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六一章 北斗星
    吃完饭,成默帮助沈幼乙收拾了碗筷,虽然自告奋勇的要洗碗,却被沈幼乙推出了厨房,等沈幼乙出来,成默就准备告辞,然而成默却被沈幼乙拦住了。

    沈幼乙迅速的从书柜上抽了好几本书下来,又找了个纸袋子将几本书放进去之后,说道:“这些都是我推荐给你看的书,一定要认认真真看完,每周一篇读后感。”

    成默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低头说道:“这算是作业吗?沈”

    “嗯!??”沈幼乙用食指关节轻轻的敲了下成默的脑门。

    “西姐。”成默只能马上改口。

    也许别人会问沈幼乙,为什么要叫她“西姐”,但成默不会问,答案并不难猜,就像“十九妹”这个外号,是源自十九的英文“nieen”,奶挺的谐音。

    “西姐”这个称呼也类似,只是更加绕一些,因为“乙”字在华夏古代乐谱的记音符号,相当于简谱“7”,也就是发“西”音,所以叫沈幼乙西姐是有根据的。

    除此之外,乙还代表着“2”,因为乙是天干的第二位,也用于作顺序第二的代称,所以乙既是2也是7。

    按照文艺一点的说法,沈幼乙的小名叫做小西一点也不奇怪。

    对于叫什么,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成默并没有去询问,以验证自己的推测。

    “不是作业,是交换,我也会写我最近看过的书的读书心得,或者看了电影的观后感给你看的。”

    “那我选择拒绝!”成默毫不犹豫的拒绝,这个实在有些耽误时间啊!

    “那我会以老师的身份,罚你写十篇关于‘梦想’的作文你自己选吧!”沈幼乙好整以暇的说道。

    沈幼乙在朋友和老师这两个身份之间切换自如让成默很是头疼,可他又无可奈何,“谢谢,西姐。”说完成默就转身去穿鞋子,然而又一次被沈幼乙给拉住了,“等一下。”

    成默回头,沈幼乙已经转身回了卧室,片刻之后沈幼乙从里面走了出来,对成默说道:“把袜子脱下来,换双新的”

    成默低头,看了看被大拇指捅穿了一个眼的袜子,淡定的说道:“不用了,西姐,我家里有。”

    沈幼乙没有理会成默,走过来将他扯到沙发上坐下,“这不是女生穿的袜子,很中性的,另外我看你指甲有点长了,我帮你剪一下”说着沈幼乙将那双纯白色的袜子递给成默,也坐了下来,去翻茶几上的收纳盒,很快就从里面找了把指甲刀出来。

    “我自己来。”成默觉得沈老师实在太爱多管闲事了,连指甲长短都要管,真是有点令人讨厌,就像书里面说的,孩子对妈妈的那种讨厌

    “自己剪不好剪。”沈幼乙温柔的笑了笑,扯过成默的手,开始小心翼翼的替成默剪起指甲来,淡黄色的灯光撒在她白皙的脸颊上,像是阳光下软绵绵的云朵,阳光都要把这云朵晒的融化了;她的呼吸在静谧的空气中流淌,像是从远山飘来的风,穿过头发,穿过耳朵,暖暖的吹的心花就要盛开了。

    “咔哒”、“咔哒”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沈幼乙表情专注,像在从事什么重要的工作,“男孩子,帅不帅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内有涵养深度,外在干净清爽,这样一定会赢得女孩子的喜欢的。”

    “可是我没必要让别人喜欢我啊!”

    “这个世界总不会一成不变,我们的心也一样,假如有一天你碰见了自己喜欢的人,然而你却没有做好准备,会遗憾的。”

    成默没有说话,低头看了看自己心脏的位置,它还能坚持多久?医生说状况还算不错,最起码五年?六年?或者更久一点?我也许永远也没有办法做好准备,但至少能坚持到高中毕业。

    看着沈幼乙娴静美好的轮廓,成默想活很久的愿望,更加强烈了。

    等沈幼乙把成默手趾甲都剪掉了,又打磨了一番,“来,把袜子脱掉,我帮你剪脚趾甲”

    “这个真不用了,我自己来。”成默伸手去接沈幼乙手中的指甲刀。

    沈幼乙笑了笑,推开成默的手说道:“成默同学只是看起来很冷漠啊!其实是个很容易含羞的小男孩啊!”

    成默无语,心道:沈老师啊!要换一个男生在这里,你怕是会很危险哦,这种无意的撩人在最为致命啊!

    “别矫情了,把袜子脱了!”

    成默觉得自己真拿沈老师这样的女人没有办法,只能脱掉袜子。

    “你的皮肤比女孩子的还白啊!”

    成默没有回应,于是沈老师开始一边剪指甲一边絮絮叨叨的说起班上的事情来,也不管成默想不想听,等把两只脚都剪完,她站了起来说道:“好啦!应该能管一段时间”

    成默穿上一边新袜子,一边说道:“谢谢,西姐。”

    “既然叫了西姐,就不用说谢谢。”

    “哦!西姐,那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不送你了,要注意安全。”沈幼乙笑着说道。

    成默走到沙发旁的玄关穿好鞋子,刚准备去拿搁在沙发上的书包和装有一叠书的纸袋子的时候,沈幼乙已经给他递了过来,成默将书包背在肩上,沈幼乙又把那本成默看了一点的《涡虫》放进纸袋子,然后递给了成默。

    成默接了过来,感觉这几本书沉甸甸的,他打开了防盗门的瞬间,沈幼乙又道:“记得写读后感,但不许在上课的时候写”

    成默点头,走出沈幼乙公寓的时候,他回了一下头,“西姐,你要问我为什么考零分么?”

    沈幼乙狡黠的笑了笑说道:“不想问,我要等你想告诉我的时候,才想要听。”

    成默原本是想说自己得了认知障碍这件事情的,但沈幼乙这样说,他反而不愿意撒谎了,如今他的认知障碍已经基本没有问题了,根本不会影响考试。

    于是他向沈幼乙微微鞠了一下躬,又说了“再见”,便转身朝电梯走去,直到他走到走廊转角,背后才传来了关门的声音,等电梯的时候,成默看了一眼塑料袋里的书,除开那本《涡虫》,还有无本书,一本是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铺》,一本是岛田洋七的《佐贺的超级阿嬷》,一本是吉本芭娜娜的《厨房》,一本是伊吹有喜的《等风的人》,一本是角田光代的《树屋》

    书的封面大多数淡雅的白或者温暖的黄,一看就知道是治愈系的书,可成默的孤僻其实并不是源自内心,而是源自孱弱的身体,可以说沈幼乙的药方根本就开错了,但成默还是接受了这份好意,反正他迟早会回到一班的,到时候关系自然而然的就会变淡,等高中毕业,沈老师很快就会忘记曾经有过他这么一个学生吧!

    离开这栋公寓楼的时候,成默仰头回望沈幼乙家的灯火,他一下就辨认出了十七楼那个黑色铝合金框的玻璃窗子,那一户就是沈老师的寓所,成默驻足看了看那让他觉得温暖的地方,里面透着一股火焰色,高楼的背后是深沉的天幕。

    这个方向恰好是正北方,夏夜天气晴朗,是观测大熊座的好时间,成默一眼就找到了那颗闪亮的北极星,然后是勺子一样的北斗星。

    如果是一般人,会认为北斗星是七颗,因为北斗星又叫做北斗七星,但其实应该叫做北斗九星,只是在瑶光旁边的辅星只有视力极佳的人才能看到,成默在载体的状态下就能观测的很清楚。

    在宋代道教天书‘云笈七签’就称北斗星为北斗九星,后来两颗渐渐暗淡隐失,成为“七现二隐”,传说中能看见这两颗隐星的人可以得到长寿与幸福。

    成默转身朝着大街走去,华灯初上长街流光溢彩,虽然他不需要北斗星指明方向,可是,这个世界有美丽的星空可以观测,也是一件令人能够感觉到幸福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