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八零章 狂赌之渊(1)
    (谢谢小弟也想做神豪的一万五千币打赏,谢谢书友160806230654847、我是z15、xngff的万赏,谢谢nt的红包,谢谢来自咸鱼要翻身的鼓励,谢谢大家的打赏、月票、推荐票、订阅,新的一年,让我们一起为梦想加油)

    中午成默和颜亦童还有付远卓三个人一起去的食堂,当然成默是被裹挟的,其实他并没有这样的期待。

    此时此地的成默还不能完全感受到一个人吃饭和几个人一起吃饭有什么区别,作为一个对食物并不是特别挑剔的人,成默当下并不能体会美食和美酒,把孤单的人们串联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有些事情,需要经历岁月的沉淀才会散发出醉人的味道,当满饮之后回忆起曾经的时光里,那微妙的心情,那回不去的地点,那物是人非的对象,那恰好的气氛就足以下酒。

    当下的成默还不能体会,他只能感受到的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注视,和沈梦洁的赌约让他从舞台下走到了舞台上,而庸颜则让整个舞台变成了一片漆黑,然后将唯独的一盏光束照在了他的身上。

    面对随处可见的指指点点与窃窃私语,成默有些头疼,偏偏童童大小姐还十分的得意,拍了拍成默的肩膀,“怎么样?我说到做到,没有食言吧?”

    “谢谢,但下次别给我来这种惊喜了,我心脏不好,承受不了。”成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顺便吐槽了一下。

    “喂!喂!你听见没有”颜亦童一脸受宠若惊的又戳了戳付远卓。

    “听见什么了?”

    “成默居然吐槽我诶!”因为一次吐槽颜亦童欢呼雀跃起来,又挥舞起了手臂兴奋的重复了一遍,“成默居然吐槽我诶!”

    付远卓对回应颜亦童毫无兴趣,耷拉着脑袋道:“拜托你下次要在发”

    颜亦童开始了剧烈的咳嗽,那表情就像电影里那种脑袋上缠着白布条,脸色苍白神色哀婉的千金大小姐。

    啊!喂!你演技实在有些有些过分夸张了,付远卓无语,也意识到了即便是欲盖弥彰,童童大小姐依旧不愿意在成默面前承认自己就是庸颜,于是改口道:“我的意思是你下次要庸颜支持成默的时候,一定别忘记把成默的照片发上去这样那群疯狂的粉丝就不至于搞错对象,把我给烧死了!”

    络上誓言要把成默人道毁灭的颜粉多如牛毛,虽然点个赞就多捅一刀是句玩笑话,但扔两个臭鸡蛋这些人说不定还真能干的出来。

    “已经有人发上去了他们把成默p的好搞笑”颜亦童将手机掏出来,把自己的存货翻给付远卓看,她将一些p的特别有意思的全部保存了下来,甚至考虑要不要用其中一张换掉手机上的夏娜屏保,那样每次打开手机,都能看见咸蛋超人版的成默,这样无论如何心情都会好起来的吧?

    当然也有些p的很过分的,颜亦童也毫不犹豫的全部拉黑加删除,为此她装作肚子疼,在洗手间里躲了半个小时,一个个手动把那些过分的人扔进了小黑屋。

    付远卓随意的翻了几下,看了看成默版本的咸蛋超人、成默版本的蒙娜丽莎、成默版本的自由女神像,嗤之以鼻:“这些实在没有创意,要是我,我一定p一个诚哥版本的成默,诚哥和成哥,还真是莫名的巧啧啧”付远卓忍不住笑了起来,并迅速的脑补出了颜亦童版本的西园寺世界和谢旻韫版本的桂言叶,想想都刺激的不得了。

    成默对这个梗一无所知,于是无动于衷

    然而付远卓却遭到了颜亦童的一顿爆锤,颜亦童虽然没有看过这部经典名著,但这其中的梗还是清楚的。

    人流实在太拥挤,付远卓并没有能跑掉,在遭受了颜亦童残酷无情的炮姐式蹂躏之后,只能举手投降,并发誓再也不开这种低俗玩笑,才被颜亦童放过。

    三人走进食堂,还是老规矩,成默和付远卓负责打饭,颜亦童去占位置,对于这一点成默还是比较满意的,有饭搭子能够大大的提高效率

    等成默和付远卓打完了饭菜,环顾了一圈在诺大的食堂里搜寻爆炸头的身影的时候,看见了窗户边上有个棒棒糖正向他们挥手,“这里!这里!”

    颜亦童的身边还另外一个女生。

    食堂宽大的玻璃外碧空如洗,蓝的有些发亮,但却不如坐在窗户旁边正在小口小口慢条斯理吃着饭的谢旻韫耀眼。

    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

    然后隔壁的一桌还是沈梦洁和昨天曾经参与过讨伐癞蛤蟆成默的小伙伴,付远卓倒吸了一口凉气,“兄弟,这可是修罗场啊!”

    成默并不能精准的领会“修罗场”这个词在二次元群体中的含义,单单只能理这个词在佛教用语中的解释,所以没有多想,“哦”了一声,就朝着窗户边上走去。

    付远卓赶紧跟上,两人在食堂里纷至沓来的“他就是成默?”的低语中穿行而过,走到了谢旻韫和颜亦童这一桌,付远卓把帮颜亦童打的盖浇饭递给了颜亦童。

    颜亦童接了过来,笑道:“刚好碰到旻韫学姐,她这里没人,我就坐了下来”

    谢旻韫来食堂的次数并不多,每次来,一向都没有人坐她旁边,女的一般是不愿意坐,男性一般是不敢坐。

    成默并没有给谢旻韫打招呼,等下会是他给谢旻韫上的最后一课,他必须尽快的和谢旻韫撇清关系,让白秀秀不会通过她查到自己,至于这次他帮谢旻韫上课的事情,谢旻韫已经答应了他,不会跟任何人提起,成默知道谢旻韫这种人,说到肯定能做到

    付远卓给谢旻韫打了招呼才坐下,谢旻韫则朝着付远卓点了下头,也没有多看成默。

    颜亦童自然觉察到了成默和谢旻韫之间的不自然,不过这对于她来说是件好事,颜亦童存心要搞事情,故意大声的问道:“旻韫学姐,你知道成默和那个什么沈什么洁打赌的事情吗?”

    谢旻韫头都没有抬,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她当然知道,她甚至知道成默的一部分计划,原本她也会参与其中的,但她实在反感像成默这样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智者应该是社会之光,不应随波逐流,更不应该利用法律和规则的漏洞来获得不当利益。

    自我标榜精致的利己主义,跟自我标榜冷血动物有什么区别?

    这是谢旻韫对成默感官急剧下降的原因,在谢旻韫看来,如此聪明的成默,缺乏了人类最高级的品质:善意和怜悯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