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五章 巴黎午后与法兰西皇帝的后裔
    “你下次能找一个不一样的理由吗?”戴娃拨了一下头发,将耳际的金发弄到了肩膀后面,稍稍偏头微笑着看着谢旻韫,这大概就是精灵版的“脸上笑嘻嘻,心里mmp”表情包素材了。

    “我说的是事实,不是理由,而且你也很少打电话给我吧?别说的你经常联络我一样”谢旻韫抿了一口咖啡,淡淡的说,她确实是和成默聊天聊的忘记了看手机,并不是故意不接电话的。

    “这不能怪我!你们华夏人不是讲究礼尚往来吗?我上次给你打了电话,你可没有回给我。”戴娃轻轻的挥了一下手,她说话总会配一些优雅的动作,好让人加深印象。

    “我好像记得你上次打电话给我,是想找一个公司赞助你们班以华夏作为目的地的免费旅行吧?”谢旻韫不置可否的回应。

    “友谊不就是在互相帮助中增进的吗?我上次因为班级旅行的事情找了你,你这次参加学校组织的夏令营来欧洲旅行可没有找我,这让我可真有些遗憾”说完戴娃还深深的看了成默一眼。

    成默心中一惊,戴娃依旧在微笑,如同有着甜美笑容的金发瓷娃娃,但说出口的言辞之间颇有点怨气,成默甚至能听到一丝隐隐的醋意,他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

    “是的,她为此耿耿于怀,在来的路上一直在念叨,你没有把她当朋友,甚至抱怨在你游学结束离开欧洲之后,就像和她完全没了关系一样”拿破仑七世恰到好处的补充了一句,让自己妹妹的略微有些失礼的语气,变成了情真意切的心绪表达。

    “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华夏学业压力非常大,我整天忙着学习,实在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事情,所以对于我的疏忽,请多多谅解”谢旻韫垂下眼帘稍稍带着歉意说。

    戴娃转头跟送咖啡的侍者仪态优雅的说了“谢谢”,然后对谢旻韫说:“好吧!就知道你会打官腔,跟你们的外交部发言人一模一样的表情”在吐槽的时刻她依旧不忘保持贵族应有的“姿势”,腔调并无调侃,反而像是赞美,然而这却更显得戏剧化。

    “感谢你对我工作的肯定只可惜你的赞美跟法国当代艺术家的表现一样无力”谢旻韫面无表情的淡淡回应,夹枪带棒的把戴娃的吐槽给还了回去。

    “你这话敢当着老师的面说?“戴娃用银色的咖啡勺匀速搅动着深色的巧克力般浓郁的液体,扬了扬眉毛看着谢旻韫微笑。

    “已经说过不止是一次了,老师表示这跟政府的保守政策有关,如今的世界艺术中心在纽约,而不是在巴黎。”

    戴娃有些语塞,“但晚上老师的画廊开幕,你在巴黎都不去,实在有些失礼”

    “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谢旻韫摇了摇头。

    “你可以是老师最喜欢的学生,这样说未免也太冷漠了。”戴娃这一次没有微笑,露出了很认真的表情。

    “我了解老师,她不会介意”

    戴娃看了一直一言不发的成默一眼,“要不把你同学叫上,你们一起!”

    谢旻韫还没有开口,一直埋着头的成默就直接抬头道:“不,不用了,我对艺术毫无了解”

    “这个我可不信,如果你对艺术一点都不懂,谢会为了让你看到《方块a作弊者》给老师打电话?你们华夏人总是不诚实,并将这种行为称之为谦虚,我实在不是很理解”戴娃转头看着成默,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这笑容与亲切无关。

    成默感受到了一种危险的讯号,他又一次低下头,避过戴娃锐利到刺眼的视线,“对于艺术尤其是画画,我确实不太懂。”

    “那你更应该跟随谢旻韫去感受一下什么叫做艺术了”戴娃将银色的咖啡勺放在白色的瓷碟上,端起咖啡浅酌了一口。

    “艺术这种东西,懂不懂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感受到美和产生共鸣”拿破仑七世又一次出声,让气氛不至于向尴尬的方向滑落。

    谢旻韫并没有帮成默说话,在她看来成默是不需要帮助的,他只是身体上的孱弱,在精神上,他比任何人都要强大,只是他不愿意表现出来而已。

    “这是列夫·托尔斯泰的观点,他在《什么是艺术》中就阐述过了,刚才我和谢旻韫在讨论萨特的《存在与虚无》时,也聊起过生命的意义,我觉得无论是哪一种艺术形式,诗歌、、电影、绘画、音乐,都是为了让我们人类的心灵充满情趣。这些对于人类来说共同的情趣可以支撑我们的一生。让我们即使在最严酷的冬天,也不会忘记花朵的芳香”成默说。

    “说的真是太好了,这就是我在看《钢琴师》的时候,为什么会热泪盈眶的原因,对于我们人类而言,艺术是愉悦的沟通、是可爱的品享、是奉献的无声、是延年益寿的境界、是使世界宁静的良药,没有艺术这个世界将会多么乏味”拿破仑七世轻轻的鼓掌。

    谢旻韫开口:“如果仅仅是这样看待艺术有些肤浅了,艺术不止是具有愉悦人类精神的价值,它的实用性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

    在巴黎夏日混沌的午后,成默坐在塞纳河街边的转角和法兰西皇帝的后裔谈笑风生的说艺术,这真是奇迹般不可思议的事情。

    虽然成默发了言,像是融入了对话,但实际上交谈依旧主要是在谢旻韫和戴娃之间进行,因为是非正式的外交场合,三个真贵族说话虽然有种一贯的典雅温和彬彬有礼,不过并不在一种紧绷的状态之下,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随意的。

    只是他们从小就有礼仪老师紧盯着举手投足一言一行,甚至表情微笑,用词遣字,因此这种优雅已经深入骨髓,尽管处于比较放松的状态,还是显得很正式,全然不像是年轻人的聚会。

    在成默的观察中拿破仑七世相当的稳重成熟,不像外表看上去那样霸气张扬,不仅有俊朗的外表谈吐也十分得体,作为比成默他们大上不少的男性,他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倾听,发言不多,只是在关键节点上恰到好处的说上几句。

    虽然并没有和成默多做交流,但也没有因为成默并不是贵族圈子里的人而轻慢,有礼有节,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在成默看来拿破仑七世无疑是标准的西方贵族,浑身上下都有种外交家和政治家的气质。

    至于戴娃则相当活跃,对于成默和谢旻韫的关系也相当感兴趣,时不时的将话题将成默身上引,并一直力邀成默与谢旻韫一起去参加晚上的画廊开幕。

    成默也就说了几句,并没有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直到临近集合的时间点,成默才对谢旻韫用中文说道:“谢学姐,马上道集合的时间了,你如果有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卢浮宫了,我也会帮你给领队说一下你有事情,晚点回去的”

    “我们一起回去吧!”谢旻韫摇了摇头细声说,然后转头看着戴娃,“老师那里,我会亲自打电话解释的,画廊开幕我就不去了,反正也都是你们欧洲贵族的社交圈子,我也没有太多熟悉的人,现在我就告辞了!”

    戴娃知道自己强求不了谢旻韫,十分遗憾的转而问谢旻韫的行程,谢旻韫大致的说了一下,戴娃便和拿破仑七世一起邀请谢旻韫参加完夏令营回巴黎多呆几日,谢旻韫也没有马上拒绝,说了考虑一下,便起了身。

    拿破仑七世喊来了他的四轮马车送成默和谢旻韫回卢浮宫,谢旻韫一直在拒绝,然而却抵挡不了拿破仑七世的诚挚热情,两人无奈的被送上了有着浮夸造型的四轮马车,被四匹纯白色的塞拉.法兰西马拉向了卢浮宫。

    谢旻韫向站在路边的拿破仑七世和戴娃公主挥了挥手,转头对成默小声说:“这对兄妹是拿破仑家族的,刚才我不方便跟你说”

    成默回看了谢旻韫一眼,她的表情还有些浅浅的不安,显然为自己刚才没有跟成默介绍对方的真实而感到有些歉意,成默轻轻的说道:“我开始就看出来了,也懂一些你们上流社会的一些潜规则,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让-克里斯托夫应该就是拿破仑七世,现任的拿破仑家族的首领”

    “通过纹章看出来的吗?真是了不起的观察力。”谢旻韫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个只要懂一些欧洲历史就能明白吧!”

    “欧洲贵族谱系那么复杂,纹章多入牛毛,你能记这么清楚已经很了不起了,当年我在法国读书最头疼的就是这一点。”

    “我能记得的也不多,只是法兰西皇帝太出名了,不记得不行”

    “你知道吗?我们刚才说到共济会,拿破仑也是共济会的。”

    “这个不是没有证实?”成默有些惊讶的问。

    “这个当然不能证实。”谢旻韫理所当然的说。

    成默听着马蹄在石板路嘚嘚的响,看着两边的梧桐在慢慢的后退,他开始回忆起自己曾经看过的法兰西皇帝拿破仑留下的遗嘱。

    这份遗嘱相当的有名,因为拿破仑几乎将所有的财产都分了出去,没有留给他的后代,他在圣赫勒拿岛弥留之际,将现金存款600万法郎,其中有200万法郎遗赠给了那位害死他的蒙托隆伯爵,剩下的全部存款和利息遗赠给曾经追随过他的二十多位将领和家属。

    价值两亿法郎的资产全部分给了法兰西的人民,留给他儿子的只有几件随身物品,除了礼服、行军床,化妆箱、武器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之外,还有一个闹钟、四个首饰盒之外还有两块手表

    成默相信拿破仑一生几乎都英明神武,不可能不知道害死他的就是蒙托隆伯爵,所以分给蒙托隆伯爵200万只是希望遗嘱能按照他的想法执行,至于财产全部分给了下属和民众,一是为了保护后代,二是为了掩饰自己将最宝贵的东西留给了罗马王拿破仑二世。

    另外还有一件有趣的巧合,世界上第一只腕表应该是阿拉伯罕·路易·宝玑制作的,有留存的落款时间为1810年6月8日的手表订单为证,下单人是卡洛琳娜.缪拉,拿破仑一世最小的妹妹。

    成默心想,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拿破仑七世很大概率上应该也是衔尾蛇的拥有者,虽然刚才看见他的手表完全跟衔尾蛇没有关系。成默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衔尾蛇手表,却发现弹出了一片比电子书略大的光幕地图,地图上有两个红点正在飞速的移动

    (第一更,晚上还有一章两连更,在十点到十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