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五六章 拍卖风云(8)
    (二合一更新,加更还欠五章)

    倘若换一个人形象差的人站起来,大声的喊道:“一百万!”难免会背上土豪、炫富、煞笔,这样的标签,但成默以载体林之诺的形象站起来,就完全不一样了,当人们把目光聚焦到他身上的时候,无不赞叹这个穿着蓝色塔士多礼服的少年,俊美贵气的有些过份。

    像是炎炎夏日穿堂而过一阵凉风,让眼睛感到了畅爽的惬意。

    当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总的来说一百万并不是个很大的事,叫空气瞬间凝滞的是成默这个人,一百万只是点燃的引线,成默的完美形象才是鸣响的烟花。

    在受到视觉冲击,短暂的沉寂过后,整个宴会厅立刻微微的喧闹起来,众人纷纷交头接耳,小声询问认不认识这是谁,是谁家的公子哥。

    唯独成默这一桌的气氛则陡然降至了冰点,一旁的眼镜哥哪里想过成默还有这种操作,花一百万就为争一口气,有钱任性到这种程度,这脸被打肿了也只能忍着,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而成默对面的马小姐,眼睛都不敢朝成默这边看,低头看手机,但表情出卖了她的心思,面容上写满了不自然和尴尬。

    至于谢顶男则想起了成默开始说的话,庆幸自己刚才并没有得罪这个看上去十分冷漠的少年,说不定等下还真要求到他身上。

    就连见惯了大世面的拍卖师,都这一瞬间愣神了,上亿的拍卖她都主持过,从未出过岔子,但没料到今天主持一个没什么难度的慈善拍卖会居然会犯了低级错误,让拍卖冷场了一小会。

    因为确实太意外了,因此拍卖师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连忙有些紧张的看着最后一桌说道:“117号的大帅哥,出价一百万,真是好帅啊!又帅又有爱心现在有没有人还要加价的。”说完之后拍卖师早早就挥舞起了拍卖锤,心想:没有悬念了,虽然有些一波三折,但总算结束了。

    然而意外一波接着一波,将拍卖再一次推向了高潮。

    就在拍卖师刚准备倒数的时候,万胜又一次举牌了,并示意再加十万,拍卖师不得不再一次把拍卖锤放下去,声音中带着激动喊道:“一百一十万!”

    虽然一百一十万的金额并算不大,但参与这幅画竞拍的,全都是年轻人,他们的这种气势还是能够让人感受到敬畏的,让在场的众人依稀觉得这仿佛是几亿甚至十几亿的那种大场面。

    “9号加价十万,一百一十万,现在这幅来自王广义的油画《大批判oa ola》已经成为了目前本场拍卖价格最高的捐赠品”拍卖师看着成默大声的说道,仿佛期待他再一次的举牌。

    不止是她,全场观众的胃口都被吊了起来,希望能看到一场惊心动魄的龙争虎斗。

    坐在谢旻韫斜对面的杜冷,看着站在最后一排的成默,面色冷峻,握着号牌的手在桌子底下微微颤抖,这突然跳出来的一个莫名其妙的人,让他的紧迫感更甚。

    杜冷心念电转:莫非这个人也是知道谢旻韫的身份所以刻意来讨好她的?不管是不是,他此刻都没了退路,如果连一个谢旻韫并不认识的路人角色都能随意抢戏,他这个主角还要不要当?

    见成默目光灼热单单只是盯着谢旻韫似乎要举牌的样子,而全场观众包括谢旻韫和万胜都在注视着成默,杜冷莫名的感受到了一种屈辱,从小到大他都是所有人的中心,这种被完全忽略感觉,实在太糟糕了。

    于是杜冷把手一挥,高喊道:“一百五十万!”

    望着成默的拍卖师,根本没有想到一副镜框画居然引起了如此多的人抢夺,溢价已经超过了好几倍,虽然知道这群少年大概是上头了,依旧还是情不自禁的大声喊道:“一百五十万!8号出价一百五十万!还有没有出价更高的!”

    也许还有奇迹,拍卖师满脸通红的想到。

    把一亿的东西拍出一亿一千万并不算什么奇迹,把不太值钱的东西拍出远高于自身价值的价格,才是拍卖师的荣耀。

    整个宴会厅又是一阵惊呼,对于在世的画师来说,一副镜框画拍卖到一百五十万,真是做梦都会笑醒来。

    全场观众都在看着成默和7号万胜,希望他们喊出更劲爆的报价,然而此时成默只是摇了摇头坐下来,一言不发。

    7号万胜面带笑容,旋转着手中的号牌,无动于衷!

    “一百五十万第一次!”

    “一百五十万第二次!”

    一声清脆的响声,拍卖锤落在了木质的拍卖底盘上面,犹如惊堂木一般的音效响彻整个宴会大厅,“一百五十万成交!恭喜8号买家”

    掌声四起,谁也没有能想到本场最激烈最经常的一场竞拍居然会出现在上半场的最后,一件价格并不算很高的油画上面。

    虽然花了一百五十万,对杜冷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目,回去还得跟家里解释一番,但杜冷觉得值得,他很享受这种一锤定音的感觉。

    “恭喜冷哥,还是冷哥牛逼!不像某人关键时刻只会怂!”一旁的于俊山笑着拍了拍杜冷的肩膀。

    杜冷微笑着摇头道:“都是为慈善尽一份心力,没必要这样说。”

    王明量其实很不喜欢杜冷这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毛都还没长齐,就装的喜怒不形于色,实在没趣之极,于是不阴不阳的笑道:“杜公子,果然豪气云!钱多的没地方使,一副镜框油画都舍得砸一百五十万我墙都不扶就服你!”

    杜冷对王明量的冷嘲热讽不以为意,其实对方越讽刺,就越显得他大度,因此他只是假作不以为意,实则饱含深情的说道:“只要旻韫喜欢,多少钱都值得。”

    然而谢旻韫却一脸不解的说道:“我没说我喜欢啊?”

    杜冷瞬间有些懵比,看到万胜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所有愉悦全部化为乌有,如坠冰窖,然后巨大的屈辱感如潮水一般淹没他口鼻,让他觉得窒息一般的难受,他相信谢旻韫不会说假话,那么就是对面的万胜在搞鬼

    他介意的不是一百五十万,他介意的是也许自己刚才就像小丑一样被玩弄于鼓掌,被人看了笑话,尤其是还当着谢旻韫的面。

    杜冷知道这个时候越不能显露出愤怒,自己越愤怒,对方就越高兴,而愤怒也不过是自己无能的表现,他强压着怒火,轻笑着自我解嘲一般的说道:“看来是我误会了,我还以为旻韫你喜欢,所以想亲手送给你,不过你不喜欢也没关系,为慈善做些贡献,也是我们应当做的”

    王明量竖起了大拇指“呵呵”笑道:“杜公子好胸襟,我就欣赏你这样热心公益的土豪。”

    谢旻韫听到杜冷的话略有些歉意,但也只是有一些微小的歉意而已,其一她并没有撒谎,只是做了一个动作而已;其二,杜冷付出了一百五十万,看上去确实是为了她,实际上这其中心理因素十分复杂,也有争一口,想要凌驾他人的欲望驱使,更多的只是满足自己的私心;最后这些钱都是捐给慈善机构的,也是在做行善积德。

    成默坐下来的时候,这个桌子上已经没有人在谈论有关拍卖的事情了,仿佛刚才的一些争执完全不存在一般,有好几个人主动站了起来给成默发名片,虽然说成默并没有获得拍品,可随便就能站起来把价格提到一百万的,绝不可能是小人物。

    不要和艺术品拍卖动辄上亿的比较,要知道艺术品拍卖那是投资,像刚才那纯粹就是撒钱玩,这年头一个捐个二三十万现金都足够上新闻了,作为个人,一次毫无功利性质的甩一百万出去,还是稀有的,毕竟企业家、明星做慈善都是有利益诉求。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没有利益的慈善,纯粹的慈善也无法维系和运转。

    在其他人向成默套近乎的时候,谢顶男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向成默敬酒,很是谦卑的说道:“这位公子,敢问高姓大名?”

    “我姓林”

    “林公子,我先干为敬。”说完谢顶男就自顾自的喝干了大半杯香槟,成默则没有站起来,只是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

    而成默越是起腔调,谢顶男就越尊敬成默,感叹这才是世家公子的风范,于是低声下气的说道:“请问林公子,刚才说的能帮我引荐白董事长的小姑子高小姐,是玩笑还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刚才每次加五万的就是高小姐”

    成默说完一旁的眼镜男面红耳赤,推了推眼镜,底气不足的小声解释道:“这个我真看过名单,当时高小姐,真没有在名单上。”

    “后面一次举十万和于俊山竞价的万公子也不在名单上我也不在。”成默淡淡的说道。

    成默这个逼装的实在太地道了,这不是狐假虎威,这简直就是把老虎皮剥了穿在身上。

    成默这样说的潜台词就是老子和他们是一个层级的,你们这种不知道没什么好奇怪的,眼镜男不仅尴尬心里还是十分忐忑,强笑一声道:“难怪我没能看见,这是个误会啊!”

    说着眼镜男也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堆满了窘迫的笑容给成默敬酒道:“林公子,刚才真不好意思,一点小误会,你别介意,我这人就是嘴巴快,管不住,您别往心里去,我干杯您随意”说完眼镜男就将满满一杯香槟一饮而尽,也不敢看成默到底喝没有喝,小心翼翼的坐了下来,深怕成默提起喝汤的事情。

    越是接近上层的人,就越知道每个层级相差的是多么巨大的力量,对方真想要毁灭你,易如反掌,就好比谢顶男,白秀秀只要在关键时刻给银行打个招呼,就能弄的你生不如死,把你逼上绝路,而你根本不知道哪里得罪对方了。

    成默对眼镜男的敬酒自然是不予理会,手都没有碰杯子一下。

    对面的马小姐见眼镜男也服软了,成默还这么吊,想到对方真认识高家的人,心里七上八下,无奈之下只能也站了起来,一脸委屈的说道:“林公子,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这人一向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实际上我没啥坏心眼,等下您拍什么,我都不举牌,保证不跟你抢。”

    成默没有说话,眼睛都没有朝那个方向瞟。

    马小姐连忙一脸谄媚的说道:“你看我这嘴,就是笨,不会说话,我那有资格跟您抢”说完马小姐也端起了酒杯,见里面的酒不多,添满之后说道:“林公子,我跟您赔礼道歉了。”接着一口把酒喝干,还假装呛了到了,咳嗽了好几声。

    放下酒杯,马小姐又扭着蛇腰,走到了林之诺面前双手递上了名片,弯腰在成默耳边小声说道:“林公子,我真是认识白董事长,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更别记我这小女子的错”这个时候马小姐根本不敢说自己是白秀秀的闺蜜了。

    在总统套间里的白秀秀看着成默狐假虎威,笑的气都喘不过来了,“这林之诺实在太会玩弄人心了,哲学系的如果全是他这种人精,那哲学系绝对是个热门专业”

    冯露晚也觉得成默的表现真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在最不可能的时候,突然的一击,犹如天外飞仙。

    当时成默站起来喊道:“一百万”的时候,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深怕没有人跟拍,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站到了成默的立场上。

    但转念冯露晚又有些纳闷,林之诺到底是凭什么这么笃定,自己喊了一百万,对方还会跟拍呢?之前为什么能够不动声色那么久呢?

    于是冯露晚有些疑惑的问道:“董事长,林之诺应该和那个六号是一伙的吧?”

    白秀秀看着从宴会大厅传回来的画面笑着说道:“有这个可能性”实际上白秀秀此时也在猜测林之诺到底和谢旻韫有没有关系,按道理来说如果林之诺真是载体的话,两个人不应该有关系。

    更何况林之诺真是载体的话,也是一个处于未完全激活状态的载体,这样的载体根本不足以发挥载体实力的百分之一,不过是个强壮许多的人罢了,只有真正激活了载体,才能理解载体的强大,因此几乎所有人都是毫不犹豫的立刻就去激活,从不会有人刻意逗留在未激活状态,虽然为激活状态的载体无法被地图检测,但这点微小的好处根本不足以和激活相比。

    这也是白秀秀猜不透的地方,总而言之这个林之诺浑身上下都透着古怪。

    至于被林之诺掌握了自己也许是本体这个消息,白秀秀也不是很担心,信息并不是谁都能卖的,所有人都在有信誉的情报头子哪里去买,个人卖信息美人会理会,因为无法鉴别真假,里世界的骗子一样很多。

    再说担心也没有用,击杀未激活的载体没有任何收益,反而会让成默警觉,只有通过观察确定成默的本体才能解决问题的根本。

    更何况,作为一个“执法者”,怎么可能会害怕一个载体都没有激活的散修?

    白秀秀看着屏幕上成默俊逸的侧脸,笑容玩味,像是找到了一个有趣的玩具。

    冯露晚则看着白秀秀的笑容心中暗自惊讶,作为白秀秀的秘书,跟了她将近七年,她从来没有看见过董事长露出这样的笑容,虽然白秀秀经常笑,但那些笑容不过是浮在表面伪装而已,全然不是发自内心。

    但刚才那个笑容,完完全全是不经意间的真意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