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三章 龙的传人
    (感谢“爱看书的傻欢”的飘红,感谢“我0阿尔萨斯0打钱”的万赏,加更放在明天)、

    “一份土豆牛肉糜、一份烤鲑鱼、一份凯撒沙拉,一份覆盆子千层派、一份巧克力闪电泡芙、最后还来一杯黑咖啡和一杯混合果汁谢谢。”谢旻韫用流利纯正的法语点完菜,然后将菜单合上递给了围着白围裙的侍者。

    成默正姿态有些拘谨的假装看着街边来往的行人,实际上他刚才一直在偷偷看着谢旻韫,她白皙的面颊上带着一丝浅浅的潮红,额角还有细细的汗珠,这和平时冷漠又平静的她有些不一样,多了一些些的人间烟火气息。

    此刻两人正坐在一家位于卢浮宫不远处街角叫做“chezprune”的咖啡馆,里面的装修相当的老套陈旧,有着高高的屋顶和柔和的光线,一排排小黑板上写着漂亮的法文菜单,从坐姿和悠闲程度观察,坐在里面的都是地道的巴黎人。

    成默和谢旻韫并没有坐在人满为患的里面,而是坐在外面遮阳扇之下,咖啡馆的位置不错,不远处是蓝色如绸缎一般的塞纳河,身侧是一行整齐的法国梧桐,微风拂过,树影在灿烂的阳光下摇晃,真是悠闲又温馨。

    咖啡馆是法国人的巢穴,他们在这里休憩取暖,在法国,无数的文人都热衷于坐在咖啡馆里思索和讨论人生。

    “可惜这里离花神有些远,要不然我们可以去哪里坐坐,感受一下萨特、王尔德还有海明威残留的气息”谢旻韫一只手点着下巴,一只手自然的搁在大腿上,这姿势就像一只高傲的猫咪,正冷淡的瞧着她的铲屎官。

    王尔德和海明威属于路人皆知的人物,而法国哲学家让.保罗.萨特,对于大众来说就比较陌生了,但萨特却是法国哲学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1943年,萨特出版了《存在与虚无》,成为统治巴黎文化的新霸权。仅3年后,他的影响力达到极点。这段属于巴黎知识分子的辉煌时期,就是以萨特为中心的。

    说到《存在与虚无》这本标志着萨特独特的哲学大厦建成的著作,不学哲学的人并不了解,但说到一句文艺青年们耳熟能详的“他人即地狱”,也许你会记起这个文艺气息十足的法国哲学家。

    对于这本艰深晦涩的《存在与虚无》,成默有他自己的理解,虽然他曾经是一个陷入绝望的人,但他并不算悲观,“我其实不太认同萨特的观点,生命无意义是悲观主义者的立场。从叔本华到尼采,再到萨特、加缪。都在不停的思索一个问题,相比浩瀚的宇宙,漫长的时间,人类实在太无足轻重,既然早晚都要死去,那么活着有什么意义?萨特的答案是:人的生命是无意义的,但寻找生命的意义却是有意义的但我不这么认为,意义这种东西都是人为赋予的,因此它是一个可变的东西,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有不同的诉求就普通人来说,小时候我们渴望玩具,长大了我们渴望房子、车子,人到中年渴望合意的伴侣,可爱的孩子对于我来说早上起来的一杯热牛奶,打开手机看一看世界上又发生了一些什么有趣的事情,晒着太阳翻开书本读一个曲折的故事这都是活着的意义这些东西根本无需去寻找,它就在我们的身边认为活着没有意义的人,都是生了病的人”

    “大概也只有闲的蛋疼的哲学家们才会费尽心力的去思考‘活着的意义’,普通人朝九晚五,白天上班累成狗,晚上看剧、打游戏、谈恋爱、带孩子、很多有趣的事情可以做,除此之外,很多关于生存的事情必须要做,谁会去思考这样无聊的问题?所以这本书是在解决某一部分人的心里问题。萨特的理论,早已被存在主义心理学者衍化、丰富、加深,应用于解决人类心理问题哲学的一门派生不正是‘心理学’嘛!”谢旻韫将放在膝盖上的手放在了桌子上,轻轻的有节奏的敲击着玻璃面板,应和着她说话的声音,真是一曲动人的音乐。

    接着两人关于萨特讨论了好一会,直到饮料和餐点端上来。

    谢旻韫沉吟了一下说道:“其实这本书要看法文原版,我觉得不管是三联的版本还是陈宣良的译本,因为语法的原因导致并不那么顺畅,所以读起来更艰深,我认为应该把将萨特的思想理解成:重要的不在于找到意义的结果,而在于找意义的过程,因为在无尽的寻找中,你暂时抓住了意义的本身,暂时掌控了生活”

    “听你这样一说,确实可能是翻译的不太准确,让我有误读的地方,我法文不太好,不知道英文译本的怎么样?”

    “英文是hazelbarnes翻译的,比中文版本的好多了,其实我还是建议你读法文原本,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刚好我可以还掉你教我心理学的人情”

    成默摇了摇头,“谢谢,教你心理学是希望你对杜冷能够保密,因此你不欠我什么,虽说有点谬误和不通顺的地方,我拿着原版和翻译版对照着看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其实我对萨特不怎么感冒,大概也不会太认真的去看了当做学习法文算是个不错的理由。”

    谢旻韫并没有强求,“我还是蛮喜欢你的生活态度的,比我想象的要积极乐观的多,我还以为你这样的人一定悲观又消极呢!没想到你总是出乎我的意料”

    说着谢旻韫将他盘子了烤鲑鱼切了一半,用叉子放到了成默的盘子里,“你也尝一下,这里的烤鲑鱼味道不错,作为交换,要分点土豆牛肉糜给我。”

    吃同一个盘子里的食物,在成默看来是十分亲密的行为了,仅次于喝同一瓶水这种间接接吻的行为,于是成默犹豫了一下,“你不介意的话,那我把这边没动过的切一点给你。”

    “当然不介意,我点的时候就想好了,一个人点两份吃不完,可我这两样都很想吃,有你这样不挑食的人做陪,这样就完美了”

    成默小心翼翼的将披萨一样的土豆牛肉糜切了一大块下来,用勺子和刀护好放进了谢旻韫白色的磁盘里。

    谢旻韫清淡的说了一声:“谢谢。”表面上看毫无异样,实际内心也有些小羞涩,这也是她第一次和别人分享食物,感觉总有点怪怪的,可她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只能假装若无其事的动手吃了起来。

    这个工作对于成默来说简直比期末考试的时候协助付远卓作弊还要困难的多,看见谢旻韫要了一小勺子,像吃冰淇淋一样的吃着土豆牛肉糜,成默连忙稍稍低头,认真的看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不敢去看谢旻韫。

    “对了我们开始不是在讨论爬虫人么?”成默打破了两个人之间因为交换食物所产生的微妙安静,这是他第一次为了避免尴尬想要迎合别人说话,其实原来他从来不介意气氛会不会糟糕的,当然他对爬虫人这个东西也还是很感兴趣的。

    谢旻韫将嘴里的土豆牛肉糜吞咽了下去,喝了一小口柠檬水,“爬虫人又被称作蜥蜴人,被认为是生活在地球上的地外生物,因为一些有心人混淆试听的抹黑,被认为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实际上我觉得将他们翻译成爬虫人或者蜥蜴人都不准确,虽然他们确实是浑身鳞片,眼睛像蜥蜴但其实还有另一种生物和他们也很像,那就是”

    “蛇!”

    “蛇!”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谢旻韫微微勾了一下嘴角,“你也想到了啊!虽然我去伊拉克国立博物馆没有能看到什么珍贵的资料,但还是找了一些影像资料,上面有苏美尔文明时期出图的石板画的照片,以及一些关于阿努纳奇的雕塑图片,实际上在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过去用来形容古代阿努纳奇人的字眼是‘sir’,翻译后的意思是‘龙’或‘大蛇’,叫他们蛇人或者龙人其实更合理,至于为什么会被认定叫做爬虫人或者蜥蜴人我不了解,我猜是不期望让人产生更多的联想”

    “因为说他们是蛇人的话,意义完全不一样了,在《圣经》中,蛇是恶魔撒旦的化身,是人类苦难和罪恶的肇因,蛇的谎言让亚当和夏娃偷吃了禁果,从而永远的失去了伊甸园另外还有美洲人所崇拜的羽蛇神,以及最神奇的我们华夏人,伏羲和女娲也是人头蛇身我看过一副于1967年突鲁番市阿斯塔那76号墓出土的唐代绢画,图中,伏羲女娲头顶太阳,脚踩月亮,背后繁星满天,各星座依稀可见,其中,还有几个如今根本看不到的星座,比如有十颗星组成的等腰三角形的星座,就有些不可思议,伏羲和女娲在气势恢宏的宇宙背景中,以极其诡异的交尾,叫我震惊的是那互相缠绕在一起的尾部,早已超出了神话的维度,其尾部的造型和线条明显是在暗示人类,这就是人类繁衍的关键所在dna,生物基本遗传物质脱氧核糖核酸的双螺旋形分子结构我后面才知道,这样的画不止是一副,其中美国波士顿博物管也收藏了一幅,同样是在新省出土的之后被盗走的,198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中文版杂志《国际社会科学》作为试刊号,以‘化生万物’为名,在首页插图上刊登了这幅古画伏羲女娲交尾图,当时就让这幅图瞬间震撼了世界”

    “你再想看看在我们华夏,龙的造型是不是既像蛇,又有些像蜥蜴而我们华夏人自称什么?龙的子孙,龙的传人另外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伏羲女娲图》上,女娲手中拿的是分规一样的东西,而伏羲手中则拿的是曲尺一样的东西跟共济会代表性纹章的组成几乎一样”

    成默听谢旻韫娓娓道来,完全被惊呆了,有些东西他知道,但《伏羲女娲图》的这个他确实还不清楚,想到自己的“衔尾蛇”和那天在天台上看见的杜冷所佩戴的“太极龙”一样的徽章,成默愈发的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应该是一副什么样子,原本他觉得衔尾蛇手表就已经足够神奇了,但深究下去,似乎这背后是一个巨大的难以想象的事实

    这个事实比科幻还要玄幻。

    成默第一次觉得喉咙有些干涩,“那关于共济会你有知道多少?”

    谢旻韫偏头想了一下,小声说道:“共济会?我知道的并不多,我只知道1759年末,瑞典东印度公司卡尔王子号‘prinecarl’到达羊城,船上的共济会成员登陆举行了集会,这是共济会在我国活动的最早记录。清乾隆三十二年也就是1767年,共济会开设了在羊城的英格兰总会辖下谊庐第407分会,当时仍以外籍人士为主甲午战争中有不少华夏人加入了共济会,抗战日据期间,日夲人禁止共济会活动,然而并未阻止共济会在我国的壮大,到抗战胜利六个菲律宾共济分会成员已几乎全部是我们华夏人,并且发起成立了美生总会thegrandlodgeofchina。不过这一切都在1952戛然而止,位于国内的共济会都被关掉了,只有香港的还存在但实际上共济会在我国的潜在影响力并不小,有一个著名的家族就是共济会成员,中美建交他们就出了不少力气”

    “哪个家族?”

    谢旻韫正待回答,这时一个女性的声音响起:“xie?我就猜到你会来这里,这位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

    成默顺着声音望去,一株挺拔的法国梧桐树下站着一对年轻的外国男女,女生体态丰满,穿着一袭酒红色的裙子,金发披肩而下。

    男生高大英俊,一头栗色的卷发,带有一点意大利人的长相特征,粗犷中不失去精细,他袖口,是一枚金蓝相间盾形徽章,盾徽的中心勋章是法国荣誉军团勋章,围绕在周围是一圈金色的蜜蜂,而在盾徽的顶部则是蓝色的亲王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