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五七章 拍卖风云(终)
    (二合一更新,今天凌晨在更新一章加更)

    窗外的夜幕已深,沿江路的灯火通明,远眺橘子洲如一艘流光溢彩的巨舟,和对岸的万家灯火相映生辉,令漫天繁星都显得暗淡且遥远了起来。

    近千平方的宴会厅亮如白昼,每一个角落都充盈着轻松悦耳的音乐,衣着华丽的人们在席间交杯换盏,愉快的交谈,优雅的轻笑,高跟鞋与大理石地板的摩擦,水晶酒杯之间的微微碰撞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营造着一个上流社会的镜像。

    只是镜像而已。

    成默带着谢顶男何建国向着前面走去,自助酒会撤掉了所有的椅子,将圆桌四边的弧向下一折,圆桌立马就变成方桌,然后很快就被拼凑成了两条长桌,至于那些动都没有怎么动的美食,瞬间就被流水一样上来的各类点心、冰淇淋、饮料所替代。

    满头大汗的何建国亦步亦趋的跟着成默穿过人群,小声说道:“这次真要多谢林公子帮忙,不管事情成还是不成,等下我都准备一份薄礼,希望您能笑纳。”

    “如果你真要有诚意的话,等下把白董事长的那瓶红酒拍下来送我就行了。”成默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只要那瓶红酒吗?我是准备叫我秘书给您去买块百达翡丽的手表的”何建国小心翼翼的说道,他发现成默手腕上没有带表,所以为了结交这个贵气逼人的公子哥,准备大出血一番。

    成默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只是帮你引见,并不能帮上什么忙。”

    见成默这样说,何建国更下定了决心要和成默建立关系,所以并没有打电话或者发信息阻止已经去了美美运达广场的秘书。

    虽然说现在是自由移动的酒会时间,但实际上绝大多数人还是站在属于自己的圈子里,绝少有人突破自己的舒适区,真的去和不认识的人交际,因此成默带着挺着肚腩有些谢顶的何建国向前走的时候,还颇为引人注目。

    快要到最前方的时候,成默挺拔的身姿也落入了谢旻韫、杜冷他们的眼中。

    于俊山看着璀璨灯火下那张没有表情的面孔,用肩膀撞了一下杜冷,“瞧,谁过来了,真是勇气可嘉啊!”

    杜冷还沉浸在被万胜戏耍的屈辱里,一股邪火无处可发,撇头看了看成默,冷冷的说道:“这种煞笔以为有两个小钱就能为所欲为,不知道真实社会的残酷,迟早会被教训的。”

    “他过来骚扰谢旻韫你不管?”听杜冷并没有教育成默的打算,于俊山有些惊讶。

    “我不方便出手,所以交给你了!”杜冷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拍了拍于俊山的肩膀。

    “小事一桩!看我怎么羞辱这个草包。”于俊山淡淡的说道,一副智珠在握在握的贤者表情,看着成默带着一个谢顶男越走越近,于俊山上下打量着成默,将目光落在了成默的西装袖口上,立刻就酝酿好了讽刺的语句。

    因为只有土豪才不剪掉西装袖口的标志,深怕别人不知道穿的名牌一般,像他们这种,都是穿的订制西装,袖口是纹的自己的名字。不仅如此,他的衬衣还连袖扣都没有,这在穿着上的低级错误,在于俊山他们这种自我标榜上流社会的“贵族”眼里真是出了天大的洋相。

    真是个土包子暴发户。见成默连手表都没有带,也许连暴发户都算不上,于俊山又下了判断。

    这个判断离事实的真相很近了。

    谢旻韫和万胜自然也看到愈来愈近的成默,万胜笑了笑低声说道:“这小子还是挺帅的,一百万都喊出来了,似乎很有诚意啊!真不打算给他机会?”

    谢旻韫低头,眼睛都没有朝成默瞟,“说实话,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败家子了,自己没有一点本事,只能靠家里的一点余荫”谢旻韫莫名的想起了成默,她也很讨厌他,因为成默也很自以为是,不过成默的自以为是,和别人的自以为是完全不一样,他有自以为是的资格。

    我为什么老想起他?一个自私又自负的人罢了!谢旻韫端起酒杯大大的喝了一口水晶杯里的绛红色的葡萄酒,里面蕴含着丝丝的动物皮毛腥味,这说明酿造这瓶酒的是赤霞珠,并且这瓶酒有些年份了。

    一旁的于俊山兴致勃勃的等待着成默上前自取其辱,然而没有料到成默居然去了第二桌,看见成默跟高校医打招呼,于俊山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一个乐子就这样没了,还是挺让人失望的,于俊山转过身来,笑着说道:“搞了半天是个花花公子小白脸幸好刚才旻韫没有理这种人!”

    “我觉得你们以后还是叫我的全名比较尊重,我真不习惯杜冷学长,尤其是你。”谢旻韫很是冷淡的说道,这件事她提过几次了,杜冷一直死性不改,以为坚持下去,她就会默许。

    于俊山表情很是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杜冷笑了一下,耸耸肩膀,假装轻松的说道:“没必要这么严肃,谢旻韫同学,怎么称呼,我想应该没有那么重要吧?”

    “对我来说,这件事情很重要。”谢旻韫并不是矫情,她只想把同学、朋友、恋人三者的关系划分清楚而已,不想因此引起任何不必要的误会,让对她有想法的人产生一种坚持下去就会有希望的错觉,在她没有学会微表情和心里学之前,她是不可能交朋友的。

    当然,更不可能谈恋爱。

    王明量本来想要笑话一脸阴沉的于俊山和表情苦涩的杜冷,然而却笑不出来,他只能暗中叹口气,自己这个表妹的性格还是真是一如既往的又臭又硬。

    成默带何建国上来,当然是提前跟高月美发过微信征询过高校医的意见,虽然他知道高校医不可能拒绝他,但成默也不能将其视作理所应当,在心里记下了自己欠的帐。

    成默走到高校医身边的时候,将于俊山和杜冷的话听的一清二楚,但他并没有搞事的打算,对他来说,一切以完成任务最为优先。

    第二桌有一半人都是来自高云集团,见高月美和刚才站起来喊了一百万的公子哥在说话,纷纷在小声的议论这是谁,站在高月美身边的井醒虽然在心里很想要划烂成默那张漂亮的脸孔,但在公众场合只能面带着微笑,假做不经意,实际却在暗中偷听成默和高月美的对话。

    “高小姐,这是立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老板何总,我在微信里跟你说过的”

    穿着黑色一字肩小礼服的高月美听到成默喊他高小姐,有些不高兴了,也顾不得在别人面前避嫌,伸手掐了成默的胳膊一下,“上次就跟你说过了,喊我小美”

    “不合适吧?”成默有些犹豫,就算不喊高小姐,也应该是高姐,月美姐,稍微亲热一点就是小美姐,怎么也不该是小美啊!成默心道。

    “怎么?嫌弃啊?”高月美脸色微红,白皙的肌肤下面流动的像是杯子里面香甜绚丽的葡萄酒,让人垂涎欲滴,整场宴会除了谢旻韫有资格和她在美貌上相提并论,其他的美女都成了衬托红花的绿叶。

    有些长的挺不错,五官也很精致,但身材不如模特级别的高校医,气质就更不要说了,有些有些气质的,五官、身材也难以相较,总的来说,要不是谢旻韫在,整场晚宴应该就是高校医一枝独秀了。

    成默懒得去理解高月美没有逻辑的思路,叫什么在他看来无关紧要,这一点他想的也许和杜冷一样,只是成默是真这样想,杜冷却未必,“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何建国这种人精自然立刻就看出来高家的大小姐对一旁这个林公子很有意思,不露声色的赞美道:“年轻真好,尤其是两位,站在一起好般配,真让我怀念我年轻谈恋爱的时候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当年可是个大帅哥”

    这时下半场的拍卖已经开始了,经过了上半场结束时的高潮,下半场的开端有些乏力,第一件字画只卖出了三十五万,虽然也算不错,可对比一百五十万,差距还是很明显。

    不过这很正常,总不可能每一件物品都能掀起拍卖高潮。

    寒暄过后,何建国大致跟高月美说了下需要找白董事长的原因,高月美答应帮忙去问白秀秀到底是因为什么,得到答案了就会告诉林之诺,让何建国与林之诺联系。

    高月美答应的很爽快一点都没有推脱,很明显是给林之诺的面子,这让何建国份外的感激,虽然说事情并没有解决,但只要弄清楚原因,就能够对症下药,总比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的乱撞找不到出路,直到困死要好太多了。

    三人交谈的时候,白秀秀的第二件拍品玻璃雕塑被抬了上来,让众人没有料到的是,这一次白秀秀的作品拍卖又掀起了小高潮。

    高月美按照成默之前的吩咐,抢先举牌,每次加五万,举了三次牌之后,这件来自玻璃大师eunsuh choi的《蜗牛云梯》从十万起拍,来到了二十八万高价。

    这相当出乎人们的预料,毕竟玻璃雕塑不好估值,也不好卖出去。

    此时为了防止井醒等下会给堡林爵香槟的拍卖带来麻烦,成默转头看着高月美漫不经心的说道:“既然你喜欢,这件雕塑我拍下来送你吧!”说完成默就举起了号牌。

    “二十九万,117号出价二十九万。”拍卖师见开始天外飞仙百万一击的大帅哥又一次举牌,跟着也兴奋了。

    井醒一直误以为成默开始叫价一百万是为了高月美,于是也伸手举了牌对成默笑道:“林小哥,这个机会请务必让给我!刚好我也能讨好一下白姐”因为那一百万的叫价,对于成默的真实身份井醒也产生了些许疑惑,暂时并不想和成默起正面冲突,但也不能任由成默在高月美面前刷好感度。

    “三十万,21号出价三十万,还有出价更高的吗?”拍卖师大声的喊道,她原本以为这尊玻璃雕塑卖不了多少钱,因为玻璃雕塑属于比较冷门的拍卖品,一般情况下很难见到,收藏者很稀少,可没想到居然也能卖到三十万。

    成默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让给井先生吧。”

    井醒笑着说了谢谢。

    高月美觉得成默实在忒坏,其实二十几万把这件玻璃雕塑没回去也没什么,没想到成默居然不想她浪费钱,找了个接盘侠,高校医心里甜丝丝的,然而她不过是想多了,只是陷入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这样,任何对方的无心之举都会放大成对她的好。

    接下来的剧本就如同成默所谱写,在拍卖最后一件白秀秀捐赠的拍品堡林爵香槟时,高月美再一次按照成默的吩咐第一个举牌,不过这一次没有加五万,只加了一万。

    谢顶男何总也在成默的指挥下举了牌,价格来到9万,这时所有人都以为高月美还会举牌,然而直到拍卖师落锤,众人以为的举牌都没有到来,何建国以9万块钱极度接近堡林爵香槟真实价格的钱,买下了白秀秀捐赠的最后一件拍品。

    随后整个拍卖会正式落下了帷幕,接下来就是拍品交割。

    只要等何总完成付款,拿到堡林爵香槟,成默就顺利的完成了白秀秀交给他的两项任务,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自然是为了加深白秀秀的印象,像白秀秀那样的人不查证他的背景,是不可能的事情。

    成默陪着何建国去付款,同去的还有井醒,正好在付款的地方又碰到了正在付款的杜冷,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

    虽然听到了杜冷要于俊山教育一下他的话,但成默并不想节外生枝的惹事,并没有说话,杜冷刷卡,然后看着戴着白手套,笑容灿烂的工作人员,替他检查拍品,接着包装好。

    接过包装好了的《大批判coa cola》,杜冷心情更差,回头就看见了站在后面的成默。

    一旁的于俊山也完成了付款,看着成默冷笑了一下,对杜冷说道:“看,充大款的土鳖过来了”

    杜冷面带不屑的说道:“这种煞笔理他干什么?”谢旻韫不在,他没必要表现的温文儒雅。

    成默置若罔闻,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但手里却扯散了系吊牌的不锈钢珠链,在杜冷和于俊山提着拍卖来的东西经过身边的时候,像弹玻璃弹珠一样,用拇指把比米粒还细小的不锈钢珠子弹了出去,任何人都看不见这诡异的一幕,除了成默能看见那些珠子如同激光一般穿透了那些装着拍品的袋子。

    因为速度实在太快,声音也没有发出什么来,不过毫无疑问,这些拍品一定都被打成了筛子,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东西就这样变的一文不值,就算再有钱,也该是不怎么愉快的经历。

    井醒付完款之后,跟成默和何建国告辞,工作人员帮忙抬着玻璃雕塑先行离开。

    何建国则在完成付款之后,把那瓶堡林爵香槟交给了成默,两人走会宴会厅的时候,高校医还在这里等待成默,想约成默一起看电影,但这时候已经9点多了,成默的载体使用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了,他必须拒绝。

    高校医只能失望的离开,何建国见成默拒绝高校医拒绝的如此干脆,更加笃定成默家世不凡,当成默在酒店门口上了租来的宝马730的时候,强行把买来的百达翡丽放在了副驾驶,然后迅速的跑开。

    成默无奈,只能暂时先收下。

    香槟色的宝马730缓慢的从酒店门口驶离的时候,后面不远处还跟了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卡宴,坐在车上的井醒看着宝马730的车牌,打通了一个电话,“刘哥,麻烦帮我查一下湘a.xxxxx是谁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