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七九章 两年之约
    (感谢tikitaka的十一个万赏,加更还欠三更)

    (本章bgm《lega》,tobu)

    “夏天真是外表性感内心天真的季节啊”沈幼乙双手撑着走廊的窗台上看着操场上排的整整齐齐正在做广播体操的学生们,他们的头顶是一望无垠的晴空,他们的背后是一片寂静的远山。

    “成默喜欢夏天吗?男孩子应该都喜欢夏天吧?悠长的暑假、可口的雪糕、穿裙子的少女”沈幼乙转头看了看终于换上了短袖衬衣校服的成默,笑着说道。

    这笑容温柔的像是九月的太阳雨。

    “不喜欢。”成默的目光也投射在人群拥挤的操场上,喇叭声在炎热的空气中机械的传播着,所有人做着统一的动作,踏着统一的节拍,校园生活固然平静而刻板,但成默却喜欢这样不用费力去想明天该去向何方的简单。

    其实成默最讨厌夏天了,夏天对于他来说不仅是更沉重的负荷,而且他也讨厌必须强迫自己进入书籍的世界寻找慰藉,省的自己被命运的无奈与痛苦折磨的彻夜难眠。

    如今他终于看到了深渊中的微光,以及远远飘荡着绳索。

    “我也不喜欢夏天”沈幼乙笑了一下,和成默一样她只说了不喜欢,却没有说为什么,因为夏天必须穿的很轻薄,对于胸怀伟岸的她来说也是负担。

    “刚才你在办公室的表现好精彩,一众老师全都被你一个人说的哑口无言,难怪你讲课那么多学生喜欢听,还有你爸爸曾经跟你说的那番话真的有震撼到我,其实原来我也没有意识到人文科学还有如此重要的作用,现在弄的我都想找一些哲学书籍来看了”沈幼乙的表情依旧在回味。

    “哦!那番话是我临时编的,我爸大概不会这么矫情,我想他应该也不会在乎这个世界前进的方向,也不会怜悯个人在时代洪流里的卑微命运,我猜,他写书做研究,只是因为喜欢思考,并且无法停止思考罢了”成默将目光从正在做操的人群中收了回来,转移到了远处翡翠色的岳麓山上。

    沈幼乙一脸的惊愕,“你刚才临时编的”

    成默不明白沈老师为什么会大惊小怪,看了沈幼乙一眼,淡淡的说道:“这话我爸没说过,但我爸确实是学部委员。”

    成默心道:我还有更惊悚的没说呢!他还是共济会会员。

    “我知道是啊,一般人哪里会知道学部委员这个名称,当时你说你爸爸是华夏最年轻的学部委员的时候,办公室里的老师们全都有些吓傻了,华夏社会科学院啊!多响亮的名头,感觉我们一群人跟你说说教,真是个笑话”

    沈幼乙将撑在窗台上手收了回来,右手食指在颜色浅淡的唇上点了一下,洁白的脸颊上浮起了一丝微红,“真是难为情啊!我都感觉我没有资格教你了,还说要做你的北斗星真是挺大言不惭的!”

    成默摇了摇头,“不,沈老师,你给我看的书是我以前从未曾接触过的,我原本以为严肃书籍才是伟大的,那些偏文艺的书籍不过是一种精神鸦/片,堆叠华丽的词汇,设置精巧的结构,讲述一个叫人沉迷的故事,让人逃离现实的不幸的与痛苦,而不是揭穿的事情的本质,但我最近在看这些书籍,发现是我自己太过浅薄了,哲思固然伟大,是对整个人类智慧的爱,但太过尖锐和沉重,文学看上去远不如哲学有价值,但其实它是对每个个人灵魂的追寻与安放,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枯燥的哲学指引不了他们的方向,但文学书籍可以,当迷失了自我的人们四顾茫然的时候,在文学的天地里慢慢地行走,或许真能为他们找得回家的路,其实是殊途同归”

    顿了一下成默轻轻的说道:“谢谢您给我打开了一个新的角度成为我的星光。”

    其实成默能有这样的感触并不仅仅因为沈幼乙推荐给他看的那些书,而是因为沈幼乙的温柔,以及那九千万的进账,让他生存的压力骤减,终于能够以一种更加放松的心态去看待这些高段位的鸡汤文学。

    沈幼乙转头看着成默眨了眨眼睛道:“看来成默很喜欢哲学呢?”

    成默嘴角弯了一下,“其实原先算不上喜欢,我只是借由前人的哲思来逃避因为生命短促所带来的深沉的迷茫、不可抗拒的幻灭以及精神的荒芜其实,没有遭遇到精神危机的人,是很难爱上哲学这样玄虚的学问的。”

    沈幼乙想到成默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心中又是一阵抽搐,觉得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对一个这么聪明的孩子如此残忍,沈幼乙忍不住把成默搂在怀里,“成默,你那不叫逃避,我觉得你不要这么坚强,人有些时候应该适当的学会软弱,有什么困难,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告诉西姐,西姐愿意帮你分担”

    成默此时却尴尬万分,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沈老师柔软的山峦顶在他的胸膛上,让他石佛都变了脸色,“沈老师,我现在很好,没您说的那么惨”

    沈幼乙笑了笑柔柔的说道:“关于你的病,我问过高校医了,实在不行你可以做心脏移植手术的,现在美国做这个比较成熟,手术的费用也不是天价,主要是得解决供体的问题,你放心,西姐会帮助你度过难关的”

    “西姐这件事不需要你担心的我爸爸留了一笔钱给我,做手术的钱是有的”成默没有想到沈幼乙连这个都会主动去承担,说话有些磕磕绊绊起来,连他妈妈都要逃走的事情,一个只不过是老师的人,居然会站出来说要跟他分担。

    沈幼乙舒了一口气,觉得这下事情更好办了,双手扶着成默的肩膀将他撑开一点点,看着他白皙的面孔道:“肯定会担心的,你爸爸跟你留了钱那就更好,如果到了需要做手术的时候,供体的事情我就委托高校医帮忙想想办法,钱不够也不要担心,西姐会帮忙想办法的”

    成默看着沈幼乙那一双像湖泊一样的眼睛,沉默了片刻,“西姐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沈幼乙回看着成默笑道:“好吗?”

    成默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沈幼乙。

    沈幼乙笑着说道:“大概是因为你看起来聪明又坚强,实际上是个敏感的笨蛋吧”接着沈幼乙伸手揉了揉成默的头发,“有你这样的弟弟其实也挺好的能和我说话解闷,能和我分享人生经历,能陪我吃饭,能跟我谈论一样的书籍,还能跟我传授不一样的知识所以,一定要好好的精彩的生活下去哦!”

    “西姐,如果我考了状元,你会有奖金吗?”成默看着沈幼乙认真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呃!应该是有的吧怎么?你要考一个文科状元来感谢西姐么?”沈幼乙嘴角泛着微笑,像是晨风中摇曳的夕颜花。

    成默只是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我不仅会考一个状元,还会把(9)班的成绩带上一个台阶。

    “那好!西姐就等两年之后你交一份满意的答案给西姐,到时候西姐就满足你一个愿望!任何愿望都可以”

    沈幼乙的面容闪耀着一种光芒,一种恒久不灭的光芒,如炎炎夏日的凉风静静的沉积在心底。

    这个夏天的开始,对于成默来说无比的清柔,不像从前那样只是弥漫着一股让人心烦意乱的燥热,似乎命运开始眷顾他,开始补偿他,将他未曾经历过幸福,一次性的通通倾倒给了他。

    世界从黑暗中浮出,以一种全新的面貌缓缓的展现在他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