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七章 该你上了
    (saiyjh的两个万赏和催更大魔王的万赏,求推荐票和月票)

    “默哥,你又在思考人生?该下车了!”唐俊拍了下成默的肩膀,成默才从无尽的遐想中回过神来,他转头望向金碧辉煌的卢浮宫,眼前沐浴着晨曦的巴洛克建筑耀眼的不可思议,像是高居云端的宫殿。

    一种油然而生的震撼!

    八百年的历史穿越而来。

    如果说故宫的特色是恢弘大气,那么卢浮宫就是华美庄重。

    虽然不过是早上八点多,但入口处的玻璃金字塔已经人山人海,放眼望去全是游客。

    成默等车厢里的人走的差不多了,才迈出座位进入过道,谢旻韫坐在最后一排,自然每次下车都是最后一个,因此两个人距离并没有多远,只是隔了两个人。

    其实按照成默的习惯,应该最后一个下车才是,但因为谢旻韫的缘故,他刻意的改变了这个习惯。虽然那天谢旻韫出头帮了成浩阳和唐俊,但是成默仍然和谢旻韫没有互动,好像根本不怎么认识一般。

    一行人走过广场,因为他们拿的是博物馆通票,所以无需在入口处排队,在导游韩欢的带领下他们走了优先线,直接进入了金字塔内部,不过依旧要在博物馆入口处等待安检然后进入。

    整个进入博物馆的过程大概就消耗了近一个小时,如果不是来的早的话,在像这样7、8月的旅游旺季,排更长的时间那是家常便饭。

    成默和唐俊的小团体他们站在一起,并不是他想要如此,而是唐俊非要拉着成默,男生女生们凑在一起当然热闹,都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这几天的趣闻。

    “我感觉来法国之后我的英语的水平有极大的提高,并且培养出了很强的自信”唐俊看着一旁背着背包的漂亮大洋马说。

    “算了!就你那憋足的口语!”成浩阳挥了挥手表示鄙视。

    “再憋足也憋足不过法国人啊反正我只要一开口,就听见对方说no 顿时我强烈的自信心就上来了,庆幸自己还好没有认真学英语,反正学了也没啥鸟用”唐俊眉开眼笑的说。

    众人一阵轻笑。

    “你是说昨天去商店买纪念的时候么?可我明明见谢学姐和对方交流的很好,而且对方对她超热情的,所以不是对方不会说英语,是你的英语口语太烂了,对方根本听不懂,才对你说no english的”冯蕾婷掩着嘴笑着说。

    “靠!怎么可能,肯定是因为她以貌取人,嫌弃我长的不好看,我只是想问她鹅肝酱摆在哪里的而已,这么简单的英我能说的烂?我可是在美国唐人街能够独自生存一个星期的男人”唐俊立刻忿忿不平的反驳。

    又是一阵愉悦的笑声。

    成默知道为什么,因为谢旻韫跟对方说的是法语,一口地道的法语。

    一行人说着话乘滚动电梯就到达卢浮宫地下一楼的入口及售票处,在韩欢的指引下众人在询问处索取了免费的中导览图,成默并没有拿,已经做过功课的他,脑子里已经有了清晰的规划。

    进入了博物馆,在入口处可以通往卢浮宫的三个主要展区,分别是德农馆、叙利馆和黎塞留馆。

    上午跟随导游韩欢走个大概,下午是在卢浮宫自由参观,四十个人刚开始还挤成一团跟着韩欢,认真的从耳机里听解说,逛完了叙利亚馆,经过一段古城墙遗迹后,就看到了断臂维纳斯、凡尔赛的戴安娜等众多大名鼎鼎雕塑。

    众人立刻都兴奋了起来,拿起手机、相机一阵猛拍,这时秩序就有些混乱,很多人也都没了耐性,觉得很无聊,没有在继续去听韩欢的解说。

    说实话,除了一少部分将来要学艺术的,来参加夏令营的绝大多数学生都是来旅游观光,并没有真的想对艺术做深入的了解,更何况欧洲艺术也不是十多天就能了解清楚的。

    因为一群少年的到来,原本还算安静的玉石宫殿就略微喧闹了起来,做为齐聚卢浮宫三大件《米洛的维纳斯》,《胜利女神》,《蒙娜丽莎》的德农馆,人数是最多的,此刻除了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就几乎全是亚洲人了,尤其是日夲学生特别的多,他们也是组团而来,有些人还抱着画夹在临摹。

    对华夏完成偷师之后,十九世纪末以降,一代又一代的日夲艺术家从倾慕华夏,转而群趋巴黎,说到艺术的追求,日夲人确实比华夏人热情和包容,毕竟华夏人才刚刚有钱起来,对生活和自身的追求还浮于金钱。

    在当下,华夏的学生团就和日夲的学生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相对来说日夲的学生团不仅有纪律,神色也比较肃穆,都在认真的听着带队老师的讲解。

    然而成默他们的团的,基本都没个正形,看着栩栩如生的果体雕像和果体绘画嘻嘻哈哈,好几个男生还拿着手机专拍敏感部位,几乎没有几个人在认真欣赏的。

    说实话这也不能怪他们,对于只讲究应试教育的华夏来说,高中生的艺术修养基本为零。

    就算是有钱人也一样,只有极少数像谢旻韫这样的真红色贵族和成默这种真知识份子家庭出身的人,才会对艺术有所理解。

    成默他们团这种有失礼仪的行为,自然引起了同为亚洲人的日夲学生的不满,面带鄙视的瞧着成默他们团的人窃窃私语,“一定是华夏人比韩国人还没素质只要看一眼行为方式,就知道他们是华夏人了。”

    “肯定啊!就连华夏自己人都说,华夏是个没有法制,教育程度很低,有很多暴发户的社会”

    “据说他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旅游胜地的墙壁上刻‘xxx到此一游’,上次新闻上不是说了吗?一个华夏年轻在一座拥有3500年历史的神庙墙壁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

    “不要说埃及了,华夏人在我们国家的表现不也是糟糕透了么?”

    “他们究竟懂不懂艺术?不会真的以为只要有钱,其他国家的人就会对他们卑躬屈膝?”

    “呃??你怎么会这么问?你看他们的样子像是懂艺术的么?”

    这时候带领日夲学生的留着大波浪发型的男老师也注意到了学生们在讨论别的事情,拿着导游耳麦玩笑道:“我猜隔壁的华夏学生根本分不清什么是蛋彩画,什么是油画,说不定还会以为《凡尔赛的戴安娜》是英国皇后戴安娜的雕塑”

    日夲学生们立刻十分有礼节的掩嘴轻笑起来。

    先是嘲讽了一下华夏人,大波浪男接着十分骄傲的说道:“看那些华夏学生穿的很光鲜靓丽,他们穿的这些所谓的潮牌都是发源于我们日夲,他们只会盲目跟风,根本不懂什么是艺术,什么是美,所以,大家更要为自己是日夲人而骄傲,要知道我们日夲艺术对欧洲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867年,在巴黎世界博览会上,我们日夲人展示了大量歌川一派的浮世绘,这着实让欧洲人吓一跳,并令他们眼前为之一亮。浮世绘引起了西方,特别是法国艺术家们的极大兴趣,出现了许多法国画家研究日夲木版画的热潮。当时的印象派画家马奈、德加以及界的人士经常光顾专门展销日夲美术的‘玛塔姆·杜威’美术店,将其中的一些浮世绘编辑成专册,还成立了专门研究探讨浮世绘艺术的沙龙就连梵高创作的《星空》都是模仿的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浪里》”

    虽然大波浪男说的并不大声,是通过耳麦把声音传到学生的耳机里面的,但参观的地方就这么大,两支队伍其实离的很近,这些声音当然能被成默他们听见,不过整个队伍里,只有成默、谢旻韫还有另外一个二次元少年能听懂这些日夲人在讨论和嘲笑什么,其他人对此一无所知

    成默对于小眼睛的大波浪艺术男老师拿他们做对比,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并无意见,毕竟在华夏,日夲人同样是反面教材,不仅是反面教材,大国沙主义暴涨的华夏人,还时常会引的喜欢日夲化,用日夲产的年轻人躺枪,虽然说他们看的漫画书大多数是盗版的,玩的游戏也大多数是盗版的,用的日夲产是华夏生产的,看的日夲的动作片也还是盗版的,钱都被华夏自己人给赚了,依旧逃不过被扣上不爱国的大帽子。

    成默的深深的清楚,在华夏,“爱国”这两个字已经变成了一桩生意,成为了一些无良的厂商肆无忌惮攻击竞争对手的手段,成为了

    但这些话听在谢旻韫耳里就不一样了,她可是根正苗红的红色贵族,是真正的接班人、主人翁,她可以自己批评这个国家的不好,却不能允许其他国家的人轻蔑,于是微带愠怒的谢旻韫径直从队伍的外围走向那一群日夲学生。

    穿着米色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蓝色半袖小西装,身材高挑又曼妙的谢旻韫,一下就引起了那群日夲学生的注意,就连大波浪男都忘记了说话,看着谢旻韫逼近的身影发了一下呆

    谢旻韫走到了这日夲学生面前稍稍鞠躬,用流利的日语说道:“十分抱歉,打搅一下。”

    大波浪男还以为谢旻韫是日夲人,露出温和的一笑,“没关系,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谢旻韫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想您刚才说的话相当的浅薄无知,我是华夏人,我十分清楚的知道《凡尔赛的戴安娜》,创作者是希腊雕塑家leohares,大约完成于公元前325年,发现于意大利,罗马神话中的戴安娜,对应希腊神话的阿耳忒弥斯,宙斯的女儿,狩猎女神和月亮女神,奥林匹斯山上的12主神之一。他不止是创作了这一件作,还有多件类似的戴安娜雕塑,只是这一件最出名而已。”

    谢旻韫的话让大波浪和他的学生们陷入了沉默,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旁边居然还有会日语的华夏人,并且还是个大美女。

    “另外你所夸耀的日夲浮世绘,可以说是起源于我们华夏,你应该知道雕版印刷术是浮世绘诞生的基础,雕版印刷术是我们华夏发明的,其次促进浮世绘发展的多色印刷术,也是由我们明代的工匠带到你们日夲去的,早期的浮世绘色彩单一,正是由于多色印刷术的引入,浮世绘的颜色才日渐丰富起来,并出现了色彩繁复、状似锦缎的‘锦绘’,这也标志着浮世绘进入鼎盛时期。”

    “不仅如此,浮世绘的透视效果、锦绘的空摺、肌理效果都与我们华夏的苏洲桃花坞年画都极为相似”

    接着谢旻韫引经据典将浮世绘与苏洲桃花坞年画的关系分析了一个十分透彻,让一群日夲学生听的目瞪口呆震惊万分。

    而大波浪男更是哑口无言,面色有些尴尬,谢旻韫所说的,确实就是事实,就连日夲人自己都必须得承认他们的化源自华夏。

    至于成默那群人更是莫名其妙,纷纷在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导游韩欢也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见谢旻韫只是在用日语和一群日夲人说话,也就没有阻止。

    懂一些日语的二次元,也就是和成默睡在同一间房子的小胖子,结结巴巴的跟周围的人说道:“具体我也没有听的太明白,里面有很多专业术语,总而言之,应该是谢旻韫不满刚才日夲人嘲笑我们不懂,也不尊重艺术,于是上去和他们理论,说你们日夲的浮世绘都是起源于我们华夏的,有什么资格”

    一听小胖子解释,团里的人先是有些激愤,对方可是华夏的世仇日夲人啊!后面又觉得有些丢脸,竟然在日夲人面前失仪!于是他们看着在替华夏人挽回颜面的谢旻韫更是佩服和倾慕,虽然他们完全不知道谢旻韫在说些什么

    谢旻韫浑然不知自己又一次成为了关注的焦点,就连不少老外都好奇的在观望,她自信沉着的用日语说道:“不论浮世绘是不是起源华夏桃花坞年画,又或者起源于华夏木板画,古代仕女画、插图,公认的是日夲绘画的主流来自我们华夏不可否认的是无论如何华夏画技对浮世绘的影响都是决定性的所以在说任何贬低之词的时候,请想一想艺术的本质是什么,是真实,是镜像,是投射,作为一个艺术老师,您得给您的学生传授正确的价值观,而不是通过贬低别人的作,贬低别人的缺点,甚至贬低别人的国家来获得优越感”

    说完之后,谢旻韫还不忘记十分礼貌的在补充一句“谢谢”

    大波浪男从开始的震惊到后面对谢旻韫产生了欣赏,因此也向她鞠了一躬,“不好意思,我为刚才的说法感到抱歉,确实有些失礼的地方,但遗憾的是华夏人中像你这样懂艺术的的确是少数,你的同伴刚才的表现,也确实让同为亚洲人的我们感到难堪,华夏在从前是很厉害,是衣冠上国,礼仪之邦,但现在,你们华夏人的艺术修养和个人素质是亟待提高的”

    “我是少数?”谢旻韫冷笑,“你信不信我随便叫个人出来都能跟你解析你背后的《米洛斯的阿佛洛狄忒》到底好在哪里?跟你介绍《萨摩色雷斯胜利女神》的历史故事?跟你讨论什么是艺术,什么是艺术的责任,什么是艺术的本质”

    “除了你,还有人能用日语和我说这些??”大波浪摇了摇头,表示完全不相信。

    一群日夲学生也纷纷交头接耳起来,谢旻韫很厉害,他们承认,但是他们不相信像谢旻韫这样的天才随便就能找到,还得是个懂日语的天才。

    谢旻韫淡淡的说道:“日语?随便你挑什么语言,法语、英语、德语都行我们华夏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比我聪明又懂的多的人多的是”接着谢旻韫回头看向躲在人群中的成默,“喂!现在该你上了。”

    (二合一更新,第三更我努力码,但更新时间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