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三十一章 如果提前了解了你所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有勇气前来
    (感谢zslbsp;   如果提前了解了你所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有勇气前来?《无问西东》

    _____________

    “另外一个,我也很想知道在谁手上啊”李济廷望了望穹顶上的圆孔,外面夜色深沉,星空辽远。

    李济廷又转头看着成默说:“你先打开你的技能列表”

    成默“哦”了一声,当脑海里闪过“打开技能列表”几个字时,旋转的光点人体消散不见,变出了技能列表,上面有七个发亮的光块,第一个方块是一双在黑暗中闪闪发亮的眼睛,下面标注着“深渊凝视”,后面跟着一个闪闪发亮的“ss”,毫无疑问这是一个“ss”级技能,仅次于sss的强大技能。

    成默轻轻的道念道:“深渊凝视”

    “哇!这个厉害!这是源自尼采的控制技能,可以让对方失去对载体控制力一小段时间,是一个非常强大的s级技能”李济廷立刻就说出了这个技能的来源与作用。

    第二个方块是两个间隔了一段距离的绿色人体,下面写着“瞬移”,后面依旧跟着的是一个金色的“s”。

    “瞬移。”

    李济廷叹息了一声说:“居然这个也有这是来自爱因斯坦、波多尔斯基和罗森的量子纠缠理论,可以瞬间移动一段距离,是一个超级强大的技能,之所以不能定级为sss,只是因为这个技能拥有的人比较多,需要理解比较困难所以等级不高”

    “理解困难是什么意思?”成默疑惑的问。

    “所有的技能都是根据人类目前存在科学理论的具体使用,假设你要使用‘瞬移’,就必须理解‘量子纠缠’理论,如果你不懂‘量子纠缠’,就没有办法使用‘瞬移’,而‘万有引力’技能之所以强大,不仅仅是因为它整个系统只存在两个,还因为‘万有引力’这个理论如今我们理解起来十分容易,属于低门槛的技能稀少,易懂,数量少,所以万有引力才是sss技能我之所以想等你上大学在给你,就是这个原因,希望你能选择目前来说最强大物理专业或者你只是想要长命百岁的话,可以选择生物信息学”

    “这样说,实际上载体就是将科学魔法化?”

    “可以这样理解,我其实也曾经研究过这个问题,或许这是脑电波学科的发展方向吧,假设人类能够明确脑电波的波段,以及可以分析人类的脑内活动对电波的影响,再确定脑电波对环境中分子或者量子的影响以及产生的变量。最后花时间去堆积检验组成‘载体的大脑’生成所谓‘魔法’的思维过程,我想这种魔法就可以在人类本体身上呈现。只是这时间可能会很漫长,长到需要几代人甚至十几代人。牛顿大神晚年神学研究,可惜没有几代人的时间给他,要不然现在或许就是科学与魔法并行的时代不对,好像现在真还就是科学与魔法并行的世界只是普通人不知道载体的存在罢了。”

    成默实在没有想到“天选者”居然是一个如此宏大的系统,如果真的只是把它当做一个游戏来玩,那么只能说白瞎了这种堪称神迹的系统,因为这绝对不仅仅是一个“系统”或者“游戏”,而是预示着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

    成默去看第三个方块,那是一个白色的抽象的人的头颅雕塑画像,下面写着“坚韧意志”,后面跟着一个比前面的“s”稍稍暗淡一些的“aaa”。

    “坚韧意志。”

    “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被动技能,来自叔本华,可以减免控制时间还能在载体体力值进入红色状态之后让伤害翻倍假设这个时候你情绪值也能变红,那么就可怕了战斗力可以直接翻三到四倍”李济廷如数家珍一般的帮成默解释到。

    实际上成默已经发现只要点进这个方块,就能看到关于这些技能的一切说明,包括熟练度、使用等级限制,伤害能力描叙,来自那一位先哲,以及关于这位先哲的介绍。

    接下来的三个方块都是最低级别的c-d级技能,一个是被李济廷称之为烂大街的“脉冲激光束”,一个是载体人手必备的“能量护盾”,还有一个是“没什么鸟用”的“急冻射线”

    虽然后面三个技能李济廷不怎么满意,但其实表情还是很愉悦的,显然前面的三个技能还是能入他法眼的。

    当成默看到最后一个方块的时候,不由的愣住了,这是一个一片空白的方块,底下写着“无限进化”,后面跟着登机评定是“???”。

    成默不由的用意识进入了“技能介绍”,介绍很简短,只有一句话,“让载体不在受到三十三级限制,可以无限升级,由于技能的唯一性,且尚无人使用,无法评定等级。”

    技能来源:《人类起源》,成永泽著,彻底推翻了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和进化论,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现之一。”

    这一瞬间成默陷入了短暂的不由自主的窒息,像是生理系统紊乱的停摆的状态,实际上以载体的强大完全不可能有这种反应,这不过是成默的心灵感受。

    是一种难以言表,灵魂在坠落的感受,是肉体在空中向着大地悲伤的前进,但他又不是只有悲伤,这其中还夹杂着一丝丝喜悦,看到父亲名字的喜悦。

    所以成默也不知道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还有吗?”李济廷见成默不说话,看着成默面无表情的脸问。

    成默怵然惊醒,摇了摇头,“没有了只有三个。”

    李济廷不疑有他,笑了笑说道:“不要小看这三个技能这三个技能价值连城,你去技能商店买,是绝对买不到的,只能去拍卖会像‘瞬移’这种s级技能在拍卖会起码都是五亿起还是美金,别嫌贵,还很难买到基本上大部分s级技能都掌握传承古老的世家手或者强大的国家手上,比如美第奇家族,洛克菲勒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还有波拿巴家族”

    “靠!成永泽这个穷光蛋是从哪里搞来的这些技能?这可真是下了血本了,有这两个s级技能和一个三a技能,你这只衔尾蛇手表至少价值二十亿美金啊!早知道就黑下来,重新买个便宜的给你了真没想到成永泽居然能弄来这么强大的三个技能”李济廷摸着下巴不可思议的说,一边说还一边摇头,脸上写满了虚假的懊恼

    成默没有时间观察李济廷的表情,他的脑子里一片乱麻,他已经点进了技能商店去看了一眼,基本上aa级以上的技能全是一片黑色,显示无法购买,而购买a级技能需要巨量的比特币和贡献点数。

    就拿被李济廷称之为没什么鸟用的dd级技能“急冻射线”来说,就需要三千比特币和一百贡献点数,而一个a级技能“电磁风暴”则需要两万比特币和五千贡献点数

    “什么是贡献点数?”成默下意识的问。

    “贡献点数可以通过做系统发布的任务获取,还有你本体在表世界影响力,也能转化为贡献点数,尤其是对科学进步的贡献我想你的衔尾蛇手表上可以继承的贡献点数应该不少你爸虽然钱没什么,但是论文和书还是发了不少的,应该能折算出不少贡献点数成默你现在可是个隐形的富二代啊!要知道钱好赚,贡献点数可实在太珍贵了”

    李济廷的话成默的耳朵里变成了稀里哗啦的雨点,打在了闹海里,打在了他的心房中,打在了眼眶上,仿佛穿越到了那似乎不堪回首的往事之中。(bgm《安静》李圣杰)

    “高烧41度你这种人怎么当爸爸的?孩子烧成这样才送到医院里来?”带着白色口罩的医生拉下了口罩横了成永泽一眼,皱着眉头呵斥。

    “不好意思,是我太疏忽了”

    “知不知道一般达到39度就应该及时送医院了?知不知道如果孩子超过40度就会很危险了?并发症的发生也会升高很多?”

    “知道”

    “知道还这么不负责任?”医生扫了成永泽英俊的脸一眼,板着脸一边写病历一边说:“他还是个孩子,不是成年人,高烧可能对脑子造成不可逆的伤害现在人真是怎么了?你们这些家长啊!全都是些混蛋,以为生孩子就是过家家,生下来就算完事,平时不管不问,上次来个女的也是,小孩烧到40度才来医院,还嫌弃孩子耽误她出去泡吧了!这都是些什么人”

    成永泽一脸窘迫的站在虚弱的成默身边,一直靠在椅子上休息的成默睁开眼睛小声说道:“对不起,医生是我没有告诉我爸爸我发烧了,我以为自己吃点药就会好。”

    医生听到成默的话,更生气了,“你瞧瞧,你儿子多懂事,你这当爹还没一个小孩懂事!”

    打完点滴,成永泽背着成默走到医院门口,外面下着倾盆大雨,整个白茫茫的一片,远处的大门和楼宇都看不清楚,一颗颗水珠打在一片一片沉积的水中,溅起无数透明的水花。

    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车辆模糊的轮廓在雨幕中奔驰。

    时值十二月,星城的气温偏低,又因为今天下大雨,正式冷空气南下变天的时候,哈出一口气都能看的见白雾,成永泽将身上大衣脱了下来,给成默穿上,又将装药的塑料袋子递给成默,然后说道:“你去医院里面等着!外面太冷,我去外面拦个的士”

    成默“哦”了一声转身走进医院,穿着一件衬衣的成永泽见成默进了医院立刻冲进了雨幕,去医院拦出租车。

    二十多分钟之后,成永泽才坐着一辆的士回到医院门口,见成默披着大衣站在门廊处,连忙将窗户摇开一条缝喊道:“不是叫你在医院里面等着吗?”

    “我站在外面等,可以节约一点时间。”

    成永泽下了车,跑到成默面前,“拿大衣把头罩着。”

    成默将大衣顶在头上,被早已经淋成落汤鸡的成永泽一把抱起,抱着他趟过没过脚背技术,踩着水花将他塞进了出租车前座,自己则坐上了后座。

    出租车司机回头看了眼浑身上下正在滴水的成永泽,颇有些无奈的问:“去哪里?”

    “社科院师傅能把暖气开大一点吗?”

    “暖气开的再大,也吹不干你身上的水啊!”司机一边扭大空调一边调侃。

    “不好意思,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我等下给你加钱。”成永泽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淡淡的说。

    成默将大衣脱了下来,转身递给成永泽道:“爸给你,我不冷”

    “我没事,现在穿上反而把衣服给弄湿了,你先套着,马上就到家了。”

    成默“哦”了一声。

    “我这几天要去研讨会,照顾不到你,明天我给请假,你去叔叔哪里住几天。”

    “马上就要考试了,我不想缺课,打针我自己去楼下的诊所,不需要你管,药我也会按时吃的。”

    “我不可能在你身上花太多时间和精力,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想清楚,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要对自己负责”

    “没关系的,我能自己照顾好自己,下次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如果烧的太高,我会自己去医院的我不想去叔叔家。”成默扭头看着父亲道。

    “那行,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也是你自己的责任。”成永泽一向不喜欢多废话,见成默语气坚决,淡淡的说

    “爸?你不是在京城吗?怎么突然回来了?”成默打开门看见成永泽端着便利燃气炉正在点火。

    成永泽抬头看了眼正在换鞋的成默,“马上要去美国开研讨会,回来收拾一点资料。”

    “哦”成默穿好拖鞋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来吃饭,我做了打边炉”成永泽将装满鸡、猪骨和海鲜熬制的白色清汤的不锈钢锅放上炉子,然后将一叠一叠已经备好的菜放上餐桌,大明虾、牛肉片、虾丸、牛肉丸、冬瓜片、土豆片、生菜香菇林林总总的摆满了一桌子。

    成永泽唯一会做的大概就是火锅类的吃食了,底料买的,只要烧开就行,菜也是现成的,只要洗干净切好就行。

    “叫外卖不好吗?这么多盘子好难洗而且菜这么多,吃不完,明天又要吃剩菜”成默将书包放回卧室,回到餐桌前面面无表情的道。

    “剩菜我明天当早饭吃掉。”成永泽将碗筷递给成默,接着又道:“至于洗碗的事情我请你看电影作为补偿吧!”

    “看电影?”成默正准备拖开椅子,被成永泽的提议吓了一跳,长这么大他从来没有和成永泽一起去过动物园、游乐场、电影院,只有在学校组织活动的时候,他才有机会接触到这些对于他来说有些遥远的娱乐活动。

    “嗯!不是献礼我们学校百年校庆的电影上了吗?得去看看,梅校长有幸见过一面,是我很尊敬的前辈”

    成默点头,两父子不在说话,静静的等待锅里的汤烧开,然后开始无声无息的吃饭,灯光下水蒸气在升腾,白色的汤冒着咕噜咕噜的气泡,菜叶和牛肉在里面翻滚,除了碗筷细微的碰撞和打边炉的翻腾声,静谧无言。

    可这一切是如此自然。

    吃过饭,成默收拾桌子,一般来说都是成默又做饭又收拾桌子,因为成永泽支付了生活费和他的零花钱,所以成默承担了几乎所有的家务,打扫卫生的也是他,对于成默来说,扫地、拖地就是唯一的健身运动了。

    接着两人去万大影院看了电影,对于成默还能用app买票,成永泽很惊讶,实际上他上一次看电影,也要追溯到十多年前,那个时候华夏的电影院不仅少,还简陋。

    两个人从家里散步走路去步行街不远的万大电影院,安安静静的看完了一场电影,没有爆米花,没有可乐,没有眼泪,也没有讨论《无问西东》那有些凌乱的剧情。

    在成默看来,那部电影处于及格线以上,但受限于国内环境,还是不能深刻,因此有些乏善可陈。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看完,平平淡淡的离开,第二天成永泽去了美国,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但在这一刻,成默脑海里却不停的在闪回那些稍显冷漠的生活片段,脑海里一直在出现电影中张果果最后的那段独白:“看到和听到的,经常会令你们沮丧,世俗是这样强大,强大到生不出改变它们的念头来。可是如果有机会提前了解了你们的人生,知道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不知你们是否还会在意那些世俗希望你们在意的事情,比如占有多少,才更荣耀,拥有什么,才能被爱。等你们长大,你们会因绿芽冒出土地而喜悦,会对初升的朝阳欢呼跳跃,也会给别人善意和温暖。但是却会在赞美别的生命的同时,常常、甚至永远地忘了自己的珍贵。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如果提前了解了你所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有勇气前来?”

    他仿佛听见父亲在问他。

    “我想来啊!我当然想来!即使有这该死的心脏病我也想来可是可是”成默在心底呐喊。

    现在流泪已经迟了么?

    现在回答也已经迟了么?

    是的。

    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