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三十六章 蚂蚁
    (感谢“爱看书的傻欢”的五个万赏,感谢“乳涩茹香”的万赏,加更欠四章)

    成默醒来的时候,窗帘被拉的严丝合缝,无从判断现在是几点,他看了一眼床头柜上闹钟发着荧光的数字,才确定现在已经八点多了。

    因为在完成注册以后,载体是能在地图上显示的,成默不想暴露身份,所以昨天夜里他也没有研究载体很久。

    如今载体的使用时间从每天六个小时上涨到了每天八小时,当升级到第六级的时候,则一天能够激活两次,而达到顶级的三十三级满级的时候,一天能使用十二个小时,并激活三次。

    不仅如此,随着等级的提升,他的技能格和装备格也会增加,在1级的时候,他的技能格只有四个,而装备格只有两个。随着等级提升技能格和装备格都会增加,基本是每十一级各增加一个格子,也就是达到三十三级满级的时候,技能格能增加到七个,装备格能增加到五个。

    成默虽然手中有四个牛逼的技能,然而遗憾的是,技能装备有等级限制,因为他等级只有一级,只有两个技能能装备上去,一个是急冻射线,还有一个就是专属技能:无限进化。

    其他的两个s级技能和一个aaa级技能都是三十级以上才能使用,其中“瞬移”需要三十三级才能装备,另外人手必备的“能量护盾”需要载体达到五级,而脉冲激光束要到十一级。

    成默猜测,基本上跟游戏差不多,越是高等级的技能,蓝耗就越高,比如瞬移的蓝耗是170点,他的智力值269,也就是蓝是269点,使用一个瞬移就去了三分之二。

    这也就是说明等级上升,肯定是和游戏的机制一样,能提高体力值和智力值。

    假设自己真的能无限升级,体力值和智力值也能跟着无限上涨的话,那毫无疑问,自己的载体将成为天大的bug,只要他把等级刷上去,一个有无限蓝的血牛法师可怕不可怕?

    如果说,等级上升还能继续增加载体的技能栏和装备栏的数量,那简直强无敌了。

    其次,每升一级,还有一点自由点数,可以分配,用来强化载体的辅助装备,比如地图,比如传送距离,比如传送速度,其中最另成默激动的就是,还能选择强化本体,虽然说强化本体的代价十分高昂,五个自由点数才能升一级,一共三级需要十五个自由点数,但这对于成默来说都不是问题因为他能无限升级。

    因此,当下对成默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快踏上练级之路,遗憾的是,成默发现,就算他现在想要升级都没有办法,因为系统给的无限制任务,比如“探测地下神庙,寻找遗忘之舟”这个“副本”,进入地点就在埃及金字塔旁边,需要本体前往埃及才行,另外还有天堂岛和沉船岛等地方,成默现在连怎么去都还不知道

    目前离成默最近的一处无限制任务进入地点就是“斗兽场”,那是角斗士竞技场,是角斗士单挑和组队群殴的地方,成默这个一级菜鸟过去自然只能当经验宝宝。

    至于击杀其他载体和本体这种升级方式,成默完全没这个资本,暂时不会考虑,白秀秀哪里明显的是巨坑,上次只是运气好而已,成默清楚,自己还要敢去找白秀秀,那就是找死了,再说了,对于击杀本体,这种事情,不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成默还是不会去做。

    除此之外,还有悬赏任务,这是由玩家和系统发布的临时有限制任务,都是有经验值、贡献点数以及比特币可以获得的。

    成默大概的浏览了一下任务列表,华夏区的任务不算少,系统任务大多集中在罗布泊、三星堆,而玩家任务大多数是将id为xxx的载体打掉多少级的任务。载体在没有成为天选者之前,被击杀是要掉经验值的,很多人都出阴招想要搞掉竞争对手或者仇家,这种事情在游戏中也经常出现。

    另外,任务区还有一个单独的页面,那是悬赏榜,上面全都是一些恶名昭彰又实力强悍的天选者,悬赏榜排名前十的全都是天榜前一百的高手,但这完全与小菜鸟成默没上面关系,所以他也没有仔细看。

    对于成默来说,这些随机任务的风险与收益完全无从计算,必须从李济廷哪里得到一些有效的信息才能做判断。

    总的来说,如果没有人带,天选者这个游戏,如果没有人带的话,其实很难玩

    成默又在床上眯了一会,九点起床之后,才看见自己的手机被放在床头柜上,并且还插好了充电线,成默拔下充电线,打开手机,看了下微信,谢旻韫又重新出现在了他的微信好友名单中,而颜亦童则快要把他的了。

    成默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给付远卓和颜亦童分别回了信息,报了下平安,立刻就收到了颜亦童和付远卓的回信。

    付远卓发来语音道:“我艹!您老人家终于舍得露面了!麻烦赶快给个联络方式!我快要被童童折磨疯了!”听那高昂的语调,想必付远卓确实很崩溃。

    成默打字回复付远卓:“微信啊!你不是有嘛!”

    接着他又看了眼颜亦童发来的信息,一排怒火中烧的表情,“坏蛋成默,我跟你发了那么多信息你为什么不回我?你去欧洲参加夏令营就算了,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手机还不开漫游?”

    成默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希望颜亦童误会,于是回道:“我不认为有这个必要,我们两个的关系也没有到那种地步。”

    回复了颜亦童之后,成默又去听了付远卓发来的语音,“微信?你这微信有跟没有似的,等你回一次微信感觉就跟买彩票一样!我求你给个一定能够联络上你的方式!成默!我叫你祖宗好不好?”

    成默回道:“以后每天早上我都会回的,当然酒店如果没有ifi,我就没办法了。”

    成默刚打算切回颜亦童这边,就看见了颜亦童发来的视频请求,成默毫不犹豫的点击了拒绝,然后回道:“不喜欢视频。”

    颜亦童打字:“我只是想给你看看我养的蚂蚁。”后面跟着一排流泪的表情。

    成默看着手机叹了口气,打字回道:“等我回去了看吧视频电话怎么看的清楚”

    “好嘛!那你回来一定要来看啊!我跟你说养蚂蚁还是挺有意思的,我原本以为会很麻烦,可一点也不麻烦诶,既不用给它们喂食,也不用给它们洗澡,更不用带它们去医院,我每天看见它们在领队的带领下挖隧道做窝,观察它们搬家、选头领、开工、哺喂、打架”

    颜亦童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她养蚂蚁的心得体会,成默听完,然后回了一个:“哦。”

    颜亦童也不介意成默的冷淡,也许她已经习惯了成默的冷淡,又热情洋溢的说:“我跟你说个特搞笑的,我发现一只蚂蚁少了一个触角,走路歪歪扭扭的还不合群,我跟它起了个名字叫做赛伦前天我在蚂蚁窝里找它找了好久,都没有看见它,趴在玻璃柜子前都急哭了付远卓骂我是笨蛋,为一只蚂蚁哭,后面他找了一下午,终于把我的小赛伦给找到了,它一个人躲在石头缝里玩,都不随工友工作了实在太调皮了”

    成默刚听完这段,还没有来得及回复,颜亦童又发了一句:“是不是不好笑?”

    “没有,挺好笑的!”

    “那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笨啊?”

    “没有,算不上笨。”

    “那你就是嫌弃我苯我是没有你聪明啊!也没有哥哥聪明!其实我觉得付远卓也挺聪明的,只是他不爱学习!还有谢旻韫也好聪明,考试每次都考第一!怎么办啊?成默,就我一个最苯你不会是真的嫌弃我,所以不愿意理我吧?”

    “没有,我觉得用成绩好坏来衡量一个人是不正确的。”

    “是么?嘻嘻!可是我也想变的成绩好诶!开学了你多教教我好不好?我我多给你出钱。”

    “我得看有没有时间。”

    “我不管,人家就赖上你了你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啊?这一次付远卓的成绩突飞猛进,他爸爸妈妈可高兴了,现在副作用可是名副其实的土豪了,等你回来了真要好宰宰他才行”

    “不清楚。”

    “我帮你把漫游开开好不好?你为什么不开漫游啊!”

    “没必要。”

    “怎么会没必要呢?”

    成默结束和付远卓还有颜亦童的对话,就去洗脸刷牙,然而快十点了都没等到李济廷那边有什么动静,于是成默一个人去餐厅吃了早饭,因为时间比较晚,他也没吃太多,只是吃了个煎蛋、一杯牛奶还有一小块皮斯托奇蛋糕。

    回到房间时,李济廷那边的房门依旧是紧紧闭着的,催促别人又不是成默的性格,于是他进了屋子打算上会暗网。

    还没坐下来,成默就听见了敲门声,他以为是李济廷招呼他们离开,于是马上去打开门,然而开门却是谢旻韫。

    “李叔叔还没有起来吗?”谢旻韫隔着门缝问。

    “应该吧!我也不知道。”

    沉默了片刻,谢旻韫说道:“哦既然这样,我们一边下棋一边等吧!”

    成默还没有来得及找理由拒绝,就听见谢旻韫继续说道:“你自己说的,今天随便陪我下多久的。”

    成默无奈,只能抽开防盗链,让谢旻韫进来。

    “昨天我们两个下了个平局,今天我一定会赢你的。”

    “平局?”对于谢旻韫这样的说法,成默相当的不解。

    “在一点多的时候,你由于体力不支,在对弈中睡着了,我一直坚持到和你又下了八盘才回去睡觉,所以我们是各自八胜八负平局。你没意见吧!”

    成默无语,打开手机,进入弈客app一看,果然昨天的对局是十六局,八胜八负,前八局都是他赢的,从第九局开始都是谢旻韫赢,成默又点击了一下对战详情,发现谢旻韫并不是直接用他的账号点击的投子认输,而是认认真真的按照他的棋风,自己和自己下了八盘

    成默并没有出言讽刺谢旻韫,他想起王山海和谢旻韫那天的棋局,以王山海的实力肯定不需要偷子来争胜,也许他想告诉谢旻韫的道理并不那么简单,对于喜欢下棋的人来说,围棋最成功的一点就是要取得胜利,就必须生存,但你同时必须也让对手生存。

    过于贪心最终将会失去对手,这是一个微妙平衡的游戏,一方面得到胜利,另一方面不要彻底的打垮对手。

    吴清源曾说:只赢一目,便是无上的快乐。

    归根结底生与死只是构建得好与坏的结果。正如谷口所说:汝生,汝死,皆是果。

    这是围棋的格言,也是人生的格言。

    成默在沙发上坐下,表情淡然,谢旻韫抬眼看了不动声色,并无半点不满的成默,有些丧气,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境界上和成默差的太远了,低声说道:“开玩笑的啦!你赢了八局,我赢了一局好歹第九局得算我赢的吧”

    两人下棋下到十二点多,李济廷才施施然的敲响了成默的房门,成默开门,李济廷一眼就瞧见了在客厅里正襟危坐的谢旻韫,一脸惊讶的说:“你们不会昨天晚上”

    “李叔叔,您想多了。”

    李济廷拍了拍胸脯,舒了口气说道:“那就好,要不然一间房白开了,我会心疼死的”

    又输了一上午的谢旻韫,本来心情就不好,此刻听见李济廷的话更是面带寒霜,“李叔叔,不需要你出钱,我们aa。”

    “那怎么行!要被你爸妈知道了,不得笑话死我,带侄女出去玩,还要侄女出钱,你说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您这是带我们玩吗?全都是我们自己在玩吧?”谢旻韫冷笑。

    李济廷抬起头义正辞严的说:“从今天开始,李叔叔尽职尽责的带你们游历欧洲,让你们感受一下真正的欧洲文化,今天我们去见见美第奇家族的后裔顺便参观一下他们家族的私人博物馆!”

    “美第奇家族不是绝嗣了么?”成默问。

    “旁系还是挺多的,今天我们去的是贝利尼家族,另外还有一支奥塔维亚诺的美第奇家族,他们也是旁系。”李济廷笑道。

    接下来的几天,果然李济廷白天都会带着成默和谢旻韫在欧洲游山玩水,领着他们去见平时不可能见得到的大人物,三个人从意大利开车一路到了德国柏林。

    其间他们去了萨尔茨堡,热爱古典音乐的人一定不能错过的地方。极富有艺术气息的城市。这里是莫扎特和卡拉杨的故乡。电影《音乐之声》也是在这儿拍的。

    去了一个叫做anif镇的小教堂,卡拉扬的墓地在这里,夏天的时节,这里摆满了粉丝送来的鲜花。他们去了金色大厅听音乐会,去了哈尔施塔特欣赏夏日美景。

    在柏林呆了一天,三人接着驱车赶往波兰华沙。

    至始至终李济廷都没有跟成默提过该如何升级的事情,似乎完全没有教成默的打算,成默也不心急,也就在佛罗伦萨的那天晚上主动敲过李济廷的门,后面再也没有开过口询问关于载体的事情。

    一直到了三人呆在华沙的第二天晚上,李济廷才发了消息,叫成默晚上十二点以后直接激活载体到他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