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四十六章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感谢tikitaka/maybesheill大佬的白银盟,青杉诚惶诚恐,但一定会努力把书写到最好,欠更27章,争取这个月全部还完,请大家监督)

    电梯在轻微的嗡嗡声中快速向上,华丽中略显浮夸的轿厢里空气格外静谧,成默和谢旻韫中间隔着一整块向日葵形状的大理石拼花,两人各站在一侧没有说话,都在看着电梯门上面的数字一格一格的向上跳动,等待抵达27楼。

    谢旻韫的心跳随着电梯数字的跳动开始慢慢加快,虽然并不是第一次和成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但这一次是有显著差别的,愿意和一个男人单独在一个房间,和愿意和一个男人单独睡一个房间,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一般来说,一个女生和男生因为各种情况单独相处的情况十分常见,但不出现极端情况,无论如何,一个女生也不可能轻易和一个男生睡一个房间的,只有关系亲密到一定程度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谢旻韫不认为自己和成默已经亲密到这种程度,越想越觉得不对,感觉自己像是上了李济廷当,因此在电梯还没有到达的时候,谢旻韫就已经开始后悔,不该一时冲动被李济廷激的答应和成默睡一个房间。

    可现在后悔也没意义了,李济廷根本没有给她一丝一毫修正错误的机会,按照李济廷的尿性,这不到三更半夜肯定是不会回来了,就算他回来了,十有八九也会带个妞,难不成她还好意思跟李济廷要求把房间换回来?

    因此谢旻韫只能自我安慰:“又能有个人下棋,还能有个人说话,这不是件很好的事情吗?更何况他这么孱弱,根本打不过我,其实跟女孩子没有区别,和一个女孩子睡一间房我有什么好在意的呢?”

    谢旻韫忍不住转头看了成默一眼,发现成默很纤细,无论手臂还是腰肢还是腿,个子算不上高,但比例其实很好,让腿显得很长,如此“窈窕”的身材真是少年感十足。谢旻韫又将视线移到了成默的脸上,眉清目秀,发量惊人,化下妆说不定就是个女装大佬。

    “嗯!成默这样的男生跟女孩子没啥区别!”这样想给予了谢旻韫很大的安慰,恰好这时电梯到达了27楼,数字跳到了黄色的27,随后稳稳的停住。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

    成默和谢旻韫不约而同的向门口迈了一步,然后成默立刻停住了脚步,伸手按住开门键,“你先。”

    “没关系,你先吧!”已经把成默代入成女生的谢旻韫按住电梯门的边缘说道。

    “你是女生,女士优先这点礼貌我还是懂得”难得温文尔雅一次的成默轻轻说道。

    可惜这并不冰冷的话语真是会心一击,再次击穿了谢旻韫那虚假的安慰,谢旻韫简直连牙齿都要咬碎了,转头看着成默,稍稍眯了下眼睛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接着谢旻韫漂亮的面孔上泛起的表情类似冷笑的嘲讽,紧紧的捏了一下登机箱的拉杆,向电梯外面走去。

    成默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又怎么踩中了谢旻韫的痛点,一副和自己不共戴天的模样,他根本不知道这是谢旻韫今天第二次被他纯熟的“哪壶不开提哪壶”技能刺激的爆炸,想要替他做开颅手术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电梯,走廊里铺着藏蓝底色绣着金色向日葵花纹的波斯地毯,原木色的踢脚线和金色鎏金吊顶彰显着俄式的富丽堂皇。

    拿着房卡的谢旻韫径直走到了2709房,刷房卡打开了门,走进了房间,站在电视柜的旁边面无表情的问道:“你要睡哪张床?”

    “我随意。”成默在洗手间门口停住了脚步。

    “没有随意这张床。”

    这冰冷的语气已经是在告诉成默“我很不爽”了,成默猜测谢旻韫是因为被迫和他睡一间房,所以不愉快,可他也很无辜啊,又不是他叫谢旻韫睡的,再说了李济廷也不是不给她那间单人间,是她自己选的和他睡双人间的,这能怪他吗?

    成默并无意迁就谢旻韫的无理取闹,直接说道:“那我睡靠窗那边吧!”靠近落地窗户的那张床无疑要好一些,侧头就能看见莫斯科河清澈的波澜,两岸璀璨的景色净收眼底,低垂的天幕与各色建筑组成了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其实睡那张床谢旻韫无所谓,但谢旻韫没想到成默这样不客气,要是换成另外一个男生,感受到她的冷淡和不情愿,一定会十分绅士的说:“要不我去酒店大厅呆一晚上。”或者“我去别的酒店找个房间。”来博取她的好感,然而成默不仅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居然还一点风度都没有的选了位置更好的靠窗的床铺

    谢旻韫在心里又给成默记上了一笔,一言不发的坐到了属于自己那张靠近洗手间的床,开始脱鞋子,准备换上拖鞋,休息一下在去洗澡。

    成默将箱子放在电视柜旁边,走到了属于自己那边,不过他没有坐在床上,而是坐在了沙发躺椅上,从随身的挎包里掏出电子书,看起了梁赞诺夫斯基写的《俄罗斯史》,这是相对来说非常客观的俄罗斯通史,和华夏有偏向性的俄罗斯史区别不小。属于唯一能看一看的中文版本的俄罗斯史,至于其他的关于俄罗斯历史的中文书,不能过于当真。

    谢旻韫斜靠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坐了差不多一天的飞机和汽车,也是件非常累人的事情。谢旻韫刚准备去洗个澡放松一下,转头看了眼洗手间那近乎全透明的设计,又有些犯难,磨砂玻璃虽然并不能完全看清楚,但应该也能明明白白的映照出人体曲线。

    这叫谢旻韫一个头两个大,觉得自己只能叫成默回避一下,可看着成默全神贯注看书的样子,谢旻韫又觉得难以启齿,毕竟她自认为自己正处在和成默冷战的状态,怎么能主动跟成默开口?

    谁先开口,还是请对方帮忙,不就是认输吗?

    谢旻韫犹豫了片刻,又悄悄观察了一下成默,见成默心无旁骛神态十分专注,于是咬了咬嘴唇穿上了拖鞋走向了洗手间,站在里面又凑近靠着房间的那扇磨砂玻璃,观察了一下房间里的成默只是一团模糊的影子,也就放弃了叫成默出去的打算,脱了衣服,打开热水,开始洗澡。

    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书上的成默并没有发现谢旻韫去了浴室洗澡,直到觉得肚子有点饿,打算吃点东西,抬起头的时候,才听见浴室里响着潺潺的水声。

    成默从品格上来说,绝对不是个绅士,他可没有绅士那么高尚的品德,但在克制欲望这方面是当之无愧的禁欲系超人,因此他瞧都没有多瞧浴室的磨砂玻璃一眼。

    只是肚子饿这件事情必须解决,于是成默将电子书放在沙发上,准备从自己的箱子里拿出备用的芝士饼干和巧克力充下饥。

    成默走到电视柜前去拿箱子的时候,恰好谢旻韫关了水,从淋浴间走了出来。

    成默听见水声骤停,下意识的偏头朝着浴室的方向望去,没料到却看见了惊心动魄的一幕。

    面向走廊这边的是浴室的玻璃拉门和面向房间那边的玻璃不太一样,面向房间那块是一整面磨砂玻璃,而面向走廊这边的玻璃拉门则是条纹磨砂玻璃,那些不粗也不细的条纹是磨砂和透明玻璃组成的,透过透明玻璃的条纹能清楚的看见谢旻韫蜿蜒曼妙的曲线。

    夏天不需要把水开的很热,因此洗手间里一点水蒸气都没有,谢旻韫在灯光下偏着头,用她的卡通毛巾搓揉着流泻如一泓瀑布的黑色长发,她的侧影无比舒展,比盛放的鲜花还可人,即便被磨砂玻璃分割成了无数狭窄的断面,成默都能完整的脑补出实际的状况。

    虽然这些天成默在欧洲的各大博物馆里看了无数大理石裸nv雕塑,那些被誉为瑰宝的完美曲线也不能与眼下这略有些模糊的线条相比,鬼斧神工这个词汇都是对眼前这具上帝造物的亵渎。

    那象牙白色吹弹可破的肌肤,被热水冲刷后,呈现出一种清浅的粉,让人垂涎欲滴。全身上下每一处弧度都圆润巧妙的恰到好处,像是划破黑暗的流光,让人的思维变成一片空白,只想注视。

    成默从来没有想到过女生的身体可以如此美,他甚至能用视线触摸到那雪白的温热,能用视线嗅闻到那轻柔的馨香,眼前的图景,真是一副难以临摹的绝世名画,以至于就连克制力强大如他都看呆了,完全忘记了回避。

    在浴室里谢旻韫还不知道自己春光乍泄,姿态优雅的甩了一下擦的半干的头发,伸手去拿放在毛巾架上印着lvlogo的浴巾,稍稍转身,谢旻韫就看见了侧面玻璃们后面似乎有成默的影子

    两个人的视线在透明玻璃的条纹里交汇了一下,成默才清醒过来,连忙手忙脚乱的将他的箱子放倒,打开之后却完全忘记了自己想要拿什么,胡乱的在箱子里翻找起来。

    谢旻韫脸色变的通红,飞快的从毛巾架上扯下了lv浴巾,裹在身上,然后怒气冲冲的拉开玻璃门,一只手抓着浴巾,一只手扯着成默的t恤领子,将他提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成默!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实在太无耻下流了!”

    成默转头看着谢旻韫强行抽动了一下嘴角,算是哭笑了一下,“我不是故意的。”

    话刚说完,成默立刻面红耳赤的又把头转了回去,因为谢旻韫只裹了条咖啡色的浴巾,雪白圆润的肩膀和线条凌厉的锁骨组成了难以言喻的纯洁诱惑,这种诱惑比那些性感部位所彰显的让人血脉偾张的欲望不同,是一种让心灵震颤的悸动。

    然而成默回头却是穿衣镜,镜子里的谢旻韫愈发耀眼,她的面容像燃烧的云霞,有些湿润的头发,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烁着紫色的光。

    实在太熠熠生辉了。

    成默别无选择,只能闭上眼睛。

    “现在知道闭上眼睛了?刚才为什么看的那么投入?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是故意的?”

    成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说自己只是肚子饿了过来拿吃的?说自己是被你的美丽震撼住了?说自己真的只是很纯粹的欣赏,并无任何亵渎之意?

    不管怎么解释都很苍白,总而言之,刚才那一个瞬间,他确实没有能发挥主观能动性,让自己终止偷看行为。

    成默叹了口气,睁开紧闭的眼帘,通过镜子诚恳的看着谢旻韫的眼睛说道:“学姐,对于不小心看到你这件事,我感到非常抱歉,但我并没有一丝一毫偷窥的动机,真是不小心看见的,确实,我在不小心看到的那一刻,理智没有能控制住行为可学姐,当你面对一片璀璨无垠的星空时,你能忍住不去仰望吗?”

    谢旻韫心里的怒火瞬间就被这样不动声色的赞美平息了大半,揪着成默t恤衫领子的手稍微松了一点,不过表面上她还是不依不饶的冷笑道:“没想到你跟着李叔叔这么久,别的没学会,花言巧语倒是学了不少。”

    成默并没有说任何辩解的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对谢旻韫这样的女孩子,多辩解只会越辩争执越多,于是成默只是用若有若无的肢体动作来化解。

    “你刚才到底看见了些什么?”

    “其实真看不到太多,我也没能看多久,你就转身了”成默老老实实的说道。

    “我不管你看见了什么,看了多久,你现在把一切都给我忘掉!”谢旻韫看着镜子里成默淡定的面容,觉得这样放过他实在太便宜他了,冷哼一声说道:“晚上你住哪里自己想办法,我是不可能和你这样危险的人住一间屋子的”

    (二合一更新,半夜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