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四章 拿破仑七世
    如果说不了解欧洲历史的人不会注意袖扣这样的小细节,更不会了解纹章对于欧洲贵族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懂的人自然知道,贵族们所佩戴的纹章,无疑就是他们的血统传承,是他们家族的传奇与历史,是祖辈的功绩荣耀和世代流传的骄傲。

    而眼前的这个男子的袖扣盾徽一半是法兰西拿破仑家族的徽章金蜜蜂纹章,一半是波旁-两西西里王族纹章,这就意味着他身兼两系血脉。

    而拥有蓝色的亲王冠也就说明他是拿破仑家族的爵位拥有者,也就是说他就是拿破仑家族的现任首领让-克里斯托夫·路易·斐迪南·阿尔贝里克·拿破仑亲王。

    拿破仑家族是法兰西三大王族中唯一当过法兰西皇帝的家族,原来被称为波拿巴家族,不过自上世纪20年代起,他们就不用波拿巴作为姓氏,而改为用伟大的法兰西帝国皇帝,拿破仑的名字作为姓氏。

    拿破仑的爵位传承至今,眼前这个男子毋庸置疑,应该就是拿破仑七世。

    成默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幸能看见传奇人物的后代,内心很有些惊讶,不过表面上他还是很镇定的,在经历过刚才的信息爆炸之后,就算此刻看到了拿破仑本人,成默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眼睛也没有不礼貌的在高大健壮的像头狮子的拿破仑七世身上久待,转而又看了一眼他身边穿着酒红色连衣裙的女性,这一对真是光彩夺目的金童玉女。

    斑驳阳光下,红衣女生一头璀璨夺目的金发披肩而下,成默从来没有看过如此纯粹的金色发泽,如流光一般,她的眼睛也蓝的像万里无云的晴空,明亮洁净,仿佛永远不会有夜幕降临。

    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是,性感的连衣裙不仅彰显着她修长的美腿,还有胸前深不见底的沟壑,点缀其间的漂亮钻石船舵项链相比她的肌肤都叫人觉得暗淡。

    眼前的金发女郎是很纯正的欧式美人,性感中带着优雅,尽管十分养眼,成默也没有多看,立刻就把目光投向了谢旻韫。

    谢旻韫听见有人叫她,转头望了过去,立刻就站了起来,原本很是放松的面容稍稍紧了一些,看着金发女子有些惊讶的用法语问道:“戴娃?你怎么来了?”

    “谢,你太不够意思了,来法国都不打一声招呼,要不是导师跟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你过来了。”金发女子迈着优雅的步子不紧不慢的向着谢旻韫和成默这一桌走来,脸上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这浅笑中所蕴含的并不全是亲近,还有一种敌意。

    “我是参加学校组织的夏令营过来的,不太方便”谢旻韫不动声色的说。

    “哦?你还会参加夏令营这种集体活动,这可真不像你的风格。”被谢旻韫称作戴娃的金发少女走进成默和谢旻韫坐的桌子玩味的笑容说。

    “我想,你来这里,不是为了跟我说这些的吧?”谢旻韫淡淡的回应。

    戴娃也没有继续针锋相对的追问,“对了!忘记跟你介绍了,这是我哥哥,让-克里斯托夫。”她又转头看着拿破仑七世道:“哥哥,这是我跟你提过的谢旻韫旻韫这两个字实在太难念了,我都称呼她为el”

    拿破仑七世伸手十分绅士的捏着谢旻韫的指尖轻轻摇晃了一下,“你好,非常荣幸认识您,谢女士,我听妹妹提到过你很多次,她老是抱怨在各种考试中不能赢过你,就连她最骄傲的马术都输给了你,这让家里的好几匹马都遭了秧,漂亮的鬃毛全被她剪掉了,成了秃子”

    谢旻韫淡淡的道:“你好,克里斯托夫先生,我觉得她应该剪掉自己那一头漂亮的头发才足够激励自己。”

    拿破仑七世微笑着向谢旻韫眨了眨眼睛,“我也是这样想的”

    戴娃瞥了拿破仑七世一眼,冷笑了一声,潜台词就是回去叫你好看,然后看着成默说道:“谢,你还没有介绍你身边的这位男士,我可从来没有见你和男生单独在一起?不会他就是你们家族跟你选择的对象吧?”戴娃看着外表十分普通,一直端坐在圆形小餐桌前的成默语气中有些惋惜。

    “不他是我的朋友成默。”这是谢旻韫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承认自己有朋友,她的眼神转向成默的时候还有些闪躲,“成默,这是我在法国学校的同学,我们两个住一间寝室,你叫她戴娃就行了,这边这位是她哥哥,让-克里斯托夫”

    拿破仑七世微笑着先向成默伸出了手,白色衬衣袖口上的金蜜蜂纹章熠熠生辉。用法式中文说道:“你好,成先生,我是克里斯托夫,很高兴认识您。”

    成默见谢旻韫介绍到自己,只能站了起来,也伸手和这个与他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边的历史人物的后代握了握手,用法语说道:“你好,克里斯托夫先生,同样很高兴认识您。”

    因为并不是正式的社交场合,加上成默不是欧洲贵族圈子里面的人物,所以谢旻韫介绍让-克里斯托夫·路易·斐迪南·阿尔贝里克·拿破仑亲王和戴娃.贝娅特丽丝.卡罗琳·路易丝.拿破仑公主的时候,并没有说出他们的全名和爵位,毕竟现在和以前不一样,很多已经废除君主制的欧洲国家其实是不大愿意承认贵族们的爵位的。

    只是因为欧洲贵族们的影响力实在太根深蒂固,只能规定原先的王族不能自称为国王,有些家族只有在签署了放弃皇位的协议之后,才能返回自己曾经的领地。

    而拿破仑家族实际上一直在致力于恢复君主制

    当然,还有一点没有介绍全名的原因,就是成默本身并不是红色贵族,所以谢旻韫在介绍拿破仑七世和戴娃公主的时候,没有点出全名,这也是潜规则,也就是间接的告诉对方,自己身边的人,和他们并不属于同一个圈子里的人,不过萍水相逢而已。

    这算不上歧视,不过这种潜规则却无时不刻在和其他人划开界限。

    拿破仑七世见成默居然也会法语,笑道:“没想到成先生的法语也说的这么好,真叫人意外”

    这种礼节性的吹捧自然不能当真,家世显赫的法国年轻人,对于这些社交上的赞美相当轻车熟路,可这一点都不代表他愿意和你接近,对于他们这种传统贵族来说,和睦可亲是必须的,和普通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也是必须的。

    成默看着面容俊朗像大理石一般的拿破仑七世,沉静的说道:“您的中文比我的法文可说的好多了”实际上就连一向淡定的成默此刻心中都涌动着波澜,虽然完美的外表对于他们这样含着钻石金汤匙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只要他姓拿破仑,长成什么样子都无关紧要,可能够长的如此帅气,还能拥有拿破仑这个姓氏,不得不让人嫉妒。

    成默又主动跟戴娃握了一下手,四个人在咖啡店的外面坐了下来,谢旻韫叫侍应撤了桌子,拿破仑兄妹又点了两杯咖啡,戴娃便道:“你跟老师打电话,说想进黎塞留馆三层关闭的法国画长廊观摩一下,老师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于是我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哥哥”

    谢旻韫对拿破仑七世微微鞠躬道:“那真是不好意思,麻烦您了。”

    “能为漂亮的女士效劳是我的荣幸。”拿破仑七世微笑。

    戴娃有些不爽的说:“我找上门来,不是为了听你的谢谢的,是因为我打你的电话,你居然不接,而老师叫我邀请你晚上去参加她的画廊开幕”

    “我想我应该没有时间”谢旻韫看了一眼成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