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六零章 孤独症患者也要谈恋爱(1)
    金色的斜阳在走廊的玻璃上缓慢流过,教学楼与操场之间的一排香樟以难以觉察的幅度在微微摇晃,绿色的叶子织成了夏天的网,网住了清风与霞光,远处的篮球场上有大声的呼喊以及砰砰的击球声,知了的歌唱隐藏在校园交响的中间,像是小提琴的鸣奏。

    这是属于青春少年的一曲弦歌。

    沈幼乙拖着成默走出回廊的瞬间,一阵暖风柔柔吹过,沈幼乙黑色的长发带着薰衣草的香味,拂上了成默的脸颊,这痒痒的感觉,刺激着他的心脏,成默看着沈幼乙蜿蜒的侧影,那高高隆起的挺拔的山峦,阳光下晶莹剔透的脖颈,在阳光里熠熠生辉,真是动人心魄的图景。

    成默的手心有些冒汗,忍不住说道:“沈老师,我可以自己走,不用拉着我。”

    即便是成默这样的克制隐忍的男子,依旧无从抵御沈老师如此纯美的女人,就算是佛,被沈老师牵着走,怕也会放下修行,立刻还俗啊!

    沈幼乙回头看了眼成默,捉狭的笑了笑,“不会吧?成默同学你还会脸红?你知道你在同学间有个什么外号吗?”

    成默虽然对这个毫无兴趣,但也极为配合的问道:“什么外号?”

    “石佛。”沈幼乙松开了拉着成默的手,但却停驻了脚步等成默和她并肩。

    “那不是李昌镐吗?”

    “你知道李昌镐?会下围棋吗?”不关注围棋的人大抵上已经不会记得李昌镐这个属于上个时代的名字,现在是属于柯洁的天下。

    成默并不想承认自己会围棋,省的等下万一被拉着下两局,耽误时间,于是摇了摇头,“不会,只是知道李昌镐这个棋手而已。”

    实际上成默的棋风和李昌镐十分接近。

    “我觉得这个外号起的挺好的,因为你跟李昌镐不就挺像的吗?外表看上去很柔弱,时常常面无表情,喜怒不形于色”

    “喜怒不形于色这个有点夸张了。”

    “不夸张,不夸张,就我这些天的观察你挺适合这样的评价的不过同学们给你起这个外号,并不是因为李昌镐,而是因为最近比较流行佛系男子这个概念,好多人都觉得你比佛系男子还高端,喝枸杞泡的茶,看上去无喜无悲人畜无害,实际上内心坚韧一心向学,看上去好像什么都可以配合,实际上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和节奏去做所以是石佛石头做的佛系男子”

    沈老师的八卦程度超乎成默的想象,这叫他十分无语。

    沈幼乙见成默一副与班级体完全脱节的表情,问道:“你应该是从来不看班级微信群的吧?”

    “呃!从不看。”成默淡淡的说道,实际上他连群都没有加。

    “我看你应该是群都没有加?难怪他们敢在群里这么热烈的讨论你不行,你微信多少,我拉你进来你不能过于脱离集体”沈幼乙低头从包里掏出手机,然后拿在手上准备输入。

    长雅的每个教室都在信号屏蔽器的覆盖范围,上课就会开启,所以是可以带智能手机进学校的,这点还是很人性化。

    成默无奈只能把自己的微信号告诉沈老师,沈幼乙在申请之后说道:“通过下。”

    成默只能拿出手机,点击了通过验证,沈幼乙看着成默一个圆圈一样的诡异的头像以及莫名其妙的名字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叫messier 64?messier好像是混乱的、肮脏的意思吧?你不会是6月4号生的吧?”

    很喜欢看推理小说的沈老师立刻就开始推测起成默起名字的心理,她颇为忧心忡忡,看样子这孩子何止是孤僻,还相当古怪,这让沈幼乙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她必须把成默扳回正确的人生轨道上来,不能让他在极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成默听出来了沈幼乙心里的实际想法,解释道:“messier 64是一个可以用小型望眼镜观测的星系编号,它的名字叫做黑眼星系(blak eye galaxy)又叫睡美人星系,它有一条引人入胜的黑色尘带,横亘在明亮的星系核心之前,非常的漂亮并不是您猜的那样,我的生日也不在6月4号”

    这已经是成默第三次解释关于这个名字的来历了,前两次是颜亦童和付远卓,接下来也许就该问头像了,此时成默忽然觉得谢旻韫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人,起码她从来没有问过这些简单的问题。

    “黑眼星系!睡美人星系!听上去就诡异又漂亮”沈幼乙对于星系没有什么研究,并没有就这个话题延展开来去谈,也没有去问成默头像的圆圈是什么意思,反而问道:“你微信里有几个人?我不会还是第一个吧?”

    “不是!”

    “还有谁?有班级里的同学吗?”

    “有付远卓。”成默略去了颜亦童和谢旻韫,并没有提及这两个女生。

    “好像有段时间,还传你和谢旻韫关系不错,是真的吗?”

    “沈老师,你这不是朋友,是记者”成默有些无奈。

    “朋友当然从互相了解开始啊!你也可以问我啊!你有什么关于我想知道的事情吗?”顿了一下沈幼乙又道:“都可以问。”

    “没什么想要知道的。”成默直截了当的说道。

    沈幼乙好像一点都不介意成默的僵硬,反而笑着说道:“你不问那就不关我的事了,你有喜欢过女生没有?别说没有!成默,你不可能生下来就是佛系男子吧?”

    成默神色恍惚了一下,要说喜欢,应该是没有的,但确实有对女生产生过好感,那段经历让成默很是刻骨铭心,当时他们班上的班花是一个叫黄依依的女生,她经常找他请教功课,还经常借他的笔记,询问他学习方法。

    成默不仅回答的十分尽心尽力,还会针对黄依依的弱点帮忙强化一下,那时黄依依偶尔会给成默带点小零食什么的,开始他并没有要,但黄依依还是会放在他的抽屉里。

    黄依依的成绩突飞猛进,成默虽然表面上云淡风轻,心里还是挺高兴的,那个时候虽说谈不上喜欢对方,但还是在慢慢的接触中产生了一些些好感,毕竟黄依依作为班花长的还是很乖巧可爱的,成默虽然有哲学思想作为武装,可毕竟年幼,抵挡不了原始本能。

    不过这懵懂的情愫全都在一次摸底考试后戛然而止,进步巨大的黄依依这一次的成绩依旧不错,在老师报名次的时候,班级里的众人纷纷起哄,叫成默的名字,结果把黄依依气的小脸煞白,后面找成默问题目的次数就少了很多。

    本来这也不算什么,成默也只是死水微澜,那点小波纹早就彻底平复了,并告诫了自己不要在多想,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黄依依很快找了隔壁班的小帅哥体育委员做男朋友。

    两个人在一起没多久,就有流言传黄依依的男朋友嘲笑成默就是个傻子,并说黄依依不过是看成默成绩好,利用成默而已,成默还像哈巴狗一样的给黄依依记笔记,写学习要点,分解解题步骤,其实黄依依最讨厌成默这种宅男了

    成默自然也听到了这个流言,还是班级里的女同学故意说给他听的,从那以后,别人问成默题目,他还是会讲解,但他再也没有记过笔记。

    对于成默来说,这个教训算不上惨烈,但足够刻骨铭心。

    见成默有些走神,沈幼乙也没有继续追问,不管成默回答不回答,她心里都有了自己的答案,沈幼乙扯着成默走过了二里半的林荫大道,在一家超市里买了不少菜,然后带着成默去了她位于荣湾镇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