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八九章 不是所有天才都是孤独的
    大抵上所有的网络小说都会有这样的桥段,男主角携带着娇妻美眷和万贯家资重新出现在前任和仇敌面前,装逼打脸不可一世,前任追悔莫及,仇敌痛哭求饶,甚至丧生殒命。

    这个经典套路应该是大仲马的将其模板化:剧变导致丧失一切在极端困境中找到机会再世为人扬眉吐气。

    被颜亦童挽着的成默心道:想不到这个故事模板套在我身上,也完全适用,只是可惜我不是爱德蒙·唐泰斯这种龙傲天男主角,和黄依依以及李俊涛也没什么深仇大恨

    说起来成默觉得自己还得感谢黄依依才是,要不是她,他一定不会将长雅当做第一志愿,虽然在长雅也有不顺心的时候,但总的来说,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有有趣的对手,对手并不是敌人;也有有趣的同伴,同伴还算不上朋友。

    即便他现在仍旧不清楚未来将去向何方,也不知道能不能获得除开生存之外的“真物”,可总归他已经走在追寻的路上了

    于是成默没有回头去看背后的四个人,只是嘴角弯了弯,露出一丝浅淡的笑容,对带着白手套正在帮忙打开车门司机轻轻说道:“谢谢您,时间刚刚好,我们也是才到”

    至于挽着她的童童则是甜甜的说道:“辛苦您了,胡叔叔”接着她又回头对站在后面的万大商城的经理以及两个销售专员说道:“麻烦把东西帮我们放在后备箱里面谢谢!”

    带着胸牌穿着黑色职业装的女性经理连忙恭敬的说道:“好的,颜小姐希望您能在等下的vip客户回访中,给我们一个好评,您和成公子的评价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

    呆立在原地的李俊涛、黄依依、孙恒一和杨露都看见了颜亦童半转的侧脸。

    这一个回眸,完全不是一种刹那的惊艳,而是令人难以忘却,回味无穷的温婉隽永。

    孙恒一和杨露认出了这个女生像是网红庸颜,他们刚才在上网搜了一下付远卓说的三个女生,谢旻韫的完美高贵、庸颜的清纯灵动、程萧的精致甜萌

    三个风格各异的少女面容还深深的印在他们的脑海中,可他们完全没有认出眼前的这个少女就是开始那个爆炸头。

    毕竟两个人的区别实在太大了,直到他们两个情不自禁的上下打量了良久,才发现颜亦童酒红色的头发上别着一个蓝色的海豚,才隐隐约约窥探到真相

    此刻两人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至于李俊涛和黄依依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因为他们丧失了赖以维持自信的优越感。

    “艹!他凭什么?”孙恒一有些难以置信的小声嘟哝。

    这也是其他三个人心中疑惑的问题,初中三年的相处让他们以为成默除了成绩好之外,其他似乎一无是处,他们这才发现其实他们对于成默一无所知。

    “看起来成默的状况完全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杨露忍不住有些失落的说道,失落过后继之而来的是强烈的好奇。

    李俊涛看着成默和颜亦童的背影不言不语,面色更加的晦暗。

    四个人都没有勇气挪动脚步,从成默和颜亦童的身边越过,只能像个木头桩子呆立在原地,看着三个万大广场的工作人员把大包小包提上加长宾利的后备箱里面,又看着成默和颜亦童坐上宾利的后座,穿着制服的司机帮他们关上车门。

    万大的工作人员行注目礼,黑色的宾利在他们的视线中向前缓缓滑动,隔着透明的车窗,能够清楚的看见成默淡漠的侧脸,至始至终这个被他们调侃了无数次的孤僻男生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现实还真是一个无情的讽刺。

    “我看见她了,确实长的还可以”颜亦童对于她今天的安排相当的志得意满。

    “说实话,我有点不理解你们做这件事背后的行为逻辑,对你们来说这是种乐趣吗?”成默没有搭理颜亦童的话题,且似乎对于颜亦童和付远卓帮他“复仇”毫不领情。

    颜亦童嘟着嘴道:“喂!你觉得我们是这么无聊的人么?”

    “我希望是,这样我的负担会比较小。”成默淡淡的说道。

    “那你就这样认为好了”颜亦童嬉笑着回答,并没有把成默有些无情的话放在心上,她从哥哥哪里已经懂得了,天才们的对一件事情思考的角度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所以她要做的,不是让成默理解他们,而是她要去理解成默。

    “为什么要帮我出头。”对于颜亦童牛皮糖一样的性格成默有些无奈,索性直接问,同时心里却在揣测:“仅仅是因为喜欢我?喜欢一个人可以无条件的付出这么多?那付远卓又为了什么?”

    颜亦童自然不会坦诚自己都还无法面对的情感,“嘿嘿”一笑:“因为我们是朋友啊!朋友不就是只讲感情不讲原则吗!”

    这种回答和付远卓的说法几乎如出一辙,难怪两个人是好朋友了。

    “十五万我等下转给付远卓。”成默叹了口气,交朋友实在太费钱了,这十五万比那套乔治阿玛尼的西装还无辜。

    颜亦童摆了摆手,“其实很你没什么关系,都是我们自作主张,哪里能要你出钱。”颜亦童也没有想到这几个人居然还有心情讨论付远卓花了多少钱,糟糕的是还被成默听见了,十五万对于付远卓来说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但对成默来说绝对不是笔小数目,这不是他们的初衷。

    “必须得收,比起十五万,我更不想欠下这个人情”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喜欢斤斤计较啊!?不就是点钱么?你找个机会花回来就是,比如暑假请我们去马尔代夫玩一趟啊!你要嫌远,嫌麻烦,去琼岛也可以”

    成默摇头道:“暑假我很多正经事要做,还要想办法把这十五万赚回来。”

    此时宾利已经驶出了地库,转弯经过狭长的巷子,马上就要经过万大公馆的正门,成默虽没有去看那金碧辉煌的巍然屹立金色大理石拱门,却还是想起了高校医和白秀秀。

    “我们去马尔代夫学习啊!哪里环境那么好,又安静,是个认真看书的好地方,刚好你可以在哪里给我们补习,顺便把钱给赚了一举数得,岂不美滋滋”颜亦童觉得自己出了一个无比完美的方案,眉开眼笑的说道。

    成默抛开纷杂的思绪,继续面瘫,决定不再理会颜亦童,等下回家从那张匿名卡上取些钱出来,直接把钱转给付远卓就好了。

    这时黑色的宾利缓缓的停在了万大商城的正门,穿着浅色西装染着黄毛的付远卓,双手插袋站在马路牙子上,摆了一个相当酷帅的造型,若有所思的望着如一条彩龙的湘江一桥,他的背后是闪耀着的大屏幕,带着热气的风吹起了他金黄色的发线,经过他的路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多望这个帅哥两眼。

    穿着正装的司机下车,替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付远卓躬身上车,回头看着成默和颜亦童,调笑道:“啧啧约会的感觉是不是很甜蜜啊!”

    颜亦童略微有些脸红,将抱在怀里的抱枕扔向付远卓道:“约你个大头鬼啦!只是一起逛街而已,我们两个还不是经常一起逛街”

    “那可不一样,我们两个逛街,你把我当闺蜜,我把你当兄弟,单纯的就是买买买,所以我们那就叫逛街,你和成默出去,买不买东西无所谓,只是享受两个在一起的时光,那就叫做约会再说了,你难道好意思把人家成默当闺蜜?”付远卓调侃道。

    颜亦童理直气壮的道:“为什么不能?”顿了一下,又假装玩笑般的补充道:“说不定我就喜欢女的呢!”

    “哇!哇!”付远卓怪叫了两声,然后一手扒着座椅转头看着成默眨眼道:“成默你听见了没有?不知道被当成女人你作何感想?”

    付远卓并没有过份的穷追猛打,曝光她的心事,让颜亦童松了口气,她早已经发现了自己对成默特殊的好感,可她又有些害怕,有些患得患失,一直生活在哥哥的光环下,让颜亦童从来都是个缺乏自信的人,她坚持乔装打扮,也未尝没有这样的因素。

    成默并没有回应付远卓的调侃,转移话题道:“我先通过微信转五万给你,剩下的十万明天转给你,现在卡上没有这么多钱。”

    付远卓看着成默正在掏手机,笑了笑,“你转给我我也不会收。”

    成默皱了皱眉头,认真的看着付远卓道:“给我个理由。”

    “对你好还需要理由么?”见气氛似乎有些严肃,颜亦童连忙插话道。

    付远卓稍稍直起了身子,认真的回看着成默,“成默,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另眼相看吗?”

    关于这件事颜亦童都没有仔细思考过,她只是觉得付远卓觉得成默有意思,无聊才跟她说起成默的。

    “记得第一天你来班上搞错了位置的事情吗?记得杜冷找你参加派对,你找他要钱的事情吗?我对你另眼相看,是因为你不管做什么事情,首先谈的是利益”

    “从我小的时候开始,我爸就经常给我说一些做生意和做人的道理,他跟我强调最多的就是,如果一个人做事之前,首先给你画大饼,说哥们义气,那么这种人一定不可深交,如果一个人做事之前,先给你把利益责任说的清清楚楚,那么这种人就值得交往这是我为什么觉得杜冷虚伪的原因,也是我为什么对你另眼相看的原因”

    颜亦童表情有些呆滞,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付远卓这么认真的说话,忽然间颜亦童觉得是不是只有自己活的太单纯了呢?

    “当然这只是另眼相看而已,不代表认可,后面接触下来,发现你远比我想象的有意思的多,你能在杀人游戏中看透人心,你能在学校看到杜冷的布局,你能把学习变的有意思,你能由浅入深的讲述很多道理,你还能制定详细的计划狙击强大的杜冷这让我叹为观止,也让我认识到了我和你们的差距”

    “我爸也告诉我:‘交朋友就跟投资一样,当你觉得一个人值得交往的时候,不要吝啬先表示出你的友谊,并且坚持对这份友谊一直付出下去’。就像我买手办,虽然很多人觉得我是不务正业,浪费钱,可没人知道,我为了让我爸同意我买一些昂贵的手办,写了一篇三万字的手办投资报告,并做了一个手办博物馆的可行性研究报告”

    “我觉得你是个我值得交往的朋友,所以我想‘投资’你,只是遗憾的是我水平有限,目前来说唯一能付出的只有金钱,而我想在你身上收获的又不是金钱,所以我不会接受你的退款我知道你能给更多超过金钱的领悟”

    接着付远卓褪去一本正经的表情,笑着说道:“另外这件事其实真是我和童童自作主张弄的,要你出钱实在不合情理,你要实在过意不去,暑假请我们出去玩吧暑假我女朋友从英国回来了,我们四个一起”

    “好啊!好啊!我刚才也是这么说的”听到付远卓这么说,颜亦童立刻抛开了内心的一些复杂思考,兴奋了起来。

    车窗外面的灯火化成了流光,成默看着付远卓的笑容,无比深刻的感觉到了一件事情,家庭教育比学校教育要重要的多,这其实才是当代华夏教育最不平等的地方。

    学校从来不是一个让你成长的地方,而是在用规则束缚你的地方,因此真正的教育只能来源自家庭和自我。

    这些真正的富二代赢在起跑线上,并不是因为财富,财富只是给了他们更多的选择和更多的退路,他们赢在家庭对其价值观的引导和灌输,虽然这些都是很虚的东西,但这些切切实实的影响着他们前进的方向。

    比如普通人的孩子绝大多数只想找个好工作,而精英们的孩子则想成为ceo或者官僚,富豪们的孩子总在思考着如何创业

    父辈的精神与意志,就是最宝贵的传承,他也是受益者。

    忽然之间,成默有些想念他原本觉得有没有都一样的父亲

    “你在想什么?怎么突然不说话了?”颜亦童俯身双手压在膝盖上扭头看着成默小声问道,她看见成默的眼睛里有一种情绪流淌出来,像是一首清淡忧伤的乐曲,那种叫人心头一沉眼角湿润的忧伤。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付远卓的爸爸真是一个好爸爸。”成默轻轻的说道,他有些后悔自己用父亲对待他的方式反馈给父亲。

    可惜人生就是这样。

    有些人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每个人都在遗忘中不停的向前走,偶尔停驻脚步回头凝望遗留在身后的那些人事,然而却只剩下一片模糊

    随着成默、沈梦洁、庸颜的三角恋情不断发酵,整个长雅都陷入了一场八卦的狂欢,连带的,所有人都在关注这场期末赌局,在长雅微信公众号抽丝剥茧的分析下,成默无论是成绩还是,还是取胜欲望,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比沈梦洁更有胜算。

    尤其是在成默的长雅appid:“奔跑的胖子”曝光之后,其刷题数和正确率让整个长雅的学生为之震惊,更让月考完美规避正确答案的做法成为公开的秘密。

    所有人都认为成默只要想战胜沈梦洁,就一定能赢,而成默现在似乎没有放过沈梦洁的理由。

    于是学点压注开始大量的向成默胜利这边倾斜,无论是单压成默,还是压前三或者压前十,成默和沈梦洁几乎都是必出的名字

    六月二十六号,高考成绩放榜,学校里挂起了数十条横幅庆祝长雅再次在湘省高考中独占鳌头,不仅超过重本分数线的人数全省第一,高考成绩排名前十的,有一半在长雅,只是最可惜的是文理科状元都不是长雅的

    杜冷的成绩全校第三,全省第八,在毕业典礼上代表高三毕业生发表了激情昂扬的讲话,深刻表达了对母校的热爱和感激,并给予了每个应届毕业生以及在校生最诚挚的祝福。

    整个礼堂人群拥挤,黑压压的都是人头,站在学校礼堂的聚光灯下,高大英俊的杜冷穿着长雅的白衬衫系着一套红色的领带意气飞扬,他富有磁性的声音飘荡在礼堂的每一个角落。

    长雅的每一个学生都对这个即将离开的学长无比熟悉,他时常会站在校门口检查着装,他从来不会板着面孔,即便发现你今天没有佩戴校徽;运动场上他总是最受欢迎的那个,无数的学妹替他加油,一百米和两百米跑他夺冠的时刻,是全体长雅女生的狂欢时刻;文艺汇演他总是那个不可或缺的主持人,可以跟老师开一个恰到好处的玩笑,让全校师生为之开怀,可以演奏钢琴,用一曲柴可夫斯基的,让全校师生感受什么叫做忧伤

    杜冷几乎是所有长雅男生的楷模,所有女生的梦中情人。

    此时此刻,因为他即将离开长雅,好多女生眼眶里还含着泪水

    “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这都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我们们都该向前看。我觉得这样说很贴切,但是,如果你想弄清楚未来要走向何方,了解你的过去并回头看也很重要。”

    “我想,如果我回忆在进入长雅的第一个下午,也许会记得我是有些孤单的。也许我会记得我还有点害怕,有点焦虑,因为我的身边有太多优秀的人。不过再看现在的我自己,周围都是被我能够称为兄弟姐妹的朋友们,我们一起信心满满地面对下一阶段的教育。”

    “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我进入长雅之后能有今天的变化?”

    “就我而言,我想我会感恩所有同学们的支持,不管是在学生会、班级、操场或宿舍里。就信心而言,我觉得它的建立不是因为我做每件事都能成功,而是因为我在朋友和同学们的帮助下,不怕失败。”

    杜冷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所以,今天我在毕业典礼上,最后一次渴望你们的帮助,给我一些鼓励,给我一些信心,虽然这算不上一个好的示范,但起码你们会知道,失败这种事情,其实并不可怕,只要还能够站起来”

    稍微顿了一下,杜冷深吸一口气,看着台下大声说道:“谢旻韫,我喜欢你”

    在这一瞬间,杜冷这个名字,终于成为了长雅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