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五九章 孤独症患者也要交朋友
    沈幼乙

    身高:171m

    体重:105斤

    罩杯:h

    生日:6月9日双子座

    特技:文学、料理、古筝、画画

    兴趣:阅读,尤其喜欢日夲(ben)文学;看电影,只喜欢文艺电影;创作。

    座右铭:若问人生的定义是什么,无他,只要说“妄自捏造不必要的麻烦来折磨自己”,也就足够了。夏目漱石《我是猫》

    办公室的窗台上摆着好几盆绿色植株,让被书籍和考卷淹没的空间里多了一丝生气,阳光透过蓝色的窗帘洒泼在办公桌上,写满赞美的红色锦旗挂满了半面墙,除此之外,还有前任校长沈三石写的大幅毛笔字“师道尊严”(注1)。

    这幅遒劲自然,朴拙中蕴含着张扬的行书,挂在办公室最显眼的地方。(bgm:《sleepless starrlight》,羽肿)

    成默低着头跟着沈幼乙走向她的办公桌,沈老师今天穿着一件宽松的米色亮片中袖t恤,搭配着一条粉色的长款的淡粉色一步裙,也许是刻意的买大了一号,这条一步裙显的有些长和大,不像一般的一步裙只是及膝,它没过了膝盖不说,且不能很好的紧绷出人体最美的一段身线。

    倘若换一个女人这就是不合身,但穿在沈老师身上则别有一番韵味,少了紧致的性感,多了欲盖弥彰的魅惑,尤其是两节莲藕一般的细长的小腿以及珠圆玉润的脚踝,组成了让人浮想联翩的动态图,像是冷冷冬日行过清浅温泉抚着浴巾的少女,在起落的晶莹水花、白皙的双足、飘荡的雾气之间,至纯的妩媚降临了

    成默的视线并没有能够在这值得细细把玩的双腿上徘徊很久,因为沈老师已经拉开了椅子坐进了办公桌,在跟好几个还没有离开办公室的老师打过招呼之后,她拿出了一叠卷子开始一页一页的翻着,同时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满说道:“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沈老师的声音很悦耳,像是细雨敲击玻璃的清脆温柔,但眼下显然不是享受这温柔的时刻,成默十分干脆的回答道:“知道。”

    “真的知道?”沈老师头也不抬的问。

    “因为我考了零分。”成默当然明白绝对不止是这样,还有自己的那篇作文,还因为沈老师知道他是故意考零分的,总之这次要蒙混过去是不大可能的。

    沈幼乙终于翻到了成默的语文试卷,将一只笔压在上面,然后转过身看着成默,紧紧的盯着成默的眼睛,诚恳的说道:“成默,告诉沈老师,你究竟为什么要考零分?”

    成默看着沈幼乙期待又关切的眼神,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沈幼乙却误会了成默的这个表情,严肃并有些生气的抓着成默的胳膊说道:“是不是班级里还有同学欺负你?是不是有人逼你的?你老老实实跟老师说,老师一定帮你做主!”

    成默摇头,“真没有人欺负我,大家对我都挺友好的。”

    “友好?我课间来过无数次,从来没有看见过你跟任何人说过话!是不是被孤立了?”沈老师皱了皱眉头,愈发的肯定这个学生一定遭受了校园暴力。

    成默有些哭笑不得,“不,您误会了,这不是其他同学的原因,纯粹是我不想和别人交流。”

    “成默请你相信老师,老师一定会保护你的”

    沈幼乙睁着那一双如深深夜幕中的皎洁明月般的眼睛,满怀真诚的看着成默,因为这目光,她婉约又精致的面孔具现化成了一种穿透性的古典美。

    “沈老师,自从上次晕倒以后,我再没有被欺负过了,我只是不擅长和别人交流而已,您真不要想多了”

    “真的?”

    “真的!”成默表情坚定的回应。

    沈幼乙松开了抓着成默胳膊的手,轻轻说道:“成默,我知道你很聪明,就算你考不了满分,也该交出一份叫人满意的答卷,可你的选择题成功规避了所有正确答案,你为什么故意这样做?你知道不知道多少老师关心你?(1)班的班主任唐老师,时常跟我询问你在(9)班的情况,他对你期望很大,他一直知道你是个很有主见的学生,又很要强,所以尽管你并没有告诉他为什么要在期中考试中考零分,他也一直在关心着你,他一直跟我说你这样的孩子要注意保护他的自尊心,还有教物理的刘老师,经常念叨着你,你刚进学校就拿了物理竞赛的第一名,他一直期待你能参加物理奥赛,就算你期中考试考了零分,他也想要你进校队,但你这次月考为什么又考零分?如果不是因为其他人的原因,你真的要好好解释一下,要不然你真的辜负了这些老师对你的关心了”

    “他们关心的只是我的成绩并不是我您也一样,只是因为我考了零分才来询问我的吧?如果我考了满分,符合了你们的期待,又有谁会真的在乎呢?大概没人会在乎吧!老师喜欢成绩好的学生,不过是因为老师的职称、工资都和学生的成绩有关罢了”说这话的时候,成默一脸的平静,并没有什么激愤的样子。

    “你这个孩子怎么能这样说?”沈幼乙忍不住又皱了下眉头,想到成默写的作文,立刻明白眼前这个孩子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他不仅天才,不仅博学强记,还无比的现实,也许自己用对待普通学生的方式,根本无法了解他,更不可能解开这个谜团

    沈幼乙觉得十分头大,她可以不管成默,放任自流,可真要这样做她一定会如鲠在喉,沈幼乙觉得自己别无他法,只能拿出大杀器,“我能跟你的家长沟通一下吗?”

    成默低头不说话。

    “你放心,我不是要跟你的家长说考试的事情,我只是想跟你的父母好好沟通一下,我觉得你的思想有些偏激,就拿你写的这篇《实现梦想,需要出卖灵魂》来说,内容太极端了,教育不仅是学校的事情,也是家庭的事情,我必须和你的父母好好聊一聊才行。”沈幼乙语气亲切的说到,她并不想做一个告状的老师。

    “来,成默,把你爸爸或者妈妈的电话告诉我,可不许给我什么空号或者关机的号码哦!”

    “我只有我叔叔的电话”成默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可又不能违背老师的意志,毕竟他还是学生。

    “叔叔?你爸妈呢?”

    “都不在了”成默不置可否的说到。

    “这可不是开玩笑,成默。”沈幼乙看见成默很无所谓的样子,表情变的很凝重,撒这种谎就有些过分了,她并不是很相信成默,她以为成默为了逃避自己跟家长打电话在说谎,因为父母双亡的机率实在太小了。

    “我从来没跟别人开过玩笑。”

    “那你叔叔的电话多少”成默的态度让沈幼乙决心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非要弄清楚这个孩子为什么考零分。

    成默面无表情的说了一串数字,沈幼乙又问了成默他叔叔的姓名,拿起话筒,用座机拨通了成继东的电话,“您好,是成默的叔叔成继东先生吗?”

    “是!您是哪位?”成继东那响亮的声音在静谧的办公室被成默听的一清二楚。

    “我是成默的班主任”沈幼乙还没有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名字,电话那边就道:“成默不会又昏迷了吧?你把他口袋里的地高辛片给他含住,让他躺一会就好了你放心,一般情况下没事的。”

    “不,我不是想说这个,我是想就分班的事情问问他家长的意见,分班表都发了很久了,就只剩下成默的没交了,文科理科的选择对孩子来说很重要”

    “哦!原来是这样,您早说啊!这个事情,让成默自己决定吧。”

    “分班表必须要家长签字同意。”

    “我现在在武陵,等我过两天回去,就跟他把字签了”

    “您签字成默的爸爸或者妈妈都不在长沙吗?”

    “我哥哥前两个月刚去世,至于他妈妈,那个女人别提了,六岁就抛下成默走了,至今都没有回来看过这孩子一眼”

    沈幼乙转头去看成默,见他还是那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然而她的心情却一下就荡到了谷底,像整个人忽然掉入了幽暗的深海之中,这一瞬间产生了被海水吞没一般的空寂和压抑,她目光黯淡了下来,并下意识的对着成默说道:“对不起”

    成继东还以为沈幼乙在对他说对不起,连忙道:“这有什么对不起的,您又没做错什么,成默这孩子可怜又孤僻,老师就麻烦您在班级里多照顾他一下”

    沈幼乙连忙回过头,不让成默看到自己的写满悲戚与怜悯的面容,假装平静的说道:“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他在班级里成绩很好,老师们都很喜欢他。”

    “那就谢谢您了。那个分班表,我回去就跟他签字。”

    “好的,也辛苦您了。”

    “哪里,我这是应该的。”

    两人互道“再见”之后,沈幼乙挂了电话之后,但她反而更加不知道该如何跟成默交流了,几度转过头想要开口,然而看着成默那漠然的眼神就无法开口。

    “沈老师,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走了么?”成默没有办法,只能主动打破僵局。

    “等等,成默你在班上真就没有关系好一点的朋友?”沈幼乙踌躇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

    “初中的时候呢?”

    “没有。”

    “小学?”

    “也是没有的”成默叹了口气,心想:好像小学的时候,还有经常能说话的人,但到了初中就慢慢消失了,那种会消失的,应该不能称之为朋友吧!

    “不会一个朋友也没有吧?”沈幼乙有些惊讶。

    成默将头转向窗外,觉得沈老师实在太啰嗦了,明明在学校外面就不是这样的人,为什么到了学校就能伪装成这样呢?因为真的热爱这份职业?

    “好吧!你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成默很无语,转过头再次看着沈幼乙说道:“沈老师,我觉得我考零分和有没有朋友是两件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这两件也都是我自己私人的事情,学校的规章制度没有写必须要交朋友,也没有写不准考零分!问问题请在你的职责范围之内询问。”

    “我现在不是以一个老师身份在问你问题啊!”沈幼乙将卷子合上转过身来笑着说道,接着他向成默伸出了手,“成默同学,我们做朋友吧!”

    这样的操作很出乎成默的意料,他有些愣住了,看着沈幼乙光洁如玉的那只手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很高兴能成为你的第一个朋友!”沈幼乙还没等成默反应过来,就自作主张的拉起了成默的手,在微凉的空气中摇晃了几下。

    沈幼乙的手心像是镶嵌着阳光的花瓣,柔软又温暖。

    成默觉得很被动,然而却不知道该如何拒绝沈老师的善意,因此也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将自己手从那温热轻柔的掌握中轻轻的抽了出来,无奈的说道:“沈老师,那现在我可以回去了么?”

    沈幼乙对成默的抗拒不以为意,“你叔叔不在长沙吧?”

    “嗯!”

    “那你回去吃什么?”

    “我可以叫外卖。”

    沈幼乙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桌子,将两本书放进她的皮质购物袋里,“外卖既不好吃,也不健康,我请你去我家吃饭”

    成默连忙摇头道:“真不用了,沈老师!”

    “没什么用或者不用,这是朋友之间正常的交往走,我亲自做菜给你吃,不要小看我哦!我的料理水平可不是一般的高”沈幼乙笑的很和煦,如同虞美人开满的山坡,阳光灿烂,有微风拂过。

    接着沈幼乙也不等成默回应,就握着成默的手腕,拉着他向办公室门口走去,这时办公室里已经空无一人,沈幼乙随手关了门,就拖着成默离开教学楼。

    (二合一更新,明早还有一章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