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七四章 人生海海
    星期一。

    阳光一大早就明亮的晃眼,夏日的气氛越来越浓,具体的表现就是男生们的目光越来越飘,女生们的裙子越来越短。

    作为准亿万富豪的成默从老旧的202下来,双手扣着书包背带慢慢的朝着学校走去,还是一样的时间7点10分左右到达教室,和往常不太一样的是,最近付远卓的学习热情高涨,早自习来的比成默都还要早。

    当成默从教室里走进来的时候,付远卓正在按照成默教授的联想记忆法苦背历史,忽然间听到孙大勇的一声大喊:“卧槽!成老师,你剪头发了!”

    付远卓立刻把头抬了起来,马上就看见了从前门走进来的成默一改往日的形象,剪了一个清爽干净的碎发,往常成默总是在睡前洗澡,本来他的头发就又厚又长,所以早上起来头发都会睡的乱糟糟的,像是个不修边幅的宅男

    但今天他剪了一个很合适他的头发,眼睛和眉毛都露了出来,虽然鼻子不是很挺,脸颊有点婴儿肥的稚气未脱,算不上帅哥,但是很清秀,比之以前的形象要好太多了。

    好多正在背书的女同学也抬起了头,看到成默的新造型都微笑了起来,纷纷发出了赞叹的声音:“成老师,这下帅多了。”

    还有胆子大的女生调戏道:“成老师,会不会考虑和学生来一段师生恋啊?”

    这句话一说出来,众人又是一阵喧闹,调笑说有人要和成默的头后粉丝颜亦童抢饭吃,一些善意的打趣,将从来云淡风轻的佛系男子成默,都弄的有些脸红。

    逗弄成默的人大都是参加了补习班的同学,凡是听了成默讲课的人,都对这个天才少年的感官发了巨大的改变,不仅仅是认识到了他的博学多才,更是发现站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成默,其实很擅长说话,能把枯燥的东西说的很生动。

    完全不像是性格阴沉的宅男。

    成默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剪了个头发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早知道如此,他宁愿不剪。

    “我靠!你这是发型改变命运啊!剪了个头发人一下就变了个样子”等成默坐下,付远卓迫不及待的说道。

    “没觉得哪里变了。”成默将书包挂好,拿出卷子开始继续为补课做功课。

    “真心好多了,我其实一直想扯你轻易剪头发的,不过又觉得你这样子和颜亦童那个爆炸头挺配的,所以就没有动作”

    “哦。”

    “喂!我觉得有蹊跷,你这种人绝对不可能自己主动去剪头发,是不是有女生逼着你去的?”付远卓趴在桌子上把头伸到了前面来,一脸疑惑的问道。

    成默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不会是裴砚晨吧?”付远卓惊叫道。

    “不是,是沈老师。”成默一边看卷子,一边若无其事的说道,虽然说的很淡然,但成默其实很感激星期六专门开车来他家,接他去剪头发的沈幼乙。

    星期六的下午,沈老师不仅带他去剪了平生最昂贵的一个头发,花了一百五十块钱,要知道初中起成默就没有在剪头发上花过一分钱,都是自己觉得长了,就拿剪刀胡乱剪一下。

    其实这一百五十块也不是成默出的,沈老师坚决不让成默掏钱,剪完头发还请他吃了一顿大餐。

    虽然成默很想要告诉沈老师,如今自己已经比她有钱多了,让他来买单,他甚至很想送沈老师一套昂贵的礼物,可惜暂时不能。

    “沈老师?哇!沈老师也太偏心了,对你这种成绩好的学生实在也太照顾了吧!上次还喊你去她家吃饭我也好想有这种待遇啊!”付远卓一边重重的拍着成默的肩膀,一边一脸嫉妒的说道:“靠!真是羡慕死你了,你知道不知道沈老师是多少人心目中的女神!恐怕谢旻韫在学生中都不如沈老师有人气”

    “我现在成绩不好啊!都考了两次全科目零分了”

    “喂!谁不知道你是故意的?我说成默,你考零分是不是就是想要吸引沈老师的注意?”付远卓顿时受到了启发,脑洞大开。

    成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历史我划的重点背了吗?政治我说的必考内容记了吗?数学我出的题目都做了吗?物理我整理的知识点都看了吗”

    “成老师,我错了!”付远卓做了童子拜佛的姿势求饶,看上去又帅又酷的付远卓接触久了,就会发现他的内心其实是个中二逗比。

    成默无奈道:“赶紧背书吧!离考试只有十多天了”

    然而付远卓只安静了几分钟,又拍了拍成默的肩膀小声说道:“对了,你知不知道这次期末考试决定了分班,如果理科成绩太差,学校是不会同意读理科班的你这次期末考试还要考零分的话,不会对分科造成影响吧?”

    因为理科的招生比例大不少,选择的专业也多得多,未来的高薪职业也大多数都是理科专业,所以在长雅读文科的很少,当然不只是长雅,华夏的高中大都是理科班占大多数,要不是实在没办法,或者家里条件足够好,都会选择理科。

    但学校为了保证升学率,还是会劝阻一些数理化不好的学生一味的根据就业来读理科班,除非他考试达到学校的要求,当然这种情况在长雅很少见,不过还是有。

    成默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影响。”

    付远卓“哈哈”一笑说道:“也是,毕竟是拿过市物理竞赛冠军的人”

    “我决定读文科。”成默摸了摸抽屉里的分班申报表,淡淡的说道。

    付远卓一下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说什么?你要读文科班?”

    成默有些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付远卓一眼,“我读文科班,你这么大惊小怪干什么?”

    见好多人都把目光转向了自己,付远卓又赶紧坐了下来,小声说道:“你理科成绩这么好,读文科班不是疯了吗?”顿了一下又有些狐疑的说道:“你不会是为了呆在沈老师班上吧?”

    一般情况下,到了高二,(9)班就是绝对的文科班,娱乐场。而按照往常的经验(7)就会是文科重点班,但有些时候读文科的学生不够的话,就会只有(8)班和(9)班两个文科班。

    不管是那种情况,学习理科的班级都是学校关注的重点,文科班相对来说都是女生,在年级里没什么话语权,总之,在长雅,选择学文科的男生基本都会被鄙视。

    原先成默确实打算学理科的,虽然他一直有些犹豫该不该走父亲的老路,学哲学,似乎这门学科确实是一门没什么用的学科,父亲的一生也十分的尴尬,成就与名声与收入都极其不匹配,完全得不到应有的社会地位。

    这对于成默来说,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不过在星期六,成默因为沈幼乙的一番话改变主意了,他记得沈老师在和她讨论《解忧杂货店》的时候说道:“没有人能决定你该走什么样的路,就算是父母也不能,虽然他们确实在设身处地的为你着想,但这是你的人生,每个人都在孤身过海,不管父母、亲人送你的是帆板还是游艇,最终驶过大海,与无尽的浪涛和风暴战斗的,终究是你自己。别人无法代替你去感受你这样选择的快乐或者痛苦。如果你只是因为他人觉得这样好,或者只是因为某一个不确定的执念,就随波逐流,就盲目,那你必须拿出多年的青春作为赌注。”

    “青春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说都可贵的,在这样放肆的时光里有所坚持,有所梦想,更为可贵认清楚自己真正想要学习的东西,为自己的未来负责,为自己的人生掌舵沈老师永远支持你”

    成默稍稍恍惚了一下,没有反驳付远卓,只是轻轻的说道:“我当然要呆在沈老师的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