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四十五章 千顶之城
    (祝大家新年快乐,狗年大吉大利,感谢zsl_11晋升盟主,感谢树荫之下、日行一、无情似有情天的万赏,欠更七章)

    奔驰g500行驶在m2高速公路直奔明斯克,碧蓝的天空和绿色的原野延展成了一望无际,白色的云朵像是令人渴睡的枕头,让人想要直上云端跟随微风入眠;绿色的原野上长着波斯地毯一样的金黄色麦田,巨大的风力发电机伫立其间,像是永恒的守望者。

    风景美的让路途不管多远,都不觉得乏味。

    “不是说开车穿越欧洲大陆吗?怎么忽然间又变成坐飞机去莫斯科了?”谢旻韫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稍微有些疑惑的问。

    “临时有点事情要去莫斯科处理怎么了小进?我看你对于坐飞机去莫斯科有点意见啊?”李济廷透过后视镜看了谢旻韫一眼笑着说。

    谢旻韫连忙摇头,“我会有什么意见?只是随口问问!”她其实对坐飞机去莫斯科真没有什么意见,之所以会问,是因为她昨天听见成默说想住汽车旅馆,晚上在选择明斯克的酒店时,就“无意”看中了一家明斯克附近的汽车旅馆。

    当然,她之所以选那家旅馆绝对与成默无关,而是因为她早就住腻了五星酒店,那家旅馆刚好处于一片绝美的广袤原野之上,图片上能看见河流蜿蜒向前,天际和原野的尽头是一道柔和的线,淡淡的晚霞将整个世界渲染成淡金色,天空没有飞鸟,整个世界一望无垠。

    这一切看上去实在太美,她才会中意,当然和成默没啥关系,谢旻韫如是想。

    “我看你还蛮期待的样子!没事,小进,作为补偿我会带你们去体验更有意思的事情。”李济廷当然不可能看穿谢旻韫的内心在想什么,但却能感觉到谢旻韫细微的失落,于是微笑着说道。

    “能让我觉得有意思的事情可不多!”谢旻韫淡淡的说。

    “我觉得吧,接下来的时光一定会成为你人生中最珍贵的记忆之一”李济廷冲着后视镜眨了眨眼睛。

    谢旻韫听到这充满暗示的话,却想的有些岔,连忙板着脸说:“李叔叔,你是不是对珍贵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所谓珍贵,就是已经失去却又想要寻回的,是竭力追逐却又难以企及的还是那些现在看来微不足道,将来回忆才明白那是当时唯一能把握的”李济廷和着车厢内音乐的节拍语气悠然的说道。

    今天车厢里没有放古典音乐,而是放的来自谢旻韫贡献的后摇集锦,旅行的时候最时候听这种略带空旷和哲思的乐曲,此刻正在响着的是《ehoosetogotothemoon》,李济廷充满磁性的声音响在其中,像是苍凉的独白,假设是一个文艺女生,感受着窗边的美景,听着略带伤怀的音乐,看着李济廷的侧脸,绝对会动心。

    然而一直玩世不恭的李济廷,忽然之间文艺了起来,谢旻韫却不买账,一副十分嫌弃的样子说道:“别拿泡妞的一些话来哄骗我们这些单纯的高中生!”

    李济廷立刻笑嘻嘻的说道:“单纯?你和成默?小进,你是不是对单纯有什么误解?”

    “我们怎么不单纯了?”见李济廷这么快就怼了回来,谢旻韫相当不服气。

    “你们两个都是对其他人具有高度戒心,将自己保护的滴水不漏的人,还说自己单纯”

    谢旻韫咬了咬嘴唇,冷笑一声说道:“不自我保护那是蠢,不是单纯,单纯又不是一张白纸般的无知,而是历经千帆也能坚持纯粹和追求”

    “所谓历经千帆也能坚持纯粹和追求,是不是饱经挫折和磨砺,也丝毫不改初心的意思?可当你进入自我保护的阶段,尽量的去隔绝伤害的同时就不在纯粹了啊说明你心有杂念”

    “凭什么说我心有杂念?我这叫知世故而不世故”

    “成默你怎么看?”李济廷将战火引向了成默。

    成默还在想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并在思考今天早晨在天选者论坛上看到的帖子,“六亿美金加两万五贡献点数”,即使成默对十字蜂不存在一丝幻想,依旧为如此巨大的数字而乍舌。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要知道一架f22也不过才两亿美金,一枚拥有一个sss技能,一个ss技能,两个s技能和四个aaa技能的十字蜂就能值六亿,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在想想一枚洲际弹道导弹就价值一亿美金,这还不算部署的费用、导弹发射系统、弹头的后期维护费用等等,那十字蜂价值六亿和两万五千贡献点数,还是合情合理的。

    这样算起来,他手中的这块乌洛波洛斯,仅仅凭借“无限进化”这个技能,怕就该是无价之宝了

    另外,他还很好奇究竟是谁把“十字蜂”是被希尔科夫盗走的信息公之于众,教廷不可能,曹县的人不可能,也许还有其他的势力想把水搅浑,但最可疑的就是李济廷。

    最起码,希尔科夫的影子都还没有看到,李济廷就已经从拿破仑七世哪里获得了不菲的收益,今天早晨拿破仑七世发来了邮件,成默立刻就通知了李济廷,具体李济廷和拿破仑七世达成了什么协议,成默不清楚,但成默根据论坛上的报价猜测肯定不会低

    成默甚至怀疑,这个报价的帖子就是李济廷放出来的

    陷入长考的成默,并没有听见李济廷和谢旻韫在说些什么,被谢旻韫捅了一下才产生了反应,微微张着嘴,有些茫然的看着谢旻韫,表情十分无辜。

    谢旻韫第一次看见成默展露出这样一幅“天真无邪”的单纯样子,忍不住轻笑了一下,顿时成默眼前如黑暗中亮起了灯光,耳边如寂静中响起了音符

    就在李济廷开着奔驰g500带着成默和谢旻韫赶往明斯克,在m2高速公路上急驰的时候,一架私人湾流g550如同白色鹰隼一般在他们视野的极限处掠过,向东方飞去。

    这架昂贵的私人飞行器上,拿破仑七世坐在靠窗的沙发边,看着窗外翻滚的云团,端着一杯红如血液的葡萄酒,轻轻的在摇晃着高脚杯,比起乘坐飞机,拿破仑七世更喜欢载体在空中自由翱翔的感觉,那种拜托一切束缚,凌驾万物之上的自由感。

    他将浅浅的红色汁液倒入嘴里,然后转头看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上面是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男子的照片,他有着一头亚麻色的长发,轮廓深邃,瞳孔的颜色如同天空一般湛蓝,长的相当的俊逸

    而在明斯克机场最早一班前往莫斯科的航班上,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穿着黑色西装,乍一看像个商务精英一般的男士正坐在经济舱里看着黑色封皮的《思高圣经》。

    正在派发饮料的漂亮白俄罗斯姑娘用俄语问道:“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饮料?还有什么吃的?”

    “一块面包,一杯清水,就可以了。”男子的俄语说的并不算特别流畅,但词能达意,他的表情十分严肃,今天是星期五,他必须守小斋得吃素食。

    空姐给男子递了面包和清水,又给他身边的人发了吃的和饮料,接着是他身后,在他身后坐着一位棕色头发的美女,漂亮的根本就不像是会坐经济舱的人,她正拿着手机在发微信,“老流氓,我把曹县在莫斯科的安全屋位置发给你,但我们现在只查到了一小部分你得自己去碰运气另外还有俄罗斯三大帮派光头党、野狼帮以及战斧帮的资料,其中战斧帮和伊万科夫集团与曹县的关系比较密切,当年就是战斧帮,帮曹县弄到离心机以及钽、铌和锆这些东西当然这件事我猜俄罗斯当局也知情,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就在这天,各个国家飞往莫斯科的机票都十分紧俏,价格不停的在调整,尤其是头等舱,早早的就爆满了,莫斯科四个机场的私人飞机航线申请也达到了一个新高,似乎全世界的富豪不约而同的前往这座五海之港、千顶之城

    里世界的暗流都在朝着这座伟大而古老的城市汇集。

    中午的时候,李济廷和成默还有谢旻韫抵达了明斯克机场,李济廷把g500扔在了停车场便和成默还有谢旻韫去办理登机手续。

    取了机票,谢旻韫发现李济廷是头等舱,而她和成默的则是经济舱,于是转头冷淡的看着李济廷,意思就是这事必须给个解释。

    李济廷笑眯眯的说道:“没办法,这趟航班就只剩下这一张头等舱的票了,只能让你们坐经济舱了”见谢旻韫眼神里还有些不依不饶,李济廷连忙将手中的登机牌收到背后,警惕的说道:“小进啊!你可要懂得尊老爱幼,我这一把老骨头了,可挤不了经济舱你看我有腰椎间盘突出,有坐骨神经痛,有颈椎骨刺增生、有经济舱综合症,还有痔疮你就可怜可怜我这个空巢老人吧!反正只要一个多小时”

    谢旻韫见李济廷如此无赖,连痔疮都说出来了,连忙转头,看也不看李济廷直接朝着安检的地方走去,三个人都没有什么行李,无需托运。

    过了海关和安检,然后等待登机,上飞机的时候李济廷坐先在了头等舱,成默和谢旻韫则夹在一群外国人中间向机舱里面走去。

    成默放完行李,直接在座位上坐了下来,丝毫没有要帮身后的谢旻韫的打算,然而坐在走廊边位置的俄罗斯小哥立刻站了起来,打算帮忙,却被谢旻韫婉拒,自己将登机箱塞进了行李架里面。

    虽说成默并没有帮谢旻韫,但他放行李却放的很艺术,留给了谢旻韫足够的空间,让她能很轻松的把箱子塞进去。其实谢旻韫很想和成默换一下座位。

    他们坐的波音737经济舱都是一排三个座位,她并不想挨着旁边的俄罗斯小哥坐,然而成默已经在属于他的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谢旻韫虽然心里暗恨成默不识趣,活该不讨女孩子喜欢,但也没有开口找成默要求换座位

    果然,不出谢旻韫所料,刚一坐下来,俄罗斯小哥就开始用英语跟谢旻韫搭话,问谢旻韫是韩国人还是日夲人。

    谢旻韫冷着脸用中文说道:“华夏人”

    俄罗斯小哥一脸懵逼,然而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和谢旻韫这样的美人沟通,拿出手机打算使用翻译软件,正打算将手机递给谢旻韫的时候,谢旻韫却视而不见的转头假装要跟成默说话。

    悲剧的是,谢旻韫转头看着成默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把眼罩带上,耳机塞好,靠着椅背跟睡着了一样。

    这一刻谢旻韫的心情很爆炸,如果她手上有开颅钻和线状锯条的话,她不介意立刻打开成默的脑袋看看他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

    下午四点,飞机抵达俄罗斯的伏努科沃机场,李济廷在廊桥看见谢旻韫黑着脸先从飞机上走了下来,问道:“成默呢?”

    “不知道。”谢旻韫面无表情的道。

    李济廷“哈哈”一笑:“怎么了,两个人又吵架了?”

    “鬼才和他吵架呢!”谢旻韫没好气的说。

    “你确定?”

    “我是说今天!”谢旻韫理直气壮的说道。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那个?”

    谢旻韫冷哼一声,根本没有理会李济廷的打算,直接越过了李济廷。

    “我们订的丽笙皇家酒店,只有两个房间了,刚好是一个单人间和一个双人间”李济廷面带微笑。

    谢旻韫回头,正好看见不紧不慢从飞机舱门处走下来的成默,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李叔叔,你别告诉我,那间单人间不是我的”

    “如果你不介意我晚上带几个姑娘和成默一起睡的话”李济廷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说。

    “就算你带几十个回去也不关我的事。”

    “小进啊!我跟你说俄罗斯姑娘很热情的,最喜欢成默这种眉清目秀的小处男了…尤其是喝多了的情况下。”

    谢旻韫不为所动。

    李济廷语重心长的说道:“成默年纪也不小了,他父亲又去的早,我必须要教导他早日成为一个男人,只有女人才能教男人成长,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哥就带我出入风月场所了,什么天上人间啊!江南会啊!…现在是时候把我的经验传授给成默了……”

    ……………

    一个小时之后,三人出现在丽笙皇家酒店,办理完入住手续,李济廷挥舞着房卡捉狭的问道:“小进,单间你真不要。”

    “我打算今天和成默多下会棋,别耽误到您休息了。”说“您”字的时候谢旻韫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那就谢谢你这么体贴了!”顿了一下,李济廷看着成默和谢旻韫嘿嘿一笑,“我先去外面逛逛,去见识一下俄罗斯的风土人情,你们两个随意……”说完李济廷就朝着大门口走去。

    谢旻韫知道自己这下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扭过头假装看电梯那边,不让成默看到她的表情,用若无其事的语气说道:“你别误会,别看他嘴硬,实际上是他求我,我才把单间让给他的,要不然我才不会和你住一个房间呢!”

    “哦!”成默淡淡的回应。

    “我警告你,晚上睡觉不许面对我这边睡!”谢旻韫拖着箱子朝电梯走,边走边义正词严的说。

    “我从来不侧睡。”成默回应。

    “我警告你,不许用手机偷拍什么的。”

    “我觉得你想多了。”

    “我警告你,这件事不许告诉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