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四十四章 狩猎与混乱开幕(3)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与现实中的团体和事件相联系)

    就在李济廷和成默离开曹县35号室的安全屋没多久,这栋有些老旧的公寓又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如果成默在这里,一定能够认出来,这个一头金发,面容俊朗表情透着一股骄傲的男人是他在圣日耳曼奥塞尔教堂曾经看过几眼的载体。

    他的名字叫做普恩斯巴利提斯,阶位为权天使。(权天使是第七阶天使,唯一以“领域”为职务的天使阶级,是守护神的国土的天使,是人类指导的监视者,决对执行神的正义。作为天使军团的领导,权天使几乎都是全副武装的战将形象。)

    穿着一身纯黑色西装,纯黑色衬衣,佩戴着一点白色的罗马领的高大男子,并没有像李济廷和成默那样小心翼翼的从公寓进口上到位于六楼的安全屋,而是直接瞬移进了安全屋,查探了一阵毫无发现之后,普恩斯巴利提斯记录下暗门后的几本曹县和韩国的护照的信息,将暗门重新关好,抹去自己可能留下的痕迹,再次瞬移离开了安全屋。

    普恩斯巴利提斯瞬移到公寓楼下一个角落,径直走出了阴影,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宝马五系旅行车,车里副驾驶的座椅完全打了下来,上面躺着一个带着金色金属框架眼镜,留着棕色短发的男子,他正闭着眼睛酣睡,即便在睡梦中他的表情依旧虔诚而严肃。

    普恩斯巴利提斯并没有多看身边睡着的男子一眼,而是直接从西装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嘟~嘟~嘟”的声音在寂静狭窄的车厢里回荡,三声之后,普恩斯巴利提斯听见了电话接通的电流声,“喂!托米尼恩斯,希尔科夫果然受到了曹县人的帮助,在曹县人的安全屋里落了脚,但他现在已经离开了布列斯特,不知道去了哪里。”

    电话那端传来一个沉静的声音,“莫斯科?圣彼德堡?只有这两个选择圣彼德堡走海路,莫斯科走陆路我倾向于莫斯科”

    “我在安全屋里发现了几本只要帖上照片就能使用的护照,有韩国的有曹县的你觉得他会不会直接从明斯克坐飞机去韩国?”

    “他第一时间没有从巴黎的机场离开,就说明他早就做好了计划,希尔科夫知道机场一定是重点监控地点,飞机还随时都能返航,选择坐飞机是最愚蠢的,更何况曹县人弄的韩国护照大多数都是伪造的,他不敢冒着个险,最稳妥的方式就是走铁路或者走水路离开但他既然选择了接受曹县人的帮助,就只能是从俄罗斯离开我们得庆幸希尔科夫不是找的华夏人”

    “明白了!那我现在赶往莫斯科,圣彼德堡就交给你了”听了托米尼恩斯的分析普恩斯巴利提斯深以为然,准备挂了电话,发动了汽车直奔明斯克。

    “等等,普恩斯巴利提斯,你去莫斯科最好和跟大牧首(东正教主教的称号)阿列克一世汇报一下,寻求他的帮助”

    提到牧首电话那头托米尼恩斯的声音十分平静,东正教和天主教分裂了一千多年,近年来关系有所缓和,并且2016年教皇和大牧首在古巴哈瓦那进行了千年来的首次会晤。

    其中的原因有两点,一是表世界的因素,信徒在某些地区受到残杀和迫害;二是里世界因素,在天榜名单上,天使在前一百名所占据的位置越来越少。

    可即便罗马教廷与其它东正教分支之间的关系已经得到缓和,东正教中最有影响力的俄罗斯教廷依然与罗马保持着距离,因此普恩斯巴利提斯语气坚定的说道:“没有必要,相信我,我能办好这件事。”

    托米尼恩斯淡淡的说道:“传信部的网络二组发现一个十分诡异的帖子,在暗网的天选者论坛有人发帖详细说了希尔科夫杀死克里斯托夫的父亲查尔斯,并盗走了十字蜂的事情所以,刻不容缓啊!普恩斯巴利提斯!”

    传信部网络组如今是教廷一个十分重要的组织,在人员编制上已经占了传信部的一半了,其中大部分负责在表世界的网络上传播福音,他们是网络一组。另外还有一个更加神秘的小组,被称为传信部网络二组,他们严密监控着暗网,其中最主要的监视目标就是天选者论坛。

    实际上暗网天选者论坛并不是天选者系统的官方论坛,虽然它做的很像是,并可以与衔尾蛇建立链接,但很多机构都掌握着通过网络与衔尾蛇建立链接的方法。

    至于天选者论坛是谁建立的,一直是个迷,据说最早是由几个实力强大的“潜行者”组成的论坛,他们为了争取自由使用衔尾蛇的权利而创办了这个论坛,这其中最著名的是十二神将之一,id名为“nebuhadnezzar”(尼布甲尼撒)的载体,身为十二神将的nebuhadnezza,拥有来源于爱因斯坦的两个强大的sss技能,极其稀有的时空操纵技能“时空凝固”以及最强大的群体伤害技能之一“末日之息:原子裂变”。

    本来这并不值得教廷如此重视,但要知道“堕天使路西法”就是用来影射古巴比伦君王尼布甲尼撒(注解1)的,因此教廷对这位十二神将之一的行踪以及天选者论坛格外留意,只是尼布甲尼撒行踪诡秘,神出鬼没,即便出现也会带着天选者论坛标志性的白色面具,连载体的真容都无人知晓。

    这么多年来,教廷也只查到了天选者论坛幕后也许有共济会和波西米亚俱乐部的身影。

    实际上不止是教廷,各国政府也在严密监控着网络,为了不让天选者和里世界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之中,全世界的政府不管表面有说明龌蹉,在这方面还是通力合作,利用各种手段来掩盖着天选者的秘密。

    好莱坞大量的拍摄超能力电影,也是对里世界的一种掩护,实际上不论是漫威还是dc,都有不少人物是以里世界的十二神将为原型,不过这些是题外话。

    但各国政府唯一无能为力的地方就是暗网,这里并不是普通人能抵达的地方。因此执法者们只是,也只能严密的监控着天选者论坛,防止以“自由使用衔尾蛇手表”为目标的潜行者们做出过激的举动。

    幸好绝大多数潜行者们只是在天选者论坛抱团取暖,除了让论坛成为交换里世界资讯、装备和技能的地下市场之外,并没有形成一个有凝聚力的组织,虽然也有一些极端分子在论坛上蛊惑人心,宣扬天选者至上,应当走进阳光为世人所知晓的论调,但并没有形成气候,这让各国政府放心不少,没有加大对天选者论坛的围剿力度。

    其实对于各国政府来说,也需要这样一个地方来接触其他国家的天选者,更需要这样一个地下市场交换稀有技能和装备。

    如今天选者论坛已经成为了表世界唯一能窥探里世界的窗口,也是全世界所有载体拥有者交流的地方,毕竟天选者系统并没有提供一个可供载体拥有者们交流的公共场所。

    听到查尔斯被杀和十字蜂失窃的消息已经被捅到了暗网的天选者论坛上,普恩斯巴利提斯心中一凛,说了句:“知道了!”,随后狠狠的踩了一脚油门,宝马五系旅行车在午夜的布列斯特街头发出一声低吼,彪进了空无一人的长街。

    凌晨。

    波兰。

    瓦莱维采宫。

    拿破仑七世的房间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门外响起了莫里斯那粗犷的声音,“亲王阁下,您睡了吗?”

    因为并不是呆在自己在巴黎防守严密的家中,拿破仑七世正用着他id名为“拿破仑七世”的载体坐在本体身边看书,顺便保护自己的本体。

    作为拿破仑家族的继承人,自然不可能像大多数人一样在天选者系统上藏头露尾,怕人找到本体。

    拿破仑家族有拿破仑家族不可亵渎的荣耀。

    不止是拿破仑七世,大多数传统大家族的继承人们在天选者系统中都是用的本名,例如十二神将之一的洛克菲勒家族的乔治.洛克菲勒,例如现在的天榜排名第一,拥有第一顺位挑战神将资格的奥纳西斯家族的雅典娜·席林.法拉奇(人设来自celinefarah,席林.法拉奇)

    奥纳西斯家族的雅典娜·席林.法拉奇目前是里世界最为传奇的人物,她之所以不姓奥纳西斯,是因为她是奥纳西斯家族的唯一继承人,但却是个“私生女”。她是在第一顺位继承人克里斯蒂娜·奥纳西斯猝死,没有留下子嗣的情况下,得以继承奥纳西斯家族,然而这位刚一出现在天选者名单上,就一路扶摇直上,跃居天榜第一的天才少女,并不愿意改姓奥纳西斯,坚持用了母亲的姓氏法拉奇

    拿破仑七世则在十八岁继承拿破仑家族的鸢尾蜂,历时十年,如今在天榜排名第十九位,只要在今年斗兽场常规排位赛中保持不败,就能晋升天榜前十二,如果能够维持天榜前十二名三年的时间,就能获得挑战十二天将的资格。

    虽然拿破仑七世的成绩不能和雅典娜·席林.法拉奇这种两年成为天选者,两年登上天榜第一的不世出的天才相比,但也是难能可贵的了。

    听到门外莫里斯的声音,拿破仑七世说了句:“进来。”门就应声而开。

    莫里斯走进浮华奢侈的洛可可风格房间,看见拿破仑七世的本体躺在绚丽如残骸一般的金色大床上沉睡,而载体则坐在窗边的摇椅上就着月光看书。

    冷清的银色月光在他高大强壮的身体上投射下了银色的格子,一个黑色的十字阴影刚好映在他穿着白色丝绸衬衣的胸前,拿破仑七世的载体身高达到了两米一,一头棕色的长发披肩,虎背蜂腰,双腿颀长,即便是横躺着的,看上去也极其有威慑力,浑身上下都充斥一股王霸之气。

    “查到了希尔科夫和父亲死有说明关系了吗?”拿破仑七世没有抬头,依旧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诺贝尔奖得主科恩·塔诺季所写的《量子力学》。

    “还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希尔科夫和您父亲的情妇伊莉娜.莎伊克应该脱不了关系,我们怀疑希尔科夫和伊莉娜合谋杀死了您的父亲,因为他们两个都是俄罗斯人,希尔科夫还是通过伊莲娜才认识您父亲的,在您父亲死亡的当天伊莲娜就跑去了美国,希尔科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莫里斯站在花纹繁复的波斯地毯上,面向拿破仑七世垂着头低声说。

    “我父亲会轻信他们?他应该没有这么糊涂吧?”拿破仑七世皱着眉头说。

    “这个”莫里斯垂着头表情尴尬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拿破仑七世依旧没有抬头。

    “您的父亲不止是和伊莉娜.莎伊克是情人关系和希尔科夫也”莫里斯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拿破仑七世“啪”的一下将书合上,从摇椅上站了起来,黑色的十字阴影转移到了他宽阔的背脊上,他看着卧室进门处一侧墙壁上拿破仑一世的肖像画,轻声说道:“我们谁都不是圣人,一生中也许偶尔会有几次让人印象深刻的壮举,但抛开这些闪光的瞬间,我们的人生,在大多数时候都显得庸碌平凡,甚至无聊龌蹉,就算是圣人,我们也不可能研究他们人生中那些卑微的细节。唯独能够忍耐这些寂寞枯燥,甚至肮脏污垢的人生,我们才有资格披上神圣的外衣”

    “我的父亲算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只是他并没有忍受寂寞枯燥的耐心欲望让他忘记了一个王族的荣耀,坠入了永恒的黑暗。”

    “我刚才说的只是猜测,并不是事实,一切必须等找到希尔科夫才能下结论。”莫里斯小心翼翼的回答。

    “那就找到他,把他带到我的面前来。”

    “亲王殿下,教廷把所有的线索都斩断了,我害怕我们还没有找到希尔科夫,他就就已经被教廷的人找到,另外更加糟糕的是,现在天选者论坛上最热的一个帖子就是有关您父亲被杀,十字蜂被盗的帖子现在全世界的天选者甚至角斗士们都在往欧洲跑刚刚有人悬赏两千万比特币和两点五万贡献点数,换取十字蜂整个论坛都炸锅了,都在寻找希尔科夫的影子现在连执法者们都开始行动了”说到后面莫里斯讲的十分艰难,头颅也垂的更低了,如果他不处在载体状态,一定早就满头大汗了。

    “普恩斯巴利提斯和托米尼恩斯有跟丢吗?”

    “托米尼恩斯还在波兰,但普恩斯巴利提斯已经不知道去向了。”

    拿破仑七世的脸色变的异常严峻,俊朗的面容在阴影中变的格外萧杀,他沉默了片刻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去和昨天那个华夏人联系,出高价让他告诉我们希尔科夫的行踪,告诉他,如果他能帮忙抓到希尔科夫,我会给出比论坛上更优厚的价格,现在就去。”

    “是的亲王殿下。”莫里斯诚惶诚恐的回答。

    “得到消息了马上告诉我!”拿破仑七世的声音像出鞘的利刃一般贯穿了整个黑夜,“我要亲自出马,将那个卑鄙无耻的俄罗斯贵族钉在十字架上,看着他流干最后一滴鲜血”

    (最近各种数据荡都到了谷底,希望大家多投点票支持这本书,最近更新的很慢,一是因为过年,二是因为追求严谨,很多东西都要查资料。请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