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七八章 超速绯闻(4)
    (感谢雷鸣之神的万赏)

    随着时间的推移,络上已经炸开了锅,庸颜居然都短暂上了热搜前十,这还是颜亦童第一次上热搜。

    此时此刻,四十万颜粉已经“磨刀霍霍向猪羊”,无数人在庸颜的微博底下号召星城的颜粉去长雅中学围追堵截,一定要抓到成默这个“敌人”,用火焰与十字架让他明白庸颜是属于大家的,是属于四十万颜粉的,而不是属于某个人的

    “这是我们的圣战!一个叫做成默的幽灵,在我们庸颜女神的身边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颜粉的一切势力,必须团结起来,烧死那个叫做成默的敌人!”

    “我在星城,点赞过一万,我现在就拿上家伙,视频直播阉掉成默!”

    “我就是长雅的,我有成默的照片,点赞过两万,我就放出来!”

    然后下一条点赞数量最高的留言,就是上面这个人履行了诺言,发了偷拍的成默的照片,在接下去就是成默惨遭各种p。

    什么羊驼版本啊,什么蒙娜丽莎版本啊,什么猪八戒版本啊,什么和凤姐接吻的版本啊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友们不敢p的。

    尤其是粉丝们发现成默实在长的太普通,更加的丧心病狂了。

    不过这一切都与成默没什么关系,反正他也不怎么关注二次猿这个群体,更没有关注庸颜。

    相比之下上虽然热闹,对成默实际造不成什么影响,学校里被围观,确实让他有些无语。

    此刻高一(9)班的窗户外面就挤了不少人,绝大多数都是初中部跑来高一(9)班看看庸颜口中的成默到底是是何方神圣,虽然他能做到低头认真刷题,然而总有人让他不安静,时不时窗户外面就会响起“谁是成默”的询问,有时是男生在问,问的很是语气不善;有时会是女生在问,问的很是期待。

    在得到班级上无聊人士的指认之后,男生们都会看一眼成默背后的付远卓,然后悻悻的走开。而女生们看到了成默背后的付远卓之后,都会悄悄的拿出手机偷拍,胆子大的女生还会满脸欣喜的跑到付远卓旁边的窗户问:“喂!你就是成默吧?你和庸颜是不是男女朋友”

    付远卓则会朝着成默的背影努努嘴说道:“我前面的那个才是成默,你们搞错人了”

    女生们把头挪了挪,看了一眼成默,连忙摆手道:“你肯定在骗人,庸颜怎么会喜欢他你才是成默对不对!”

    付远卓相当的无奈,他今天已经背锅无数了,甚至有人用油漆在他的窗户上面写:“如果不想被烧死,就离庸颜远一点”,于是付远卓只能有气无力的拿出自己的学生证,亮给窗户外面一群兴奋的小麻雀们看,得知了真相的小麻雀们,看了一眼成默,就会遗憾的离开,毕竟成默和庸颜比起来,实在是乏善可陈,平庸的让人丝毫提不起兴趣。

    已经不堪其扰的付远卓从本子上撕了一页纸,歪歪扭扭的写了成默,并画了一个箭头指向成默,拿起透明胶贴在了窗户上面

    这时班长甄思绮跑了过来对成默说道:“大红人,沈老师叫你去下办公室”

    成默“哦”了一声,问道:“班长,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呃”顿了一下甄思绮又戳了戳成默的胳膊小声问道:“喂!成默,你到底喜欢沈梦洁还是喜欢庸颜啊?”

    成默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

    “不会是谢旻韫学姐吧?”见成默面色沉重,甄思绮有些惊讶的问道。

    “班长不要这么八卦,你好好复习,期末一定能考一个不错的成绩。”成默一边走出自己的座位,一边说道。

    成默被叫去办公室的时候沈幼乙还在被一众老师们语重心长的教育,虽然沈幼乙是前校长沈三石的孙女,但说起来那也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就算沈校长还有些名望在,但毕竟已经七十多岁,在学校里实际影响力并不大。

    此时此刻,办公室里响着的大抵上就是一些倚老卖老的“经验之谈”,“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我走过的路比你走过的桥要长”之类的话。

    唐水生担当了对沈幼乙的主力输出,作为一直以来的(1)班的班主任,培育了无数考上北大清华尖子生的数学老师唐水生,确实有教育沈幼乙的资格,对于唐水生来说,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没有能带出一个状元,就是仅剩的遗憾了,所以他无论如何是不想让成默读文科班的。

    “沈老师,虽然你是北师大这种名校毕业的,可你当老师的时间还短,文科能和理科比吗?无论从就业、薪酬、选择范围来看,理科都比文科好太多了,成默的家庭情况我了解一点,不算特别好,再说了学理科转文容易,学了文科想转理科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况且,考理科状元只需要实力,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而决定谁是文科状元的,大半就是运气和发挥,所以说文科状元这种东西,那有你说的这么轻易,说成默行,成默就行?要知道相比理科状元,文科状元简直就没什么可预测性”

    “等成默过来,我们一起给他做下思想工作,务必要让他选择理科。”最后作为一年级教研组组长的唐水生挥了挥手定下了调子。

    人微言轻的沈幼乙也无可奈何,作为一个后辈,她只能听着,并没有反驳的份,但最后唐水生说“务必让成默选择理科”,一向在学校里表现的温温柔柔甚至有些包子的沈幼乙还是非常坚定的说道:“唐老师,我说成默能够考文科状元确实有些欠考虑了,这个压力不该成默承担,但我觉得我们还是必须得尊重学生自己的爱好和意愿”

    “我说沈老师,你怎么就还没明白呢?成默年纪还小,哪里懂得这个社会的残酷,哪里明白他将来要面对什么?作为老师我们不仅是要尊重他们的个性,还要指引他们的方向,我可以跟你打包票,今天他要是选择了读文科,将来一定会后悔,责怪我们没有尽到一个做老师的义务”唐水生敲了敲桌子皱着眉头说道。

    这时成默其实已经在门口站了一小会,听到了一些两人的对话,成默没有想到自己选择读文科还会引起这么大的争议,他在心里稍微准备了一下措辞,走到门口喊了一声:“报告!”

    唐水生的办公桌正对着办公室门口,自然一眼就能看见成默,于是喊了句:“进来。”

    成默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沈幼乙的侧面,这样的举动,顿时让所有老师都把视线集中在了成默身上,忽然之间,办公室里的气氛进入了一种叫人有些尴尬的沉闷里。

    沈幼乙转头看了看成默,犹豫了一下,面色有些窘迫的轻声说道:“进来吧!成默。”

    听到沈幼乙的声音,成默才面无表情的走进办公室,说实话唐水生和成默没什么仇,对成默还算可以,但这种可以不过是表面师生而已,唐水生五十多岁的年纪,带了多少学生,恐怕他自己早就记不清了,对待学生的态度也比较现实,自然不像初出茅庐的沈幼乙充满了真诚的热心。

    不管是出于怜悯还是出于母性,也许两者兼而有之,总之成默在沈幼乙身上感受到了从未感受过的温暖,一种珍惜的可贵的不计回报的温暖。

    因此成默毫不犹豫的打算力挺沈幼乙到底。

    沈幼乙看着成默笑了笑说道:“其他老师觉得你选择读文科班有些太草率了,应该读理科班,希望你重新考虑一下。”

    成默摇了摇头道:“不用考虑啊!我就是想学文科”

    “成默,你要知道这可是关系到你命运的重要选择,不像月考、期中考试这种你还可以由着性子胡闹一下的事情,一旦做了选择,将来后悔都没有用了。学理科你有大把的好专业可以挑,学文科你能读什么好专业?将来毕业了就业机会大,而文科生我跟你举个例子好了,我一个学生辛辛苦苦学三年地理,但是大学关于地理方面的很多专业都不收文科生。再拿国内比较火的行业来讲,t,金融,医疗,生物制药等等,都是以理科人才为主导的行业。文科你能想到什么?再说了你又不是理科成绩不好,你完全没有必要放弃你的优势啊!将来有机会冲击一下理科状元,不仅是件光宗耀祖的事情,好大学随便你挑不说,奖学金还给的你怕”唐水生说的格外的语重心长。

    “我想学文科,我不会后悔”成默摆出了油盐不进的架势。

    唐水生十分的恨铁不成钢,“你这孩子这样吧,你把你家长叫来,我们必须再跟你家长确认一下,你是不是要读文科。”

    成默看着唐水生道:“唐老师,请家长真的没必要,我爸爸曾经跟我说过,这个世界上需要有学人文科学的人来关注其他人不太关注的方面,人类学、古代文学,也许现在大多数人觉得学文科将来没有什么用,只能惯看秋月悲风,写些文字寻找共鸣,社会贡献不大,穷酸又没钱,这是错误的印象,要知道无论是做田野调查的社会科学家,还是深入各个国家做一些文化、历史、社会研究的人类科学家,都为了整个人类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只是大家往往对于这些形而上的东西不太了解。但请务必谨慎的慷慨陈词,在整个社会都急功近利的时代,我们尤其需要杰出的人文科学研究者指引每个个人,乃至整个社会的方向,推动时代前进的理工科当然值得尊重,但教化世人指引迷途的人文科学同样重要,发现和推动未来意义重大,记住过去指引方向更不能忽略在时代的洪流里,多读书,多明智,时常自省自谦,时常多看多写,为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便能不负此生”

    这样一番高屋建瓴胸怀广阔的话让整个办公室都雅雀无声,这也不是一般水平的人能说出来的话,唐水生完全无法反驳,只能带着疑惑问道:“你父亲是?”

    “我父亲是社科院最年轻的学部委员大概相当于科学院的院士”成默淡淡的说道。

    顿时,整个办公室陷入了一股微妙的寂静。

    这是成默替沈幼乙投下第三枚重磅炸弹。

    (祝大家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