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四十二章 狩猎与混乱开幕(1)
    傍晚的时候奔驰g500过了波兰和白俄罗斯边境,抵达了布列斯特,在布列斯特口岸过了关,又办理了过境汽车专用号牌,三个人便前往了谢旻韫预定的布莱恩旅馆。

    布列斯特属于白俄罗斯的边陲小城,并没有什么高大上的酒店,而布莱恩旅馆是家私人经营的古堡式旅馆,服务和环境自然是比不上五星酒店的舒适,但别有一番情调,从图片上看,灰色的欧式尖顶古堡和华丽的很朴素的俄罗斯风格装修,混搭出了一种让人觉得有些别扭的风格。

    很难具体形容,大概就是穿着时尚冷酷的男青年,里面穿着粉色秋裤的那种反差萌。

    这还是谢旻韫在booking上精挑细选出来的,至于其他的,大概就是国内“汉庭”、“七天”档次的,当然也有稍微好一些,相当于国内三星级酒店的,但好的程度也很有限,不如布莱恩旅馆有特色。

    李济廷将车开到古堡的院子里时,旅馆的所有员工包括老板都出来迎接了,阵容相当强大,一个系着白围裙的厨子,四个服装不统一的服务员,在加上老板也就是古堡的主人一家四口,一共九个人,列成两行在鼓掌。

    成默和谢旻韫下车的时候,原本并不算大的掌声忽然格外的响亮,成默知道这是因为谢旻韫的原因,但听着这热情的掌声和欢快的笑声,他还是觉得蜜汁尴尬。

    谢旻韫注意到了成默的异样的表情,小声道:“你这什么表情?对我的选择表示不满吗?”

    “反正又不是我出钱,我有什么不满的?”成默扫了一眼院子里种着几束红红黄黄的花的草坪轻轻说道,这些花实在种的太随意了,随意到完全不像是被人刻意种在那里的一般,院子的一侧还有一个游泳池,有粉色的霓虹灯在泳池边缘的白色栅栏上闪耀,和一旁的古堡完全不搭。

    成默猜测这游泳池一年能用的上的次数屈指可数,因为白俄罗斯常年低温,即便是最热的7月和8月,气温也很少上30c。

    “你这样说就是有意见咯?!”谢旻韫冷哼了一声,她已经接受了李济廷带他们前往莫斯科的计划,其实去哪里她也并不是很有所谓,只要不要妨碍她和成默下棋还有“辩论”就好。

    这些天,谢旻韫在围棋上被成默虐的几乎生活不能自理,虽然一度产生了自我怀疑,但谢旻韫始终没有气馁,坚持在成默这里找虐,后来在成默的提点之下,进入了愈挫愈勇的状态,和成默这种高手过招,让她受益匪浅,进步相当巨大的,轻而易举的就突破了她一直难以逾越的瓶颈,从d3级升上了d4级,并且遥指d5级。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她不找成默麻烦的理由,也许谢旻韫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她为什么她面对其他人的时候都是在彬彬有礼中保持着恰当的距离,唯独面对成默的时候,总想着和他针锋相对,努力的想要从所有方面赢过他。

    “不,其实我觉得挺好的不过我更想感受下汽车旅馆,那种在空旷辽远的荒野中住宿的感觉,会让人觉得是在星际旅行。”成默淡淡的说道,他已经完全摸清楚了该如何和谢旻韫说话。你不能沉默,你沉默她会想方设法的刺激你,你也不能争辩,辩起来那就是没完没了,一定得分个输赢。

    比如有一次,两个人就华美两国的差距,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产生了一些争执,于是两个人从文化层面辩到经济层面,从两国历史扯到当代社会结构仅仅就这个话题两个人就辩了三天。

    这三天谢旻韫下棋的时间都减少了一些,就为了查询各种数据资料,为第二天的“辩论”做功课。后面结束争论,并不是分出了输赢,这种事情没不到几十年后,根本没有办法说谁对谁错。

    这场辩论结束之所以结束,是因为两个人又因为关于道德规范的义务论和后果主义产生了争执。

    因此成默发现如果要终结一个和谢旻韫争执,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她引导向另外一个方向。

    果然谢旻韫不在纠结成默是不是不满意她选的酒店,而是去想住汽车旅馆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

    简短的欢迎仪式过后,由经理,也就是老板的老婆领着李济廷、成默还有谢旻韫入住,并邀请了三人共享晚餐,放好了行李稍事休息,一行人便下楼吃晚餐。

    虽然已经六点多,但天色还很亮,完全不像是傍晚,位于一楼的餐厅里挂着一张巨大的熊皮,石头砌成的壁炉以及浅棕色的的木地板和原木长桌透着一股中世纪味道。

    原木长桌上摆满了林林总总的俄罗斯风味菜肴,有俄罗斯著名的红菜汤,这道菜是由红菜、牛肉、搭配酸酸的奶油制作而成。还有土豆饼和烤肉,各类土豆菜肴是白俄罗斯人的最爱,白俄罗斯人有个外号叫“6yль6aш”,意为“土豆爱好者”,可见白俄人民对土豆有多么热爱,直追传说中的爱尔兰人。

    另外还有白俄罗斯版的猪油渣,也就是炸肥肉,以及必不可少的酸黄瓜、西红柿

    坐到桌子上的李济廷看见一桌地道的俄罗斯珍馐,双眼放光,用俄语对大胡子老板说道:“实在没有想到还有萨洛,这可是我的最爱”

    大胡子老板立刻给李济廷添上了浓稠的蜂蜜酒,“如果您不是长了一副亚洲人的脸孔,说您是俄罗斯人绝对不会有人怀疑”

    李济廷“哈哈”一笑,“如果我真是俄罗斯人,您一定不会给我倒蜂蜜酒,怎么也得来点伏特加”

    大胡子老板双眼放光,立刻叫服务员拿来两瓶伏特,他自己则从冰箱里拿出了两个冰冻好的杯子,等服务员将酒拿来,就迫不及待的满上,站了起来大声的用俄语说道:“第一杯,为了相聚”

    这一开始便停不下来,饭还没有吃,两人就是三杯酒下肚,大胡子老板极为健谈,和李济廷聊起了“布列斯特要塞战”,这是苏联伟大卫国战争史上中可歌可泣的一页,驻守此地的苏军浴血奋战月余,有效牵制了数十倍于自身的德军兵力,战争进行到第30天,最初打响战斗的布列斯特守备部队仍在坚守,并一直向后方总部发出“这里是要塞,正在战斗”的讯息。

    战前德军宣称这个距苏德边境仅一俄里的要塞一个冲锋就能拿下,然而在已经失守的布列斯特要塞的地道里坚持战斗一年多的最后一名苏军战士,被德国人发现时,他被德国人从地穴中押出来刺眼的阳光让他几乎失明。

    面对德国将军的审问,他的回答是:“将军,现在您知道一俄里有多远了吧?”

    说到情深处,大胡子老板热泪盈眶,并高唱了一首,接着开始和李济廷一起缅怀起苏联荣光,两个国家曾经是同一个阵营并有着相似历史,大胡子老板和李济廷的共鸣很多。

    然而不论大胡子多么热爱苏联,对目前的生活还是更加满意,大多数前苏联国家的人都是这样,会怀念前苏联,但叫他们重返那个时代,是绝对不愿意的。

    整个晚餐有大胡子老板和李济廷两个资深酒鬼,相当的乐趣横生,不仅老板献唱了歌曲,老板娘和老板的女儿还表演了白俄罗斯传统舞蹈。

    如果不是吃的成默实在接受不能,这还真是一顿有趣的晚饭,对于谢旻韫来说,也是一样,大概这两个人此生都不能接受李济廷和大胡子老板吃的津津有味的萨洛了。

    所谓萨洛,就是黑列吧配生肉馅,就是将拌有食盐、大蒜的猪油状的萨洛涂抹到乌克兰特产的黑面包上。

    制作萨洛通常选用大白猪脊背或腰腹侧部的肉,这些部位的肉一般脂肪含量较高,多是肥肉,且肥肉的厚度一般都在3厘米以上。

    成默看着李济廷将白花花的肥猪肉放在面包片上一口吞下,然后用俄语大声呼唤:“好吃。”并力劝成默和谢旻韫尝试,被无情拒绝之后,只能遗憾摇头说成默和谢旻韫不懂品味真正的美食。

    大胡子老板显然对李济廷这样的客人十分欣赏,举杯不停。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大胡子老板喝醉了,但李济廷基本根本没事的人一样,回房休息的时候,李济廷又跟成默约了晚上十二点见面,但这一次集合点不是在他的房间里了,而是在那辆奔驰g500上。

    晚上成默和谢旻韫下棋下到十点多,谢旻韫回了房间,成默用笔记本电脑上了会暗网,查询了一下昨天从李济廷哪里获得的一些讯息,包括“黑色闪电”以及“飓风之息”这种里世界的情报组织,另外他还逛了一下论坛,看有没有关于“十字蜂”失窃以及拿破仑七世父亲死亡的讨论,遗憾的是,成默并没有找到相关帖子,看来这件事情还处于秘而不宣的状态。

    成默昨天还查询过“兰陵王”在天选者榜单上的排名,结果让成默大吃一惊,他原本以为李济廷的排名应该比较靠前,没有料到却只在四百六十一名。当然全世界排名前五百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只是和成默的估计有些落差而已。

    到目前为止,里世界对于成默来说依旧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他仿佛已经站在了里世界的门口,在通过一个缝隙在向里面张望,然而却始终没有能够进去。

    十二点的时候,成默将载体的传送点选择在了位于院子里的奔驰g500的副驾驶,十二点零一分的时候,成默化身林之诺出现在了副驾驶座,这时李济廷正抽着雪茄看着手机。

    虽然是午夜,但布列斯特的夜晚并不算很黑,实际上在十点的时候,天空还有些泛白,这是高纬度国家夏天的特点,李济廷发动车子开向大门口,黑色的铁门紧紧的关着,成默刚打算下车去把门打开,就看见插销自己动了起来。

    白杨树在微寒的晚风中晃动着树叶,发出哗哗的响声,沉重的黑色铁门没有人推在悄无声息移动,整个就一鬼片现场。

    成默自然知道是李济廷搞的鬼,但他并不认可李济廷这种偷懒的行为,小心驶得万年船,虽说地图上显示周遭没有人,但万一有个监控啥的,那就糟糕了。

    可成默也没有啥资格批评李济廷,毕竟对方能混到世界五百强,肯定不光是凭借运气。

    驶出了布莱恩旅馆,李济廷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夹着雪茄吞云吐雾,“如果要你追踪希尔科夫你会怎么做?”

    “那要看情况了,可以利用国家机器的话,会比较容易一些,如果不能,则会比较麻烦,尤其是当对方具有一点的反侦察能力的情况下我以为你叫我把消息透露给拿破仑七世,就是因为自己无法追踪希尔科夫,所以叫拿破仑七世来找,然后自己只要跟着就行,毕竟拿破仑七世比希尔科夫好追的多,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

    “你给出的答案确实是个不错的方法,但还是不够,假设你的目标是十字蜂为目标,你肯定不会把消息透露给拿破仑七世”

    “如果是我,我根本就不会趟这淌浑水。”成默淡淡的说。

    “这是一道题目。”

    成默想了想说道:“那我会报警,利用警察来达到追踪希尔科夫的目的,仅仅凭借我自己的力量,想要找他无异于大海捞针假设警察也不能利用,得看我掌握了多少讯息,想办法找到他的手机,想办法调查他的社会关系,找可能的联系人,只是个人去做这些调查实在太长了,等查清楚,他人应该已经跑了很远,说不定早就被别人抓住了。”

    “知道载体的升级最重要的是什么?”李济廷忽然间话锋一转问道。

    “钱和势力”成默毫不犹豫的回答,虽然他并没有正式开始他的升级活动,但这些天泡论坛成默并不是毫无收获,至少他明白了载体升级,就是一种烧钱的行为。

    如果没有大量的金钱支持,也就意味着你没有办法购买好的技能,没有办法雇佣好的团队完成副本,没有办法购买装备,没有办法隐匿本体的行踪,没有办法给你的本体设置更多的保护措施

    总而言之,把天选者比作一个游戏的话,它一定是个你不花天文数字的钱就根本没有办法玩的游戏。

    “是的,如果没有你自己的团队,没有支持者,想要成为天选者会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李济廷驾驶着汽车在布列斯特午夜空寂的街道上疾驰,这座小城在晚上安静异常,街道上空无一人,如果不是路灯亮着,偶尔有楼房透着灯光,这里真像一座空城。

    成默没有说话,对于他来说,这确实是个难题。

    “尤其是潜行者,还面临着执法者的追捕,像你这样不受到国家监控的潜行者,任何国家都不欢迎,因为你们就是巨大的风险所以,任何角斗士没有组织依靠,生存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您这是劝说我投靠您的组织么?”

    李济廷摇了摇头,“太极龙不是那么好进的,起码第一点你就过不了。”

    “您是指身体素质?”

    “当然不是,政审过不了啊!你爸爸没死的时候还勉强,你爸爸死了,光凭他是共济会三十三级会员这一点,你的政审就过不了”

    “华夏有注册机制吗?是不是报备了,就可以不用面对执法者的追捕?”成默想到执法者就有些头疼,他似乎前不久才得罪了一个执法者。

    李济廷笑了笑,“我们华夏是不允许私人持有衔尾蛇,成为角斗士又或者天选者的报备的结果就是你的衔尾蛇手表被剥夺你会重新成为普通人。”

    成默这一次真的沉默了,即便心里有所准备,他还是有点失落。

    “先小心点,别暴露了,以后我帮你想办法下车。”李济廷将车停在了普希金路的一侧。

    成默没有问去向,直接开门下车,这时布列斯特起了浓雾,街灯的光晕变的有些模糊,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气味,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国内。

    成默向左边望,就能清楚的看见著名的的布列斯特火车站门楼,街道不远处可以直接上高架桥,从高架桥上穿过铁轨就到了市区主干道列宁大街。

    显然这个位置的交通十分便利,是个非常适合逃跑的地方。

    李济廷领着成默向一栋白色公寓走过去,布列斯特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全都是四五层高的楼房,这栋普通的白色公寓和一旁的公寓没有一盏灯是亮的,在雾霭中像是鬼屋

    一直没有开口的成默站在寂静的渗人的公寓进口,忍不住通过刚刚建立的队内频道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曹县35号室的安全屋”李济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