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十一章 苏美尔之谜
    (谢谢御兰沁羽和feifeid的万赏)

    成默盯着玻璃柜子里黑色玄武岩上镌刻的《汉谟拉比法典》看了半天,实际上他并没有研究那些楔形文字,而是在观察刻在玄武岩石柱顶端的那幅浮雕。

    浮雕上的两个人物一个是太阳和正义之神沙马什,另外一个就是古巴比伦国王汉谟拉比。

    《汉谟拉比法典》就是古巴比伦国王汉谟拉比颁布的,除了《汉谟拉比法典》,古巴比伦还有天下闻名的“空中花园”和“巴别塔”(巴别塔),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在《圣经》中被称为天堂,而古巴比伦王朝还被称为人类最早的黄金时代

    成默目不转睛的看着刻在右边的汉谟拉比,他头戴传统的王冠,神情肃穆,举手宣誓,而刻在左边的太阳神形体高大,胡须编成整齐的须辫,头戴螺旋型宝冠,右肩袒露,身披长袍,正襟危坐。

    太阳神双手拿着象征权利的魔标和魔环,正准备授予汉谟拉比。

    “魔环”这才是成默关注的重点。

    大多数华夏人认为在我们古代历史只有“鼎”、“玉玺”象征着权利,实际上除了这些之外,“戒指”也是权利和地位的象征,只不过在华夏古代,它不叫做戒指,而叫做:“韘”(she),通俗的叫法是扳指。

    成默近距离接触人类最远古的文明遗迹,脑子里一个接一个疑问不停的在闪现,他终于有些明白父亲为什么对研究这些东西而孜孜不倦废寝忘食了。

    确实,人类历史充满了未解之谜和太多不可思议!

    “看什么看的这么认真,莫非你还懂楔形文字?”见成默专注的都快要把脸贴到防弹玻璃上了,谢旻韫有些疑惑。

    成默对于古巴比伦的历史了解的比较肤浅,于是直起身子,“我只是很好奇象,创造人类最早文明的苏美尔人究竟从哪里来?”

    这个问题对于不懂古巴比伦历史的人有些没头没脑,但谢旻韫自然是知道的。

    实际上两河流域文明最早的创造者既不是古巴比伦人,也不是亚述人,而是苏美尔人,他们创造了人类最早的城市文明。他们建立了最早的城邦国家,他们设立了神庙发明了最古老的文字楔形文字,创作了奇异的神话和瑰丽的史诗;他们发明了计算重量和长度的方法,发明了太阴历;他们还制造了世界上最早的车和船建造了世界上最早的拱形建筑

    苏美尔人从哪里来?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谢旻韫第一次参观卢浮宫的东方古文博物馆的时候也曾经想到过,为此她还查了不少资料。

    听到成默如此问,顿时谢旻韫漂亮的眼睛里就绽放出了一丝光彩,“这个问题实在太关键了,目前也是学术界争论最激烈的一个问题。”她拖着成默走向另一端,来到几尊雕像前面,玻璃罩子一旁的黑色牌子用法语写着:“远古苏美尔人的神秘塑像”。

    谢旻韫指着雕像说道:“看看,这就是苏美尔人,他们人种特征是:矮胖、体格健壮圆脑袋、直鼻子、大眼睛,前额略微后倾一般不留须发,这种特征与美索不达米亚更早的居民‘欧贝德人’以及后来入侵的闪族人完全不一样”

    “所以,根据最新的考证,可以肯定的是苏美尔人绝对不是美索不达米亚本地人,至于具体从哪里来,说法大概就是来自北、东、南的方向说但我觉得最有趣的一种,是说他们是外星人你仔细瞧,他们的样子是不是我们现在的科幻电影所塑造的外星人很像?圆脑袋,大眼睛”

    见成默表情沉静,完全没有被自己的外星人说给震撼到,谢旻韫想起成永泽就是人类学家,于是继续说道:“当然光是雕塑像不说么问题,另外还有更加重要的根据是:苏美尔人总是在高山顶上寻找他们的神,而他们塑造的神的形象与人完全不同。每个神都和一个星星有关。在他们的绘画中,星星的样子与我们今天画的完全相同,最神奇的是星星的周围还围绕着几个星星。在缺乏现代观测条件的情况下苏美尔人是如何知道不动的星星带有几个行星的呢?”

    “还有一个证据是:在泥版上的一首叙事诗所叙又与现代人类在宇宙飞行中对地球的感性认识极为相似。因此,有学者认为,苏美尔人从遥远的星球来到地球。只是可惜这种说法不是主流,大抵上现在大多数学者还是认同方向说的”实际上谢旻韫对宇宙中有外星人这件事深信不疑,作为红色贵族,她能接触到的神奇事件的资料比普通人多的多,要不然她也不会在长雅app上起一个“女王来自外太空”这样中二的名字了。

    毫无疑问,成默也是相信外星文明存在的,否则手腕上的乌洛波洛斯根本没有办法解释,他看了看苏美尔人的雕像,然后转头对谢旻韫道:“其实我觉得还有一点可以证明。”

    “什么?”

    “苏美尔语是一种孤立语言。从语法结构上讲,它不与任何其它已知语言相近。将苏美尔语与其它语言,尤其是阿尔泰语系的语言联到一起的尝试都未曾成功。苏美尔语是一种黏着语,意味着一个单词可能包含一系列词缀或者词素,这些词缀都是或多或少可以清晰辨别的,并且可单独分离出来,当然这并不是很明显的证据,孤立语言也不是只有苏美尔语,可关键是苏美人文明来的太突然了,彗星一样崛起,然后彗星一般的陨落”成默有些遗憾的说,如果苏美尔文明多存在一些年月,也不至于如今还云山雾罩迷雾重重。

    “那么你也相信有外星人的存在?”谢旻韫有些兴奋的问道。

    成默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谢旻韫扯着成默朝展厅外面走去,两个人并肩而行,她靠着成默很近,小声的说道:“我问你一件事,你觉得美国为什么要攻打伊拉克?”

    成默也忘记了要和谢旻韫保持距离,两个人肩膀都凑在了一起,空气中弥漫着谢旻韫身上淡淡的香气,像是清新的夏日梨沙冰的味道,又像是忍冬花的淡雅香调。

    成默对谢旻韫将关于苏美尔人的问题转到伊拉克,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两河流域文明,苏美尔文明以及古巴比伦文明所在地基本与现在伊拉克国土重合,他想了想轻轻的说道:“我曾经认为美国是因为石油攻打伊拉克,后面觉得是为了石油美元霸权,但现在尘埃落定,看了不少分析,觉得不管什么说法都让人心存疑惑,金委员说过,美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统计过:美国打伊拉克、阿富汗等战争一共花了6万亿美元。是不是为了石油或石油美元?现在说美国石油多不要石油。伊拉克战争是2003年,14年前美国页岩油还没发展呢。确实有石油的原因,石油美元也可能,但只是可能。”

    “虽然是事后诸葛亮,但现在来看,美国为了石油美元付出了什么代价?除开这六万亿不说,在美国动手之前,中东的主要矛盾是阿以矛盾,阿拉伯世界怼以色列,一群阿拉伯笨蛋打一个聪明的以色列。美国在场外两边卖武器,既当裁判又当战争贩子,维持世界局势加赚钱不要太愉快,但伊拉克战争美国以莫须有的罪名亲自下场,得到是什么?是圣罗兰世界的仇恨,是911和恐怖主义盛行,是被肢解的俄罗斯获得喘息之机,是华夏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窗口得以崛起”

    “这样算起来,为了石油或者为了石油美元的霸权,美国付出的代价实在沉重到难以估算”说到后面,成默的语气里蕴含着不解,他相信美国的智囊们不是傻瓜,不会一点都预测不到后果。

    见成默心存疑惑,谢旻韫用她轻盈悦耳的声音说:“‘伊拉克’一词在阿拉伯语中有‘历史悠久的国家’之意,我因为对苏美尔文明感兴趣,在去年的暑假特意去参观过巴格达的伊拉克国立博物馆,到了哪里通过阅读文献发现,公元前6000年到公元前4000年间的土器、陶器上的浮雕画中,都描绘着许多令人费解的、形态极其怪异的‘爬虫人’形象。”

    “这种爬虫人被称为阿努纳奇人,是苏美尔神话诸神中的一族,意思为‘天空神阿努又称‘安’的子孙’。苏美尔神话就是围绕阿努纳奇神族‘将自己的血与土混合创造出人类’这一传说而展开的。这种说法是不是很耳熟?”

    成默点头,世界上的绝大多数神话,人类都是用泥巴捏成的。

    “其实在九十年代,已故的美籍以色列中东语言学家撒迦利亚.西琴将楔形文字泥版文书中记载的神话从‘远古宇宙飞行员说’也就是宇宙考古学假说的角度进行了解释。西琴认为,阿努纳奇人来自远古时期沿太阳系边缘轨道运行的文明行星尼比鲁,他们将自己的遗传基因植入直立猿人体内,创造了有理性的智人,并且他们一直对人类进行着技术指导,直到人类能够靠自己的能力振兴文明。但是,关于是否应该出手援助人类的问题,阿努纳奇族群内部产生了分歧,分歧逐渐激化演变为了核战争。最终,战争给地球带来了巨大的破坏和放射性污染,羞愧于此的他们不得不从地球全面撤离。西琴学说的支持者中,也有为数不少的研究人员认为阿努纳奇人就是爬虫类外星人爬虫人。事实上,弗洛里克从伊拉克国立博物馆中发现的类人古物,与人类形象颇具差异,它们四肢修长,像蛇一般扭曲着,身体的一面覆盖着鳞片,双目如同驾驶ufo的灰色外星人一般,这些特征无不令人联想到“爬虫型人类”。”

    “而如今这些雕像和大部分珍贵和重要的文物全部从伊拉克国立博物馆中消失了,我问了下伊拉克国立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他告诉我丢失了大约七千多件珍贵文物,这七千多件文物基本都属于在苏美尔文明以及古巴比伦文明时期”

    成默听到撒迦利亚.西琴的名字心脏剧烈的跳动了几下,因为这个名字他十分的熟悉,撒迦利亚.西琴的赞助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而他本人不仅是共济会33级大师,还是他父亲成永泽的好友,两人多有书信往来

    (参考文献《地球编年史》共七卷,撒迦利亚·西琴著、《失落的文明:巴比伦》陈晓江、毛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