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九章 soulmate和脸红的思春期(1)
    (bgm《给你宇宙》脸红的思春期)

    “你最想看的是哪副画?别说就是《蒙娜丽莎的微笑》!”谢旻韫看着前方正在朝《蒙娜丽莎的微笑》进发的人群问道。

    成默摇了摇头,“我猜防弹玻璃后面的那副画应该不是真迹。”

    “你猜的没错,真迹放在卢浮宫地下的保险柜里面,被锁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只有极少数知名画师被允许进去观摩。”谢旻韫毫不犹豫的肯定了成默的说法。

    成默从谢旻韫的表情中窥探出了她应该见过真迹,心里又一次警醒,他和她之间有不可逾越的阶级鸿沟,于是他轻轻的挣脱谢旻韫抓着他胳膊的手,“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下次可不可以不要这样,你应该清楚,我对于出风头毫无兴趣。”

    谢旻韫停住脚步,回头看着成默,此刻两个人正站在达雅克·路易·大卫的旷世巨作《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的前面,虽然这幅拥有一百多位人物的巨大油画是不可多得的杰作,然而来参观的人在这个时间点上却寥寥无几,毕竟它的名气不如文艺复兴后期“三杰”之一的委罗内赛所绘的《加纳的婚礼》又或者《自由引导人民》,不要说它了,就连镇馆三宝之一的胜利女神参观的人也算不上特别多。

    除了《蒙娜丽莎的微笑》那里人山人海,其实真正来认真赏析这些油画的人没有多少,基本上都是来卢浮宫打卡签到。

    两个人站在这幅油画的前面恰好正对应着拿破仑给皇后约瑟芬戴皇冠的角度,居然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和谐。

    “你不喜欢引人注目吗?”

    “不喜欢。”成默摇头。

    谢旻韫心道:“这才刚刚开始而已,我是想你体会一下被人关注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感觉,就像我体会普通生活一样,公平起见,你也要感受一下我的感受才行。”然而这种话谢旻韫却是不会说出来的,她摆出一副骄傲的姿态,“被人关注不是挺好的吗?你看那么多女孩子对你感兴趣了!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这种关注对我来说十分多余”成默淡淡的说,身体的交流始终是肤浅的,只有灵魂的交流才是高贵的

    其实,两者一起交流才是一种和谐的完美,可惜成默不懂。

    “是不是就像是你虽然和他们站在一起,却如同隔着不同的时空,你拿着书本,看历史,看宗教,看人类命运的兴衰,他们却拿着手机,在讨论明星,在讨论游戏,在讨论限定款的运动鞋你学习是因为求知,是因为好奇,是为了满足自己,而他们学习不过是为了考一个好的大学,找一个好的工作,泡一个漂亮的女朋友,然后赚很多的钱而已你觉得自己像一个孤魂野鬼走在一片空旷的荒原,只有那些书籍能够慰藉你孤单的灵魂,你觉得你和他们不一样,完全无法融入到一起,对不对?”

    “我并不认为思想就比物质深刻,喜欢尼采喜欢维特根斯坦,跟喜欢鹿晗吴亦凡本质上没什么区别,沉迷书籍跟沉迷游戏其实也都一样,讨论政治经济实时也不比讨论吃喝玩乐奢侈品跑车高尚读哲学书和读故事会也只是偏好而已,我从来不认为自己特立独行”成默避开谢旻韫那明亮的视线转换了一个角度否认了自己的孤独。

    他其实有种冲动,想要承认自己看哲学站上看过日夲明星主演的动作电影,只不过他觉得那些单纯的动作片毫无情趣可言,完全无法激发起他的欲望,还不如《挪威的森林》里面的片段更让人遐想。

    其实女作家写这些更厉害,也许女性更喜欢前戏,所以她们在描写这些让人面红耳赤的片段之前,总会进行冗长的铺垫,那些积淀的情绪酝酿成卷积云,那些爆发的情感厚积薄发如连续剧

    自己的人生就在那些书里,那些书籍组成了他灵魂的一部分,至于他的人生情节完全不是,也不是哲学,就是单调的像水一样的平淡生活,如果写成文字,一定是扑街到不能在扑街的,没有人会想要浏览。

    不过现在好像不一样了。

    只是自己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依旧被巨大的生存压力压迫的喘不过气

    “你看你在顾左右而言他我根本就没有说孰高孰低这个问题”谢旻韫转头看着一旁的《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静静的说道:“我小时候在巴黎住过一年,回国之后最常被人问到的一个问题就是:巴黎是不是真的很美很浪漫?每到此时,我的大脑就会出现两秒钟的空白。美丽?当然;时尚?没错;文艺?的确。但是,浪漫,这个充满人气的字眼太强调个体的感受了。你在塞纳河畔接过情人送上的玫瑰是浪漫,焉知村里的小芳被心仪的男孩用自行车带去吃烤串心中涌动的不是浪漫?”

    “城市就像人一样,展示给你的永远只是表象,外来的游客面对埃菲尔铁塔下拥吻的情侣会说,巴黎真是好浪漫。但天天在街角喷泉里洗脸的流浪汉肯定不这么认为,为巴黎拥挤的交通糟糕的环境而焦虑的巴黎人也不会这么认为,在街边卖纪念品的大妈虽然贩卖着浪漫,但她一定不觉得浪漫就像孤独的人从来不觉得自己孤独一样”

    “你觉得1804年12月2日在巴黎圣母院的拿破仑会不会觉得孤独?”谢旻韫转过头,一只手扶着成默的脸颊,让他看向身侧的巨大油画

    成默下意识的想掰开谢旻韫的手,然而触摸到谢旻韫手背的那一瞬间才意识到这是另外一个女孩子的手,柔软的,温暖的,像是阳光下的云朵,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女孩子的手居然会是如此美丽又柔软的东西。

    成默的手像触电一样,从谢旻韫的手背上弹开,为了掩饰他的不安,他轻轻的说道:“他一定很孤独。”

    毫无疑问,无论是画上的拿破仑还是1804年12月2日在巴黎圣母院的拿破仑,都是孤独的。

    他的母亲虽然被画家安排在油画上,可实际的确没有参加仪式,但画家大卫却将她画入大典仪式,为此,当拿破仑看到在1808年完成了的这幅画时,十分感谢这位另类的画家。

    其实拿破仑的一生都是孤独的,正如上学时他的老师给他的评价:“这孩子像块花岗岩。心里面如同火山,随时有喷发的可能。”

    “走,我带你去看一幅我最喜欢的画”谢旻韫放下抚着成默冰凉脸颊的手,重新拖着他的胳膊,带着他向卢浮宫的深处走去。

    这一时刻成默居然无法思考,他脑子里一片混乱,全是那软绵绵的触感,虽然他依旧保持着面无表情,但脸上却有一丝丝微红。

    “不要想多了,这也不是你和谢旻韫第一次单独相处了,学期末的时候,你们两个天天都在一起,不也没有什么吗?因此,这根本就没有什么,你不要在意,也不要误会,她只是回馈你在心理学上给她的帮助而已”成默这样想着,也稍稍落后了谢旻韫半步,看上去就像一个姐姐带着不情愿的弟弟去他不想要去的地方。

    莱茵河的柔波里掩映着卢浮宫的倩影,它也收藏着恋人们甜美的呼吸。

    (三更达成,欠更还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