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三十八章 贵族们的聚会和大生意
    (感谢“bsp;   成默和李济廷站在一道并不宽敞的拱门前面,他们身后是富丽堂皇的幽深走廊,一盏一盏水晶壁灯和色彩浓重的油画延展成了通往历史的隧道,但是显然,这里并不是正门。

    成默顺着李济廷的视线看了过去,白玉石、金箔以及水晶灯组成的奢华宫殿的中央,站着一个和李济廷留着差不多的波浪卷发青年,强壮的肢体,俊朗的面容,严肃得体的着装,让他看上去就像一只骄傲的狮子。

    “拿破仑七世?”成默有些惊讶的说。

    “你认识?”李济廷更加惊讶,他没有转头去看成默,目光在雕梁画栋的大厅里寻睃着,唇角微动着说道。

    成默微微摇了摇头,“不算认识,只是在法国见过一面,当时他和他妹妹是来找学姐的,我也在。”

    李济廷带着成默走进大厅,站在门口穿着白衬衣黑马甲扎着领结的侍者向他们微微鞠躬,金色的灯光和女士们白皙的肌肤以及璀璨的珠宝相映生辉,穿着黑色燕尾服和塔世多礼服多的男士们点缀其间,让奢美中不缺严肃,扑面而来的都是欧洲古典浮华之气。

    穹顶巨大的壁画是米开朗基罗的《最后的审判》,除开这副色彩斑斓的巨大穹顶壁画,整个大厅只有两种颜色,金色和白色,纯白色的大理石和金色的科林斯石柱环绕四周;一盏又一盏散发着金色光芒的水晶吊灯垂在其间,仿佛触手可及;地板则是菱形的米色和白色的大理石拼凑而成,长桌上铺着白色桌布,金色烛台、水果以及都铎王朝风格的烤肉,让成默仿佛置身于十九世纪的贵族宴会。

    李济廷带着成默沿着大厅的边缘向里走,两个东方人虽然很醒目,但并没有人投来惊奇的目光,最多只是礼貌的打量一下容貌俊美的成默,就收回了视线,显然只有位于大厅中央的那群人才是众人关注的焦点。

    两人在无人关注的大厅边缘的落地窗边停住了脚步,白色的木格窗外是一片铺满绿色草地的庭院,李济廷轻松的倚墙而立,成默则站的如同标枪一般笔直。

    李济廷看着拿破仑七世对成默小声说道:“波兰和拿破仑家族的关系一直很亲密,波兰军团一直是最忠实于拿破仑的军团不说,被称为波兰夫人的瓦莱夫斯卡伯爵夫人,为拿破仑生下了最出色的儿子,并在拿破仑最危难时追随拿破仑到流放之地,可惜一直没有得到法国皇后这个名分,但这无损两个人的感情,也无损波兰对拿破仑的崇敬”

    “法国人确实可以算波兰人的恩人,拿破仑和一战之后,都是法国力主波兰恢复独立,当然,因为对于法国人来说,在俄罗斯与德国的夹缝中生存的波兰是不可或缺的盟友。”

    “你看你这个人就是这么现实,我在和你谈论拿破仑与波兰夫人的爱情,你和我讨论地缘政治”

    “爱情?瓦莱夫斯卡伯爵夫人不是被波兰贵族们以国家和民族的名义,强迫委身于拿破仑一世的吗?”

    李济廷从穿着黑马甲的侍者端着的托盘上面取了两杯香槟,递了一杯给成默,“也许只是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也许只是流泪的时候递过了一张纸巾,也许是一个转角的时候撞在了一起,也许是一场误会引起的争吵爱情的起因不一而足,但起因是什么重要吗?”

    “李叔叔,我觉得一个没谈过恋爱的人和一个天天谈恋爱的人聊爱情,是对爱情的不尊重所以,我们还是聊任务吧!”成默接过郁金香花形的香槟高脚杯,淡淡的说。

    李济廷笑了笑,耸了耸肩膀说:“也许在你看来感情是一种负担,是自由的束缚,它压迫着我们,想要我们低头屈服,甚至让我们弯腰屈膝跪倒在地上,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社会、事业、家庭、自我都是重量,越是沉重的负担就意味着更高的价值,这也是强盛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就越贴近大地,自身就更真实的存在。而当你的负担完全消失,你彻底的自由了,那你就会变的比空气还轻,你会向飘起来,远离万物与众生,我们人类本就是半真的存在,自己以及别人眼中的自己,拼凑成了一个完整的自己当你完全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时,自身存在的意义也会缺失,任何行动也会因为太过自我而失去意义。”

    李济廷向成默举了举杯子,“那么,到底该如何选择?是重还是轻?”

    成默面无表情的回应道:“每天换不同的女伴对于您来说,是一种沉重的负担还是对自由的追求?”

    “哈哈!我和你可不一样,我的情绪条可不是灰色的”

    成默泯了一口香槟,问道:“情绪条到底有什么用,和感情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暂时和你还没有什么关系,也不合适在这里讨论我们先说说你的任务!”

    成默点头,和李济廷的一起远远望着站在大厅中央众星捧月的几个年轻人。

    “站在拿破仑亲王对面的棕色短发男子的是皮雅斯特家族(注1)的继承人,卡齐米亚九世,卡齐米亚九世旁边的鹰钩鼻小帅哥是卡尔·康斯坦丁.冯.哈布斯堡没错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哈布斯堡家族(注2)的后裔,他父亲是乔治·冯·哈布斯堡,匈牙利大公,匈牙利巡回大使,金羊毛骑士团骑士站在拿破仑亲王旁边的金发帅哥是海因里希·路德维希·塞恩·威廷根施坦因亲王,他就是那个想要射杀希特勒的海因里希.祖.夏彦.威廷根施坦因亲王的后裔”

    李济廷如数家珍的介绍着中央的一群焦点人物,毫无疑问他们随便一个人的祖辈拿出来,都是震动欧洲的大人物,他们都是深刻的影响着欧洲乃至世界进程的牛逼角色。

    “现在这些家族的影响力在明面上看远远不如往昔,但其实他们的影响力已经从表世界转移到里世界,在阴影中影响着人类历史的发展不要怀疑,我们这个世界是由精英分子组成的秘密社团网络所控制,这些秘密的社团网络犹如蜘蛛网一样交错勾结,越是靠近蛛网的中心,越是能看到特殊血统的大家族的身影,其中包括皇室,西方政要,顶级富豪。他们是被称为光明会(illuminati)血统的家族。核心的成员包括洛克菲勒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以及欧洲各国皇室贵族等等。由蛛网向外辐射,就是共济会,骷髅会,彼得伯格集团,波希米亚俱乐部,玫瑰十字会,圣殿骑士团,郇山隐修会等等。在这个蛛网的外沿才是公众熟知的各种国际组织:三边委员会,外交关系协会,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等”

    “这听起来真像一部九流的阴谋论街边文学”

    “嗯!没错,你现在也成为了阴谋论的一部分,因为你正在参加一场大部分是玫瑰十字会成员组成的聚会。”

    “说实话我对社交没有一丝一毫兴趣,我宁愿您教我进入里世界去刷一些无限制任务,也不愿意和这些贵族们打交道再说了我一个学者的儿子和这些血统尊贵的世子们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边,怎么认识?认识了又有什么意义?”

    “叫你来可不是为了社交,成为上流社会的宠儿,你也别太妄自菲薄,这里面的绝大多数人都有载体,你的载体可是拥有两个s级技能和一个三a技能不会比这些站在中间的贵族们差的太远,作为一个没有组织的潜行者,你是任何人都会拉拢的对象。”

    “嗯!也是砧板上的鱼肉,是他们觊觎的对象”

    “喂!喂!我说你这小子能不能稍微放松一下你紧绷着的神经有个大神在这里罩你,还成天担惊受怕的。”李济廷表情夸张的说。

    成默对李济廷自称大神不置可否,这位前辈,父亲的好友,对他来说实在毫无安全感可言,甚至比白秀秀更靠不住的样子,但是当下他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面无表情的问:“好吧!只是去认识一下拿破仑七世吗?”

    “你先想办法搭上话,等下我会给你指示,我们先组个队,等下用队内通信联系”

    成默马上就接到了组队申请,发送者是“兰陵王”,毫无疑问这正是李济廷的载体id,成默接受之后,用队内通信说道:“至少你得给我一点讯息,让我知道我们究竟在做什么吧?”

    组队之后的队内通信就好像武侠小说里面的传音入密,成默只要用意识在队内频道输入想说的内容,李济廷那边就能收到。

    “知道拿破仑七世跑到波兰这个教会势力庞大的地方来做什么吗?”

    成默没有回答,他当然不知道。

    李济廷也没有让成默猜测的意思,直接说道:“因为拿破仑家族有一块珍贵的叫做‘十字蜂’的衔尾蛇手表丢了,这一块是拿破仑一世留下来的两块手表中的一块,虽然不如拿破仑七世手中的家族继承人专属的‘鸢尾蜂’衔尾蛇手表珍贵,但‘十字蜂’里面也有一个sss级的技能,一个ss技能和两个s技能以及四个aaa级技能现在全世界的载体拥有者都在向欧洲汇集,为的就是寻找这只手表的下落你觉得这种事情我们能错过吗?”

    “李叔叔,说实话,我觉得这种事情没什么好参与的,不如脚踏实地的做点有意义的事情,稳扎稳打慢慢升级比较现实,参与到这种群雄逐鹿的争夺中,既需要运气也需要实力,我觉得恰好这两样我都没有。”

    “没关系,你有我这个师傅啊!再说了不试试怎么知道?万一走了狗屎运呢?”

    如果队内通信可以用意识发送表情的话,成默一定会发一个大大的滑稽,但既然李济廷已经做了决定,成默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道:“可我接近他有什么意义?难不成您还指望我从他嘴里套出什么话来?”

    “当然不是,实际上我得到了线报,十字蜂的丢失其实与教廷无关,虽说拿破仑七世的父亲查尔斯如今和教廷在合作,但实际上查尔斯的死去和十字蜂的丢失教廷毫不知情,我前些天在罗马就是在追查这件事情”

    “他的父亲死了?”

    “他们两父子的关系可一点都不和睦,为了夺回巴拿巴家族的控制权,查尔斯.玛丽.杰罗姆.维克多.拿破仑可是没少对拿破仑七世克里斯托夫下狠手”

    “那我能做什么?”

    “我这里有可靠的消息,其实拿破仑七世的父亲查尔斯的死,跟一个叫做菲拉列特·德米特里耶维奇·希尔科夫的俄罗斯人有关,这个人是希尔科夫家族的后裔,希尔科夫家族是俄罗斯一个没落贵族,早年间希尔科夫大公还是俄国派遣往华夏的官员,负责远东地区的建设,希尔科夫大公在哈迩冰住了很久的一段时间,在我国其实留的也有后裔你的任务就是把这个消息卖一个好价钱给拿破仑七世,并和他建立一个良好的关系”

    成默沉默了片刻,事情突然的转变有些超乎他的预料,他完全不明白李济廷为什么让他一个菜鸟去做这么重要的事情,也许是因为自己还处在新手保护期?可从这件事情牵涉到的各方势力就知道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他一个才一级的小人物,参合进去风险实在太大了,载体挂了都是小事,本体被人查出来就糟糕了。

    于是成默摇头道:“李叔叔,抱歉,我实在没有能力完成这个任务如果您觉得我是烂泥扶不上墙,那我也没有办法,我天生就不是做大事的人,对于我来说长命百岁,小富即安就是人生理想。”

    “嗯?你知道不知道我们能有多大的收益?”

    “对不起,李叔叔,这件事收益再大我都不会做我先回去了,明天我打算回华夏。”说完成默将香槟杯放在窗台上,转身就朝他们来的门口走去。

    李济廷也没有拦成默,只是在队伍频道说道:“你确定吗?保护心脏的‘动力之源’你还要不要?”

    “命更重要”

    “一般来说,载体从一级到十五级至少需要三至五年时间到三十三级满级则又需要七至十年,加起来就是十年至十五年的时间,你要三十三级满级才能把技能点点到增强本体上面你觉得你有时间慢慢的把等级提升上去吗?”

    成默停住了脚步。

    “这个东西我不可能骗你,你去天选者论坛随便去查就能查的到。”

    “李叔叔你的意思是假设我完成了这次任务能获得不少的经验值?”

    “如果顺利的话,你至少能升十一级另外,万一‘十字蜂’真的落在我们手中的话,这收益可就逆天了”

    成默站在原地权衡了片刻,然后重新走到了李济廷的身边,看着李济廷的笑脸,面无表情严肃的问:“为什么是我?”

    李济廷一个爆栗敲在成默的头上,“因为老子是你师傅你这个一点都不尊师重道,还要和师傅讨价还价的逆徒真是白瞎了我一片好心了。”

    这一次成默依旧没有能反应过来,被李济廷直接敲在了额角,跟上次一模一样的位置,“我能知道稍微具体一点的信息吗?比如说您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或者说我凭什么取信拿破仑七世?”

    (二合一更新,今天还有一更,祝大家小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