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九章 女人心
    (感谢书友150528232634866、yuang精k、星辰大high、乳涩茹香的万赏,谢谢大家的关心)

    “骗人家养蚂蚁,自己跑去欧洲和谢旻韫旅行,真是太过分了!”颜亦童拿着她的魔法棒敲了敲透明塑料构成的蚂蚁巢穴,此时正有无数只弓背蚁正在狭窄的蜿蜒的甬道里蠕动,感受到了震动之后,它们不仅没有停下脚步,反而爬的更快了。

    这是一间车库改成的房间,房间的一侧装上了透明的玻璃幕墙,明晃晃的阳光照亮了大半个屋子,在一个巨大的木头桌子上摆着喂食器、玻璃器皿、巢*笔、五谷杂粮、水等各式各样的物件。

    其中最大的一个塑料盒子长两米多、宽一米,这是一整套“生态系统”。乍一看,没看到什么东西,但仔细看,那狭窄的塑料甬道里面密密麻麻爬满了一只只黑褐色的蚂蚁。

    “我说你已经念叨了几天了,能不能矜持一点!”站在一旁正在观察蚂蚁抬虫子的付远卓抬起头一脸无奈的说。

    “我又没有跟你说话,你插什么嘴?”

    “靠,这屋子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别人?”

    “还有赛伦啊!”

    “赛伦?”

    “你不是说这些蚂蚁吧?”付远卓有些无语。

    “为什么不行?”

    “赛伦是那一只?”付远卓十分好笑的问,显然他认为颜亦童给蚂蚁起名字是件很愚蠢的事情。

    颜亦童弯下腰看了一会,然后转头看着付远卓对着一条甬道里的一队蚂蚁指了一下,“喏!就是这只!”

    在一片茫茫多的蚂蚁中付远卓根本无从分辨颜亦童指的是那一只,想到蚂蚁基本都长一个样子,随便颜亦童指的是那一只他也没有办考证,怕也只是任由她了,于是付远卓翻了个白眼道:“好了,你赢了。”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认的出它来?”颜亦童显然有些不满付远卓的敷衍。

    “相信,我当然相信。”

    “切,我告诉你,赛伦和别的蚂蚁不一样!”

    “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付远卓抚着胸高声的歌唱起来。

    “去死啦!我说真的”颜亦童拿她的塑料魔法棒敲了付远卓一下。

    见颜亦童一脸的认真,付远卓只能咳嗽了一声,“那你说,有啥不一样?”想到这又是一个搞笑视频的梗,那是把《我们不一样》和《咱当兵的人》的高潮串在一起唱的视频,付远卓忍不住十分自嗨的笑了起来。

    颜亦童也看过那个视频,用魔法棒戳了付远卓几下,怒其不争的说:“你怎么笑点这么低?”

    付远卓用两只手搓了一下脸,停住笑容,变的严肃起来,“好,好,你说,我听着”

    “那个少了一个触角的,总是不走寻常路的就是赛伦啦!”颜亦童用魔法棒指着一只走在队伍外面的蚂蚁说道。

    付远卓凑近玻璃才能看清楚,那只蚂蚁确实正如颜亦童所说少了一只触角,“蚂蚁没了触角不会死么?”

    “你个乌鸦嘴!它只是少了一只触角容易迷路而已”顿了一下颜亦童又问道:“你说成默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到意大利了吧?”

    “根据孙大勇弟弟说的,应该是明天到意大利。”

    “坏蛋,我都没有去过意大利”

    “我知道你很想去!可不是跟你说过成默这种人尤其需要私人空间,不要试图填满他”

    “谁要填满他了?我只是生气他参加夏令营也不告诉我们去国外也不开通国际漫游,还不上微信,实在太不把我们当朋友了”

    “慢慢来吧,对于一个习惯了独来独往的人来说,接纳别人进入他的生活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付远卓看着那只断了一只触角,在蚁群外游离的蚂蚁说道。

    远在欧洲的成默并没有能享受到非常愉悦的私人空间,此刻他在这次行程的倒数第二站,瑞士。

    从巴黎离开之后,他们首先乘坐火车来到了德国柏林,走的也都是必去景点,什么国会大厦、勃兰登堡门、波茨坦广场、东边画廊等等,在柏林呆了两天,接着就来到了慕尼黑,先是去了众人向往已久的德国山水名片:国王湖,接着进入阿尔卑斯山区,前往奥地利西南部山城:因斯布鲁克,一天之后转去维也纳,走马观花游览了两天,随后穿越至瑞士南部的山间小镇采尔马特,领略“群山之王”马特洪峰的雄姿,然后抵达欧洲最富裕的城市,瑞士名城苏黎世。

    晚上他们就要离开苏黎世,前往最后一站意大利,虽然时间很和行程都安排的很紧,八天时间他们走了三个国家,但对于年轻人来说并不疲乏,不说一路都是湖光山色美城胜景,光是少年人聚在一起就是有趣极了的事情。

    但对于成默来说这一切都算不上很有趣,这样赶场式的旅行对于他来说实在有些无聊不说,对于体力的消耗也是极大的,碰到一些他没有兴趣的景点,成默就会选择在大巴车上休息。

    这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谢旻韫并没有在主动找他说过话,这让成默有些遗憾,其实他还有很多关于苏美尔人、古巴比伦以及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事情想和谢旻韫探讨,只是经历了一次不得已的尴尬之后,似乎谢旻韫对于他心有芥蒂,又恢复了高冷骄傲的状态,对谁都是有些爱理不理的样子。

    成默本想主动找谢旻韫说话的,可看见谢旻韫每天都板着脸,情绪相当不好,也就只能作罢,他并不知道唐文俊和自己堂弟成浩阳还去找谢旻韫问了“拿破仑七世”的事情,至于其他人偶尔拿“拿破仑”这个梗来嘲笑唐文俊和成浩阳,成默相当的不以为意,他觉得谢旻韫应该相信他,所以单纯的认为谢旻韫依旧在因为那天他有些失礼的举动而生气,从而对少女内心世界的难以捉摸更加的有些畏惧。

    实际上谢旻韫确实有些介意那件事,但也不至于因为那件事请心情这么糟糕。也确实相信成默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但摆出一副不想理任何人的面孔,还是因为这两件事,其实就是摆给成默看的,潜台词是:起码你该主动跟我解释一下吧?就算不解释,起码你该主动找我说话吧?就算你话都不想主动说,起码你该明里暗里的有所表示吧?

    给我发个信息有那么难么?随便找我说句话有那么难么?转头对我笑一下有那么难么?

    傲娇少女谢旻韫表面上看是理智党,但有些时候还是很人性化的,要不然也不会是傲娇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成默对于少女的心还是不够了解,很多时候,谁对谁错不是关键,怎么错的也不是关键,犯错的理由是什么同样不关键!

    关键是你得有态度,然而成默的冷处理却让两个人的关系又一次跌入了冰点。

    成默坐在大巴车上正在看美国人伯特曼写的《探寻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虽然说衔尾蛇和爬虫人或者苏美尔文明不见得有什么关系,但成默觉得没关系的可能性比有关系的可能性要小,要不然那实在也太巧合了。

    只是历史的真相实在太难找寻,仅仅是看几本书,完全是没有办法找到其中的关联的,因此成默愈发的期待他在万神庙能看到什么,后天他们即将到达罗马,在罗马他们将逗留两天时间。

    对于成默来说,一部分的真相即将揭晓,其他的事情都显得无关紧要起来

    成默看书看的正入迷,却被自己的堂弟成浩阳给打断了,他面色通红,满头大汗的看着成默问:“哥,你哪里还有钱么?有的话先借我一下,我回家还你”

    (今天先更一章,明天恢复双更,争取后天开始还账,大约也是进入了一个小高潮的时间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