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六九章 收费与免费
    (二合一更新)

    次日。

    放中学的时候,付远卓叫住了孙大勇,“孙胖子,你先别走,成默找你有事情”

    孙大勇愣了一下,想不通成默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情,也许是还在记恨上次马博士、猴子、大熊揍了他,害他晕过去的那件事情?现在成默似乎和付远卓关系不错,所以想要清算?

    孙大勇冷笑了一声,“找我有事?我还怕了不成。”猴子、马博士、大熊都站在了孙大勇的旁边,面色不善的看着成默和付远卓。

    成默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着孙大勇说道:“别太紧张,我只是想问你放学还想要听我讲课吗?”

    “听又怎么样?不听又怎么样?”孙大勇虽然嘴巴上依旧硬气,但心里却松了口气,暗道如果成默想要用这件事来威胁他,那成默也太天真了。

    成默见教室里还有人,便道:“我们去走廊那边”

    孙大勇说了句“行”,就带着他的三个基友一起去了走廊尽头的安全楼梯,成默和付远卓也跟着走出了教室。

    因为这边不是去往食堂方向,所以这个点没人,楼梯转角也没有监控,孙大勇站在楼梯上面靠着扶手,居高临下,先是掏出了一包万宝路,叼上了一根,也没有点燃,只是装出一副社会我孙哥的样子道:“说吧!什么事?如果你是想要我们道歉,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成默淡淡的说道:“我从不需要别人的道歉,找你只是想和做一个交易”

    “交易?”这完全出乎孙大勇和马博士他们的意料,纷纷目不转睛的看着成默。

    “如果你想要考出不错的成绩的话,我有更好的办法!”

    “呵呵,说来听听。”

    “现在不能说,你得先帮我个忙。”

    孙大勇有些狐疑的问道:“什么忙?帮你打架吗?”

    成默摇了摇头,“放学之后的补习你要负责维持秩序,还得负责协助收钱,和保证他们不泄密。”

    “收钱?”孙大勇叼在嘴巴里的烟差点惊掉下来,他想了无数种可能,就完全没想到这个,但这又很符合成默的性格,要知道杜冷邀请他参加聚会都被要钱了的,只是孙大勇想不通为什么成默要他来收钱。

    站在成默旁边的付远卓冷哼一声说道:“我都交钱了的,你们凭什么不交?”

    成默接着说道:“我这些关于考试的内容,是花钱都未必能买到的,不愿意交钱的可以不听”

    “我们不会也要收钱吧?”站在孙大勇一旁的马博士插嘴道。

    成默看了马博士一眼,“一样要收,不过我会特别教你们一个办法,让你们的考试成绩突飞猛进但是马文博,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花钱了,你的基础太差了,教了你也用不上”

    “艹!”马博士骂了一声,刚准备和成默刚,就被孙大勇和付远卓两个人同时看过来的一眼,吓的不敢做声了。

    孙大勇站直了身体,认真的问道:“真能突飞猛进”

    “我保证。”

    “能进多少?”

    “这个要看你的发挥,但至少能前进十多名”

    孙大勇想到期末考试父亲许下的奖励,看着成默说道:“行,只要你能保证,我负责维持秩序,也负责协助你收钱,还负责让听了课的人保密。”

    接着成默说了参与补习的价格是一个人299,又跟孙大勇交代了一些如何配合的细节之后,孙大勇和马博士他们离开去了校外吃饭,并说了要请成默和付远卓,成默和付远卓自然是拒绝了,孙大勇也没有强求。

    见孙大勇走远,付远卓道:“我还以为你至少要收七八百一个人,怎么才收299啊?”

    成默摇了摇头道:“之所以收钱,并不是为了赚钱,其一,是为了把客户筛选出来,只有愿意交钱的人,才是真的想要把成绩搞上去,并重视这次补习的人;其二,虽然大家都喜欢免费的,但所有人的潜意识里,还是认为收费的才是好的,并且价格越高,质量就应该越高,免费的不会珍惜,就算我教给他们的全是好东西,也不见得真的受到重视,交钱会让他们更认真”

    付远卓完全没有想到收费居然收的这么有道理,越发觉得成默的头脑可怕,拍了拍了成默的肩膀,叹息道:“你这一套接着一套的,真是玩死人不偿命啊!说实话,我不信杜冷要你期末考试考零分,一点代价都没有付!”

    “付了。”

    “付了多少?”付远卓有些好奇的问道,接着又道:“不方便说,可以不说”

    “没什么不能说的,五万”成默并没有打算隐瞒这件事情。

    听到这个数字付远卓吃了一惊,虽然五万对于他和杜冷来说都不算什么,可对于绝大多数高中生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了,并且这五万可是从杜冷手中赚来的,不仅赚到了,接下来成默还要不知不觉的坑杜冷一把,付远卓看着成默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两人并肩朝着食堂走去,颜亦童已经发了好多信息来催了。

    放学的时候,留在教室的人比昨天要多不少,几乎大半的学生都留在了座位上没有动,很明显成默昨天的讲课在班级里传播的很快,就连(9)班的长期第一名丁嘉烨都留在了座位上。

    成默走上讲台的时候,原本还有些嘈杂的教室里就慢慢安静了下来,都在等待成默开始讲课,成默环顾了一圈,开口道:“我们绝大多数人在(9)班,虽然表面上觉得没什么,实际上内心还是有些自卑的,认为自己比不过(1)班的那些学霸,我想大概你们都会想过,为什么别人成绩那么好,可我总是不仅学不好,还对学习没有什么兴趣”

    成默这句话一说,教室里顿时有些躁动,谁都没想到成默会这样开场,当即就有人觉得成默作为一个同龄人说这些话太装逼,太把自己当回事了,骂了一声之后提着书包离开。

    成默并没有理会,继续大声说道:“今天我就来给大家解开这个谜底,为什么你们不能像(1)班的人那样好好学习”

    当成默大声的说他要揭开谜底之后,整个班级又瞬间的安静下来,各自的表情不一样,有些人在期待,有些人在鄙视。

    在成默在教室里又开了一个石破天惊的场的时候,沈幼乙站在教学楼中间的出口这边一直在等成默,准备喊他去她家吃饭,然而自己班级的学生却只走了一小半,等了半天没见成默的人,沈幼乙问了一个(9)学生,听说成默在教室里“胡言乱语,妖言惑众”,就带着一丝好奇朝着(9)班的教室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了成默那一向不太蕴含情绪的声音。

    “首先学校教育就是一件不平等的事情,虽然大家坐在同样的班级,看着同样的课本,听同样的老师在讲课,但是我们每个个体都是天差地别的这里并不是说智商,其实我们绝大多数人的智商都差不多,能到长雅来读书,不管是什么途径,智商都不会太差,仅仅就智商来说,在座的各位肯定不会比(1)班的差”

    “之所以学不好,是因为学校的教育看似平等,实则不平等,大家都知道我们受到的教育是填鸭式教育,那么(1)班都是些什么人?一小部分是像我这样视学习为快乐的人,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不管学校使用什么样的教育方式都无所谓,而另外一大部分则是天性逆来顺受者,对于他们来说,强制学习就是给他们加了buff,而我们(9)班的同学,则大多数是个性上比较自由,比较叛逆,或者已经不愿意接受填鸭式教育闭目塞听的人你们成绩不好不是因为智商,你们大多数人玩游戏玩的比(1)班的人好多了,玩游戏不要智商吗?你们成绩不好,只是因为你们的天性和填鸭式教育相抵触,对于你们来说填鸭式的教育是一种伤害,所以导致了学不进”

    “虽然强制灌输式的教育会伤害个性相对叛逆者的学习积极性,但如果这种牺牲换来的逆来顺受者的进步更大,那么牺牲性格叛逆者以提高整体平均素质,对于学校来说是值得的,也是降低成本的好办法,可能你刚好需要一个能够‘释放天性’的教育环境,可是很抱歉,我国不提供这个选项,你可能是教育体制的一个牺牲品,而且是被设计好就应该要牺牲的易耗品”

    成默这一段内容一讲出来,班级里又一次喧闹起来,不过这一次是因为成默的讲话掀起了在座学生的强烈共鸣,觉得成默真是讲到了他们的心坎里面去了。

    而站在门口没有露面的沈幼乙也深受震撼,这种事情她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有隐约的感觉,但并不能说的如此的深刻,她完全没有想到成默居然能把这件事情看的如此的透彻。

    其实沈幼乙对于填鸭式教育也很不满,毕竟她的个性就被极大的削弱了,但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她也无能为力。

    等大家议论稍稍平息下来,成默继续说道:“简单的来说,就是大家不是学不好,而是刚好填鸭式的方法不对你的胃口”

    “接下来我要跟大家讲的内容,就是如何在少学习的情况下,考一个好成绩,如何顺着自己的天性去学习但是以下内容属于收费内容,想要参与学习班的人,需要交299元,从今天到期末考试,每周星期一到星期五,我都会留下来为大家讲四十分钟的学习心得,帮助你们在期末考试中,取得一个好成绩”

    一听成默居然要收费,收的还不便宜,顿时又是一片哗然。

    坐在前排位置上的丁嘉烨道:“靠!不至于吧?这还要收钱?考了两次零分的人,居然跟我们讲点学习经验就需要收钱?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丁嘉烨一带头,其他人也都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有些人说299太贵,有些人说成默想钱想疯了,有人说成绩没考好是不是可以将学费双倍返还

    教室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这时孙大勇跳了出来,大声说道:“吵什么几把吵!成默又不是非叫你们听,请个家教都要五十块一个课时,说的还没有成默好,凭什么别人就不能收钱了!我第一个交!”

    看到平时和成默不对付的班霸孙大勇都站了出来,力挺成默,众人的喧闹声又小了下去,仔细想了下,似乎孙大勇说的也挺有道理的,于是在孙大勇从座位里走出来,上前给成默转了帐之后,就有其他的学生也上前扫二维码,给成默转钱,这其中绝大多数是昨天听过成默讲课的。

    当然也有学生觉得给成默299块钱参加补习班实在是疯了,嗤之以鼻然后径直离开,这其中就有丁嘉烨。

    孙大勇看着自己喜欢的女生甄思绮也交了钱,顿时觉得这波299不亏,又站在椅子上大声说道:“交了钱,听成默上课的,严禁把笔记借给别人看,这都是我们花钱买的,这属于严重的滋敌行为,谁他妈要私下传授给别人,别怪老子不客气”

    站在门口的沈幼乙有些哭笑不得,原本她还很欣慰成默会主动留下来给同学们传授学习经验,以为成默转了性。

    然而成默居然要收299一个人,这个实在太猝不及防了,但她不仅没有打算阻止成默,反而更加心疼成默的懂事,沈幼乙觉得成默一定是因为家庭条件所迫,逼不得已

    沈幼乙悄悄离开,发了微信给成默叫他等下去她家吃饭,她直接去了超市,打算买点好菜,给成默做点好吃的

    此后的两天,成默的补习班进行的如火如荼,而成默在(9)班也从一个原先无关紧要的人变成了一个炙手可热的人,不少参与了补习班的人都被成默的智慧所震撼,会在下课问成默一些问题,不止是学习上,还是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成默来者不拒一一给予了讲解,就算是他不了解的领域,也会说出个一二三来,让(9)班的学生越来越佩服这个同龄人。

    来问问题的还以女同学居多,这也让有些人不爽,比如丁嘉烨,他并不觉得参加成默的补习班有什么卵用,私底下嘲笑交了钱的人全是煞笔,当然也少不了诋毁成默几句。

    不过丁嘉烨私底下的嘲讽不过是个小插曲,杜冷在学校论坛和贴吧组织的大风暴还没有正式掀起来,这时离期末考试还有两个多星期。

    又过了两天,高月美用了成默给他的招数,终于测试出了结果,在星期五的晚上,也就是白秀秀约见成默的前一天晚上,高月美发了信息给成默,说白秀秀确实中了邪

    (昨天圣诞节,青杉没有跟大家说圣诞快乐,现在正在淡化西洋宗教节日在我国的影响,其实我一向是不喜欢这种凑热闹式的过节方式,但这种大张旗鼓的给圣诞节降温,我觉得也是过分的小题大做,接下来作者的话里就跟大家科普一下圣诞节,因为字数限制前面一段只能发在正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