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九五章 反派的尊严
    不管台下的长雅学生们如何想,既然老师们都承认了这次成绩真实有效,那他们还能怎么样?再多的质疑都无济于事。

    杜冷看着台上神采飞扬的付远卓,面容沉了下来,如果成默以为他绑上了付远卓,就能高枕无忧那他会让他明白那绝对是一种错觉,他绝对不会允许明目张胆和他作对的人还能若无其事的在暗中嘲笑他。

    刚才去打探消息的于俊山回到了杜冷身边,“我刚才问了莫老师,凡是高一(9)班参与了成默开办的补习班的,成绩上涨幅度都特别大,就连孙大勇都从五百多名跳到了三百多名,老师们都看了成默给这些补习的人选的题库和划的重点,准确率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可以说只要认真学了,要考一个好名次并不会很难虽然付远卓考第二名有些不可思议,但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再说他们调了考试时的监控,两个人坐的很远,没有可能作弊”

    “那第一名是谁?不会是颜亦童吧?”

    于俊山神色复杂的摇了摇头,“不是。”

    “那是谁?”杜冷转头有些惊讶的看着于俊山问道。

    恰好此时吴磊宣布到了高一期末考试的第一名,杜冷立刻回头看着台上的校长吴磊,这一次校长并没有卖关子,直接了当的宣布,“下面公布高一年级的期末考试第一名,全科满分,高一(2)班宋希哲!”

    先是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所有人的表情上都写着“宋希哲是什么鬼?怎么竟然不是成默!”

    接着,整个礼堂炸了锅。

    典礼结束之后,学生会的全体成员以及参与过设置赌局的一些人都来到了学生会办公室,办公室并不大,容纳不下二三十个人坐着,于是只有几个正在统计数据的人坐在电脑前面,至于其他人则全部站着,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小黑板上悬挂着国旗和校徽,窗台上摆着好几盆君子兰,一旁的饮水机还在咕噜噜的翻着水泡,空调嗡嗡作响,但似乎没什么作用,空气还是十分的闷热。

    杜冷背着手站在工作人员的背后看着他们统计数据,整理出这场赌局的收益。

    整个办公室都沉浸在一种诡异的沉默之中,谁都在期待着最后的结果出炉,希望事情不至于过于糟糕,甚至期待着宋希哲考第一真的只是一次“黑天鹅事件”,而不是某人的阴谋。

    沈梦洁眼睛都还有些肿,看着窗户外的阳光都觉得是惨白的,虽然成默依照诺言考了零分,但她还是无比的憎恨成默,甚至希望杜冷会冷酷无情的将成默打入地狱。

    对于她来说学生会的分赃就是最后的希望了,如果说杜冷按照承诺将盈利的大部分按贡献比例分掉,那么她应该能偿还掉债务

    此时此刻沈梦洁的手都有些颤抖!

    “结果出来了,这次我们收到的总赌资是七十九万二千七百三十学点”咽了一口口水之后,曹杰有些沮丧的说道:“但我们需要赔付的是六十八万八千四百五十学点盈余是十万四千二百八十学点扣掉付给成默的五万块钱,盈余还有五万四千二百八十学点”

    “六十八万主要是被谁赢走了?”于俊山直奔重点。

    “其中卓尔不群、童言无忌还有奔跑的胖子,这三个账户就需要赔付六十六万,刚好每个二十二万学点”

    这三个id的主人很明显了,第一个是付远卓,第二个是颜亦童,第三个是成默,办公室里顿时喧闹了起来,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

    “艹!这个小杂种,我就知道是他在背后搞鬼!这件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于俊山踢了一脚办公桌,难听的摩擦声在嘈杂的办公室里刺的人耳朵发疼。

    立刻整个办公室又安静了下来。

    曹杰苦笑了一声道:“他们并没有掩饰想要浑水摸鱼的企图,但并不能因此认定成默和宋希哲有串联,因为成默他们下注下的很散,比如1赔40的沈梦洁、x、x和1赔15的沈梦洁、钱小嘉、x他们都各自下了三千学点总而言之,从下注上看,他们下了很多种组合,挑不出什么毛病”

    “不管挑不挑的出毛病,也不可能把这些钱全部赔付给他们,我们辛辛苦苦半天就是给他们做嫁衣的么?”一个学生会干部忿忿不平的说道。

    “对!要不我们在找找老师,看能不能想办法取消付远卓的成绩我不相信付远卓没有作弊只要改变了这个结果,他们赢不走多少钱”另一名学生会干部附和道。

    曹杰又一次苦笑道:“我们因为过于自信,为了吸引大家投注,所以设置的赔率有些高,因此即使取消了付远卓的成绩,成默他们依旧可以拿走不少钱当然,这样的话,我们的损失会少一半。”

    “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沈梦洁有些激动的大声说,“那个宋希哲根本就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怎么可能考全科满分?一定是成默在搞鬼!还有付远卓,参与了几次补习就能考到年级第二名,这种事情你们信吗?这两个人绝对是成默安排好的!你们注意到没有!那个宋希哲上台的时候,表情就不是很自然,这种事情必须告诉学校,让这次考试成绩作废,然后重考!”

    沈梦洁越说越激动,说到后面原本漂亮的面容都有些扭曲。

    沈梦洁的话语点燃了有些人的愤怒,但绝大多数理智的人还是没有出声,看着杜冷,等待他发话,重考这种事情肯定不可能发生,但让成默将他利用“不正当”手段得到的学点吐出来是可以的。

    “重考不要提,但不可能让成默就这样把学点赚走,他如果有自知之明就别提这件事情,如果他敢怂恿付远卓来要学点,我会叫他好看田斌哪里不是还有转账给他五万的证据吗?绝对够他被开除的了”于俊山冷笑。

    听道于俊山的话众人的心都安定了些,忙活大半天,花了那么多心思,原本该大家一起分的学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交给成默,于是众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到底该如何惩戒成默,或者该如何“合理”的赖掉这六十六万的赔付。

    然而杜冷只是站在办公桌的前面看着显示器上的数据沉默着,见杜冷不说话,学生会的成员们讨论的更加激烈了,简单的来说就是大多数人认可黑吃黑的行为,觉得这六十六万不该赔付。

    杜冷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收拾东西,找了一个塑料袋,魔方、钢笔、笔记本、ipod等等一些零碎的玩意放了进去,看到杜冷的动作,众人都安静了下来,于俊山喊道:“会长!”

    “我已经不是会长了”杜冷淡淡的说道。

    “会长”这下所有人都开口喊道。

    “我已经毕业了,不在是你们的会长了。”杜冷提着塑料袋准备挤出去,却被于俊山抓住了胳膊,接着又被一众人拦在了前面。

    “会长不管你有没有毕业,你都是我们的会长我们不会就这样散的,我们不是还有龙血会吗?”于俊山其实不理解杜冷为什么突然生气想要离开。

    被众人拦住的杜冷,面无表情的说道:“那么你们有认真听我说过的话吗?”

    众人默然无语,一时之间都不想不起来杜冷究竟是指的什么,办公室里陷入死寂。

    “我刚才才说了,失败这种事情,其实并不可怕,只要我们还能站起来,看看你们现在这个样子,一个个气急败坏,明明是我们的工作不够细致,明明是我们麻痹大意还不够警惕,明明是我们失败了还在找着各种借口”

    “别人全部都是按照游戏规则来的,如果你们认为成默作弊,那么就找出他作弊的证据,让老师取消宋希哲和付远卓的成绩然而你们现在却只想着如何赖掉这六十六万的赔付”

    “你们还有一点身为强者的尊严吗?”杜冷环顾四周语气失望的说道。

    众人全部低下了头。

    于俊山咬着嘴唇目光有些闪烁,他感觉眼前的这个杜冷还以前的杜冷有些不一样了,如果说以前的杜冷只是亲和力强,善于交际,懂得笼络人心,那么现在的杜冷有种上位者的气场,虽然还说不上霸气,但确实能隐约感到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势

    “那我们该怎么办?把学点就这样乖乖的赔付给他们?”曹杰小声问道。

    “拖一拖,先把学点兑换华夏币的汇率打下去”杜冷淡淡的说道。

    沈梦洁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这对于她来说是雪上加霜,要知道她借的可是华夏币,借的不是学点她自己还有2000学点在手上,这下等于又要损失好几百,可是她能说什么?

    “只是这样算了?”有参与的成员忍不住低声问。

    “接下来封锁学点兑换华夏币的渠道,逼迫他们只能低价出学点,这样可以挽回不少损失”

    “是的!会长!”

    众人松了一口气,觉得杜冷这样处理才是王道,既保住了节操,又挽回了部分颜面和损失,气氛似乎变的轻快起来,然而这时杜冷却道:“田斌,你去找成默,就说我想见他。”

    (又是三千字的大章!求各种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