘之地做任务升到三十三级都比做赏金猎人升到三十三级要简单,能力很强,家底很厚的做赏金猎人升到三十三级很快,但一般来说还是老老实实做任务的效率更高,更何况我还是在华夏,对载体管制最严格的国家之一”

    “你对你的师傅也太没有信心了,我可是全球五百强!”

    “吊车尾的名次,在不努力就要被甩出去了”成默面无表情的说。

    李济廷伸手又一次敲了成默的额头,虽然成默早有预料,并反应迅速提前做了规避动作,甚至躲到了李济廷的臂展范围之外,脸都已经贴到了车窗户,可成默还是没有办法躲过去,依旧被李济廷一爆栗敲在了脑门上,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等级碾压。

    “躲不掉的,臭小子,就信不信就算你成为天选者依旧躲不掉,你师傅永远是你师傅”李济廷得意洋洋的说道,其实他心里也有些惊讶,明明成默一级都没有升,根本不可能躲的过去,可刚才成默却像是知道他手的运行路线,做了正确的规避,只是他的速度碾压,成默才没有能躲过去而已。

    成默不置可否,虽然李济廷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足够当他的师傅,可他的内心对李济廷还缺乏一种认同感,大概也是因为三观有所偏差的原因,他并不欣赏李济廷这种玩世不恭的人生态度。

    汽车行知共青团广场附近,雅罗斯拉夫火车站那黑色的奇异屋顶在夜色中分外醒目,很快他们就要到达今夜的第一个目的地,索科里尼基站附近的一处公寓,哪里离雅罗斯拉夫火车站两站路。

    “今天你没有被小进赶出来吧?”

    “嗯!”

    “嗯是什么意思?没有还是有?”

    “有。”成默意简言赅的说。

    李济廷伸手拍了下额头,“我的天,你们还没有和好?”

    “别问我,我现在一点也猜不透她怎么想的”成默有些郁闷的说道,他觉得以前和谢旻韫没有这么接近的时候还能清楚的判断她的行为,能猜到她的想法,可离的近了,接触多了,反而愈发不了解这个学姐。

    比如今天,叫他继续睡大厅,他早有准备。可叫他穿兔子睡衣,这有点出乎意料成默的意料,因为实在太幼稚了,幼稚到不像是一向高冷的谢旻韫会做的事情。

    李济廷看了眼前方的红灯,踩下刹车,转头冲着成默眨了眨眼睛,“外表再强大的女生在喜欢的男生面前都会偶尔显得幼稚。这句话反过来说男人一样成立,你明白这意味这什么吗?她在向你袒露她的弱点,其实感情最美好的样子就是这样,她在别人面前高冷成熟,在你面前却是单纯幼稚的样子。”

    “喜欢我?我觉得您想多了”成默淡淡的说道,虽然语气是淡然的,可成默的心里却波澜起伏,对于喜欢和爱情这种事情,他只是在书中看到过,不管是谁,都把“初恋”这种东西,描写的极尽美好,要说成默半点憧憬和期待都没有,那也不是,只是心脏病让他全然无心去想这些多余的事情罢了。

    他的人生就像一根钢索,而他就是那个没有保护措施走钢索的人,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掉下去,人际交往也因此变成了没有意义的事情。

    所以成默并不是反对人际交往,他不过是敏感的乌龟,遇到碰触就会缩回去,不管这碰触是好意还是歹意。而谢旻韫是刺猬,只会竖着坚硬的刺和别人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成默觉得谢旻韫不可能会喜欢他,她甚至不会喜欢上任何人,她只是在他远离的时候将他拉近一点,在他靠近的时候又将他推开一些,她需要一个既不过分接近也不过分疏离,能够聊的来朋友。

    而成默,觉得谢旻韫是他目前接触到的最接近完美的女生,正因为太完美,成默只能选择保持距离,这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是你了解女人还是我了解女人?不管多理智的女人都是幼稚的,她们要不喜欢像管束孩子一般管束男人,要不就喜欢被男人像孩子般管束着,实际上她们的一生都是儿童与成人的中间体!”李济廷一边说,一边看着红灯变成绿灯,踩了一脚油门,奥迪a4像离弦的箭彪向目的地。

    成默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幼稚?中间体?”他又想起了谢旻韫给他穿上的那幼稚的兔子外套。

    “对!女人其实都很幼稚的!”

    “是一个亚洲女性带着希尔科夫在逃跑,她是特工,所以是她选择的躲藏地点对吗?”成默忽然转过头来看了眼李济廷大声说道。

    “上次是你说的他们有两个人的,一个亚洲女性和一个欧洲男性我可不太擅长侧写追踪我倒是还行不过,就算是女人那又怎么样?难倒是女人就好找一些?”李济廷也转头看了成默一眼,对他忽然的大惊小怪有些不以为然。

    成默打开地图,指了指被黑圈和红圈标记过雅罗斯拉夫火车站附近的两处安全屋地址,“也许在这两处安全屋的附近还有隐藏的安全屋,它们离的很近,甚至可以互相观察,另外这一处安全屋,应该还会有个完全不可能是安全屋的伪装”

    “完全不可能是安全屋的伪装?”

    “对!很容易被忽略过去的地点,比如说一点都不合适做安全屋的酒店”成默沉声道。

    “好像红村那里的一处安全屋旁边就有个酒店。”李济廷张大了一下嘴巴,然后转头看了眼成默说道。

    “那还不调头?”

    黑色的奥迪在夜间稀疏的车流中踩了一脚急刹,然后十分慌乱又凌厉的朝右侧挤了过去,也不管后车是距离的远还是近,车速是快还是慢,于是尖锐的刹车声此起彼伏,这样不道德的驾车方式引起了后车司机的强烈不满,成默从后视镜里看见无数的俄罗斯人伸出头来大声叫骂。

    但李济廷谁也不理会,奥迪a4无比坚决的插到了最右边,然后嚣张的越过了双黄线转到了另外一侧,在引擎的轰鸣声中,红色的尾灯划出了一道迷离光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