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九八章 谢旻韫
    谢旻韫

    身高:172cm

    体重:103斤

    罩杯:d-e

    生日:10月11日天秤座

    特技:全能,除了认路和谈恋爱。

    兴趣:剑道、阅读、灯塔学(注1)、玻璃设计、书法、小提琴、钢琴、油画

    座右铭:虽说这个世界并不完美,但它正处在一条缓慢通向完美的路上;也许,它在每一个瞬间都是完美的,一切罪恶本身就已经蕴含着宽恕,所有的盛开都蕴含着腐坏,所有婴儿都蕴含着死亡,所有的逝去都蕴含着永恒,正如所有的完美都蕴含着不完美……学会爱这个世界,不再拿它与某个我所希望的、臆想的世界相比,与一种我凭空臆造的完美相比,而是听其自然,探究它,聆听它,乐意从属于它。

    ———————

    炙热又沉闷的空气中,杜冷自信且沉着的疑问如突如其来的地震海啸,让站在楼梯间的谢旻韫短暂的陷入了一种被震撼的茫然失措之中。

    在这一个瞬间,成默在她心里被摧毁过又重建,再一次被摧毁,又一次被重建的形象,彻底的崩塌了。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那只是自己对她的一种误读。

    莫名的谢旻韫觉得很难过,她实在很难想象一个年轻的生命该如何冷静的对待随时都会降临的死亡,虽然人们总说着时间易逝,生命不过沧海一粟,可这简短而又苍白的铺陈,是放眼整个人类历史而言。

    对于每一个个体来说,在最美好的岁月,最精彩的年华,在这样的可以放肆张扬生命力的时候,要既安然又平静的等待冷酷无情的死神,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努力的活着,这需要多么强大的意志。

    此时此刻,谢旻韫才明白成默面无表情从容不迫所说的:“你们这种幸运儿又怎么能够体会我们这样的人的不幸。”潜藏着多么大对命运不公的嘲讽。

    当时她不能懂,因为她觉得成默的眼光太狭隘,她甚至觉得自己十分愿意和成默交换人生。

    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红色贵族,她的人生基本已经确定。读书、学习、充实自我,拿一个光辉亮眼的学历,然后嫁给某个政治盟友家的公子。

    比如说万家的公子万胜,万胜当然很不错,长相学识都无可挑剔,似乎也是真心喜欢她,好吧!那就和他结婚,然后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想必他会很忙,自己闲暇的时光将会很多,但那并不意味着自己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她必须应酬交际,她必须维护大人物的太太们的朋友圈,她必须参与到家族内部的勾心斗角。

    不管她和对方的感情好还是不好,不管对方在外面是不是三妻四妾,甚至有私生子,她都要保持着和对方的夫妻关系,生出一个儿子来,悉心培养,让儿子成为接班人.....

    好让家族的荣华富贵得以绵延。

    虽然她才17岁,可她甚至能想到她八十岁的生活将是怎么样的。

    也许在任何人眼中这样的生活都是一种完美。

    可在谢旻韫眼里,这种生活诚如她的微信头像,就是一种螺旋错觉,是一个由同心圆所组成的漩涡,让她的人生在不停的旋转中坠入深渊。

    命中注定这种东西,当它清晰可见时,就会变成一条束缚着人的身体与灵魂的锁链,它会越缠越紧,直到叫人窒息。

    每每想到未来,谢旻韫就无比的羡慕那些生而平凡的人。

    可她没有选择。

    即便是她最崇拜又讨厌的母亲,身为众多女性中的佼佼者,也逃脱不了命运的桎梏。

    她不停的想要挣脱,她表现的比大多数男生还要优秀,她拼命的让自己变的完美,希望将来无需将自己的身体和尊严献给一个不知所谓的人,希望自己能像母亲一样,能一定程度上控制自己的人生,能成为家族值得培养的对象,而不是只作为一个生育工具。

    她讨厌完美又不得不追求完美,以争取更多选择的权利。

    但这些挣扎,这些不忿,这些努力和成默所面对的残酷人生相比,又多么渺小。

    自己凭什么指责他对不公的妥协?

    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她原本以为是成默的心态有问题,现在才明白是自己的心态的有问题。

    谢旻韫站在楼梯间里觉得周遭的空气沉重粘稠的像是水银,她仿佛听见了命运之神对她无情的嘲讽:“你看你装腔作势的感受着普通人的生活,你刚刚学会乘坐地铁,你刚刚懂得骑共享单车,你吃着便宜的食物,穿着和大家一样的校服,你觉得你能甘之如饴,可你以为这就是普通生活了么?”

    “那么你现在知道什么是普通生活了吧!是在灾难与不幸降临的时候,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走向深渊。”

    “现在,你还愿意和成默交换人生吗?”

    谢旻韫额角已经缀满了汗珠,她第一次觉得自己肤浅的可怕,她想起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的一句话:我年纪还轻,阅历不深的时候,我父亲教导过我一句话,我至今还念念不忘。“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

    道理她一直都懂,可她还是不曾了解,命运能够对有些人有多不公平。

    谢旻韫转头抓着铁门把手稍稍探出楼梯间,她看见铺满耀眼的金色的天台上,杜冷和成默并肩而立,眺望着远处翡翠色的岳麓山,那一抹蜿蜒的绿色,在天际像是汹涌的波涛。

    成默的背影纤细又挺直,仿佛伫立于海天之间的一座灯塔。

    这一刻谢旻韫无比的期望成默答应杜冷的条件,她再也不觉得成默的妥协,是件应该叫人反思的事情。

    然而她却听见成默回应道:“杜冷学长,您的关心让我很感动,但想要和强者合作,自身也要成长为强者,我虽然算不上强者,但我觉得我还不需要他人的怜悯......”

    “我知道你有能力解决钱的问题,可你得清楚换心脏,并不只是钱的问题,合适的心脏源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找到的,你的时间可是很有限的。”杜冷稍稍皱眉,他觉得成默有些太不理智了,如此优厚又符合他需要的条件,他居然真的不多做考虑就拒绝。

    “再说,我对你并不是怜悯,而是认为你值得.....你能察觉到长雅的地下黑市,能察觉到学点赌局,并提前布局,实在是我仅见的洞彻力如此之强的天才,如果我没有猜错,大概你在参加我举办的六一聚会的时候,就在筹划这一切了吧?当时我还没有发现你的天才.....也许是被你和谢旻韫关系的嫉妒蒙蔽了双眼,也许是长期的顺风顺水让我逐渐骄傲了起来....”杜冷带着一丝自信的自嘲说道。

    “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这次的当头棒喝!”杜冷扭头看了眼成默的冷峻的侧脸,真是一个天生的军师人才,任何时候都能保持镇定和冷静,因为他的心脏不允许他激动,虽然是受客观条件的限制,可这也足够赢得他的尊敬。

    成默低着头,半晌过后,他第一次转头看向杜冷,“这样的条件确实超乎我的想象,但我暂时还不想贩卖我的人生....”

    “我说过,不要急着回答,你需要足够的时间去考虑,对你,我有足够的耐心.....”顿了一下杜冷又笑着说道:“不过旻韫你还是不要有想法了,颜亦童挺好的.....”接着杜冷又露出有些古怪神色说道:“好像,也很难.....他哥哥.....”

    成默打断杜冷,“我对任何女孩子都没有太多想法,自己的问题都还没有解决,没资格去说这些。”

    ————————

    成默回到班级里的时候,已经彻底的放了暑假,班级里的人早已散去,除了付远卓和颜亦童正在里面,神色有些不安的坐在位置上说话。

    “成默,杜冷没有难为你吧?”付远卓看到成默从教室前门走了进来,立刻站了起来大声问道。

    成默摇了摇头,“没有。”他还在想杜冷在衬衣上别的那枚徽章,图案和衔尾蛇的图案实在太像了,只是一个是蛇,一个是龙,一个只有一条,一个有两条,但在意象上是一致的。

    “那你们说什么说了这么久?我和副作用还去学生会办公室看了一眼,都没看见你和杜冷!”侧坐在成默座位上的颜亦童也转头看着正在走近的成默好奇的问道。

    “还能聊什么,自然是关于这次考试的事情。”成默暂时抛开关于徽章的思考,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他是不是不打算赔付学点?“付远卓挑了挑眉毛,显然如果杜冷真要这样做的话,他就准备找上门去了。

    成默摇头,“杜冷完全没有提这件事,我猜他会付,但是六十六万学点我们很难兑换出去,或者说只能低价兑换出去。”

    “大不了我们不兑换了,自己用,小卖部那么多好吃的。”颜亦童嘟着嘴巴,大言不惭的说道。

    “六十六万足够把小卖部搬空几次了。”付远卓翻了个白眼。

    “不管那么多了,为了庆祝这次辉煌的胜利,中午我请客.....”接着颜亦童又放低声音道:“要不要把宋希哲喊上?我们一起去吃大餐.....”

    成默看了下手机,摇头道:“今天中午不行,我约了人有点事情!”

    (今日两更,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