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三章 不期而遇
    (感谢奇遇天堂的万赏)

    谢旻韫冷寂的声音,立刻将两个正在微笑着的男生的表情给冻结住了,椰子男满心尴尬的刚打算说“不好意思”,谢旻韫就回过了头,继续看她的电子书。

    这样的男生谢旻韫见多了,她一向都没有什么好脸色给。

    椰子男挥舞在空中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放下来,他窘迫的神情让整个车厢的人都有些愉快,看别人出洋相,尤其是看别自己优秀的人出洋相,是绝大多数普通人最热衷的消遣。

    唐文俊见椰子男和圆寸男被谢旻韫无情打脸,嗤笑道:“嘿嘿!活该!不愧是我的偶像,酷的没边了!”

    “我看我们两个还是别坐我哥哪里去了!”成浩阳则庆幸自己刚才没有一时冲动为了两百欧元喊谢旻韫坐到他们这边来,真要喊了,估计比这两个男的死的还要惨。

    “靠,你怎么这么怂?就算不说话,偷拍两张照片也可以啊?”唐文俊一脸鄙视的看着成浩阳。

    成浩阳摇了摇头,“我反正不去。”

    “怕毛!”唐文俊站了起来扯了扯成浩阳,他还想偷拍了谢旻韫的照片发给他表哥,让他表哥孙大勇震撼一下

    成浩阳无奈,只能也站了起来。

    唐文俊拍了拍波波头冯蕾婷的肩膀,冠冕堂皇的说道:“我和成浩阳陪下他堂哥去,他堂哥一个人坐哪里怪可怜的。”

    冯蕾婷回头白了唐文俊一眼,很莫名其妙的说道:“你们去就是的,跟我说什么?”

    唐文俊笑道:“认识了不就是朋友么,当然要说一声,要不然多不礼貌。”

    冯蕾婷“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唐文俊见冯蕾婷不再理他,就推着成浩阳朝车厢后面走去,成浩阳尽量不去看坐在谢旻韫背后的两个男生,但他的表情还是有些不自然,深怕别人误会一般,隔着老远就开口:“默哥,我们过来陪你了”

    成默听见有人喊他,抬起头,看着正在朝他走过来的成浩阳和唐文俊,摘下耳机,有些奇怪的说道:“没关系,我说过不用管我,我一个挺好的”

    听见有人好像在和成默说话,正在看电子书的谢旻韫也情不自禁的竖起了耳朵,稍稍抬头看了一眼正在走过来的成浩阳和唐文俊。

    成浩阳和唐文俊都敏锐的注意到女神的目光在他们身上停留了,各自精神一振。

    “这不,我们下学期也要进长雅了吗?对长雅的生活还是挺好奇的!想咨询一下你!”成浩阳背后的唐文俊冲着成默笑着说,长雅两个字还特意的加重了一点语气。

    成默依旧没注意到斜对面背对着他的是谢旻韫,推了推眼镜,淡淡的说道:“除了竞争激烈一点,跟其他高中没什么区别。”

    “不是吧?我表哥说长雅可好玩了,成绩好有成绩好的玩法,成绩差有成绩差的玩法!”唐文俊有些夸张的回应。

    这时谢旻韫将手中的kindle放在膝盖上,转头看着成浩阳和唐文俊,平静的说道:“好玩?长雅和其他学校相比,还是有很大区别的,长雅有的不止是学习,竞争,还是一些狡诈之徒的游乐场,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沦为玩具”

    谢旻韫突然的发言,让刚准备坐下的成浩阳和唐文俊都震惊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谢旻韫,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谢旻韫居然会和他们说话,两个人也没有注意到谢旻韫都说了些什么,张口结舌的看着谢旻韫完美无暇的面容,脸都胀红了。

    谢旻韫也没等成浩阳和唐文俊回答,转头看着成默,假装若无其事的说道:“听到你的声音才发现还真是你,好巧。”

    成默后知后觉,偏头看着坐在他斜前方的谢旻韫,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谢旻韫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所以跟踪他!接着仔细思考了一下,按照谢旻韫后来和他划清界限的态度,应该不会才是,难道这真是巧合?

    成默百思不得其解,面无表情的盯着谢旻韫的脸,学了微表情的谢旻韫已经不那么容易让他看出心理活动,他沉默了片刻轻轻说道:“确实是挺巧。”

    “你不要误导新生,让他们以为在长雅生存很容易,你得告诉他们,必须要时刻提防你这样的狡诈之徒才行”谢旻韫冷笑。

    成默感到有些奇怪,谢旻韫主动搭话就算了,为什么态度还这么恶劣?莫非是在学期末的学点赌博中输了不少学点?按道理应该不会啊!她是知道我在其中搞了鬼的。

    成默有些头疼,斜对面这个对他忽冷忽热,一惊一乍的女生他越来越看不透了,于是继续摆着扑克脸道:“我只是让他们提前认识到社会的残酷而已”

    “社会残酷?我觉得你是不是对这个社会有所误会?赌博这种事情在我们华夏可是明令禁止的,更何况你和杜冷”谢旻韫见好多人在看着他们两个,也不好说的太清楚,于是顿了一下语焉不详的说道:“连赌局都算不上,就是个骗局”

    “华夏股市不也是个骗局吗?有什么区别?”成默愈发头大,这等于就是自己有个把柄在谢旻韫手上,他也不敢对谢旻韫置之不理,别人闹腾的话,有杜冷撑着翻不出花样,但谢旻韫就不一样了。

    “骗局?这种话可不像你能说出来的,美国股市很完善就没有赔钱到倾家荡产的事情吗?股市可不是赌场”谢旻韫继续不依不饶。

    成默摇头,“这样说确是有歧义,应该说股票市场其实就是个赌局,它跟绝大多数赌局一样,深陷其中的绝大多数人会输掉,区别只在于赢的机率,就像在21点这类的理性赌局到老虎机,到彩票,你赢的几率从几十分之一到几亿分之一,你赢的回报是几率的倒数,所谓的zero-sumgame(零和博弈)。回到股票上来说,长期投资相当于种树,但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是做的短期交易,这叫做‘炒股’,短期内上市公司是不会变出多余的钱来的。既然短期上市公司不能变钱出来,那炒股赚的钱就来自于别的亏钱的人,所以短期炒股又变回了zero-sumgame因此股市当然就是赌局。”

    谢旻韫针锋相对的说道:“你这是对‘炒股行为’的误读,炒股对于整个市场而言并未创造出新的风险,对于单个参与者来说这个风险更多的是alulatedrisk(预算风险);若该参与者未能在第一时间炒股,本应他承担的风险会依然存在,只不过该风险被金融机构例如承销商、投资机构、个人投资者所承担。而赌博游戏中收益更依靠随机结果,参与游戏的风险仅仅是为了满足参与者的乐趣而创造出来的;在他开始这个赌博游戏之前,该风险并不存在。正如arrenbuffett(华伦巴菲特)在他向finanialcrisisinquirymission(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提供的证言中所提及:gamblingi女olves,inmyvie,thereationofariskherenoriskneedbereated.“(在我看来,赌博涉及到创造一个没有风险的风险。)

    “炒股虽然不是人们狭义认识中的赌博,但在广义上看,它确是就是赌博”

    一连串中英文夹杂的对话让一车的人都有些懵比,内心os全是:“卧槽!怎么他们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长雅的学生都这么牛逼?才高中就开始讨论赌博和股市?这英文怎么说的这么地道?我这种嘴都张不了的半吊子怎么比?”

    两个人争执的不亦乐乎,周围的其他学生已经看呆了,尤其是刚才和谢旻韫搭讪的椰子男、圆寸男,看着谢旻韫和样子普通的成默吵架吵的一脸专注,像是在参与辩论会一般,十分目瞪狗呆。

    至于成浩阳和唐文俊本来还想要插话,然而发现按照他们的学识水平说话,只能徒增笑话,只能木无表情的看着成默和谢旻韫你一言我一言的说到客车快要到达机场高速的收费站

    “你不是说你堂哥肯定不认识谢旻韫吗?”唐文俊扭了扭有些发酸的脖子,转头对成浩阳低声说。

    “你不是说我堂哥成绩不怎么样吗?”成浩阳表情依旧有些麻木的回应。

    “看样子你堂哥和谢旻韫关系不简单啊!这样我和谢旻韫合照不是有机会了?”唐文俊兴奋了起来。

    “是不简单,但似乎是水火不相容吧?”成浩阳侧头看着谢旻韫和自己堂哥似乎不会停止的争执叹气道。

    “你懂个屁,打是亲,骂是爱”

    “靠!那杨老师经常骂你,就是爱你咯?”成浩阳反驳道。

    “当然,那就爱之深,责之切”

    “你看我堂哥那样子,会有女孩子喜欢吗?”成浩阳一点都不愿意承认像谢旻韫这样的女生会喜欢自己的堂哥。

    唐文俊又转头认真看了看带着黑框眼镜,穿着简朴的成默,小声嘟哝:“好像也是”

    这时大客车已经停在收费站口子,等待前面的车过站,领队张莹莹拿着耳麦说道:“马上就要到机场了,大家拿好自己的东西,千万不要忘记什么了坐在后面的那一对你们两个不要吵了,已经吵了二十多分钟了,实在要吵也吵点我们大家听的懂的或者来个情歌对唱什么的”

    “谁要和他唱情歌!”谢旻韫有些生气的看着打断她说话的领队张莹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和成默是在参加夏令营,这个车上除了他们两个还有四十一个人,这叫谢旻韫有些脸红,连忙对张莹莹说道:“领队,不好意思”然后马上转头转过头望着窗户外面,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整个车厢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似乎,看上去十分冷傲的潇湘女神谢旻韫,也有很可爱的时候。

    成默也转头看着机场上空正在起飞的飞机,钢铁铸造的巨鸟从他的头顶掠过,飞向远方。

    好像,不期而遇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