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四十七章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1)
    (今天三更,第一更,再次感谢tikitaka大佬的白银盟主,感谢小洁丶蓝、我是z15的万赏。)

    李济廷走出酒店,四处张望了一下,很快就看见不远处一辆黑色大切诺基的车窗滑了下来,里面露出沃佳诺娃那张经典的俄罗斯脸孔,这种美丽并不是平凡的漂亮,一般来说在其他民族的脸谱中很难遇到这样的面相。

    该如何形容?

    那是一张有话想要对你说的脸。

    经典的俄罗斯美人,并不仅指生理上的优越,无暇的肤色、深邃的五官,颜色迷幻的瞳孔以及高挑又丰盈的身材,更重要的是她的那张脸是可读的,就像伟大的俄罗斯文学,混杂着动物性和优雅的文化感,让人觉得野性又高贵。

    李济廷吹了一声口哨,将双手插进西裤口袋,快步走到了切诺基旁边,用手肘靠着车窗b柱,像个典型的花花公子那样说道:“漂亮的姑娘,请问您在等谁?让您这样的美人等待,真是上帝都不能宽恕的罪过!”

    沃佳诺娃向李济廷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下次能换个方式和我打招呼吗?每次都假装不认识开头,你腻味不腻味?”

    李济廷也笑了笑,站直身体,整理了一下西装,又咳嗽了一声,双手在沃佳诺娃的眼前挥舞了一下,陡然之间变出了一朵玫瑰,然后优雅的递给沃佳诺娃,“我们经常说美好的恋情就应该是‘人生若只如初见’,所以我每次见到你,就如同第一次见到你一样跟你打招呼,这是因为我希望对你的感觉能永远的保持这种状态,一种永远渴望,永远珍惜,永远......”

    沃佳诺娃似乎受不了李济廷浮夸语言,转过脸将墨镜戴上,遮挡住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孔,“行了,行了.....别耽误时间了,快上车吧!”

    “花!”李济廷将那朵还点缀着水珠的鲜艳玫瑰递进了窗户。

    沃佳诺娃出奇的嗤之以鼻然后拒绝,伸手捏住了那绿色的纤细的花茎,没好气的说:“你这又是从哪里顺手牵羊偷来的?”

    “鲜花赠美人,天经地义,怎么能叫偷?”李济廷大惊小怪的说,顿了一下,他又嬉皮笑脸的说道:“再说了一个多金又帅气的人愿意为你偷东西,不更加证明了他对你的爱么?”

    说完李济廷又直接折断了沃佳诺娃手中的玫瑰花茎,只留下了一小截,然后将这朵美丽的花插在了沃佳诺娃的耳际,“这才是美人佩戴鲜花的正确方式......”

    沃佳诺娃似乎被李济廷的举动给惊呆了,任由李济廷将花插在她的头上,没有丝毫动作,甚至完全不敢看李济廷,连忙按起了窗户,同时说道:“赶快上车吧!”

    李济廷微微一笑,从车尾绕到了副驾驶,上车坐好之后偏头看着沃佳诺娃笑着说道:“美丽的小姐,我在房间里准备了两瓶sine qua non crossed rose 1977,有没有兴趣先和我回房间品尝一下?”

    沃佳诺娃原本捎带着喜悦的面容立刻垮了下来,她忽然间猛踩油门,切诺基忽然朝前猛彪了出去,然后她又狠狠踩下了刹车,尖锐的刹车声响起,陡然间的紧急制动,让人感觉沉重的越野车的后轮都抬了起来一般。

    似乎猝不及防的李济廷,“哎呦”一声,身体前倾,直接将头撞在了前挡风玻璃上。

    “叫你上车就系安全带,总是不听。”沃佳诺娃淡淡的说道。

    “我屁股都还没坐稳....”李济廷苦笑道。

    “谁叫你不坐稳的?活该.....”沃佳诺娃冷笑,又一次踩了油门,这一次没有虽然同样开的很快,但并没有故意踩刹车,切诺基直接掠过酒店门口的议会公园和舍甫琴科雕像,将丽笙皇家酒店这栋独一无二的苏式宏伟建筑抛在了身后。

    车窗外,夕阳下的莫斯科河泛着橙色的凌波,千顶之城的宏伟建筑在日落十分显得辽阔而雄壮。

    “十大家族有七家派人来了.....只有洛克菲勒、沃森和高尔文的人还没有来,我猜他们只是还没有出发,因为他们几家都已经从胖子手中买了消息,只是奇怪的是这消息也扩散的太快了吧?我感觉好像网络上人竟皆知了一样......”沃佳诺娃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没有什么比坐着数钱更愉快的事情了.....假如莫斯科的交通不是这样糟糕的话,这真是愉快的一天。”李济廷看着眼前拥挤的车流微笑着说道。

    “组长,你这样到处卖消息赚的钱不如直接把十字蜂从希尔科夫手中弄过来.....这才是大功一件。”沃佳诺娃略微有些不满的说,实际上这次十字蜂失窃,希尔科夫伙同伊莉娜.莎伊克杀了查尔斯的情报就是她发现的,所以沃佳诺娃有资格抱怨一下。

    “教廷、曹县、向日葵旗帜还有俄罗斯黑帮哪一个好惹?”李济廷笑了笑说道。

    “他们是不好惹,难倒我们太极龙就是软柿子?把水搅浑那是弱者的行为,本来我们有五分之一的机会拿到十字蜂的,现在眼看着只剩下三十分之一,甚至五十分之一的机会了。”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不要质疑领导的决定。”李济廷假装严肃的说。

    “说实话我早就想要换个领导了.....这次任务结束我就申请换到腾龙组做执法者去...”

    “这话我已经听你说过不下十次了!”李济廷耸了耸肩膀道。

    “这次我绝对不是和开玩笑!”

    “威胁领导罪加一等,你的调职申请我是不会批准的!”

    “大不了我不干了!反正我早就受够了,收入还没有兼职模特高不说,没有假期,不能交男朋友,别的姑娘打开坤包都是唇膏、眼影、香水,我打开坤包不是刀就是枪.....最糟糕的是还要受到上司的骚扰....”

    “天啊!没想到你居然过的这么糟糕!沃佳诺娃同志,我代表组织批准你提前退休做李济廷通知的贤内助!”

    行驶中的汽车又来了一次急刹,“没和你开玩笑,我拼死拼活好不容易弄来的消息,一夜之间烂大街,心情很糟糕.....”

    “哦!我亲爱的沃佳诺娃,不要生气,生气容易衰老.....你要知道卖消息的可不止是我们,还有黑色闪电和飓风之息.....这个消息迟早藏不住的,我们只是推动了它爆发的速度....你想一想,在最早知道消息的教廷、向日葵旗帜、曹县35室、俄罗斯黑帮还有我们,五股势力之间,只有我们是最不可能拿到十字蜂的,教廷、向日葵旗帜还有俄罗斯黑帮都占有地利人和的优势,而曹县35室则占有天时的优势,唯独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不卖消息,不把水搅浑,真有五分之一的机会吗?我看不见得吧?”

    “五分之一是没有,十分之一是有,现在根本就没什么机会了。”沃佳诺娃依旧觉得卖消息这个策略不正确,只是她不是决策者,李济廷才是,她更没有办法改变已经被执行的计划。

    “沃佳诺娃,如果你是希尔科夫会吧十字蜂带在身边吗?”李济廷笑了笑看着沃佳诺娃的侧脸问道。

    沃佳诺娃仔细思考了一下,说道:“不会!放在身边只会让他更快的送命。”

    “bingo,所以.....”李济廷打了一个响指,说了个“所以”就没了下文。

    沃佳诺娃忍不住偏头看了李济廷一眼问道:“所以什么?”

    “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李济廷用手指指了指他的脸颊。

    沃佳诺娃沉默不语,车厢里气氛开始燃烧,此刻沃佳诺娃已经变成了爆感度极低的雷酸汞炸药,只要受到轻微的碰撞、摩擦就会发生爆炸一般。

    李济廷看了一眼沃佳诺娃握着方向盘血管都已经在白皙的肌肤上暴起的手背,微笑着说道:“亲爱的,小心点,你可别把方向盘给卸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