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二章 共济会
    成默虽然早就听说过撒迦利亚·西琴,但并没有认真读过他的写的《地球编年史》,如果不是谢旻韫提起来,他都忘记了这个已经死了快十年的语言学家、科普作家。

    实际上科学界对这个语言学家多有讥讽,称呼他是“民间科学爱好者”。

    “撒迦利亚·西琴我知道,他没去世之前,还会和我父亲通信,当时他已经是八十高龄了,曾极力向我父亲推销他的《外星生物创造论》,我父亲和绝大多数科学家的观点一致,不能全盘否定“外星生物创造论”的价值.....其实这个假说也不是撒迦利亚·西琴第一个提出来,之前就有一些科学家假设是外星人创造了地球文明,但目前主流研究因受限于政治因素、宗教因素及学术资源等现实条件,还是集中在探讨外太空环境是否有条件让生物形成,所以,外星生物创造论并没有任何公认的证据支持。”成默被忽然点亮的巨大火焰烧的血液都灼热了起来,此刻他脑海里涌动的是他父亲成永泽写的《人类起源》,到底是写了些什么?

    至于成永泽如何得到乌洛波洛斯,这件事情他暂时没能力想,也不敢想。毫无疑问,他的前面是一片巨大而茫然的未知,即便他拥有乌洛波洛斯这种类似“神器”的东西,也不过是个在漫无边际的大海中飘荡的小舟,稍有不慎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成默一点都不信他父亲死于意外。

    “是吗?没想到撒迦利亚·西琴先生和成叔叔还认识.....那你看过他写《地球编年史》吗?”谢旻韫有些惊讶的问。

    成默摇头又点头,“我原先对这种无法否认又无法证明的学说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大概的看了一看,并没有认真的阅读,浅显的知道他是将苏美尔文明遗留下来的文字和《圣经》结合起来推导人类起源,只是这种科普缺乏强有力的证明.....”

    “你有这样的想法不奇怪,撒迦利亚·西琴先生这个宣传外星种族在远古时代前来地球协助人类发展文明的先驱,被很多媒体无情的嘲讽过,我后面查阅资料的时候看到在一档节目上,另外一位语言学的大拿卡莉教授说:如果拿古苏美尔文的刻写板对照西琴的书,你会发现两者的文句不符,根本没办法把刻写板翻译成西琴在书中写的内容。卡莉用‘阿努那奇’做为例子,西琴在他的第一本书《第十二颗天体》把‘阿努那奇’定义为‘来自天界的访客’。卡莉表示:‘阿努那奇’的正确字义应该是‘royal seed’(皇家子嗣),其实不止是卡莉教授,许多传统学院派的苏美尔学学者和卡莉教授都有相同的看法,认为他只是为了博人眼球,所以刻意的曲解了苏美尔文.....”

    谢旻韫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另外还有一位科普作家科里.古德说撒迦利亚·西琴先生和三位秘密社团的成员有过接触。这个秘密社团的目的是创造一个由权贵发号施令,而民众信奉伪外星造物主的宗教。这三人提供社团的苏美楔形文字译本给西琴,并且让他从1976年开始从《第十二颗天体》陆续出版成一共七册的《地球编年史》.....”

    “实际上据我查证,撒迦利亚·西琴先生的第一本书《第十二个天体》是由伯克利图书出版的,这是一间企鹅出版社的附属公司。而企鹅出版社属于培生集团。培生集团的股东成员属于一家名为‘经济学家集团’秘密组织,这一组织的大部分成员都来自共济会,而罗斯柴尔德勋爵是该组织的重要成员,该组织中还有另一个隐秘的组织,被称为‘经济学家情报单位’,简称eiu.....在一次eiu的年会上,罗斯柴尔德勋爵在伦敦经济学院和撒迦利亚·西琴先生接触过,并通过他的出版公司共同资助了撒迦利亚·西琴先生的工作.....”

    “所以说,罗斯柴尔德勋爵,或者说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协助撒迦利亚·西琴先生散布了远古外星人创造论。要知道最直接的证明就是历史频道的《远古外星人》系列是由bristol meyyers squib公司赞助的。猜猜谁拥有该公司的巨大股份?”

    “没错,罗斯柴尔德勋爵!而且撒迦利亚·西琴先生也是共济会成员......”谢旻韫虽然提了问题,但并没有停顿,而是一口气直接说出了答案,显然她对自己的考证还是很有信心和得意的,能够把这种无人可以分享的秘密说出来,对谢旻韫而言有种巨大的舒畅感觉,像是憋了很久不能说话,终于找到了人可以说话。

    这是一种和来自于“分享”和“倾诉”的快乐....

    此时两个人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博物馆的出入口,也就是玻璃金字塔这边,成默想到自己父亲好像也是共济会成员,一向没有表情的脸都微微抽动了一下,这个信息量大的简直让他脑子爆炸,为了掩饰他的不自然,他不得不说道:“这个实在太令人震惊了.....”

    一般人对于“共济会”这个组织并不太了解,大家往往只是在一些耸人听闻的报刊杂志以及阴谋论小说中听到过这个组织,实际上就成默所知“共济会”又叫做“自由石匠公社”。

    关于共济会的起源,他看过最荒诞不经的说法是根据其公社文献《共济会宪章》,传说这部文献于1701年写成,于1723年正式初版,在第一部《历史篇》的解释,共济会起源于公元前4000年,这一年被共济会称为光明之年。他们自称该隐的后人,通晓天文地理以及宇宙的奥秘。

    另外还有一本揭秘共济会的书说:共济会起源有两种说法,一是,参加建造古巴比伦巴别塔的石工职业团体;二是,共济会起源于建造所罗门的耶路撒冷神殿的石匠们。

    这两种说法都属于孤证不证,目前为止,并没有足够的考古实物与文献记载能证明这一点,何况即便四千年前真的存在一个由石匠组成的组织,历经六千年的风雨沧桑,无数次的战乱、饥荒、瘟疫,多少个帝国和王朝的分崩离析,甚至像罗马那样的千年帝国都已灰飞烟灭,而共济会组织却连绵六千年存在下来。

    但是这六千年的谱系传承、世袭转移乃至内部变革却湮没无闻,直到十八世纪时才突然出现,这种类似于魔幻小说的情节架构,无疑实在太过荒诞了。

    不过有几点不存在疑问,“共济会”确实存在,并是一个十分强大的组织。

    共济会最大敌人就是天主教,天主教和共济会之间不仅仅是学术或神学观点上的差异,300年以来,天主教会事实上是把共济会与魔鬼撒旦相提并论。

    十九世纪末期,教皇利奥十三世对共济会极尽侮辱,甚至用词下流。

    不仅如此,基督教派对共济会的仇视延续到了今天,而且不限于天主教会,2002年11月,属于信教派系英国国教的坎特伯雷大主教娄恩威廉姆斯谴责共济会与基督教水火不相容,就是由于其隐秘性,以及可能来自撒旦激励的信仰。

    可以说共济会完全有理由支持撒迦利亚·西琴写这种反神创论的科普书。

    两个人站在玻璃金字塔的下面看着菱形玻璃外面湛蓝的天空,这时成默的肚子忽然“咕咕咕”的叫了起来,一向准时吃饭的他这才想起来,刚才是在聊的太h了,完全忘记了吃饭这回事。

    “我也肚子饿了,要不我们去吃东西。”谢旻韫转头看着成默,嘴角挂着淡淡的笑。

    成默点头,“去哪里吃?”

    “卢浮宫里面的东西又贵又难吃,要不我们去外面吧!”谢旻韫看了下表说。

    “哦.....去外面,会不会太麻烦了?”成默稍微有些犹豫。

    “走了,别啰嗦,反正还剩下的两个多小时也不够你看什么了,我带你去旁边的一家咖啡馆坐坐....”谢旻韫扯着成默朝出口走去。

    成默没有拒绝,他还想多听谢旻韫说些关于共济会的事情,他相信谢旻韫比他知道的要多的多。

    从卢浮宫出来,走过广场就是塞纳河左岸,这一整条街都是著名的旧书摊。

    谢旻韫和成默走在如织的游人之间,法国梧桐的浓密的叶子绿的很透明,谢旻韫轻声说道:“如果有时间且有兴致,在这里就能消磨整整一个下午。我原来就喜欢一家一家旧书店的逛,这里面有各个时代各种文字的二手书,还有黑猫咖啡店的老招贴画,很有艺术感的情色明信片,当然音乐书籍和碟片也是不会少的。看不懂也是不要紧的,享受的是一份从容和自由,静静地浏览,轻轻地翻阅,不用担心书摊的主人,他正坐在树下盯着那个红衣女郎发呆呢,没有人会催促你....”

    成默看着黑色铁皮棚子下面五颜六色的旧书和海报不由的感叹:“想想确实很浪漫,这些年代九院的书触摸一下就让人有历史感....我所站过的地方,也许就是那个大人物曾经站过的地方,说不定我们还将视线落在同一本书上....”

    “你看过《天使爱美丽》没有?”谢旻韫看着一个旧书摊上挂着一副艾米丽的水彩画问。

    成默摇头。

    “那一定要看....”谢旻韫走上前用法语问正在目不转睛看着她的白发老头,“这幅画多少钱?”

    成默转头看了下一旁的塞纳河,河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看似平缓,却有深刻而强劲的水纹在河中快速地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