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五三章 拍卖风云(5)
    宴会厅里六盏巨大的水晶吊灯流光溢彩,在落地玻璃的里侧是奢靡辉煌的室内建筑,外侧是夕阳掩映下的满江波光粼粼。

    虽然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穿着华美的人们已经开始了交杯换盏,轻柔的音调的满盈每一个角落,对话的笑声随处可闻,变成了隐藏在音乐中的节奏,毫无节制地倾泻出来。

    成默拿着117号竞拍号牌跟着礼仪小姐走到最后一排右边的桌子,在一众打量审视的目光中抽开了椅子坐了下来,显然他们对成默的加入很有些吃惊,成默对于这样的注视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难为情,自顾自的坐在了摆了鲜花、香槟、烛台的白色餐桌旁,而他们这一桌的人,显然已经完成了第一轮的社交,互相之间在小声交谈着,还有人正在交换名片。

    十二张桌子分成三行,成默这一桌按照排序,应该是最后一排的最后一桌,成默没有和周围人套近乎的想法,安静的坐下,然后直接望向了最靠近舞台的第一排。

    谢旻韫、万胜、杜冷、于俊山都坐在第一桌,而付远卓和高月美则坐在第二桌,另外成默还在高月美身边看到了一个让他觉得有些不详的人井醒。

    成默收回了目光,一言不发的坐在位置上看手机,不过一会时间,颜亦童就给他发了几十条短信,主要就是问他在干什么,为什么不理她,然后其他除了各种各样的表情没什么实际内容,成默没有理会。

    这时成默右边的平头男问道:“你们知道刚才那个穿灰色裙子的女生是谁吗?万大文华酒店的老总亲自去门口接的她刚才三三重工的董事长公子都没有享受过这个待遇”

    有人插嘴道:“会不会是请来的什么偶像明星?长的真漂亮!”

    坐在成默对面一个长的还算可以的年轻姑娘一直在盯着成默看,听见有人夸奖谢旻韫立刻嗤之以鼻:“整的吧!这种我见多了,等年纪稍微大一点就越来越难维护,越来越难看还是我这种纯天然的好。”而实际上她做了鼻子、垫了下巴,还打了瘦脸针。

    “马小姐当然是标准的白富美”坐在成默左边的也是一身名牌的三十岁上下的眼镜哥略带调侃的说道,显然两个人认识。

    马小姐仿佛听不懂眼镜哥的调侃,冷哼一声道:“我本来是不打算来的,和未婚夫约好了去比弗利山庄去看房子,但他临时有一单大生意要谈,我想没事就来转转,毕竟白董事和我关系不错!但没料到因为比较晚,位置就不能安排的很好,但想着也是为慈善做贡献,也就无所谓了!”

    “您还认识白董事长?高云集团的那个白董事长?”马小姐身边油光满面的略写肥胖的谢顶中年男子问道。

    马小姐很是嫌弃的打量了一下谢顶男,“当然认识,还经常一起去spa呢!”

    谢顶男对马小姐的嫌弃视而不见,从西装口袋里掏出名片盒子递了一张名片过去,一脸笑容的说道:“鄙人是蓝都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希望您能帮忙引荐一下白董事长,如果能帮这个忙,我必将重谢”

    马小姐很是随意的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就放在桌子上道:“试看看吧!有消息通知你!”

    谢顶男小心翼翼的又问道:“我听说高家的人也在,不知道马小姐认识不认识,能不能指点一下。”

    马小姐不咸不淡的回答道:“高家的人我就不熟悉了,毕竟我只和白董事长是闺蜜。”

    这时坐在成默身边的眼镜哥颇为自得的说道:“前三桌坐的都是湘省本地纳税前五的大集团,有三三重工、有远达集团、有高云集团、有博长集团还有汉升集团,不过来的都不是老总,都是年轻一代的接班人来参加的我估计你找到了也没啥用,好几个都还是学生”

    谢顶中年又问道:“听说拍中一样东西就能有机会捐赠人见面,是不是真的?”

    成默听到这句看了谢顶中年男子一眼。

    眼镜男摇了摇头道:“不大可能,再说了他们这捐赠的也就走个过场,大概率还是被自己小辈拍回去不过你要试看看也不是不行”

    “走过场?我可没打算走过程,有啥看重的东西还是会拍下来的,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还是为慈善做贡献。”马小姐带着一丝趾高气昂说道。

    接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坐在成默边上的带着眼镜的低调装逼男,和对面的高调装逼女两个人话最多,各种炫人脉,各种炫金钱,一看就是暴发户。

    一旁的眼镜男还问了成默是做什么的,成默只是淡淡的说道:“来长长见识的。”众人也就不在对成默感兴趣,毕竟成默用的还是个廉价手机,年纪大的人用,可以叫怀旧,但对于喜欢数码产品的年纪偏大的人来说,唯一能够限制他们消费的可能就是穷。

    虽然成默看上去一点也不穷,但还是叫人有些疑惑,不过马上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因为穿着衬衣马甲的服务生开始流水一样的上菜,看样子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刚好这时主持人拿着话筒走到了最前方的舞台上,用清脆和煦的声音说道:“现在所有的贵宾都已经到齐了,那么我们的万大和艺会馆联合举办的宴会也将正式开始”

    —

    “小进,我的演技还行吧?”万胜转头在谢旻韫的耳边小声说道。

    “不错。”

    “哇!能得到你的一句不错,够我吹一年的了。”

    谢旻韫对于这种没有油盐的对话选择了不予理睬。

    杜冷倒了杯香槟敬万胜,杜冷干了,然而万胜只是不以为意的喝了一口,看见杜冷任然面带微笑,万胜又小声在谢旻韫耳边说道:“怎么你认识的人都这么无聊?你看这叫杜冷,明明就想把我生吞活剥了,还主动找我敬酒,真是虚伪的要死难怪你在星城没朋友,没啥有意思的人”

    谢旻韫不由的想起了成默,过了片刻才淡淡的说道:“当然有有意思的人,有意思的能够超乎想象。”

    “我靠!这评价有点高啊!弄的哥哥我都有兴趣见见了,话说你把我从羊场弄过来,就为了这破拍卖会?”

    “王明量,闭上嘴巴吃你的东西可以吗?”谢旻韫没好气的道。

    “你说万胜要知道我打着他的名号在外面得罪人,会是啥表情?”

    谢旻韫无奈的说道:“我不知道他会是啥表情,我只知道我现在有点后悔叫你来了。”

    这时第一件拍品被端上了舞台,一件清代的瓷器