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五章 给你巴黎(1)
    (感谢书友20170827114205696的万赏,感谢部落八重樱的万赏。谢谢大家的打赏,二合一更新)

    成默他们半夜又在莫斯科转了一次机,因为飞机稍微晚点了一些,在法国时间早上七点半的时候才抵达戴高乐机场的上空。

    当花瓣一样的航站楼出现在参加夏令营的学生们视野中的时候,好几个第一次来欧洲的学生都探着头挤到了舷窗边,想要看看神往已久的艺术之都从空中俯瞰是什么样子的。

    成浩阳就是其中之一,实际上这是他第一次出国,心里的激动可想而知。

    也有不少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的,比如椰子男和圆寸男就带着轻蔑的眼神看着一脸兴奋的成浩阳,低声嘲讽道:“土包子”

    虽然他们也只是第二次来欧洲,但美国可已经去了好几回,上两个暑假的夏令营就都是去的美国,去年还成功的泡了两个相当漂亮的妹子,并且在美国的时候就成功的啪啪啪了,这让他们发现异国他乡朝夕相处的夏令营模式,泡妞上垒的成功率是极高的,毕竟家长完全管不到。

    今年两个人高三毕业,因为决定了去美国留学,所以换成了报欧洲夏令营团,他们完全没有料到还能遇上谢旻韫这种极品,只是可惜对方对他们不假辞色,这让他们很是心痛,于是对被谢旻韫另眼相看的外地人成浩阳和唐文俊相当的不爽。

    整个夏令营基本都是星城本地人,只有极少数几个是外地的,除了成浩阳和唐文俊两个是武陵人,成默也被算成了外地人,因为他这个星城人是基本不会说星城话的,虽然他能听懂。

    其中原因自然是因为他爹只对他说普通话,而从小到大,成默基本没太多接触到星城话的环境,另外成默也没有想学的欲望,所以成默这个星城人,其实是个假星城人。

    另外还有三个女生不是星城的,其中就包括谢旻韫,她是在京城出生的,来星城生活不过三年。

    飞机缓缓降落,在举着小旗子的领队的招呼之下,绝大多数人都是一脸期待的下了飞机,一行人很快就过了海关,每次过海关都是成默最紧张的时候,十分害怕被取下来的手表会突然消失不见,如今他早就知道在打开界面之后,只要连续按两下手表旁的按钮,就可以选择解锁,衔尾蛇手表就能自然脱离手腕。

    走出戴高乐机场等待来接他们的旅行大巴车时,不少第一次来法国的同学都略微有些失望,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法国最大的机场一点都不高大上,还略微显得有些陈旧,取行李的大厅灯光不够亮,显得灰蒙蒙的,洗手间一旁的墙壁已经有些剥蚀,行李转盘的钢铁支架还有锈斑,水刷石的地面也有若隐若现的裂缝。

    这和星城的机场比起来都差一些,更不要说京城的了

    不过法国的天空还是挺蓝的,一行人七嘴八舌的吐槽了一番,等大巴车到达,众人又兴致勃来,显然这点小事情完全不能影响学生们的好心情,放完行李就一脸期待的上了旅游大巴。

    成默和唐文俊还有成浩阳他们的小团体站在一起,至于谢旻韫,则一个人孤零零的落在了队伍的最末尾,在无论男女的接触都被拒绝之后,已经没有人敢跟这个高冷的潇湘女神说话了。

    大巴车依旧是两边双座,四十六个座位,除开最后一排的四个位置,刚好两个人一排。

    基本上参加这种旅行团,第一次坐哪里,和谁坐,接下来的十五天时间就会一直这样。

    谢旻韫落在学生中的最后一个上车时发现,除了最后一排之外,也许就只剩下一直没有和别人抱团的成默身边还有位置,这原本是个不错的事情,可是她怎么好意思主动去坐在他旁边?

    看情形,只能一个人去独享最后一排居高临下的四人位置了,这对于不怎么过集体生活,也不太喜欢集体生活的谢旻韫来说并不算事。

    然而,就在谢旻韫朝着一定会专属于她的位置走去时,忽然之间有人站起来叫她,“谢学姐,坐在这里吧!”谢旻韫一直都有暗中留意成默的动向,自然一眼就看到了唐文俊指着成默身边的位置正冲着她笑。

    作为焦点,谢旻韫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少男少女们的心。

    这一刻,成默也因为唐文俊突如其来的指引在抬头望着她,谢旻韫冷不丁接触到成默那淡淡的眼神,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通过了一阵电流,连忙条件反射的拒绝道:“谢谢,不了,我不习惯和别人坐一起。”

    见谢旻韫拒绝,很多男生都松了一口气,一件完美的事物,大家都得不到是符合期许的,如果女神真对某人另眼相看,那么女神的价值也会大打折扣。

    接着谢旻韫表情淡然在众目睽睽之中向着最后一排的四人位走去,等她反应过来自己错过了什么的时候,汽车已经发动,慢慢的离开了戴高乐机场。

    谢旻韫微微有些懊恼,看着车窗外面慢慢漂浮的白云,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她和妈妈因为钢琴比赛的事情吵了架,妈妈明明答应过去看她比赛的,但妈妈并没有去,于是她指责了妈妈言而无信,生气的跑了出去,装成离家出走的样子,她拼命的躲了起来,可心里同时又渴望被找到。

    在被母亲和保姆从隔壁人家的花园中找到的时候,她还不停的挣扎和吵闹,明明是想回去的,张嘴说的却是:“我再也不想回去了,我讨厌你。”

    口不对心的感觉,有些时候真的是糟糕透了,谢旻韫心想。

    随着汽车在公路上疾驰,领队小姐姐又开始拿着麦重申注意事项,包括不要单独行动,时刻注意自己的背包,不要在里面放很多现金,上洗手间是要收费的,就算是麦当劳肯德基的洗手间也是要凭小票才能上的,以及还有各种骗术,什么拿个板骗你为公益签名然后追着问你要钱啊,主动往你手上系彩绳然后问你要钱啊,遇到这些人眼睛都不要朝他们瞟

    成默坐在位置上,将口袋里的钱掏了两百欧出来,递给坐在他前面的成浩阳,“分开放,不要放同一个口袋。”成默并没有叮嘱成浩阳不要乱用,他乱不乱用不关他的事情,反正他只有四白欧给他。

    成浩阳从回头从成默手中接过两百欧,“哦”了一声,顺手就一起塞进了裤子口袋里,完全没有打算听成默分开放的建议。

    成默也懒得理他,他十五岁的时候早就十分独立,开始自己照顾自己了,自己吃药、看病、上学,自己看书学习、缴费购物、控制饮食

    “刚才谢学姐没有坐过来实在太可惜了。”唐文俊有些遗憾的小声说。

    “答应了才奇怪呢!别人给你面子吃了个冰淇淋,你就不知天高地厚了”成浩阳嗤之以鼻。

    “说的你好像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一样再说了,我也不觉得谢学姐是给我面子,吃那个冰淇淋,回答那个问题,都是给的默哥面子”唐文俊翻了个白眼。

    成浩阳没有回应,他是完全不相信的,成默怎么也不可能和谢旻韫有太深的关系

    关于这件事成默已经听唐文俊说了,唐文俊也给了他冰淇淋,可惜他不能吃,他还知道了谢旻韫在看《巴黎圣母院》,成默并没有觉得些奇怪,他不认为谢旻韫没看过《巴黎圣母院》,他猜谢旻韫也许是在重温。

    成默并没有就这件事多想,谢旻韫给他一些面子是正常的,毕竟两个人多多少少有些关系,上次付远卓还说了谢旻韫答应跟杜冷交涉的事情,想起来这个暑假真是成默最忙碌的一个暑假,在参加夏令营之前的一个星期,天天都收到颜亦童的微信骚扰,不得已还在炎热的夏季出去了两次,维护关系还真是一件劳心劳力的事情。

    成默正在看窗户外面发呆的时候,导游韩欢又讲了一下行程安排,这次十五天他们将去到四个国家,法国德国奥地利最后才到意大利,而第一天刚到法国,行程安排的比较松,首先去的是酒店附近的拉丁区圣米歇尔广场,下午则是看埃菲尔铁塔和游览塞纳河,并在游船上吃法餐

    成默虽然对交际不热衷,但对于旅行这种能够近距离接触到其他国家文化的事情还是很有兴趣的,尤其是法国,学世界史法国史是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大多数华夏人对法国存在一定的偏见,认为它无法与他左右强大的邻居英国与德国媲美,夹在两者之间地位也有些尴尬,其实这是一种误读。

    实际上在20世纪之前,世界通用语言是法语,而不是英语,更不要说奠定世界格局的“启蒙运动”以及“巴黎公社”和“共产国际”了,真要说起来,法国是所有“革命”的发源地,虽然它如今只是个卖红酒和奢侈品的国家,但这个由英雄们谱写历史的国家的伟大,以及对世界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成默来到这样伟大的国家怎么能不心潮澎湃?

    一个多小时之后,大巴车停在了拉丁区的圣米歇尔广场附近,这将是成默他们游览巴黎的第一站,虽然是夏季,但法国是高纬度国家,和国内黑省相当,因此并不算热,正是旅游的最佳季节。

    众人跟随着导游韩欢下了车,上午的巴黎之夏空气中泛着些许凉意,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早有准备的成默刚下飞机就从箱子里拿了件衬衣出来,刚好现在穿上。

    拉丁区圣米歇尔广场,学院林立,文化气息浓厚,是巴黎人约会的场所,被誉为巴黎的心脏,除了著名的圣米歇尔喷泉还有不少享誉世界的文人墨客曾光顾过的咖啡店。

    成默慢慢的走在队伍的后面,他的后面是领队张莹莹,防止有人掉队,最前面是导游韩欢,正在跟一众学生们介绍圣米歇尔广场。

    兴奋的学生们有的拿着手机在自拍,在拍别人;有些人则拿着单反在四处拍摄各种建筑和雕塑;四周全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虽说是早晨,街边的咖啡店依旧坐了不少人。

    成默走在凹凸不平的石头路面,四周全是土黄色法式风格建筑,偶尔有几株法国梧桐在微风中摇曳,哥特式的尖顶和巴洛克式的雕塑随处可见,广场四周站满了人,黑色的铁路灯伫立其间,蓝色天空铺满了阳光。

    到达圣米歇尔广场的时候导演韩欢宣布自由活动四十五分钟,于是众人一窝蜂的散开开始找自己心仪的地方开始拍照,男生也不能免俗。

    “外国人也太没素质了,垃圾都随处乱扔。”成浩阳看了看喷泉旁的水池子里全是塑料瓶,皱了皱眉头略带不齿的说道。

    “你在这里就是外国人。”唐文俊拍了拍成浩阳的肩膀。

    “来帮我拍张照片,别把垃圾拍进去了!”十分臭美的成浩阳迫不及待的将手机递给唐文俊,接着他走到镶嵌了米迦勒青铜雕塑的巨大墙壁前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pose。

    “那就是叫我别把你拍进去了?”

    “靠!”成浩阳向唐文俊竖起了中指。

    唐文俊拿着成浩阳的苹果七给他随意的拍了好张照片,将手机递还给了成浩阳,然后转头问马上就要走过的成默,“默哥,要拍张照片吗?我来帮你!”

    成默摇头,对于拍自己他全无兴趣,拍点有趣的值得一提的建筑到是可以。

    “我觉得你应该去帮谢学姐拍几张照片”唐文俊冲着成默眨了眨眼睛,狡黠的笑道。

    “她如果需要别人帮她拍照片,多的是人帮她。”成默淡淡的说道,接着快速的走过了唐文俊,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实际上成默却忍不住小心翼翼的看了谢旻韫一眼,她站在导游韩欢和领队张莹莹旁边,拿着单反在专注的拍摄着天使长米迦勒的铜像。

    成默心道:路痴学姐还真是谨慎,估计她是一点都敢到处走动的,在法国不谨慎不行,谷歌地图在这里一点都不好用。

    成默全然不知自己也在谢旻韫的镜头范围之内,并被某人“下意识”的拍到了好几张恰好出现在镜头中的照片

    所谓的自由活动,也就是拍照时刻,等一种学生重新聚集,一行人前往下一个景点,附近不远处的双叟咖啡馆和花神咖啡馆,两家咖啡馆相对而立,前者海明威、毕加索曾是那里的常客,后者则是大名鼎鼎的徐志摩到过的地方。

    午餐也就是在这附近的一条巷子里稍微偏僻一点的咖啡馆里进行的,名气自然是没有刚才参观的那两家咖啡馆大,但环境尚算不错,由于位置有限,拼桌当然是难免的,这个时候谢旻韫没有办法自己一桌,或者和领队还有导游坐一起了,因为韩欢和张莹莹吃的和其他人不一样,所以根本没有坐在大厅里

    谢旻韫端了沙拉和一碟法式醃渍牛肉随意的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唐文俊这一次学聪明了,没有打算叫谢旻韫过来,而是准备扯着成默和成浩阳坐过去,反正他们也没有办法和冯蕾婷她们四个女生坐一起,因为这里最多只有六个人的桌子,如果和她们凑一桌,成默怎么办?

    虽然说成默并不在乎这一点,但唐文俊是决计不肯放弃他将来进入长雅的靠山的。

    就在唐文俊带着成浩阳和成默端着沙拉和主食向谢旻韫那张桌子走去的时候,却被另外三个女生捷足先登,给坐了,唐文俊只能退而求其次,打算叫成默和成浩阳坐在谢旻韫旁边的那张桌子,然而就在唐文俊拉开椅子的瞬间,椰子男和圆寸男径直坐在了四人座的另外两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