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九七章 天台上的太极龙与衔尾蛇(2)
    窗外的阳光照的人人昏昏欲睡,谢旻韫撑着下巴,看一朵马儿形状的云朵静静的被风儿吹着跑,她的人生依旧是那么的安静而刻板,按照命运的旨意机械的向前。

    周围的喧闹声响成一片,所有人都在小声讨论着这次期末考试的学点赌局,因为贪婪,此刻班级里哀鸿遍野,这让谢旻韫的孤独感更加强烈,知道真相也未必是件幸福的事情。

    因为懂的更多,知道的更多,拥有的更多,所以别人的青春和她的是不一样的,她的周围是完整而庞大的黑暗,她分辨不清楚那些举着烛光的人是好心还是陷阱。

    有些时候谢旻韫还真羡慕那些可以天真无邪相信别人的人。

    谢旻韫正在发呆的时候,忽然之间感到手机在书包里一震,应该是收到了一条短信,学校里知道她电话号码的人并不多,基本上都是知道她身份的人,除了一个成默并不了解她的真实身份,也从未曾打听过。

    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给她发信息,有她号码的人都知道她不怎么回信息,有些时候甚至不会第一时间看,但在这个时候谢旻韫还是从书包里掏出了手机。

    谢旻韫点亮屏幕输入密码,居然是付远卓发给她的短信,说成默可能因为期末考试学点赌博的事情被杜冷找麻烦,希望她能跟杜冷说一下,要杜冷不要太过分。

    虽然付远卓说的语焉不详,但谢旻韫却比付远卓想象的还要了解这件事的多,毕竟谢旻韫才是最早知道成默想要在期末学点赌博上分一杯羹的人。

    当时谢旻韫对于成默的做法是支持的,她并不喜欢杜冷这种把其他学生当做傻瓜来愚弄的做法,觉得给杜冷一些教训也是件好事,说实话,刚开始谢旻韫觉得成默虽然其貌不扬,但很深刻、很有趣,在他身上谢旻韫也感受到了一种孤独感,以及一种对她真实而自然的冷漠,这种淡漠让谢旻韫感觉到和成默相处很安全,很舒服,让她似乎找到了一种有了同伴的感觉。

    不是朋友,只是同伴.....

    然而后面谢旻韫发现成默三观实在有些歪,于是不想在和成默有更深的交集。

    但如今杜冷要找成默的麻烦,谢旻韫还是打算干涉一下,毕竟她还欠着成默教授微表情的人情,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和成默扯平。

    于是谢旻韫略作犹豫,给付远卓回了个“好”,就举手说肚子疼,离开了班级朝学生会办公室走去。还在走廊的时候,谢旻韫就刚好看见了低着头的成默,他那消瘦的侧影在楼梯间一闪而逝。

    谢旻韫有些奇怪,快步跟了上去,刚到楼梯间就听见了杜冷辨识度极高的醇厚嗓音在楼梯间里回荡,“mao主席说过,天下事最怕讲认真二字....凡是只要全心全意的认真去做,就一定会有好结果.....”

    谢旻韫停住了脚步,站在楼梯间的转角处,静静的聆听两个人的脚步声和杜冷的说话声在楼梯间交织向上。看情况杜冷似乎并没有要为难成默的意思,于是谢旻韫并没有冒然上前,而是打算在悄悄观察一下。

    等杜冷和成默的脚步声上了一层楼,谢旻韫便迈着轻盈的步伐,小心翼翼的跟上了两个人的脚步。

    当谢旻韫听到杜冷打开天台铁门的哐当声,接着杜冷说出了那句反转:“这个世界上想要成功,要么成为一个强者,要么和强者联合。”

    谢旻韫便确定了杜冷并没有为难成默的意思,而是想要招揽他,这让她松了一口气,如果她能不出面是最好的,她既不想杜冷误会什么,也不希望成默误会什么。

    虽然她猜测成默这样的人一定不会误会就是,可终究只是猜测,她不能给对方遐想的空间,这是谢旻韫一向的为人之道。

    想到成默,谢旻韫真的觉得很惋惜,虽然华夏的现状就是“不道德”(不道德不等于违法)的人更容易成功,但是谢旻韫认为,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就该有所坚持,就算不向善,也不能与“恶”同流合污。

    可成默这种人明显的以自身利益为导向,只要不触犯法律底线,道德不道德不以世俗为标准,只要符合他的心意就敢去做,这是谢旻韫完全不能接受的。

    不过谢旻韫依旧很好奇成默会不会接受杜冷的橄榄枝,谢旻韫清楚,如果成默愿意进入杜冷的圈子,他这样的人将来的成就肯定不可限量。

    作为天生的上位者,谢旻韫当然明白成默这次在期末考试中与杜冷的战斗,就是教科书一般的操作。

    简单来说,在华夏,如果把升官发财的竞争比作考试,那这种考试的监考很不严格,监考老师宣传的考场规矩很严,但是执行不严(或者对有的人严对有的人不严)。

    有人胆子小但能力特强,靠硬本事考出了高分;有人胆子小能力弱,只能成为炮灰;能力中等胆子小的人成为陪衬;有人胆子大能力弱,于是被抓。

    而像成默这种就是能力强,胆子大,靠本事和作弊就能操纵考试排名,实际上杜冷也是一样,不过杜冷大致上是在规则之内游戏。

    抛开考试,去看学点赌博上两者的博弈,杜冷和成默的操作手法完全不一样。

    杜冷这种具体操作方法,都已经写进了工学院、商学院等的教科书里面,属于光明正大的手法。而成默这种,属于社会阴暗的一面,是不写进商学院教程的。

    这两种操作方法,对当事人的智商、知识要求都很高。

    而成默之所以能算计赢杜冷,不仅仅是杜冷小看了成默,还因为在一个法治不清明的国度(长雅),用第二种方法,更有优势。

    因为靠不道德乃至违法的方式发财,其经济学本质是谋求更宽松的约束条件,成默比杜冷更加的无视规则,所以自然能赢一小步。

    当然,此刻依旧胜负未分,一切要看两人的谈判,看杜冷是如何打算的。

    总而言之,此刻站在天台上的两个人都是深谙世界运行规则的佼佼者,假设两人真的能通力合作,谢旻韫觉得华夏历史上一定会写下两个人的名字。

    此时谢旻韫站在楼梯间里,靠着墙壁偷听天台上的两个人谈话,居然心里升起了一种隆重感,像这样精彩的博弈,在成人世界都少见,更不要说在高中了。

    谢旻韫心跳微微加快了一些,她很期待成默和杜冷的对话。

    夏天的中午没什么风,楼梯间由处在天台的一侧,成默和杜冷大概是站在天台的边缘,因此离楼梯间并不算很远,两个人的声音在灼热的空气中十分清晰。

    此时谢旻韫并不知道道自己将会听到一个叫她万分意外的事情。

    ————————

    站在天台高大的铁丝网边的成默和付远卓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人在屏息凝神偷听他们的对话,虽然美景当前,晴空万里,在他们的眼前展开的是一片清艳的蓝色,清净了云翳,在长天的尽处,绵延着无边的碧水。

    但两个人的感受并不算舒适,要知道湘南七月的阳光,其猛烈程度足够让人头晕目眩。

    “先跟你说声抱歉,原来有些小看你了,以为你不过是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现在才发现你比我想象的聪明的多,原谅我的后知后觉.....”

    尽管遭受了如此重大的挫折,杜冷依旧能够扬着他标志性的阳光笑容,也许没有发生早上那件事,他不能如此的坦然,但现在杜冷觉得自己已经超脱了一般人的范畴,能够站在一个更高的维度俯瞰众生,因此对于成默谨慎而节制的行动,杜冷是比较欣赏的。

    假设成默真让颜亦童得了第一,明目张胆的挑衅蹬鼻子上脸的话,杜冷肯定是不会心平气和的和成默说话的,所谓利益集团的斗争也是这样,只要撕破脸的程度到普通人都知道了,那就是你死我活,只要不撕破脸大众不知情,那就能够谈.....

    “我只是想赚点零花钱而已,并没想到会出现黑天鹅.....”成默面无表情的回应道。

    “黑天鹅?”杜冷摇了摇头,“我并没有追究这件事的意思,也不好奇你究竟是怎么完成作弊的,我猜答案应该是在答题卡上,付远卓和宋希哲的答案想必都是你写的,至于如何瞒天过海,我想这些小细节应该难不倒你....”

    杜冷将事情猜的八九不离十也在成默的预计之内,其中的细节确实也无关紧要,让付远卓考全年级前三不容易,但让他靠零分很简单,成默将自己的答题卡写上付远卓的名字就行,为了掩护两个人交卷的行动,通常两人都会选择有人一起交卷的时候递卷子,老师因为要盯着考场,根本不会看卷子,这就让他们有了可乘之机。

    接着出去了之后,成默又把在考试中提前写好的宋希哲的答题卡给提前交卷的颜亦童,由颜亦童在最后交卷监考最松懈的时候暗中递给坐在走廊窗户边最后一个的宋希哲。

    座位是电脑按照学号随机分布的,宋希哲黑进了学校主机修改了这一结果,得到了最方便他拿到答题卡的位置。

    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成默强大的答题能力上。

    但不管杜冷猜的对不对,承认肯定是不能承认的,成默表情淡然的说道:“我和宋希哲并不认识,如果你坚持认为是我从中作梗我也无能为力,我想你找我来,也不只是为了这件事吧?如果只是为了这件事,我只能抱歉的说,真不是我做的,我只是帮付远卓完成了一个考进前十的心愿而已。”

    “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我当做是你做的了,但我说过不追究就不会追究,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找你来,确实主要也不是问这件事,而是问你想不想做学生会副主席?”

    成默并没有预测到杜冷竟然还会愿意不计前嫌,继续招揽他,在他原先的对杜冷的观察中,认为杜冷并没有这么宽广的胸怀。

    成默没有说话,于是杜冷继续说道:“于俊山见识有,能力也有,但格局小了一些,但有你帮他就不一样了,我相信在你的帮助下,长雅学生会能做的更好.....”顿了一下杜冷将双手背在身后,望着远方,“无论是地上的,还是地下的...其实我还弄了一个小组织,叫做龙血会,都是一些志同道合又有理想有根底的人....”

    “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当过干部,唯一一次当组长,第二天就被撤职了,我想我可能不太适合做管理别人的事情....而且,我真的不擅长和别人打交道.....”成默自然清楚这是杜冷变相的示好,也是邀请自己进入他的圈子,可成默和付远卓一样,更喜欢自由,不愿意被束缚,即便通过杜冷能获得更好的资源,成默也不打算屈居人下。

    “成默,虽然付远卓的资源也不错,能给你提供一些机会,但他本身并不是一个做大事的人,如果你只是想赚点钱,找他没错,如果你想成就事业.....强者只有和强者合作才能赢得世界,我想这个你应该清楚....”杜冷对于成默的拒绝不以为意。

    “我不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并不想做多大的事情.....”其实成默最大的心愿就是在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建立一所巨大的图书馆,这里能找到世界上所有的书,他能从早到晚在阳光中,在灯火里,在星光下,不用担心生存,一茶一饭,静静的看书就足够幸福了。

    他可以不和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交流,其他人多冰冷都无所谓,不被需要也无所谓,只要有书籍在,他就有安慰,对于物质的渴望,对于成就的渴望,成默的需求很低.....

    “哦~!?”杜冷轻叹了一声,转头看着成默带着淡淡的怜悯,“连活下去都不想吗?”

    成默的心里短暂的空白了一下,但瞬间就从杜冷的口气中判断出他并不是威胁,应该是知道了自己有心脏病的事情,他并没有去看杜冷,只是在耀眼的阳光中眯了一下眼睛,望着天际尽头一朵像马儿的云,“人生便如同这浮云,天地间随命运的风飘零,时岁与生死本是凡人无法可想无计可施的事情,只能尽已力,从天命....”

    “天命这种东西,你要争,所谓天命想必是不会垂怜连弱者的,你的病历我都弄到了一份,如果愿意争上一争,我愿意帮你这个忙,在你高中毕业之后,替你找心脏源,安排最好的医生帮你做手术....不必现在回答我,好好考虑一下,这个学生会副会长你当还是不当?”杜冷似笑非笑的看着成默说道,他觉得成默一定没有办法拒绝自己的提议。

    杜冷之所以如此看重成默,其一,是因为成默确实有能力,够聪明;其二,在知道自己将获得“力量”之后,他认为自己完全驾驭的了成默这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成默也没有想到杜冷的行动力这么强,居然都已经知道自己有心脏病的事情了,他半晌没有说话,如果没有乌洛波洛斯的存在,他没有选择,只能去当这个副会长,但他如今的选择很多,并不需要杜冷这种夹带条件的帮助,可马上拒绝似乎又会让人起疑心,于是他只是沉默着,假装在思考。

    杜冷拍了拍成默的肩膀,以一种气魄宏大的态度说道:“成默,这个世界如此精彩,它瑰丽神奇的程度是你难以想象的,难道你就不想多体会一下?”

    (二合一更新,今日三更达成,还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