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三十九章 谈生意(1)
    “祝你好运,我的孩子!”李济廷拍了拍成默的肩膀,然后转身向着一个穿着拜占庭风格紫色半袖裙的棕发女子走了过去,她正站在铺着白色桌布的长桌边自饮自酌。

    明显李济廷盯了她已经很久了,毫不犹豫的就走到了那个女子的身边,成默听见李济廷极其绅士的说道:“漂亮的女士,原谅我现不请自来,因为让您一个人在这里喝酒,是件极其荒谬的事情,我不能接受”

    “不,我的朋友只是暂时离开了一下。”

    李济廷对棕发女子微笑道:“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在这样的场合您都应该有位护花使者陪伴您左右,这是对您这样的美人的一种尊重。”

    平心而论李济廷的口才还是相当了得的,起码这些天的旅程不论对于成默还是对于谢旻韫来说,都是妙趣横生的一段时光,这中间李济廷充满智慧而不乏幽默的言辞是关键。

    假设让成默和谢旻韫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怕是一言不合就会有所争执,但有李济廷在,两个人不仅有共同的敌人,还有一个调和者。

    成默看见李济廷和用钻石头饰挽着头发的棕发女子愉快的聊起了天,没有继续去听李济廷泡妞,转头远远的观察起拿破仑七世让克里斯托夫来,他在人群中面带着微笑和众人轻松愉快的交杯换盏,说着时下最火热的政治经济话题,似乎丝毫没有受到父亲被杀,“十字蜂”被抢走的影响。

    成默并没有急着上去,如何接近拿破仑七世,并且向他出售“消息”是成默此刻必须解决的一个难题,因为李济廷并没有给他一个能够让拿破仑七世充分相信他的理由。

    他必须有至少两个方案才行,这样冒失的上去,并不是成默的行事风格。

    成默一边隐藏在偏僻的角落暗中研究拿破仑七世,一边开始回忆那天下午,自己在法国卢浮宫的旁边和拿破仑七世交谈的一些细节,只是很可惜拿破仑七世惜字如金,说话很少,再加上当时成默并没有想过还会和拿破仑七世有交际,并没有认真去了解他的一些动作细节。

    因此成默获得的有效讯息实在很少,但大致上成默能分析出拿破仑七世是个敏锐稳重,习惯一言而决的人,像这样的人,性格一般都比较强势。

    不过幸好相对来来说,外国人的气态更容易显得表里一致,不像我们国人,说话的时候小动作多,习惯性说谎的人也多。有些长期带着面具的人,根本无从分辨他说的是谎话还是真话,尤其是一些官场上的人,他们甚至连自己都骗,这些人已经达到了最高的谎言境界,那就是全世界都知道他在撒谎,但是他不认为他在撒谎,事情就是他所认知的那个样子……

    这种级别的人就和普通人有很大的区别,在成默看来,李济廷就处于一个很高的段位,因为他的表情从来不会泄露出任何情绪,虽然他始终在微笑,并且那种微笑还是很真诚的微笑,一点都不虚伪,可除了真诚的微笑,他从来没有其他的表情展露。

    成默竭尽全力的观测着拿破仑七世,在载体强大机能的加持下,他进入了一种奇特的状态,在他的眼前,拿破仑七世的面部已经变成了一块块肌肉和骨骼,他甚至能听到他的呼吸以及毛孔的张弛,这一切都反映着拿破仑七世的身体和精神状态。

    显然他身体和精神状态,并不是他所表现的那么轻松,语速比那天略快,使用攻击性词汇的频率比较高,心跳也不是很平稳,另外虽然他俊朗的面容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但他的唇角微微下垂,眉毛下压,这都是情绪低落的表现,另外他在不说话的时候,嘴角会朝两边紧抿,这是一种在压抑负面情绪的表情

    成默大概心里有了些底,于是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能够接近拿破仑七世的机会。

    终于在二十分钟之后,拿破仑七世说了“失陪一下”,然后朝着大厅的侧面走去,根据地图显示,那个方向有洗手间,成默移动脚步远远的跟了上去,地图上有十多个红点在闪烁,成默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这么密集的红点,这是可惜这些红点散布在人群之中,无从判断哪些是载体。

    拿破仑七世通过侧门走进了无人的狭长走廊,他身后还跟着一个高个子的强壮男子,在地图上,整个走廊就一个红点在闪烁,那么毫无疑问,这个高个子的强壮男子是保护拿破仑七世的护卫。

    成默跟在拿破仑七世的背后向洗手间走去,在走廊里他陡然加快了脚步,然后高个子的强壮男子就立刻回头看了成默一眼,那锐利的视线像是两把脱壳而出的利剑直刺成默的瞳孔。

    成默立刻停住脚步,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亲王阁下,能不能和你简单的说几句话,我刚才已经在一旁等待很久了,才等到这样一个合适的机会。”

    听见成默的话,穿着燕尾服的拿破仑亲王停住脚步,转身冷漠的看着成默,他并没有因为成默是个东方人而惊讶,也没有因为成默忽然的出声而上下打量,像是早就猜到成默会跟上来一般,直直的看着成默的眼睛,用低沉冷峻的声音轻轻问道:“你是谁?”

    成默并没有和拿破仑七世对视,而是闭上眼帘微微鞠躬,用谦卑的声音说道:“亲王阁下,拿破仑家族的荣光是我所敬畏的伟大之一,很荣幸您能为我停下脚步,我叫林之诺,是一名来自华夏的天选者特意来见您,是因为我们组织知道了一点消息,希望能为您和您的家族做一点什么”

    拿破仑亲王淡淡的说道:“我们拿破仑家族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插手和帮助!”

    “我想您误会了,对于您父亲的死,我们深表遗憾,实际上我们组织对于这种猎杀本体的行为十分反感,这是对里世界秩序的破坏,但我们并不打算插手,也没有立场帮助您,我们只是出卖一点您刚好能用的上的情报而已我们当然知道您和您家族的力量,但狮子总不会自降身份去阴沟里抓老鼠,恰好这些事情是我们这些猫咪擅长的希望您能给我们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