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九九章 会迷路的人会有好运气
    成默走到公交车站的时候,谢旻韫也在,她依旧背着她那个水手旗领一样的书包,这个时间点长雅的学生们基本都走完了,而大学生们大多也已经放了暑假。

    平日里喧闹的街道沉浸在一种夏日特有的灼热的安静中,走在斑驳阳光下的零星行人都懒洋洋的,身后的师大篮球场寂静无声,只有篮球架的影子孤单的伫立。

    202即将到站的时候,携带着一股焦躁的风,拂起了站在马路边谢旻韫的黑色长发,刹车声过后,汽车刚好停在了她的面前,谢旻韫抓着把手,迈开两条明晃晃的大长腿踏上了公交车。

    于是闷热的夏天,变的清凉了一些。

    成默隔着几个人跟在谢旻韫后面登上了公交车,顿时闷热被冷气消减了一些,他和谢旻韫并不经常在公交车站碰到,但是能碰到的机率也不低,所以没什么好意外的,但成默不知道,今天是谢旻韫刻意的等了他,他更想不到的是谢旻韫居然听见了他和杜冷的全部对话。

    不过就算成默知道谢旻韫知道了,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这并不会多大的改变两个人的关系,他们依旧是两个世界的人。

    可命运就是这样奇妙,在关键的节点上,发生当时看起来并不算要紧的事情,却会深远的改写故事的走向。

    有些情节发生早一点,或者发生晚一点都不叫做巧合。

    巧就巧在正当其时。

    成默走上202,看见谢旻韫的身前有个位置,然而她却没有坐,成默犹豫了一下,想到自己最近和谢旻韫的冷淡关系,于是视而不见的抓住了吊环,站定之后静静的凝视着窗外。

    谢旻韫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成默一眼,见他丝毫没有要走过来坐在座位上的意思,心里略微有些失望,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刻意的等成默。

    想要说声,对不起?我误会你了!?似乎这种事情对于成默来说毫无意义,也许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想法,要不为什么他从来没有打算给自己解释过?

    想要问他为什么拒绝杜冷?生命那么珍贵,何必为了一点自尊放弃?可当初是不是自己掷地有声的告诉他人该有所坚持吗?

    又或者想问他,自己有没有什么能够帮的上忙的?他连杜冷的帮助都不接受,更何况自己,再说,这种事情自己现在真能帮助他吗?只有求助母亲。可按照母亲的性格,只会冷漠无情的拒绝吧!

    谢旻韫一向古井无波的心里,涟漪阵阵,可想说的话那么多,想问的事情那么多,她却始终没能够开口,两个人隔着好几个人,站在并不算拥挤的过道里,都望着窗户外面的街景在202的摇晃中慢慢流淌。

    谢旻韫几次偷瞧了成默的侧脸,却始终没能叫他出的名字。

    她心乱如麻,想自己也许应该找一个完美的借口,比如有关于微表情学习的事情要咨询,又或者想要购买什么心理学的书,可想来想去都觉得有些虚假,成默的眼睛那么厉害,一定会看穿自己就是借机找他搭话。

    这么丢脸的事情不能做。

    就在谢旻韫纠结着胡思乱想之际,202已经开过了满目波光的湘江一桥到了五一广场站。

    她该下车了,也许下次再见就是九月份开学,但她别无他法,只能下车,谢旻韫有些遗憾,冷着脸在一众偷窥她的视线中走到了后门。

    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有些生气,也不知道自己是生气成默那石头一样的性格,还是气自己为什么这么傲娇,很多事情明明只要开口询问就能化解,可他不说,自己也就不问。

    下车走了几步,听到202关门的深远,谢旻韫回头,想再看一眼公交车上的那个身影,然而却吓了一跳,因为她发现成默就在她身后,她稍稍楞了一下,嘴唇微张红着脸,刚打算质问成默是不是在跟踪她。

    还没有来得及发声,成默就面无表情的与她擦肩而过,朝着街道的另一头走去。谢旻韫知道成默的家不在这里,他对逛街也没有爱好,没有重要的事情,肯定不会在这里下车。

    因为上午不小心偷听到了成默和杜冷的对话从而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谢旻韫忽然对这种事情全然不反感,虽然有些不礼貌,可强烈的好奇心终究还是战胜了她。

    于是谢旻韫远远的跟着成默穿过人流,她紧紧的盯着成默那消瘦的背影,走过了摆满五颜六色零食的良品铺子,走过了放着g大调小步舞曲的钢琴店,走过了挂着帘子的日式拉面店,直到一家门面颇大的旅行社,她看着成默径直走了进去。

    谢旻韫犹豫了一下,背着书包远远的假装不经意的走过那家旅行社,透过宽大的玻璃窗看见成默坐在一株绿色节节高的旁边,穿着衬衫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正在跟他说着什么。

    毫无疑问,他暑假应该是要去旅行,他是要去哪里呢?

    “他去哪里关我什么事?他做什么都和我没有关系,我凭什么关心他?我为什么要关心他?”谢旻韫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转身打算原路返回,然而她走的方向却和地铁站的方向背道而驰,路痴在她心有所思的时候更加严重了。

    “他这种没有朋友的人,一个人去旅行吗?颜亦童和付远卓他们应该算不上朋友,只是同伴而已,只是短暂旅途上的走散了也不会觉得伤心的同伴可你连同伴都没有,你还担心别人没有朋友陪伴去旅行?真是荒谬。”

    谢旻韫被太阳照的汗如雨下,夏天真是个既糟糕又愉快的季节,痛并快乐着,她拿纸巾擦了擦汗水,才想到自己应该走到楼宇间的阴影里,当她走进阴影中,路过敞着门的奶茶店,被里面吹出来的凉风吹的心头舒畅时,才发现她既没有看见开始路过的良品铺子,也没有看见那间放着g大调小步舞曲的钢琴店,更没有看见挂着布帘子的拉面店

    “真是个笨蛋,又走错路了!”

    谢旻韫抬头看了看四周,按照记忆去找那些标志性建筑,然而那些高楼大厦似乎长的一模一样,她站在原地定睛去看那些五颜六色的广告牌,直到发现了一块熟悉的播放着地产广告的巨大屏幕,才确定了方向,小心翼翼的朝着来路走去。

    虽然她可以问路,想必路人是很乐意被她这样的漂亮姑娘问路的,然而她却没有去问,宁愿自己摸索着前进。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谢旻韫终于看见了开始成默进入过的哪家旅行社,她情不自禁的朝里面望去,旅行社里已经没有了成默的身影,在炎热的中午,整个旅行社的大厅空荡荡的,玻璃里面的那株绿色节节高显得有些孤单。

    谢旻韫心想:“天气实在有点热,或许我该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暑假好像还没有什么计划,也许也能旅行一下,走走看看,这家旅行社应该不错,我就进去问问看”

    于是谢旻韫稍作犹豫,还是推开玻璃们走进了这家旅行社,她径直走向开始成默坐过的位置,脖子上挂着工作牌穿着白色条纹衬衣的女工作人员正在吃盒饭,谢旻韫又一次犹豫了,这个时候打扰别人似乎不太好,去打听另外一个男生去哪里似乎更不好,她站在原地,凝滞了一下,转身准备离开。

    “同学,请问有什么能帮助你的吗?”

    谢旻韫手里拿着欧洲艺术夏令营的资料还有定金单走出了旅行社,给她办理手续的工作人员送她到门口,“谢同学,记得尽快把你的护照送过来,最迟后天。”

    谢旻韫点头,“我下午就送过来。”

    两人道了再见,她将资料卷成筒状,握在手里,离开了旅行社朝着地铁站走去。

    这个城市上空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信号,每一段频率都有它的接收者。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刺猬,他们保持着谨慎的距离,只有开口才能看见彼此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优雅。

    谢旻韫决定先开口。

    2018年7月1日。

    暑假开始了。

    这似乎和曾经的暑假并没有什么不同。

    谢旻韫十七岁。

    十七岁的夏天,

    开始了

    (卷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