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六一四章 暗战开启
    “那些无聊的人管他们做什么!”正在咀嚼着牛肉的付远卓挥舞了一下竹签子说道,牛肉咸的他好想喝一大口可乐,然而却忘记买了,这让付远卓相当的后悔。

    付远卓和颜亦童不了解真实的情况,自然想不到这个话题是有人故意掀起来的,但成默知道这一定是杜冷他们开始要为期末考试的大手笔炒作造势了,想要吸纳到足够多的赌资,当然必须在期末考试之前就把话题炒热,让学校里的人全部都参与到这场赌局之中去。

    这跟赌球没啥区别,越是话题性高的比赛,参与赌博的人就越多,就好比世界杯,不管你关注或者不关注足球,都会受到这个氛围的感染,丢点钱赌两把。

    对于成默来说,这是一个摊牌的机会,他需要合作者,于是成默低声的说道:“我故意的”

    付远卓和颜亦童肯定和杜冷不是一条道上的,从那天付远卓和杜冷在慈善晚宴上基本没有交集就能看的出来,从目前来说他们值得信赖,如果想要在期末考试中悄无声息弄的杜冷血本无归,就必须让付远卓和颜亦童加入到这个计划中来。

    “我知道啊!付远卓跟我说了,可是我不懂你为什么故意这么做!”

    成默将语气放的更加低沉,带着不甘和无奈说道:“因为我也没有办法啊!只能这样!”

    “啊?怎么没办法?”颜亦童有些不解的看着成默

    “不是为了帮我拿年级前十吧?”付远卓也停下了吃东西,有些尴尬的说道。

    成默先是四下望了一望,见一片寂静,还没有人回到教室,冲着付远卓摇了摇头小声说道:“当然不是因为你你们可能不清楚,其实我们学校的学点赌局以及黑市都是有人操纵的,而我就是被这些人逼迫,只能考零分”

    虽然收了杜冷五万块钱,但成默认为这算不上合作,其一杜冷利用田斌和孙大勇威胁了他;其二他知道杜冷一定会留下证据,把这个把柄握在手上,不管他配合考了零分还是不配合考了其他的分数,杜冷都十分有可能把这件事情抖出来,置成默于死地。

    毕竟,五万块,不是小数目,绝对够得上开除了。

    成默的话刚落音,颜亦童就一脸气愤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怎么会有这种事情?是谁威胁你?我现在就要去找他的麻烦”

    成默淡淡的说道:“颜亦童你先坐下来,小声一点,这件事现在不能被别人知道!”

    看到成默的表情,颜亦童虽然不甘心,还是乖乖的坐了下来,“为什么不能被别人知道?你可是被别人威胁了!”

    “你说的威胁你的人,不会是杜冷吧?”付远卓皱着眉头说道,他经常参与学点赌博,一直觉得这其中有些蹊跷,但并没有往深处想,毕竟高中生自己坐庄好玩有可能,背后有一个团体在组织赌局,怎么听也不像高中生能做出来的事情。

    “杜冷?”听到这个名字颜亦童一脸的惊讶。

    成默表情平静的说道:“出面的并不是杜冷,但我猜学校背后的学点赌局和黑市都是杜冷弄的,长雅除了他,应该没人有如此强大的组织能力!”

    “我现在就跟杜冷打电话,他实在太过分了,凭什么威胁你”说完颜亦童就冷着脸去拿手机,看样子她真的很生气。

    成默抢先一步伸手按住颜亦童的手机,“颜亦童,你打电话给他没什么意义,只能让我和他撕破脸,让我在学校里的情况更加被动,杜冷在学校里的号召力比你想象的大得多”

    付远卓冷笑一声,“就算他在牛b,他如今也毕业了,他能拿你怎么样?童童你也不需要打电话给他,成默,你期末考试放心考,他要敢找你麻烦,我替你扛回去。”

    “副作用,认识你这么多年,你就这次最男人。”

    “屁!老子就从来没怂过,怎么就这次最男人了?”

    “杜冷走了,于俊山还在况且付远卓真要站出来和杜冷刚,我的处境只会更糟糕,要知道他们明的暗的都能来,但我只能防御,不管是我还是付远卓都没办法对杜冷和于俊山这样的人造成实际上的威胁,这才是他们有恃无恐的原因。”

    “我怎么不能威胁他们了?”付远卓有些不服气。

    “你拿什么威胁他们?”成默淡淡的说道,还没有等付远卓回答,成默继续说道:“他们掌握着学生会,要找我麻烦可轻松的多,我就说几点,假设他们利用学生会的权利扣我的操行分,扣我的学点,让我失去保送的机会,我们能怎么办?假设他们派人在我的座位里放了一些黄色书籍,说有人举报我,当众把那些东西搜出来,我们能怎么办?更严重一点,说谁的东西不见了,放在我抽屉里,栽赃给我,我们能怎么办?”

    “艹”付远卓刚开始还觉得自己一定罩住成默,但这会发现,假设对方来阴的,他还真没有办法,只能微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这些事情对于他来说,也许是小事,但对于成默来说肯定不是小事。

    “他们不至于这么坏吧!”颜亦童十分的震惊。

    “难说。”付远卓有些郁闷的回答道。

    “那怎么办?要不我要我爸爸给杜伯伯打个电话?”颜亦童有些紧张的看着成默说道。

    付远卓苦笑了一声道:“我觉得应该没啥用,警告了杜冷还要警告于俊山还要警告杨贺贤”

    颜亦童咬了咬牙,“成默,你不要怕,你放心考就是的,无论如何我和付远卓都会相信你,万一他们阴你,我们也会帮你作证,还会叫人保你的”

    成默摇了摇头说道:“其一,最好不要扯到家长的层面,家长都出动了,只能让他们更加明白你没有底牌;其二,只是防守就实在太被动了,我们必须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怎么主动出击?”付远卓和颜亦童的眼睛都亮了。

    成默嘴角弯了一下,“任何最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瓦解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