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七一章 交易
    amp;bp;amp;bp;amp;bp;amp;bp;(二合一更新,明早还有一更加更)

    amp;bp;amp;bp;amp;bp;amp;bp;白秀秀

    amp;bp;amp;bp;amp;bp;amp;bp;身高:10

    amp;bp;amp;bp;amp;bp;amp;bp;体重:106斤

    amp;bp;amp;bp;amp;bp;amp;bp;罩杯:

    amp;bp;amp;bp;amp;bp;amp;bp;生日:12月25日摩羯座

    amp;bp;amp;bp;amp;bp;amp;bp;特技:咏春、以色列防身术、穿高跟鞋打架、德系长剑

    amp;bp;amp;bp;amp;bp;amp;bp;兴趣:审判他人、跳伞、深潜、国际象棋

    amp;bp;amp;bp;amp;bp;amp;bp;座右铭:世界乍一看似乎是无序的,以一边允许一定幅度的偏差一边保持均衡来维持。于是,以保持均衡来维持存在的东西若失去了平衡就只有毁坏。不过,由崩溃而产生的新事物也是有其意义的,因为一切都是必然的。

    amp;bp;amp;bp;amp;bp;amp;bp;—

    amp;bp;amp;bp;amp;bp;amp;bp;白秀秀醒来之后,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她抿着朱唇,冷静的看着站在床边的成默,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安然的对视。

    amp;bp;amp;bp;amp;bp;amp;bp;此时此刻,如果只是看场景,是极其暧昧的,绣着隐约金线的轻纱萝帐悬在宽阔的欧式大床四周,至美的人间绝色躺在其间,在温暖的灯光下,她的肌肤熠熠生辉,似明月一般,因为象牙白的锦缎薄被被成默扯了一大截上去,白秀秀的一双玉足袒露在空气中,粉嫩圆润的一个个指头如未曾开放的花苞,精雕细琢的足弓展示着美妙的弧度,连着盈盈一握的脚踝组成了令人血脉偾张的图景。

    amp;bp;amp;bp;amp;bp;amp;bp;虽然那一双赤足未曾稍动,但却让人觉得无比温润,直如步步生莲一般。

    amp;bp;amp;bp;amp;bp;amp;bp;可惜成默不解风情,更不是足控。

    amp;bp;amp;bp;amp;bp;amp;bp;空气中漂浮着暧昧的寂静以及清幽的竹林味道,那是一款叫做“绚”的熏香在缓慢燃烧。

    amp;bp;amp;bp;amp;bp;amp;bp;看见成默的那一瞬间,白秀秀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要知道她房间的墙壁、窗户、以及门只要遭到暴力破开,就会引发床上的机关,瞬间就会把她的身体送进暗道,暗道有三条,通向三个地方,具体位置则是随机的。

    amp;bp;amp;bp;amp;bp;amp;bp;既然机关没有触发,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门是从里面打开的,毫无疑问林之诺利用的了高月美,虽然她并不知道林之诺是如何骗到高月美的,那已经无关紧要了,一切都只能怪自己过于大意了。

    amp;bp;amp;bp;amp;bp;amp;bp;两人在寂静无声中默然对视了片刻之后,白秀秀轻轻蹙眉,“倒真是小瞧你了!说吧,你想要什么?”

    amp;bp;amp;bp;amp;bp;amp;bp;即便身处困境,白秀秀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气势,完全不像是她有求于成默,而是成默有求于她。

    amp;bp;amp;bp;amp;bp;amp;bp;“白董事长,我并无意冒犯您,实际上”

    amp;bp;amp;bp;amp;bp;amp;bp;“你已经冒犯了,所以说这些毫无意义。”白秀秀抖动了两下手腕,手铐链子在卧室里发出哗哗的声响。

    amp;bp;amp;bp;amp;bp;amp;bp;“白董事长,请不要乱动,别让我误会,说实话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很容易紧张,别逼我犯下不该犯的错误!”成默紧紧的盯着白秀秀,生怕她挣脱手铐去触碰乌洛波洛斯。

    amp;bp;amp;bp;amp;bp;amp;bp;白秀秀轻笑了一声,但没有在继续动,“第一次?看你轻车熟路的,还以为你是惯犯呢!”

    amp;bp;amp;bp;amp;bp;amp;bp;“我也不废话了,你支付给我比特币,我会为您的信息保密并保证不会再对您出手”成默不打算耽误时间,快速的说道,比特币交易也需要一点时间。

    amp;bp;amp;bp;amp;bp;amp;bp;“只要比特币?你不想做点什么别的吗?载体的敏感度可是远超常人的!使用载体能够享受极致的快感哦!”白秀秀忽然又变幻了脸色,语气温柔,面容妩媚,如清溪解冻。

    amp;bp;amp;bp;amp;bp;amp;bp;成默看着白秀秀那张颠倒众生的脸,淡淡的说道:“您不用试探我,也不要在耽误时间,我想这件事情快点结束对我们都有好处。”

    amp;bp;amp;bp;amp;bp;amp;bp;“好吧!你要多少?”白秀秀见成默绅士令人发指,完全不为所动,看上去也没有伤害她的想法,也暗自松了口气,只要钱就好说,但她心下怀疑林之诺会不会是同性恋,绝对不可能是自己魅力的问题,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amp;bp;amp;bp;amp;bp;amp;bp;“三千比特币,不讨价还价”成默在论坛上看到的20级角斗士本体信息卖价到了2000比特币,也就是六千万华夏币,所以开了一个三千的价格,虽然他不清楚白秀秀载体的等级,但他认为白秀秀付出这3000比特币不会亏,毕竟自己已经控制了白秀秀的本体,和出卖信息不是一个概念了。

    amp;bp;amp;bp;amp;bp;amp;bp;白秀秀冷笑道:“别开玩笑了!三千比特币?你除了知道我是角斗士之外,对我一无所知,这样的信息在络上根本卖不出去,更何况你还是个没有信誉度也没有等级的玩家”

    amp;bp;amp;bp;amp;bp;amp;bp;“白董事长,我想你应该清楚,三千比特币买的是您的人身安全,而不止是我为您的信息保密。”成默打断白秀秀的话,面无表情的说道。

    amp;bp;amp;bp;amp;bp;amp;bp;白秀秀也面无表情的看着成默,实际上她心里已经在咬牙切齿,恨不得把眼前这个人千刀万剐,她多久没有被别人威胁过了?没想到今天居然会被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屁孩给威胁,之所以知道林之诺年纪不大,完全是直觉加上推测。

    amp;bp;amp;bp;amp;bp;amp;bp;“行!把手机拿给我!”白秀秀不在多话,对方没有什么破绽,也打探不出太多信息,三千比特币而已,就不要夜长梦多了。

    amp;bp;amp;bp;amp;bp;amp;bp;幸好对方未曾完成注册的角斗士,如果对方是已经完成了注册的角斗士,那么白秀秀拼死都要抵抗,因为完成了注册的角斗士杀死角斗士的本体能获得大量的经验值奖励。

    amp;bp;amp;bp;amp;bp;amp;bp;不过也是因为对方是未完成注册的角斗士,自己才会麻痹大意。

    amp;bp;amp;bp;amp;bp;amp;bp;白秀秀猜测成默是一个没有导师的潜行者,虽然他看上去很镇定自若,但很明显他对角斗士之间这种残酷的斗争并没有认识的很透彻。

    amp;bp;amp;bp;amp;bp;amp;bp;成默从床头拿了手机递到白秀秀的右手上面,白秀秀一边输入密码一边说道:“你没有把小美怎么样吧?”

    amp;bp;amp;bp;amp;bp;amp;bp;“没有”

    amp;bp;amp;bp;amp;bp;amp;bp;“我警告你,她只是个普通人,不许碰她,以后离她远一点,要不然就算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你找出来,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的!”白秀秀并没有提到自己,她自信不可能在给林之诺一丝一毫的机会,但她有些担心林之诺下次会不会用自己的家人来威胁自己。

    amp;bp;amp;bp;amp;bp;amp;bp;实际上能杀掉林之诺是最好的,可惜她连林之诺的本体位置都还没有确定,只能先忍着。

    amp;bp;amp;bp;amp;bp;amp;bp;至于林之诺会不会拿了钱就杀她,高月美认为不会,像林之诺这种自信又聪明的人,绝对不会做这种蠢事,会留着她继续找机会勒索钱,才是正确选项。

    amp;bp;amp;bp;amp;bp;amp;bp;“我从来没打算碰她,作为回馈我希望能有机会报答她。”

    amp;bp;amp;bp;amp;bp;amp;bp;“哟!没想到你还是个好人?”白秀秀笑了笑,这笑容很难揣测出真实的意味,就连成默也看不出来。

    amp;bp;amp;bp;amp;bp;amp;bp;成默摇了摇头,“我没有这样觉得,我只是有底线而已”

    amp;bp;amp;bp;amp;bp;amp;bp;白秀秀对于成默说的话不置可否,在里世界,潜行者都是不可信的,“你把你创建的比特币地址告诉我。”

    amp;bp;amp;bp;amp;bp;amp;bp;成默告诉了白秀秀自己创建创建的比特币地址,然后说道:“麻烦点一下加速,我不希望等太久。”因为并不是在国内的比特币交易注册的钱包,而是在国外的站上面注册的,这样的话比特币的转账耗时比较长,要经过几个确认,才能到账,但是经过第一个确认之后,交易就是不可逆的。

    amp;bp;amp;bp;amp;bp;amp;bp;看着白秀秀将差不多一亿华夏币的巨大金额转到自己的比特币钱包,成默情绪并没有太多波动,不过一直以来堆积在心头的关于生存的巨大压力终于得以缓解,这让他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amp;bp;amp;bp;amp;bp;amp;bp;有了这笔钱,只要找到合适的心脏源,他就能做手术了,但目前来说做手术并不是最好的选项,手术有风险虽然不大,但成功了之后还要抵抗排异反应,很难说能活多久,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选择做手术,因为他从载体身上看到了另外的出路。

    amp;bp;amp;bp;amp;bp;amp;bp;“好了,你可以走了。”十多分钟之后白秀秀关上手机,将手机扔在床上。

    amp;bp;amp;bp;amp;bp;amp;bp;“我还有笔交易要想和你谈。”

    amp;bp;amp;bp;amp;bp;amp;bp;“交易?”

    amp;bp;amp;bp;amp;bp;amp;bp;“我希望您能帮我制作一份天衣无缝的经历,我需要林之诺的护照、身份证、过往履历多少钱您开口,等我收到您的比特币我就会转给你”

    amp;bp;amp;bp;amp;bp;amp;bp;白秀秀饶有兴致的看着成默笑道:“有意思,拿从我这里勒索过来的钱,找我做交易?我凭什么答应你?本来你明天来找我的话,我们开诚布公的谈一谈,说不定我会很乐意栽培你”

    amp;bp;amp;bp;amp;bp;amp;bp;“白董事长,我开始就说过我不想冒犯您,和您相比我还很弱小况且这也不是勒索,我想您也该清楚里世界的规则和表世界完全不一样,我今天这样做只是为了证明我不仅有能力,而且能力还很强,您应该也有难以处理或者不方便出面的事情要摆平,而我也很需要钱,我可以帮助您完成那些任务当然这些事情不能触及我的底线。”

    amp;bp;amp;bp;amp;bp;amp;bp;“想做赏金猎人?你连载体注册都没有完成,哪里来的自信呢?”

    amp;bp;amp;bp;amp;bp;amp;bp;成默看着白秀秀,平静的说道:“事实证明我可以”

    amp;bp;amp;bp;amp;bp;amp;bp;“如果我不答应呢?”白秀秀心里极度压抑,不是因为那已经转出去的三千比特币,而是因为自己居然没有办法反驳林之诺的话,这种完全落在下风的感觉,对于白秀秀来说实在太难受。

    amp;bp;amp;bp;amp;bp;amp;bp;“那我现在离开就是。”成默掉头就走。

    amp;bp;amp;bp;amp;bp;amp;bp;白秀秀看着成默的背影,脸色变幻莫测,等他走到门口,拉住把手的时候,白秀秀开口道:“行,我帮你,一百比特币,我帮你制作林之诺这个身份”

    amp;bp;amp;bp;amp;bp;amp;bp;成默回头道:“谢谢您,这个手机我不会再用了,与您联络我会去音颜找文经理您如果有什么任务需要我做的话,也可以通过文经理给我留信号。”

    amp;bp;amp;bp;amp;bp;amp;bp;“行”白秀秀嘴角抽动了一下,这个林之诺还真是足够谨慎的。

    amp;bp;amp;bp;amp;bp;amp;bp;成默在走出门口之前说道:“白董事长,麻烦您代替我跟高小姐说声抱歉,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报答她的。”

    amp;bp;amp;bp;amp;bp;amp;bp;“你只要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就是最好的报答了。”白秀秀冷冷的说道。

    amp;bp;amp;bp;amp;bp;amp;bp;“我叫她来跟你打开手铐。”说完之后成默就走出了白秀秀的卧室,这时高月美正在客厅里坐立不安,见成默从白秀秀的卧室里出来,连忙站了起来道:“林之诺,怎么样了?”

    amp;bp;amp;bp;amp;bp;amp;bp;成默朝着门口走,将手铐钥匙递给了迎上来的高月美,“已经没事情了,不过我得赶紧去追那个邪修的恶道,你现在可以进去帮你嫂子打开手铐了”

    amp;bp;amp;bp;amp;bp;amp;bp;高月美不疑有他,“哦”了一声,就朝着白秀秀的卧室走,而成默并没有出去,直接进了玄关一旁的房间,点击了回归本体,一分钟后直接消失在了白秀秀家。

    amp;bp;amp;bp;amp;bp;amp;bp;

    amp;bp;amp;bp;amp;bp;amp;bp;高月美神色紧张的进了白秀秀的卧室,见白秀秀半合着眼帘,姿势妖娆的被拷在大床上,有些面红耳赤,连忙道:“嫂子,你没事了吧?”

    amp;bp;amp;bp;amp;bp;amp;bp;她实在没有想到卧室里会如此旖旎。

    amp;bp;amp;bp;amp;bp;amp;bp;“没事了!快帮我打开手铐”

    amp;bp;amp;bp;amp;bp;amp;bp;高月美连忙走到了白秀秀的床边,一边给白秀秀打开手铐,一边说道:“林之诺去追给你施邪术的坏人去了”

    amp;bp;amp;bp;amp;bp;amp;bp;“你这个丫头看上去这么聪明,怎么就这么天真呢?别人说什么你都信?”白秀秀揉了揉有些酸疼的手腕,语气温柔的说道,她并没有怪罪高月美的意思,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姑子心地善良,又很单纯。

    amp;bp;amp;bp;amp;bp;amp;bp;“嫂子,你是不是对林之诺有什么误会?我告诉你林之诺真的是江湖人士,他还是河洛派的掌门人,他不仅能开天眼看过去未来,我那天还亲眼看见过他施法,还看见过他施展轻功他这一次是来施法帮你驱除邪术的,你不知道,你刚在睡在床上,我怎么弄都弄不醒你,可把我急坏了,幸好林之诺早就算到了今天的这一切,过来施展法术把你给唤醒了至于拷着你,他绝对不是故意的,肯定是不得已而为之”

    amp;bp;amp;bp;amp;bp;amp;bp;此时盖在白秀秀身上的锦缎薄被已经滑了下去,高月美不用低头就能看见白秀秀低胸睡衣下那傲人的山峰,这让高月美不由得脸红心跳,轻轻的说道:“嫂子你放心他是个正人君子。”

    amp;bp;amp;bp;amp;bp;amp;bp;白秀秀心里叹了口气,这个事情还不知道该如何跟高月美解释,只能说道:“你把你们两个见面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给我说一遍,任何细节都不要漏掉了!”

    amp;bp;amp;bp;amp;bp;amp;bp;高月美“哦”了一声,开始跟白秀秀说自己怎么认识林之诺的,说林之诺能预测她的生日,预测半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一直说道今天她是如何按照林之诺的吩咐躲在卧室里,等待她睡过去

    amp;bp;amp;bp;amp;bp;amp;bp;白秀秀有些怀疑高月美在现实中也认识林之诺,但详细情况只能慢慢调查,等高月美说完,白秀秀抱了抱高月美道:“小美,忘记林之诺吧!他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amp;bp;amp;bp;amp;bp;amp;bp;“嫂子”

    amp;bp;amp;bp;amp;bp;amp;bp;“相信嫂子,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们不会有任何结果的。”

    amp;bp;amp;bp;amp;bp;amp;bp;“可我好像真的很喜欢他”

    amp;bp;amp;bp;amp;bp;amp;bp;“不是叫你放弃,而是你应该清楚,其实,有些是你根本就无法掌控的你根本就抓不住。”

    amp;bp;amp;bp;amp;bp;amp;bp;“那我该怎么样才能抓住他?”高月美将肩膀搁在白秀秀的肩膀上,忽然之间眼泪就掉了下来,她有种预感,似乎她很难在见到他了一样。

    amp;bp;amp;bp;amp;bp;amp;bp;“算了,先别想这么多,顺其自然吧!”白秀秀感觉到了高月美温热的眼泪,笑了笑,拍了拍高月美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