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章 给你巴黎(2)
    这样近乎挑衅的行为自然让成浩阳相当不满,立刻说道:“你们两个怎么能这样,是我们先到的”

    圆寸男挑了挑眉毛,用星城话说道:“我又毛抢你的位置,你旁边的未必有人坐?是不是国附近都是你的位置咯?店子也是你开的摆?”说罢也不理会唐文俊和成浩阳,直接把放有沙拉、主食和饮料的托盘放在了桌子上。

    椰子男也顺势坐在了他的对面,看着有些愤怒的成浩阳,笑着说道:“港道理桌子上又冒写你的名字,不存在墨子你先占了的咯!”

    “国样泛港就冒味啵!明明是我们先来的,都是一个团的,冒必要搞的不愉快啵!”唐文俊站在位置前端着图盘也用星城话回应,因为表哥孙大勇是长沙的,也会说些星城话,只是他的口音不怎么正宗。

    “既然都是一个团的,喏你们换扎位置撒!旁边又不是冒位置坐。”说完圆寸男还看着唐文俊嗤笑一了声,明显是因为唐文俊那不怎么地道的星城话在嘲笑他。

    这样的态度让唐文俊也开始愤怒起来,对方明显就是要故意针对他们的,于是有些生气的道:“你要何解咯?”

    “我不何解!只是凭墨子要让你咯?我又不认得你”圆寸男翻了个白眼,拿起叉子开始插起沙拉里面切成片的白煮蛋吃了起来。

    唐文俊的星城话本来就不怎么溜,这下更被怼的说不出话来,气的一脸泛红,确实,一个人占一组位置,这种事情只是约定俗成的规则,对方真要不讲道理,或者讲歪理,还真是没办法的事情。

    成浩阳心里也憋屈的慌,可他觉得无论从身体上还是背景上,似乎都不是对方的对手,虽然极其的不爽,却也只能忍气吞声的低声道:“算了,别和这种没素质的人吵,我们换一个位置坐”

    听到成浩阳说他们两个没素质,椰子男上下打量了一下成浩阳冷笑道:“你国扎乡里别,穿个offbsp;   “那天我好像看见他和那个矮个子一起坐个武陵牌照的面包车过来的,笑死个人”圆寸瞥了一眼站在后面一点的成默笑着低声说道。

    这两句话真是像标枪一样扎透了成浩阳敏感又脆弱的自尊心,见四周的人都在望着他,窃窃私语的在说些什么,好像全都在嘲笑他一样,成浩阳的脸色一下变的苍白,端着托盘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

    成默对于对方的讽刺他个子不高没什么感觉,其实他173cm确实算不上高,但也不至于矮。而成浩阳被两人嘲讽,他更加无所谓,甚至觉得自己这个堂弟过于爱慕虚荣,应该受点教训才好,因此成默并没有插话的打算,这么无聊的争执,对于成默这样的人来说实在没有想要干涉的想法,他只是准备另外找个位置坐。

    然而就在成默刚打算叫唐文俊和成浩阳别吵了,把位置让给他们的时候,谢旻韫忽然之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推开椅子直接走到椰子男和圆寸男面前,面带寒霜语气冰冷的说道:“你们两个给我站起来,给他们道歉”

    这突入起来的一幕,让整个餐厅陡然间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安静,神奇的就像蛮王开大却被秒杀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叉子,肆无忌惮的看着咖啡厅的一隅,没有人想到谢旻韫会发飙。

    椰子男和圆寸男也有些猝不及防,他们实在没料到谢旻韫居然会帮三个外地穷小子出头,虽然唐文俊看上去有钱一些,但在他们看来唐文俊连块表都没有戴,肯定也不过如此。

    椰子男看着谢旻韫那张美到威慑力十足的脸,刚才冷嘲热讽的劲头完全没有了,想到对面这个女生可是坐的加长劳斯莱斯来参加夏令营,还是湘南高中有名的人物,顿时气势全无,低下头小声道:“凭什么要我们站起来咯?”

    这个时候他居然连说星城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还要问我为什么?我们华夏人在外面风评不佳,就是有你们这样的害群之马,明明清楚自己做了没素质没道德的事情还理直气壮,不仅让自己人不齿,还让外国人和外国媒体看笑话先来后到人多要排队,不在公众场合高声喧哗,不自傲且礼让大度这么简单的基本礼仪都不懂,你们穿再贵的衣服也不过是垃圾,要知道美好的道德才是最美的服饰,才能彰显一个人的学识和气质,这种优美是历经万火仍不改其灿烂辉煌的真金,而败坏的道德就是破旧肮脏的衣衫,要么就是仅有一层浮金的仿冒品,只经遭遇一点火焰,就能看出其本性,正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真不知道你们这种只知道花父母钱的拜金主义者,哪里来的优越感。”

    谢旻韫一番大义凛然的话说的椰子男和圆寸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们甚至不敢去看谢旻韫那一双锐利又明亮的眼睛。

    而此时此刻被谢旻韫解救于危难之中的成浩阳已经快要感动的热泪盈眶,这种感觉很难去形容,就像是你落进了一口井里,外面的人还要把井口封死,这个时候忽然出现了一个女侠,不对,是女超人,也不对,应该是救苦救难度一切厄运的观世音菩萨

    在当下的成浩阳心里,谢旻韫就有这么伟大和神圣

    至于唐文俊已经眼冒金星完全成为了谢旻韫的迷弟了,觉得谢旻韫实在太霸气!帅的漫无边际,就像是盖尔.加朵演的神奇女侠,不仅有无与伦比的美貌,还有金光闪闪的正义感,他们这些凡夫俗子真是不配和这样的女神坐在一个餐厅里。

    想到这唐文俊又忍不住偷瞄了一眼站在他后面一点的成默,心里疑惑,究竟为什么至高无上的女神大人会对看上去没什么特色普普通通的成默与众不同呢?

    唐文俊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只是因为成绩好?有才华?可这年头谁会在乎男生有没有才华啊!他们班上的女生都是看长的帅不帅,穿的好不好,越像明星的就越受欢迎。

    其实成浩阳在他们班还挺受欢迎的,假设成默也在他们班,估计不会有女生暗恋

    唐文俊偷看成默的时候,成默则在看着谢旻韫的侧脸。

    他不由的想起眼前的这个女生在长雅可是被一众男生yy最多的人物了,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聊起女生,总是躲不过谢旻韫,不管是谁,男生们都爱拿起来和谢旻韫比较一番。

    谢旻韫大抵上就是长雅男生们心目中的标杆。

    男生们最津津乐道的就是她那完美无瑕的身线和冰冷的面容,他们总会幻想着假如有一天能娶到谢旻韫这样的女生该会有多满足,不仅长的漂亮,家世也无可挑剔,可以说一辈子都无忧无虑了。

    虽然时间是美人最大的敌人,可所有男生一致认为,谢旻韫这样的女生值得用一辈子去换。

    “为了旻韫学姐,别说砍了整片森林,就算把全世界的森林都砍了,我也不会眨一下眼”能够吊死在谢旻韫这颗谢家玉树身上简直是所有长雅男生们最大的憧憬。

    不过成默肯定是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谢旻韫扯上关系,他不喜欢做无意义的事情,当然不代表他没有幻想,他幻想最多的就是人类医学水平突飞猛进,可以治好他的心脏病,至于女生或者爱情,这种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上都会让心脏处于超负荷状态的玩意,还是不要幻想了吧

    成默也没有继续看下去,悄无声息的转身走向了不远处两男一女坐着的桌子,小声问道:“这里没有人吧?”在等到了“没有”的回复之后,成默将托盘放了下来,低头开始吃起东西来。

    “喜欢”这种东西,目前于他而言就是奢侈品。

    至于脸色铁青,东西都没有吃就走出咖啡店的椰子男和圆寸男,成默都没有多看一眼。

    下午的行程是游览塞纳河,坐游船,并在船上用餐,游船码头在艾菲尔铁塔那边,因此整个过程正好看塔、游河、吃饭三不误。

    法国人说,埃菲尔铁塔是“首都的瞭望台”,事实的确如此。它设有上、中、下三个瞭望台,可同时容纳上万人,三个瞭望台各有不同的视野,也带来不同的情趣。一个世纪以来,每年大约有300万人登临塔顶,俯瞰巴黎市容,叹为观止。

    成默只是登上了下层,他其实很好奇为什么一个空洞的毫无用处的建筑能成为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象征,也许埃菲尔铁塔承载了法国人浪漫的英雄情节,它不仅仅是一个记号,还是一个和对岸的巴黎圣母院相对应,成为了一个不受限制的隐喻。

    大抵上人们只知道埃菲尔铁塔是情侣、夫妻最想要抵达的浪漫圣地,甚至还有戒指是以埃菲尔铁塔的形状来设计的,然而绝少人知道这座铁塔,其实还是自杀盛地。

    结束了埃菲尔铁塔的参观,一行人泛舟塞纳河,白色的长舟在灿烂的阳光下徜徉,两岸是西洋的石垣工整之美,巴黎圣母院,圣礼拜堂都在视野范围之内。

    左岸与右岸两侧都是琳琅满目的优美建筑以及各色小店,成默能够想象,夜幕降临沿着川边一家又一家觥筹交错、饮宴不休的明灭灯火店家.

    见成默在看着河岸发呆,拍照拍腻的唐文俊凑了过来,“默哥,我真搞不懂开始谢学姐把姓严的和姓何的赶走了,你还是要一个人坐到别的地方去”

    成默对于一直鞍前马后,对他关怀备至,像块牛皮糖一样的唐文俊有些无可奈何,摇了摇头道:“不为什么。”

    “我觉得你在刻意的回避谢学姐诶!”唐文俊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游船外面,扶着栏杆的谢旻韫小声道。

    “我干嘛要回避她?”成默一脸莫名其妙的反问。

    “这个你应该问你自己啊!我怎么会知道!”唐文俊摊开双手。

    “我说你该是好好学习的年纪,怎么把心思全用在了女生身上?”成默也转头看了一眼在一片淡淡的波光之中,如凌波仙子一般站在璀璨中的谢旻韫,对面是巴黎圣母院的高塔,白色的小舟和泛着陈旧意蕴的石桥,都是让她显得更加动人的陪衬。

    “是默哥和高中生太脱节了吧!”顿了一下唐文俊又神秘兮兮的低声在成默耳边道:“我表哥他们还去ktv唱过歌”

    成默将头偏开,“唱歌有什么奇怪的?”

    “啧啧!默哥一定没有去ktv喝过花酒,我表哥说小天鹅可好玩了,里面的女孩子长的很漂亮,很多还是大学生只要这个价”唐文俊笔出四个手指头。

    成默十分无语,“你”

    唐文俊连忙摆手,“默哥,你可别误会,我还没去过呢!虽然我很想去见识一下,但是有机会的时候没有钱,有钱的时候没有机会再说了,我也只是好奇而已。”

    “我去不去和我没什么关系。”成默面无表情的说道。

    唐文俊吞了一口唾液道:“我表哥说,回去了之后叫我们一起去小天鹅玩,他请客”

    成默瞬间就明白了孙大勇是因为期末考试作弊的事情,想要感谢他,但他和孙大勇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扯平就好,不需要有太多瓜葛,于是他摇了摇头。

    “现在不答应没关系,我呆会再过来问问。”唐文俊暧昧的一笑,然后朝着他的小团体走去,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谢旻韫,对成默意味深长的说一句:“默哥,加油”

    成默不予理会,继续静静的欣赏着塞纳河两岸大好风光和奇伟建筑,畅想两三个世纪之前,这里是一番怎么样的光景。

    —

    这一天过的十分快,巴黎的晚上并不安全,还不到八点很多店铺都关了门,参加夏令营的小伙伴们乘坐大巴车来到了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拉丁区citadine酒店休息。

    成默和一个叫魏威的小胖子分在了一个房间,酒店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差,因为在飞机上睡的并不是很好,加上又劳累了一天,成默睡的十分早。

    清晨他不是被闹钟叫醒,而是被小胖子的鼾声给闹醒的,这让成默不由的庆幸还好昨天比小胖子先睡着。

    这一天他们的行程是西岱岛、巴黎歌剧院、马德莱娜教堂、橘园、凯旋门、香榭丽舍大道。

    第三天的行程则是凡尔赛宫。

    这两天对于成默来说都是在走马观花中渡过,其实他很想要有时间静静的不受时间限制的观赏那些宏伟又优美的建筑,尤其是圣礼拜堂、巴黎圣母院和裁判所,雨果曾经形容巴黎圣母院是巨大石头的交响乐,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每一块精心情堆砌建筑物的石头就是美妙的音符,因为不同的搭配组合奏出各种乐曲。

    他非常想仔细的聆听这些穿越时空的交响,然而这毕竟不是自由行。

    其间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椰子男和圆寸男对他们大概是越来越看不顺眼了,暗里对唐文俊、成浩阳还有成默多有嘲笑,不过成默基本属于躺枪,但这一枪躺的也不算冤枉。

    第四天,成默他们的行程是卢浮宫,他们将在卢浮宫参观一整天。

    如果说这一次成默因为不可选择的原因,最期待的是去万神庙,那么其次他最想要去的就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博物馆之一,卢浮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