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七章 退后
    原本成默直接缩回来的话也不会和谢旻韫发生碰撞,可他别无选择,他面对的开始观察力惊人的载体,直接缩回车厢过于心虚,若无其事的装作没有看见两个人,又太过镇定,为了不引起怀疑,他只能假装扭头和谢旻韫说话的样子,并且还真的脱口而出的说道:“快看,那两个人好帅”

    在这种危机的突发状况下,可以说成默的表现足够机智了,然而凡是总有意外,因为没有估算好距离,于是他的鼻子便和谢旻韫那坚挺小巧的鼻子磕在了一起,两个人同时吃疼的叫了一声“啊!”

    两个人的嘴唇当时只差了0.01厘米,甚至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呼出来的潮湿气息。

    然后,悲剧发生了。

    从来没有和一个男生如此接近的谢旻韫,差点就把初吻丢掉的谢旻韫,还没有来得及的思考的谢旻韫,反应有些过度的谢旻韫,下意识的把成默推开,将未知的,带着一丝苦涩与甜美的危险,狠狠的推到了马车轿厢的另一侧。

    瘦弱的成默毫无提防之下直接砸在了豪华的木雕鎏金车厢上,那凹凸不平的刻着鸢尾花、金蜜蜂以及法国荣誉军团勋章的雕花木板硌的他肩膀和背部生疼。

    砰的一声响以及轿厢的摇晃,让在前面驾车的车夫都不得不回头看了一眼。

    车厢里的空气在着短暂的一瞬间陷入了一种叫人尴尬的寂静了,片刻之后,两人又同时对对方说道:“对不起。”

    成默挪动身子重现端坐,小声说道:“学姐,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我也不是故意的,刚才你实在离我太近了”谢旻韫清冷的脸颊上还有未曾消退的红晕,她的两只手都捏着了拳头,大拇指还在不自觉的扭来扭去,

    其实谢旻韫并不讨厌成默,她愿意和成默做朋友,但这并不代表她想和成默发展出超越友谊的关系,甚至超越一点点,变成知己也是没有关系的,但她不想做任何男生的红颜知己,更不需要蓝颜知己这样暧昧的关系。

    对于谢旻韫来说,所谓知己就是聊得来的朋友,并不是纯粹的看利益的朋友,能够在某些关键时刻帮对方一把的朋友这是谢旻韫的极限,她并没有在高中时期和任何人谈恋爱的打算

    她需要的只是纯粹的朋友。

    但成默刚才的举动实在有点越线了,也不像他平时冷淡又安静的样子。

    谢旻韫有些害怕成默也像别的男生那样,最终还是会喜欢上她,如果真变成这样的话,她想她会失望的

    “真对不起,刚才在圣日耳曼奥赛尔教堂门口看见了两个俊美的有些离谱的人,好像天使所以走了神!”成默满怀歉意的说。

    谢旻韫无从判断成默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她想相信成默不会说谎,可成默刚才的举动实在有写反常,她不想自己的示好给了成默错误的信号,让他以为自己对他有意思。

    谢旻韫的内心其实是害怕和抗拒那些主动想要接近她的人。

    而对于成默,其实她也很难说清楚是怎么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复杂,有恻隐怜悯,有同病相怜、有惺惺相惜,但这远远说不上喜欢或者爱

    “刚才没弄疼你吧?”谢旻韫转头看了成默一眼,她打算不继续追究成默刚才到底是故意的还是不是故意的,给他一些保持距离的暗示就好,相信聪明的成默能够领会自己的意思。

    “没事,我虽然身体算不上强壮,但也不至于这样脆弱。”成默若无其事的说。

    谢旻韫想到成默还有心脏病愈发自责,又在思考自己这样接近成默到底是正确的事情,还是错误的,他真的需要她这个朋友?

    骄傲又敏感的谢旻韫完全没有去想“也许是自己更加需要他这个朋友”,这个选项对于追求完美的谢旻韫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真抱歉如果有什么问题一定要说。”谢旻韫转头看着成默万分惭愧的说。

    成默摆了摆手,“还没有鼻子撞到的那一下疼。”

    成默这样一说,谢旻韫才觉得自己的鼻子也隐约的痛了起来,连忙伸手轻轻揉了两下,这时马车已经快要驶入卢浮宫的广场了,谢旻韫连忙敲了敲马车轿厢前面的玻璃窗户,稍稍大声说道:“麻烦您就停在这里”

    穿着燕尾服带着高礼帽的马车夫连忙勒住了缰绳,发出了“ha”的声音,于是本来就是小跑步的马车,很快就停在了卢浮宫广场的边缘,离夏令营成员们集合的金字塔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着装严肃的车夫下来给成默和谢旻韫开了门,两人依次下车,又都给车夫道了谢,便向着卢浮宫广场上的玻璃金字塔走去。

    下车的地方其实离玻璃金字塔还有段不近的距离,可两个人并没有像开始离开那样并肩而行,而是一前一后的向玻璃金字塔走去,这一次谢旻韫稍稍落在了后面一些,和开始的相谈甚欢也不一样,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谢旻韫在暗中纠结该如何跟成默说,今天发生的一切不要跟别人提,然后两个分开进入集合点。

    至于成默,则是在消化今天从谢旻韫哪里得来的信息,以及关于拿破仑七世给他的一些启示,对于成默来说,今天的收获实在太巨大了,巨大到难以想象,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感谢谢旻韫了。

    眼见玻璃金字塔越来越近,谢旻韫停住脚步,“成默,你先下去我在这里跟我的老师打个电话”

    成默回头看了一眼谢旻韫一眼,道了声:“好。”便继续朝着喷泉的方向慢慢走。

    谢旻韫犹豫了一下,又喊住成默,“成默,有件事情想麻烦你,刚才发生的一切,你都不要跟别人说!”

    成默又一次回头,点了点头道:“好!”然后继续朝前走。

    谢旻韫忍不住又一次喊住成默,小声道:“不管是见什么都不要说不管是我们单独出去吃东西的事情,还是和克里斯托夫兄妹见面的事情”

    成默无奈,只能再一次回头,“需要我发誓么?”

    谢旻韫连忙摇头,“不用,你赶快下去吧!”

    成默这一次头也不回的朝着玻璃金字塔走去。

    谢旻韫看着成默消瘦的背影,他的前方是菱形格纹的玻璃金字塔,那水晶一样的建筑在古老的卢浮宫前面反照着夕阳橘色的光,历史与未来在这里交汇成璀璨的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