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三十四章 旅途
    (感谢三千年前等流砂的两个万赏晋升盟主!)

    罗马早晨的阳光微凉,李济廷领着成默和谢旻韫走出圣乔瓦尼医院的玻璃门,随后李济廷在门廊处停住了脚步,拿出手机拨通了谢旻韫妈妈王晋妍的电话。

    虽然成默的心脏不好,运动能力也低,但听力十分敏锐,因此他能清楚的听到李济廷手机那边传过来的,威严又低沉的女性声音,“喂!李济廷同志,你怎么突然会跟我打电话?”

    “我说嫂子,虽然我极少跟你打电话,可也没必要这么官腔吧?”

    “打住,打住!我可高攀不上,别叫我嫂子,等我们家老谢叫你老弟的时候,你在叫我嫂子也不迟”

    “嫂子,你这就没意思了,谢大哥受工作限制的原因,不能和别人称兄道弟,但心里是承认我这个弟弟的,我喊声嫂子没毛病!”

    “敢情你都住到我们家老谢心里去了?你和他关系这么好,我怎么不知道?”

    “必须得好啊,你想想我们穿开裆裤的时候就打架,那可是拳拳到肉的无比深厚的革命情谊!”

    王晋妍轻笑了一声说:“别追忆往昔了打电话有什么事情,直说吧?”

    “您位高权重,贵人事忙,我长话短说”

    “你要能把这贫嘴的毛病改掉,也不至于那么不招人待见!”

    “京城人要不贫,还叫京城人么?都要跟你们家老谢一样,成天板着个脸,看谁都像个特务,想要抓回去拷问一番,这世界还有意思吗?”

    “行了,行了,不和你闲扯了,有事快说!”

    李济廷“嘿嘿”一笑,看了眼站的笔直的谢旻韫说道:“你女儿如今在我手上,我决定绑票!”

    “小进?她怎么在你哪里?”

    成默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陡然严肃了一些,于是瞥了一眼谢旻韫,此刻她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只是瞳孔有比较明显的放大,属于紧张和害怕的一种情绪表现。

    “她和我那不肖之徒正好在参加了同一个夏令营,一起游欧洲,于是我们就在意大利碰上了,这不打算带他们到处走走,长长见识。”

    谢旻韫听见“不肖之徒”四个字,也转头看向成默,两个人的目光隔着李济廷不期而遇,稍稍触碰了一下,立刻就都灵敏的收了回来,像是在海洋中不小心碰在一起的热带鱼,拼命的甩了甩尾巴,转身游开之后就若无其事了起来。

    “你徒弟?谁家的孩子?”王晋妍立刻警觉的问。

    “只要是我徒弟就行?谁家的孩子重要吗?”李济廷笑嘻嘻的反问,虽然语气是带着一丝调侃,但其中却蕴含着强大的不容置疑的自信。

    “行,既然是你亲自带着小进,我放心。”

    “感谢嫂子信任!我真是要热泪盈眶了。”

    “我该谢谢你才对,能跟着李大学者学习的机会不是那么轻易能获得。”

    “嫂子,瞧你这把我给吹的!”

    “没其他事情我挂了!”

    “要跟小进说两句吗?”

    “不用了。”

    “那行。”

    李济廷将手机挂了塞进裤兜,转头对谢旻韫笑着说道:“你看,这不就轻易搞定了走我们出发。”说完李济廷就走下台阶,带头向停车场那边走去,成默也一言不发的跟了上去。

    至于谢旻韫看着成默和李济廷的背影发了一下呆,她也没有想到事情忽然会变成这样,成默莫名其妙的进了医院,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李叔叔的徒弟,而自己还莫名其妙的又要和他共度一段时光。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莫名其妙,好像真的存在缘分和巧合这种事情一样,谢旻韫也说不上来自己心里的感觉,心跳有些快,似乎是开心,似乎是紧张,可她有什么好紧张的?

    “楞着干什么?快过来啊!”李济廷回头看着依旧站在台阶上的谢旻韫勾了勾手。

    谢旻韫见成默也回头看着他,那两道刚才一触即转的眼神里,少了平时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防御感,多了一丝温润,她轻轻的咬了下嘴唇,心道:“我可不是因为你才留下的,我是因为李叔叔,李叔叔可是人文社会科学的大拿,对于艺术也很有研究,能够跟他交流学习的机会,我可不能错过了”

    找到了一个足够强大的理由,穿着t恤、a字裙、帆布鞋的谢旻韫就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下了台阶,她的面容清秀隽永,身材曼妙火辣,一双白皙的大长腿在阳光下明晃晃的格外刺眼,属于典型的让人白看不腻的黑长直。

    李济廷转头看着成默小声道:“徒儿!为师为了你,可是一把老脸都廉价甩卖了,你要是泡不上小进,你就真浪费了我的一片苦心了。”

    “李叔叔,你别误会了,我和学姐不算熟只是认识而已。”成默实在不觉得自己和谢旻韫会有什么机会,无奈的说道。

    “呦?只是认识,别人在异国他乡搁你床边守你一夜,你说只是认识?我们华夏人的素质啥时候这么高了啊?”

    谢旻韫虽然没听见成默说什么,可李济廷说的什么,可是听一清二楚,立刻板着脸说道:“谁守了他一夜啊?要不是看他可怜,自己堂弟都不管他,加上领队又求我,鬼才管他死活呢!”

    李济廷拍了拍成默的肩膀,“哈哈”笑道:“我怎么就遇不上这样同情心泛滥的漂亮姑娘”

    “李叔叔,能说点有意义的话么?”谢旻韫已经开始觉得留下来是个错误了,语气冷冽的说。

    李济廷从裤带子里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开关,一辆车顶刷着意大利国旗的迷你在一众意大利车中闪了两下,李济廷走过去拉开车门,“好,但你得先告诉我怎么才算有意义的话啊?”

    “只要你别乱开玩笑就行,尤其是我和成默的玩笑,我和他不熟。”

    李济廷拉开车门叹息了一声,摇着头说道:“你们两个让我觉得爱情就是一种互相折磨的游戏,还是只能走肾,不能走心,走肾的话,不仅有多巴胺分泌,肾还不疼啊!这一走心,那就要准备好速效救心丸咯”

    “说好的不乱开玩笑的?”谢旻韫黑着脸,目光中带着杀气看着李济廷说。

    “我就发表一下感慨”李济廷见谢旻韫真有些生气了,连忙摆了摆手,表示再也不敢了,然后坐上mini。

    但马上成默和谢旻韫看着车门就傻眼了,因为这是一辆双门版的迷你,它后排空间比较小,坐的不舒服不说,还只能从副驾驶这边进出,大概是李济廷没想道谢旻韫会在,所以只是租了一辆双门迷你。

    谢旻韫想到成默有心脏病,主动说道:“我坐后面吧!我不想和李叔叔坐一排!”说完就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呦!你这小丫头片子,怎么变一炸药包了啊!”李济廷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

    成默连忙扯住谢旻韫的胳膊,“我坐后面,我也不想和李叔叔坐一排。”

    谢旻韫不让,“李叔叔是你师傅,你不和他坐谁和他坐?”

    “我可没说李叔叔是我是师傅,都是他自己说的!”成默也不让,淡淡的说。

    “我敢情我这坏人做的还挺到位的,促成了你们统一战线的结成啊?那行,你们两个都给我坐后排去,别妨碍我泡妞!省的和你们两个这小炸药包说话还要提防着爆炸!”

    印着意大利国旗的迷你在罗马的金色的阳光里奔驰,两侧美丽典雅的建筑不停在后退,李济廷开车开的相当狂野,迷你被开出了f1方程式的感觉,成默和谢旻韫两个人挤在后面狭小的空间里,只要一转弯就会碰在一起,像两个并排的不倒翁,时不时就要发生肢体的接触。

    虽然说场面很暧昧和旖旎,但对于被摇的七晕八素的两个人来说,其实一点都不暧昧和旖旎。

    “李叔叔,能开慢点吗?摇的我脑袋晕!”谢旻韫终于忍不住发话了。

    “时间就是金钱,咱们今天可是要赶到佛罗伦萨的”

    “也不急着一两分钟吧?”谢旻韫皱眉。

    “不急,不急,只是我开车开习惯了”李济廷稍稍放慢车速,速度一慢,让人感觉时间就慢了下来,空气也静谧了一些。

    “刚才我进医院的时候,你们两个在争论什么?”

    成默和谢旻韫并不知道李济廷在问谁,于是都没有说话,一阵尴尬的沉默,然后两个人又同时张嘴道:“刚才”

    “你们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默契?”李济廷看着后视镜笑道。

    谢旻韫看了成默一眼,轻轻说道:“你说吧!”

    “刚开始在聊古罗马文明和华夏文明,后面就讨论到了‘李约瑟难题’,然后我就提出了一个假设,如果没有西方文明,华夏文明现在处于什么阶段”成默淡淡的说。

    “这个问题有意思,整个世界除了欧洲,像阿拉伯,印度,伊朗,这样的历史上无比辉煌的民族同样陷入这个难题。其实不是我们华夏陷入了停滞,而是欧洲发生了飞跃实际上文明能够发展,最大的功臣是交流,如果没有文明与文明之间的交流,那么整个地球都还像印度洋安达曼群岛的土著人,基本跟才从树上下来差不多,那是几万年的文明停滞即便是高度辉煌的玛雅文明,把天文学、数学、农业、艺术及文字发展到那么高的高度,也不可能产生科学,只能被灭亡”说到最后李济廷的语气还有些沉重。

    谢旻韫自然不会多想,以为李济廷是因为玛雅文明在西班牙人的炮火中消弭于无形而惋惜,但成默自然不会觉得李济廷说这番话的意思只有这么简单。

    三个人在车上探讨有关玛雅文明的事情,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和狭窄而拥挤的车厢,成默和谢旻韫都抱着前排的座椅,将头挤在两张椅子的空隙处听李济廷说一些课堂上甚至书本上很难获得的知识。

    两个人听的津津有味,脸挨的那么近也浑然不觉,一直到车子抵达佛罗伦萨,不过这座城市的另外一个名字好听的多翡冷翠。

    这里是文艺复兴运动的发祥地,也就是科学产生的两个火种的其中一个的产生之地。

    此时已经到了中午,李济廷先跟着导航把车开到了瑞吉酒店,然后开了三个房间,领着成默和谢旻韫到了酒店的米其林两星餐厅,点餐的时候李济廷说道:“等下我们先吃饭,下午我有点事情,你们好像东西都没有带吧?下午自己去逛逛,买点衣服什么的,晚上我们再见”

    下午成默和谢旻韫逛了圣母百花大教堂、乌菲兹美术馆,两个人一起吃了饭,又去酒店附近的商店买了日用品回到酒店依旧没有看见李济廷。

    于是成默和谢旻韫各自回房休息,临近十二点的时候,成默才听见住在对门的李济廷关门的声音,成默迫不及待走了过去敲门,想问李济廷,他想要升级载体该如何开始。

    然而李济廷开门的时候,正搂着一个身材火辣的金发女郎,成默没有说话,掉头就走,李济廷伸手拉住成默,然后拍了拍穿着短裙的金发女郎的屁gu,用英语说道:“你去洗澡,我跟我儿子说几句话”

    成默面无表情的看着金发女郎给了李济廷一个飞吻,然后扭着纤细的腰肢走进洗手间,心想:我爹怎么可能和这种人是好朋友?

    李济廷拍了怕成默的肩膀小声道:“别急,载体的升级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你今天夜里先资格琢磨琢磨,我今天夜里没时间教你”

    “哦!那李叔叔你先忙!我先回去自己研究一下”

    “我说成默啊!欲速则不达你应该明白吧,你爸爸给你打了那么好的基础,你又有我带着,随便玩都能混个大师,对你来说现在是要摆正心态,享受生活心脏病这事交给我了”顿了一下李济廷又暧昧的说:“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去找小进聊聊天更好外面的星光这么美,翡冷翠的夜那么浪漫,约她去天台喝点东西啊”

    成默不在犹豫伸手把半闭的门,“砰”的一声拉上,然后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站在门口的李济廷微笑着摇了摇头小声说:“这孩子,跟他爹一个德行”听道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李济廷立刻冲浴室里喊道:“达令!我来和你一起洗”

    (二合一更新!求票!明早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