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五五章 拍卖风云(7)
    谢顶中年男子并没有能第一个举起拍卖号牌,第一个举起拍卖号牌的是高月美,本来是一万一加的,高小姐直接加了五万,瞬间就把价格加到了二十五万。

    “19号直接出价25万!”手拿深棕色拍卖锤的女拍卖师向着高月美号摊了一下手。

    相比地产拍卖和艺术拍卖,慈善拍较和缓和轻松,必须用更多的时间来和拍卖者互动,但上半场拍卖师有些没控制好时间,所以上半场最后一件拍品,她准备抓紧时间,减少诱导的语句,把节奏加快一点。

    “28号加1万,26万!”拍卖师干脆利落的说道。

    “27万!”

    “28万!”

    “29万!”

    “113号出到了30万!30万!”

    由于高月美起步直接加了五万,让价格在几次举牌之间就来到了30万,这幅油画抬价到30万算是第一道坎,毕竟30万就能把这幅王广义的油画带回去还是不亏的,于是这幅画的价格在三十万的时候停了一下。

    台下的谢顶男已经握着号牌的手攒满了汗珠,额头和脸颊也有些汗水,他下意识的说道:“实在太热了!”然后又抽了张纸巾擦了擦了脸颊。

    倘若换做几年前,这点钱他未必放在眼里,还当不上在澳门一夜豪赌输的零头,但最近在暮云镇那边开发的一个楼盘资金链断裂,现在连开工都开不了,原本说好的银行贷款迟迟不能到位,这让谢顶男心急如焚,后面多方打探,请了银行的人喝了好几次花酒,别人才开了金口,问他是不是得罪了白董事长。

    谢顶男听见之后,可真是蒙受了晴天霹雳,那真是人在家中做,锅从天上来,他知道白董事是谁,可他这家小房地产公司,怎么可能和高云集团起什么冲突。

    谢顶男想办法求见了几次,但对方始终没有给机会,无奈之下的谢顶男只能病急乱投医,此时谢顶男心中不断的祈祷不要有人叫价,能让他顺利的拍到这幅油画,至于成默的话,谢顶男根本没有当真。

    “113号出价三十万,还有加的吗?”拍卖师大声的问道。

    然而谢顶男的愿望落空了,这时高月美举了第二次牌,并又一次举手示意加五万,“三十五万!28号的这位美女出价三十五万,还有人要加价吗?”稍微顿了一下拍卖师又开始介绍起这幅油画,“这是一副来自油画大师王广义的非常具有收藏价值的系列油画”

    与此同时在总统套间的白秀秀看见坐在宴会大厅最后一桌的成默,面无表情的拿着竞拍号牌在手中旋转,像是随时准备举牌的样子,坐在他旁边的眼镜男面带嘲讽的笑容说道:“小帅哥,这估计就是最后成交价了,如果何总不举牌的话。”

    见成默一言不发,眼镜男以为成默服软了没脸说话,于是又对谢顶男道:“何总,要不你在举个一万,对方不加价,这幅画说不定就到你手上了!但对方每次加五万,对这幅画是志在必得,估计你加了也没戏”

    谢顶男犹豫了一下,想到第二件玻璃雕塑转手的话肯定不如这幅油画好卖,于是纠结了一下,在拍卖师还没有倒数计时的时候,也第二次举起了号牌。

    “113号加一万,三十六万,三十六万,还有出价更高的吗?”拍卖师大声的询问道。

    高月美又一次举起了号牌,并示意还是加五万,价格飙升至了四十一万”

    谢顶男有些颓废的搁下了号牌,并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坐在成默对面的马小姐见成默也就是个嘴炮,根本没有举牌的动作,又得意了起来,憋了好久的不爽,此时肆无忌惮的发泄了出来道:“装b是挺能装的,就是一碰真家伙就原形毕露,连喊价都不敢喊,还一百万这真是我本年度听过最好听的笑话了。”

    马小姐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要针对成默,也许是因为这个帅到腿软的帅哥从来没有正眼瞧过一次,也许是因为她刚才她真有被对面这个帅哥的气势和不屑吓到了,所以当发现对方是赤果果的大话精,作为同样是大话精的马小姐自然恼羞成怒。

    眼镜男也故作轻松一脸从容的调侃道:“多谢小帅哥给面子,没把价格喊到一百万,让我去喝汤”

    桌子上的其他人也都看着成默发出了轻笑,有人在摇头,似乎遗憾成默虽然生了一具好皮囊,但脑子不够使。

    坐在电视机前面的白秀秀见成默无动于衷的样子,皱了皱眉头。

    冯露晚道:“这人不会真这么没出息,打算让高小姐用最高价格买一件物品,同时完成两个任务吧?”

    “肯定不是,如果是的话,小美肯定不会一次只加五万了”

    冯露晚有些不解的问道:“那他让高小姐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看下去就知道了”

    这时拍卖师已经不在废话直接开始倒数:“41万一次!”

    “41万两次”

    所有人都以为上半场就要结束了,有人甚至准备好了鼓掌,这时第一桌有个男子懒洋洋的举了下号牌,并示意在加五万。

    拍卖师都有些惊讶,问道:“这位先生您是要继续加价吗?”

    举手的万胜,实际应该是王明量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一脸轻快愉悦的转头在谢旻韫耳边说了句话。

    “9号出价46万,46万,有没有人还要加价的?”拍卖师大声的说道,并把目光投向了就坐在隔壁桌子上的高月美,然而高月美只是笑了笑,拍卖师能清楚的读懂这位小姐估计是不会在举牌了。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开始了倒数计时,差不多是该结束了,如果不是这位19号,这一场拍卖应该早就结束了,她加了三个五万,硬生生的把拍卖价格提高了十万不止

    拍卖师自然不知道高月美已经完成了成默交代给他的叫价三次,每次加价五万的任务,可以功成身退了。

    杜冷看见谢旻韫跟这个细长眼睛的男子悄悄说了句话,就直接举手报价,在加上万胜原本对拍得这幅画毫无兴趣,而谢旻韫一直在表情专注的看着玻璃盒子里这幅画,也很注意拍卖,很显然是谢旻韫想要这幅画,所以应该是万胜想要拍下来讨谢旻韫的欢心。

    想到刚才于俊山叫人打听的结果,说这个万胜在京城的时候就开始追谢旻韫,家世也比较牛,杜冷心中暗恨,这和对成默的那种恨完全不一样,对万胜是嫉妒的恨,对成默则是单纯的讨厌,讨厌一只围绕在他身边飞来飞去的蚊子的那种讨厌。

    杜冷觉得他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拱手投降,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做,任由万胜把东西拍走送给谢旻韫,他猜不到谢旻韫会怎么想,也许他会就此失去追求谢旻韫的机会也说不定,大多数女人其实都喜欢看男人为她战斗的。

    于是杜冷转头在于俊山耳边小声道:“教训这个煞笔的机会来了,我们两个阻击他,至少不能让他这么轻易的把油画带走”

    于俊山点了点头,他早就想找机会搞事了,在拍卖师数即将落锤的时候,于俊山举起了手中的号牌,并示意加十万,同时对万胜笑着说道:“这位同学,想要在我们湘南买东西,得经过我们允许才行啊!”

    “56万!56万!7号直接加价10万,出价56万哇!这场拍卖真是高潮迭起,还有没有出比56万高的?”就连拍卖师也忍不住惊了,56万这个价格,溢价实在不少了,要知道镜框的画的升值空间相对较窄。

    万胜在谢旻韫在桌子下面用鞋尖捅了他两下之后,直接举起了号牌,也示意加十万。

    “66万!66万!9号又加了10万”拍卖师也兴奋了起来,其实慈善拍卖很难把状态弄的兴奋起来,因为知道不会有什么战斗,所以情绪紧张不起来,但现在她已经看见了一场金钱的龙争虎斗。

    “76万!76万!”拍卖师无比激动的大声说道。

    谢旻韫看于俊山把价格加到了76万时,表情出现了犹豫,七十六万对于家来说不过是个很小的数目,但对于俊山这个高中生来说,肯定不算一个小数目,因此谢旻韫也有些纠结,她不知道该不该让王明量继续喊下去,看样子于俊山已经到了临界点,继续叫或者不叫,都在一念之间。

    谢旻韫故意开始一直不叫,就是不希望给杜冷有时间考虑,让他没有机会建立心理价位,没想到杜冷自己没有上,却叫了于俊山上,于俊山相对来说对这幅画的需求没有那么强烈,这让谢旻韫也陷入了两难。

    谢旻韫面无表情的看着于俊山和杜冷,然而杜冷只是脸上挂着微笑,完全无从辨别他内心的想法。

    于俊山则假装不屑的说道:“深镇来的大人物就怂了,真没意思。”

    万胜没等到谢旻韫的暗号,只是冷笑。

    谢旻韫忽然想起成默,他究竟是如何那么精准又自信的把握别人的心理的呢?如果他在场的话,他会怎么做?

    拍卖师又开始了倒数计时,数到“2”的时候,拍卖师心想应该结束了,于是举起了手中的拍卖锤。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最后面的成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举起了号牌,大声说道:“一百万!”

    这一声喊如石破天惊,将整个宴会大厅都吓的鸦雀无声

    尤其是成默这一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