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五四章 拍卖风云(6)
    拍卖规则宣布完之后,拍卖正式开始,拍卖分为上下半场,上半场十件,下半场十件,上半场是慈善晚宴,下半场则会改成自助酒会,给有交际需求的人一个交际空间。

    大抵上慈善拍卖气氛都是友好而和谐的,就是一个互相给面子的过程,不存在谁要打谁脸这种事情,这场慈善会的开端也是这样,举牌报价就是给这个捐赠人的面子,最终能拍下来的,也是和捐赠人关系非常好的朋友或者商业伙伴。

    前面的拍卖波澜不惊,成交的价格也和物品的实际价格相差不是很大,最多也就有个百分之十的溢价。

    不过在拍卖杜均捐赠的那个清代佛像的时候,掀起了一波高潮,竞价者十分踊跃,拍出了本场第一个过百万的拍品,大概溢价到了二三十万,这也是慈善拍卖的极限了,而获得这件拍品的是和杜家的汉升集团有合作关系的一家企业的老总的儿子。

    成默本身对慈善拍卖的潜规则并不那么了解,看到这里生出了一丝担忧,慈善拍卖存在一定的默契,很少斗气,要把二十五万的东西拍出超过一百万就已经是困难重重了,这已经是溢价了三倍,但问题是这还不一定够。

    但此刻成默只能看着拍卖继续,等下随机应变,万一谢旻韫做不到的话,他只能亲自上阵刺激一下杜冷了。

    拍卖有条不紊继续的时候,成默这一桌的议论也没有停止,他们对每一件拍品品头论足,对每一个拍品的捐赠者如数家珍,看上去这些人像是参与者,其实也不过是高端一点的吃瓜群众,只有坐在第一排的人才是星城的上流社会,才是游戏的参与者。

    然而成默想错了,这些人居然还有参与游戏的动机。

    众人一边象征性的动几下筷子,一边看拍卖,然后为拍得者鼓掌,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按照拍卖顺序,马上就要到第十个白秀秀捐赠的《大批判oa ola》,谢顶男很有些紧张,因为他打算参与到竞拍之中去,可他对于油画也不怎么懂,于是敬了看上去什么都懂的眼镜男一杯酒之后问道:“汤总,你看等下白董捐赠的那副油画大概值个多少钱?”

    眼镜男摸了摸下巴,装作很懂行一样的思考了一下道:“关于油画我也了解的不多,我比较熟悉的只有陈丹青和陈逸飞这两位大师,他们的画作都在几百万以上,这个王广义我不太了解,大概是个小众一点的作家,作品收藏价值可能不算高我估计等下顶天了也就拍个三十万出来吧!”

    而实际上油画的价格要看面积,王广义大师的作品,很有收藏价值,只是因为这副《大批判oa ola》是镜框画,所以价格比较低。

    谢顶男舒了口气道:“那就好,三、四十万还能接受,价格太高了就只能参与拍下一件了”

    谢顶男这样一说,让成默就有些为难,第一幅作品谢顶男肯定拿不下来,有刚需的话,目标就会转移到第二件玻璃雕塑和红酒上面去,这对成默来说不是件好事,因为他的目标就是买下红酒,靠自己完成难度比较低的“获得一项白秀秀捐赠的物品”这个任务。

    眼镜男说道:“我说何总,后面还有两件白董事的捐赠品,你没必要这样紧张,后面的拍品价格还低一些,不更好吗?”

    谢顶男摇了摇头道:“价格太低了没诚意啊!”

    眼睛男“呵呵”一笑道:“价格低还不好说,实在不行,我可以帮你抬价格啊!反正最后那瓶酒我也有点兴趣,可以尝试拍一下。”

    这时说是有什么看的中的东西就会拍下来的装b女马小姐也开口了,“哎,你们别说,我还是真想要最后那瓶红酒,刚好过几天有和闺蜜聚会,还能卖个人情给白董事我看汤总你还是买前面两件东西,把最后那瓶红酒让给我吧”

    成默心中有些打鼓,对于一个身上只能动用十三万的叼丝来说,每多一个竞争者都意味着他难以支付的代价,于是他打算跳出来打消这些人的念头。

    “要是能顺利拍到前面的物品,自然没什么关系”谢顶男汤总笑了笑拿纸巾擦了擦汗,虽然大厅里冷气开的很足,可穿了西装的肥胖人士还是会觉得热。

    马小姐皱了皱眉头道:“汤总我觉得你这拍了东西,就想见到白总的想法很天真,不如把最后那瓶酒让给我,说不定我还能帮你引见一下白董事长”

    马小姐是湘省某大型连锁美容和整容机构的老板,白秀秀有时会去她们店里做美容,而她的好几家店都是租的高云集团的楼,实际上马小姐仅止于认识白秀秀,说过几句话而已,根本不是什么闺蜜。

    她的目标就是拍到那瓶不太昂贵的红酒,然后可以借用这个在一些富豪女人间做一下宣传,要知道白董事在很多阔太太眼里那可是偶像。

    见事情开始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成默淡淡的说道:“刚好,我也想要一件白姐的拍品,我觉得你们都不要和我抢了吧!”

    成默一说话,众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这一个搞不清楚来路的俊美少年身上。

    马小姐看了看成默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嗤之以鼻道:“小弟弟,你这话说的有点不知所谓了吧?你以为你是谁?”

    谢顶男也摇了摇头道:“拍卖场凭实力说话”

    眼镜男也转头看了成默一眼,“你还是别瞎凑热闹,跟你家大人添麻烦。”

    成默没有理会眼镜男,直接对谢顶男道:“你要见白姐,我做不到,但是等下我能让你见到白姐的小姑子,高小姐”

    谢顶男看着成默沉静的面孔,犹豫了一下说道:“真的假的?”

    成默还没有说话,一旁的眼镜男“呵呵”笑了一下说道:“孩子,你这牛皮吹破了,白董事长的小姑子根本就没有来啊!参与名单我都看过”,虽然眼镜男说的并不嘲讽,但那语句慢慢都是洞悉真相了都优越感,其实他只是看过最早的一版参与名单,谢旻韫和高月美都是后来才加入的。

    眼镜男这样一说,众人看着成默的眼光就都带上了怀疑,听眼镜男言之凿凿,马小姐也有些不爽的说道:“现在一些年轻人啊!钱没赚到,尽学一些歪门邪道没钱就不要装b!还说什么不要和你抢!”很显然马小姐想歪了。

    成默也没有解释,只是淡淡的说道:“那就看谁在装吧”

    这时主持拍卖的女拍卖师已经叫人把那一副装有《大批判oa ola》的玻璃盒子放上了舞台中央,拿着麦克风说道:“这是我们上半场的最后一件拍品,是来自我们高云集团的白秀秀董事长捐赠的三件物品中的一件,著名油画大师王广义的《大批判》系列中的一副《大批判oa ola》,王大师的《大批判》系列最贵的一副价格拍卖到了五百多万,这一副尺寸比较小,所以起拍价格只要二十万”

    拍卖师大声的说道:“有没有想要二十万,把这幅油画带回家的?”

    马小姐冲着成默冷笑一下道:“不是要看谁在装吗?这画你怎么不买?没人和你抢”

    看见谢顶男已经准备要举牌了,成默说道:“你举牌也没什么意义,这副画只要要到一百万,你承受不起。”

    眼镜男好像听见了很好笑的笑话,说道:“小帅哥,你不懂还是别说话了,你不说话还挺唬人的,一说话真是要笑死个人这幅画要能拍到一百万,我醒汤的就把这宴会上所有的汤给喝了”

    其他人也暗自笑了起来,像看一个笑话一样看着成默。

    谢顶男自然也是相信更加靠谱的眼镜男,但并没有打算得罪成默,只是笑着道:“努力一把试看看,拍不到就拍下一件”

    这时在万大文华酒店的总统套间,白秀秀正端着红酒在看慈善晚宴的直播,她笑着问冯露晚道:“你觉得我的这幅画能拍卖到多少?”

    “应该是三十至四十万之间”冯露晚盯着电视机说道。

    白秀秀笑了笑,“把视角切到林之诺哪里,我看看他会怎么办!”

    冯露晚拿起遥控器,换到了另一个摄像机的视角,“把价格抬到最高,这个对他来说太难了,基本上没有什么可能性除非他让高小姐出钱把这幅画用最高价买下来,但这样也太不男人了”

    “我认为他不会这样做,其实我对他还有一点点小小的期待,但愿他不会让我失望。”白秀秀旋转着杯子里的红酒轻轻说道。

    “董事长,我感觉你很清楚这个人的来历一样,莫非你认识他?”冯晚露有些疑惑的问道。

    白秀秀摇了摇头道:“我也不能肯定,但我确定一点,他表现的越好,对我来说,威胁就越大,他表现的不好,对我来说,利用价值就越小,还真是叫人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